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倾城欢

第二十四章:金蝉脱壳

    听见余香这话,蓝狐与绿豹二人均是一惊,不由得心中暗道,不愧是主子看上的人,当真是聪明绝顶,太不一般。

    心里虽是这么想,可嘴上却是谁也不敢瞎说话,只得开口道:“娘娘,您还是快些随属下们离开吧,此刻若是再不走,叫皇上察觉了,怕是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绿豹望着余香犹豫不决的样子,心中异常害怕她的迟疑是来自于蓝狐方才所讲的那句话,于是赶紧又跟着念叨了一句,“娘娘,人死不能复生,您犯不上为了一个死人耽误工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先随属下们出去,往后的事儿,咱们出去了也好从长计议。”

    余香听见绿豹的话,回头瞪了一眼绿豹,皱着眉头训斥他道:“谁跟你说的我要为了她耽误工夫?你心里倒是也太过高看我了。”

    她忽而蹲下身来,伸手轻轻抚过朵儿的脸颊,这张曾经望着她会笑的模样,这个曾经跟在她身后发誓要这辈子对她忠心耿耿的人,这个在关键时刻背叛她和杨凌比谁都快的灵魂,现在竟然就这样死掉了。

    这是她的预料之外,因为在她的预料之中,以为朵儿早就死了。

    是谁骗了她呢?刘骜吗?他不是对自己承诺过,不会让朵儿活下来吗?

    可既然朵儿是现在被绿豹带过来的,那会不会是定陶王将她劫走,变成了自己的棋呢?

    “朵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风水轮流转。当初杨凌受辱,我为你受委屈的时候,老天爷站在了你那一边。今儿个不巧,老天爷怜悯我了,便只能也委屈你一回了。说到底,还不是你咎由自取?有了今天,也是活该。”余香轻声念着,像是在为朵儿死去的亡灵念诵经文一般虔诚。

    可她不过是希望朵儿在天有灵,能够记住一个道理。

    人可以不知天高地厚,但要懂得感恩。

    对你好的人,你若不记恩,人不报,自有天来报。

    说完那句话,余香便缓缓站起身,对绿豹与蓝狐道:“走吧,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蓝狐望着余香那狠心决绝的样子,似是在她的神情之中看到了主子一般。

    他那双含水的桃花眼忽而眯着笑了起来,冲着余香道:“娘娘,属下终于明白为何主子会如此在意您了,原来您看着生了一副娇柔姿态,这狠下心肠来,可不属男儿。”

    余香听着蓝狐的话,只得苦笑。

    若有选择,真当她愿意变成这个模样吗?还是在蓝狐眼中真的以为,性情像是定陶王刘康,是一件多么值得人庆幸欢喜的事情?

    普天之下,怕是余香没有觉得谁会比刘康更讨厌了。

    “刚才不是还对我说,要着急离开么?怎么着,现如今我觉着可以走了,你们却要在这儿平白耽误起工夫来?若真如此,我倒是也不走了,坐在这儿,咱们三人一尸,一块聊聊。”余香皱眉,转过身作势又要回到那稻草堆砌的床上去,满脸不悦。

    她就是不想跟别人去聊刘康,在刘康面前伪善出自己一副对他爱慕有加的样子已经够难的了,若是还要她在他的黑骑面前装模作样,她是真没那个闲情逸致。

    “蓝狐,都怪你,说过不要你在娘娘面前胡言乱语,你那张嘴就是不长记性!”绿豹一见余香不想走了,赶紧急了,张口训斥了蓝狐几句,又转过身陪着笑脸去哄余香。

    余香望着绿豹狗腿子一般的模样,心道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这上次见面的时候,绿豹还对她吆五喝六,恨不得要了她的脑袋。

    这现如今,倒像是她轻而易举就能摘了这绿豹的脑袋一般,上哪儿说理去?

    余香估摸着时辰,也怕自己再磨蹭下去,今日便走不成了。现如今她的处境原本便是岌岌可危,要是再耽搁,许是真要人头落地,命丧黄泉。

    那她如何能够甘心?

    想到这儿,她便抬头问面前二人道:“你们两个谁带我走,谁留下处理这些事情?”

    一听这话,还不待绿豹开口,蓝狐连忙抢着答道:“娘娘,属下带您走,绿豹留下处理尸体。”

    “为何是我?”绿豹有些不甘心,怎么每次有了任务,都得蓝狐抢着选择?

    倒不是说他今日非要先陪着余香离开,只是他不明白自己跟蓝狐身为平级,蓝狐到底是哪儿来的优越之心?

    “因为我最怕脏,你看这里,到处都是血迹和腥臭味。得了,你也别推辞了,我这便带着娘娘先离开了,你赶紧处理好,别留下什么痕迹,回头咱们在主子那儿汇合。”说完这番话,蓝狐便上前一步,拉起余香的手,声称冒犯,然后带着她离开了。

    绿豹长叹了一声,心里惦念着哪日还真得找出点蓝狐的毛病来去上报主子,好让主子将他降级,赶出黑骑。

    真到了那一日,看他蓝狐还有什么地方可跟自己耀武扬威的?

    心里抱怨是抱怨,可活儿总归还是要干完的,否则主子也不会轻易饶了他。

    他随身带着犯人穿的牢服,这便给朵儿的尸体换上了。

    他又将随身带的烈酒取了出来,全部倒在了朵儿的尸体上,而后又取出火折子,点燃了火苗,一把扔在了朵儿身上。

    望着朵儿身上的火苗越烧越大,待那点着稻草时,都要窜到房顶上去,绿豹便放心了。

    这下好了,任由是皇帝来了,也认不出死了的人是谁。

    临走之前,绿豹还不忘将牢门锁上,制造了一出并无外人来过的假象。

    最终逃之夭夭之际,他看了一眼月黑风高的天,心里感慨,究竟何年何月他才能在家睡个好觉呢?

    半个时辰后,安明殿内。

    “余香,你怎么样了?身子可有哪里不适,这一遭的牢狱之灾可真是苦了你了。”正殿之内,刘康终于见到余香,二话不说便将她搂在怀里,好一番嘘寒问暖。

    这一刻,余香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凶狠如刘康,尚且能够待自己如此温柔;那温暖如刘骜,为何却要相信那莫须有的罪名?

    她怎么可能会杀安贵妃?她有什么理由去杀安贵妃?要杀的话,当初在储宫的时候,安贵妃威胁她的时候,她早就动手了,还会等到今天?

    事到如今,安贵妃对她难不成还有什么威胁吗?她是一个疯子,她的孩子已经不在人世了,刘骜身为皇上看都不会看她一眼,就连那关雎殿里的奴才都不屑于去伺候她。

    一个这样的人,她有什么值得去杀她的理由吗?她当真是同情都来不及,还怎么会去害她?

    牢房里面,一个与她平生素未谋面的牢头都知道,人不可能是她杀的。

    可她的丈夫竟然不知道,她曾经爱了那么久的那个男人,竟然不懂她!

    “王爷,我一切都好。只是我想要问你一句,你是当真相信我没有杀人吗?”余香伸手抓着刘康的衣襟儿,仰着脑袋瞧着他。

    她知道刘康对她的所有呵护与温柔,都是源自于他以为她的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

    那就让他这样以为下去吧,好歹现如今有了刘康在,纵然有人要谋害她,也有他在前面护着呢。

    “你现在既然这样跟本王说了,那本王便会相信。不过余香你要知道,无论你有没有杀人,本王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伤害到我们的孩子。”刘康的话乍一听上去,是很动人。

    可他也说得明明白白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尚未出世,甚至根本就不曾存在过的孩子。

    “有王爷在,我当真是放心多了。只是王爷,明儿个天一亮,皇上必会知道我死在牢中的事情,那日后又该怎么办呢?”余香询问刘康道。

    “怎么办?谁知道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老天爷不会亡了本王的运势,有你在,有孩儿在,又怕什么呢?对了,明日本王派人去宫外请个名医来替你诊诊脉,免得这几日的牢狱之灾,再让你动了胎气。”刘康的一句话,再次让余香的心,高悬到了嗓子眼。

    真是不让她过个消停日子,明日他若是真的请了大夫来诊脉,那她假装怀孕的事情不就要露馅了吗?

    可依照刘康那谨慎多疑的性子,她若是拒绝这件事,刘康又必定要怀疑她心中有鬼。

    她现如今在人前已经是个“死人”了,若是再不躲在这安明殿,那便是真真切切犯了欺君之罪。这朝堂上下那么多人想要了她的脑袋,她活下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怎可因为怀孕之事,便丧了命去?

    她脑海中忽而浮现出刘康方才讲的那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就是这么个道理,她还不相信明儿个真会让她死在这儿不成?

    “王爷,我累了,我们去休息好不好?”余香放柔了语气,躺在刘康怀中撒娇。

    回到安明殿之前,蓝狐已经给她找了地方沐浴更衣,让她穿的这样少,想也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只要能活命,有些事情,能忍便忍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