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一百七十七章 割肉喂鹰

    追寻着这神奇的钟声,林烨看到了这么一只大老鼠。而那大老鼠见到生人,便立刻惊得跳了出来,将尾巴上的小钟一甩,便溜到了那大殿的外面去了。

    “好神奇的老鼠,竟然尾巴上还绑着这么一个东西。而且这吃灯油的老鼠,我倒是第一次见到。难道说,这一声钟声并不是梁茹姑娘为了救我弄出来的,而是凑巧这大老鼠造成的?这么说来,这大老鼠倒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咯?”

    林烨对着一切都觉得一番惊奇,尤其是那大老鼠竟然可以感受得到天魂状态下的灵魂,就更是让林烨觉得十分不凡了。

    大老鼠甩掉小钟跑了,整个古寺殿内便又变得一片宁静起来。

    芳草萋萋,时值月中,一轮明月当空,月华如水一般倾泻下来,照耀在这古寺当中,似乎为古寺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银纱。

    在那破败的古寺当中,大殿深处,林烨刚刚只注意到那只大老鼠,现在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那大老鼠舔的灯油当中,有一股冲天的青色火焰照亮了眼前整个佛像的背面。

    隐隐约约,林烨发现,在这一尊破败的佛像背后,竟然似乎有着许多模模糊糊的壁画。

    林烨顺着火光的照耀,朝着那佛像背面的图画看去,却是陡然间心神一震,这画中居然是在记叙有关这“佛”的一个典故。

    “这第一幅画,画的是长空之中,一只凶猛的老鹰正在追击一只仓皇而逃的白鸽。”

    抬头而望,这些画都只是用简单的笔画勾勒出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何,在林烨看来,画中的景象却是活灵活现出现在眼前一般。

    就好像是林烨在白桦林的地下密室当中看到的那样,这些画虽然简单,但是里面蕴含的画面却能够完完全全呈现在人的脑海当中。

    在那第一幅画当中,林烨的脑海当中看到了,那老鹰的凶猛,爪子的锋利,那白鸽眼中的惊惶,透露出来的无助林烨全部都感同身受的体会到。

    继续往下看去,第二幅画中,白鸽似乎被老鹰追赶得精痞竭,再也无力逃跑了,眼中透露出绝望的神情,喙上颤抖着,仿佛是在向那老鹰求情

    “求求你,放过我吧!你现在是在猎食,放过我一个,还会碰上其他的猎物而我却是在逃命,我的命只有一条啊!”

    紧盯着那第二画中白鸽的双眼,林烨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心神之中居然回响起白鸽所要诉说的话语来

    这,是那白鸽正在像那老鹰求饶。

    “这画,太不寻乘寻常之画,即便是在大秦武国当中,那专为九五之尊,三宫六院妃子画像的能人巧匠,最多也只能够画其形画山就像山,画水就像水,画白鸽就像白鸽,画老鹰就像老鹰的地步。

    他们只是像而已,但是这画不知是谁人所作,只是简单的笔画勾勒,虽然在形上不能够惟妙惟肖,但是却是将这白鸽和老鹰的神给勾勒了出来达到了一种,画白鸽就是白鸽,画老鹰就是白鸽的地步。我一眼望去,看着的就是活生生的白鸽和老鹰……”

    惊叹于这作画之人的手笔,林烨猜测这些画恐怕和地底密室当中所看的那些壁画,是用同样的手法画出来的。

    将目光往那老鹰的眼神当中看去,林烨也已经被这画中所要诉说的故事所吸引,迫切地想要知道这老鹰又是如何回答那白鸽的。

    “我何尝不知道你说的道理呢?但我现在饿坏了,不吃了你我没法活这个世界大家活着都不容易,不逼到绝路上我也不会紧追不舍的。”

    老鹰的话语当中充满着无奈,它生存于这个世界上,自小到大,猎杀比自己弱小的生灵,只有吃了它们的肉,自己才能够存活下去这是自然的法则,是生存的法则不杀生,就是杀己。

    “弱肉强食!”

    林烨目光如炬,从这前两幅画当中,领略了这个道理,感慨道,“生灵之间,猎食,被猎食,弱肉强食,只有强者才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而在人的世界当中,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大秦武国强,所以周边的小国都要依附。大秦武国的朝廷强大,所以百姓都要被剥削。那些世家望族强,所以寻常百姓就要被欺凌。

    “强,变强!我林烨也要变强,才能够不受他人欺凌,才能够在这天地之间,自由自在,走出我自己的道来。”

    第二幅画就到了这里,林烨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那白鸽的最终命运会是如何?所以目光继续上移,往那第三幅画看去究竟这白鸽,是丧生鹰口,还是最终逃生了呢?

    “那里……”

    第三幅画上,一片金光突然出现,一个手掌伸了出来,将那白鸽给藏入了怀中那片金光之下,那个身影,巍峨陡立,林烨极目看去,却是怎么也看不清身影的形象。

    “这个金光下的身影,难道就是那些和尚们说信奉的‘佛’么?是梁姑娘所说的,大元佛国所信奉的佛祖么?”

    继续看向第四幅画,白鸽被金光身影保护住了,老鹰却是气急败坏,与那金光身影理论道:“佛你大慈大悲,救了这鸽子一命,难到就忍心我老鹰饿死吗?”

    “这金光身影,果然是那和尚门的‘佛’。”

    林烨心中暗叹,相传这佛大慈大悲,果然如是。

    画面进入下一幅,听了这老鹰的话,那佛长叹一声,说道:“我不忍心你伤害这无辜的鸽子,也不想你白白的饿死。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于是佛就取来一个天平,将白鸽放在天平的其中一端,另一边放从自己身上割下的肉可是这鸽子看上去虽鞋但无论佛怎么割,割多少肉似乎都无法托起它的重量直到这佛割下最后一片肉的时候,天平才终于平衡。

    “割肉喂鹰?这……这佛居然为了救一只白鸽,就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割肉喂鹰?”

    林烨被这佛的言行深深地震撼住了,大慈大悲,大慈大悲,难怪那些和尚会如此虔诚跪拜供奉这佛。(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