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42.第42章 无耻无齿

    楚云言语之中不乏恭谦之意,但是心中则是颇为警惕。

    其实从当初夜间被袭开始,楚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李彬在暗中所为,因为李彬具有袭击他的动机与能力。

    不过最后才清楚,收买指使马脸三人的是岳宏,这虽然出乎他的意料,但他对于李彬仍旧有着本能地顾忌。

    在来映月湖的途中,他听了不少关于溪源诗会的信息。由知府大人提倡举办的这场诗会,他楚云渐渐地揣测出,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为何突然收到请帖的原因了。

    如今这李彬一开口就是如此口吻,就更使他肯定李彬有意为之,无非是想为当初之事找回颜面罢了!

    “诶,无妨无妨,楚公子乃是大才,就无需如此拘礼了,当日在拂尘书肆一见,楚兄才思敏捷博闻强识,李某至今敬佩的紧呢!”

    “呃呵呵,实在惭愧……”楚云虽然有些微醺,但却从李彬的眼神中,能看出那彬彬有礼之下的不怀好意。

    果然,楚云的猜测没错,话音刚落不久,站在李彬身后的几名公子,与李彬十分默契的唱起了双簧。

    “唉呀,这位就是李兄盛赞之人?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呐!”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见面不如闻名?你瞧此人饮食邋遢衣冠不整,简直是有辱了文雅斯文!”

    “李兄,若不是你与此人认识,在下都质疑此人是不是夹混进来的呢!”

    “呃哈哈哈……”

    面对周围众人的哄堂大笑,楚云却是露出一脸的无奈:“诸位觉得是什么,那便是什么,楚某今夜只是凑个热闹而已,诸位请便吧!”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该来凑热闹的?”楚云话音刚落,画舫内侧女眷之中,传来了柳萍儿的娇斥之语。

    楚云眉眼一挑,顿时露出三分不悦:“这里是什么地方,楚某还真是孤陋寡闻了!”

    “哼!在座的众人皆是才华卓著之辈,你有什么资格留在此地!?”

    “我有……半截带毛老山药!”楚云说着一撩衣衫下摆,左腿一抬便踩在了凳子上,露出一副暗含深意的笑容。

    “你!……你无耻!”

    半截带毛老山药,这七个字对她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咳咳,太……深了!

    “楚某是否无耻,自有众人点评,至于你是否‘无……齿’,那就不好说喽!”楚云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将这两个字拖着长音,其用意自然是不言而喻。

    齿,可指代人体口中牙齿,但也指代另一个隐秘之处。

    古代对女人隐秘之处,有多种不同叫法,如金光、金沟等等各有不一,但其中尤以‘麦齿’最富有诗意。

    麦齿者,处子之身壁障也!

    无(麦)齿,就是……

    楚云此刻隐晦的攻击柳萍儿名节,可谓是言语极其恶毒,这是在众人面前毁柳萍儿的贞洁!

    “你!……楚云你!……”此时此刻的柳萍儿气得跟兔子似得,双目通红就快要气哭了。

    “你这个孽种竟敢辱污家妹,今日我柳明定要让你后悔!”

    眼见自家妹子当众受辱,柳明气得是火冒三丈,于是随着话音刚落,他便一个箭步冲向了楚云。

    柳明地愤怒冲来,楚云却丝毫不感到意外,反而流露出不易察觉了笑意。

    自己母亲在玲珑绣庄受辱之事,他楚云一直没有好机会出气,如今在这诗会上正是大好时机。

    此前看似在角落里不问场中之事,其实他早已经将与会众人尽收眼底。

    所以柳家兄妹二人,他又岂能看不到!?

    方才他正在盘算着,该如何教训这个柳明,没曾想刚要睡觉就有人送了枕头,蛮横无理的柳萍儿给了他机会。

    只要柳明因愤怒先动了手,那么他楚云也就无需顾忌什么,定要让柳明在众人面前成为猪头!

    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小丫头初夏一见如此危机,急忙伸开手臂像母鸡护小鸡那样,挡在前面护住了楚云,并狠狠地瞪着前方:“你们太过分了!为什么动手打人!”

    这一突来的异况,使得怒冲而来的柳明有了片刻停滞。而就这片刻的滞停,场内不少人纷纷上前拦下了柳明,毕竟在这种场合动武很不合规矩。

    “柳兄,黄夫子只是暂时离席,稍后便会折身回来,若是让他老人家看到如此景况,恐怕又是一番训斥了!”

    上前阻拦的主要之人就是萧越,他以主持诗会的黄夫子为由,来压制柳明此刻的愤怒情绪。

    对于他萧越而言,虽然对楚云颇有好感,但也没有到了帮衬的地步,他只是不想因为这场恩怨,坏了这难得的一次溪源诗会。

    “不错不错,萧兄说的极是,柳兄暂且息怒,您也是有身份的人,岂可因此区区之事动武!?”

    为众人所阻的柳明,也意识到了身份与场合,遂即掸了掸衣袖,不屑瞥了楚云与徐初夏一眼:“哼!有的人天生就是贱种,老的如此,小的亦如此!”

    “你!……”

    “初夏,别说了!”

    徐初夏刚要开口反击,却被身后的楚云直接阻断。

    他先将徐初夏轻轻地拉到了一旁,随后则直视傲慢的柳明:“贱种?哼,就算是贱种,也比有的人是野种好!”

    “你!……你说谁是野种!?”

    “你说呢?”楚云说着,却是故意挑动柳明的神经,对着众人笑道,“当年你娘是翠红楼的头牌**,其恩客犹如过江之鲫,当年是暗结珠胎进的柳家……这段过往之事,南平府众人皆知!”

    过江之鲫,这个词用的可谓是一针见血,众人听了不禁面面相觑,其中不乏有人窃窃私语强忍笑意。

    “你!……你找死!”

    柳明闻听此言已经是气急而怒,又见众人异样地目光汇聚在他身上,更是气得青筋暴突面红耳赤。

    二人的矛盾已经使得场面有些失控,虽然众人极力维持秩序,但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萧越见楚云言犹未尽,唯恐楚云再度刺激柳明,于是道:“楚兄,你还是速速离去吧!”

    “楚某受邀而来,为何要狼狈而退?”

    “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