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7.第2287章 他怎么无处不在?

    第2287章 他怎么无处不在?

    Kathy正推门进来,面色有点不悦,“秦总在看台上,你知道吧!”

    紫若兮惊讶,他怎么无处不在?

    “他刚刚问我,是不是我故意设计的这样个桥段博人眼球,我百口莫辩!”Kathy插着腰,

    看得出她被冤枉很气愤。

    “Kathy姐,我的裙子,有人动过手脚。”

    说着,把裙子递到Kathy,“后背有人剪开了,然后又用胶水黏合,故意让我在台上出丑。”

    Kathy有点不相信的眼神扫了她一眼,“你里面就一个乳贴和***,确定不是为了今天的举动卖性感?”

    “Kathy姐,你认为……今天的事,是我自己自导自演?”

    Kathy叹了一口气,“姑奶奶,不管你是不是自导自演,你已经把事情弄糟了,一直以来你的路线都是文艺清冷风,今天弄这么一出,以后台下那些人还买不买你的账了?”

    紫若兮知道,以后自己再上台,肯定会嘘声一片。

    “你今天卖了一下肉,明天后天你继续文艺清冷,客人会买账吗?这种事,只有零次和一万次,你听到后台叫了有多响了吗,全是呼唤你出来的,你叫我怎么跟他们解释?”

    紫若兮站起身来,“我去跟他们解释!”

    Kathy急忙拦下她,“消停会吧,你还是跟秦总解释解释吧,别让我背黑锅了,我Kathy气候小,惹不起那样的大佛。”

    紫若兮点点头,但还是心有不甘,“今天这事,是Susan干的。”

    Kathy不解,“她看你不惯为什么要选择现在动手,为什么早不动手?再说你无凭无据,不能凭空指控。”

    她不再说话了,Kathy的口风明显是向着Susan的。

    卸完了妆,换上自己的衣服准备出门,penny跑了过啦,“你没事吧。”

    “怪我自己不小心,被人陷害了,以后不会了。”紫若兮故意大声说。

    “其实,我有看到……Susan把你的裙子……”penny凑到她的耳边,说出了紫若兮早就想到的内容。

    “哟,penny,我竟不知道你跟她这么要好。”Susan尖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Penny连忙低头,“Susan姐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紫若兮对上女人的眼睛,平静的看着她。

    “有意思吗姚翠玲?”紫若兮叫出她的本名。

    Susan显然是很不喜欢别人叫她这个名字的,因为这个名字代表了她的乡土出身,让她羞耻。

    “紫若兮!你特么算哪根葱,也敢在我面前叫板!老娘在夜场里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紫若兮笑了,“那你很棒棒哦,这么早就开始卖弄自己,很光荣哦。”

    “呵呵,卖弄自己这种事,你今天不也效仿了一回?”

    紫若兮反唇相讥,“是啊,毕竟男人们看你的身体已经想吐了,偶尔看一回我的,别提多兴奋了。”

    Susan气得要抬手打她,紫若兮狠狠的拦截住了她的手掌。

    “你敢打下来,我也敢十倍打回去,都是女人,应该明白女人的狠。”紫若兮凌厉的瞪着对面的女人,冷冷的笑道。

    接着摔下Susan的手,撞肩而过。紫若兮看着Susan暴露的装束,转身说道:

    “被你算计着跳了一次‘脱衣舞’,我倒有点同情你了,我就来这么一次都觉得羞耻万分了,真不知道你跳了几千次,脱几千次衣服,是怎么过来的,要是我的话,根本不敢回家面对父母吧。”

    Susan大叫,“你以为你又是什么清高的阳春白雪!还不是被有钱人玩弄的表子!”

    紫若兮大笑,“想要被有钱人玩弄,也得先被有钱人看上才行啊,要做有钱人的表子,也得要高级货色才行。”

    一步步逼近眼前的女人:“像你这种,啧啧啧,也只配跳跳脱衣舞了,毕竟你……”

    说着凑近Susan的耳边,“廉价。”

    Susan气得浑身颤抖,紫若兮满意的看着她扭曲的脸,转身离去。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她,肯定就息事宁人或者大人不记小人过了,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给予她的伤害。

    如今的她,浑身戾气,头颅抬得很高,不再低眉顺眼,不再哭泣请求,只做一个长满盔甲的女人。

    秦天盛果然在门口等她,王锋利一见她出来,就拉开车门,做出邀请她的手势。

    坐上后座,从后视镜里看到秦天盛的脸,果然表情阴鸷,一脸兴师问罪。

    “不是Kathy的主意。”紫若兮没忘记Kathy的请求,替她解除黑锅。

    “不是Kathy的主意,那就是你的了?”男人的声音听不出感情,“你就这么想让男人看到你的身体?”

    紫若兮的声音平静,“我是被人陷害的,一个钢管舞娘嫉妒我可以被你豢养,想要打击报复,在我衣服上做了手脚。”

    “是吗?那个钢管舞娘可以在你的裙子上做手脚,难道你里面穿什么她也能控制?”

    紫若兮知道他指的是乳贴和***,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无法辩驳。

    “平时跟我在一起穿的那么保守,怎么一到酒吧,就瞬间开放了?你穿着乳贴***的样子,真不像是我一拿你的衣就脸红的种类。”

    紫若兮闭上了眼睛,“你想听解释吗。”

    秦天盛反问,“你会说真话吗?”

    紫若兮叹了口气,“那件裙子的设计,以及中间部分的面料,让我只能用乳贴和***,舞蹈是讲究和谐美的,我总不能露着衣和裤的边上台表演,舞者一旦上台,就必须尊重观众,这是我的舞蹈老师教我的。

    秦天盛倒没有再说话,只是喊了王锋利,“愣着干嘛!开车!”

    紫若兮看开车的方向不对,忍不住打断,“我住在阳明路那……”

    “不是在送你回家!”秦天盛没好气的打断。

    紫若兮有点意外,“去酒店?”

    秦天盛不再回答,车里一片寂静。

    紫若兮有点慌,“我今天得回住处,我……”

    “你的女儿不是在枫桦俊那儿吗?你还有什么必须回去住的理由?”秦天盛睁开眼睛,眼神有些暴戾。

    紫若兮不再作声,明明今晚的事已经解释了,这个男人却还是没有好脸色。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