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缘分是说不完的再见

    美媛走出锦江大饭店,外面的太阳有些刺眼,赶紧到马路边招了一辆车子上去。

    上了出租车,美媛的视线,不由向上,望着高大气派的建筑物,想着这里有一间房子,里面躺着那么一个人,她只需要一点点意志的不坚定,就会沉沦。

    “那个是李美媛吧?”

    锦江大饭店门口,快速走出来的两个女人,一个是真正的时尚,一个是还透露着原本的乡土气息,也戴着墨镜,满脸凝重,那是聂芳。

    “李美媛来这儿干什么?”

    就像是全面启动的雷达,拉着黄晶晶就朝里走。

    路上的交通还好,但到达浦东住处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原本计划着早早出发的履行,一再耽搁,等了一个多小时的聂锐也趁在这个时候做了全新的旅行计划。

    “咱们去万花港吧!”

    时值春天,上海的这个时候,到处繁花,万花港是很多情侣和家庭喜欢去的地方,而且当天就可以返还。

    “好啊!”

    美媛其实对去哪里玩并没有意见,回答的也干脆。

    车上,两个人的对话也是平常。

    “李端伤的严重吗?”

    聂锐关心的询问,美媛看了他一眼。

    “没事,小伤而已!”

    “那就好~”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撒谎心虚,还是确实和聂锐之间没有特别的话题,美媛习惯性的沉默,靠在座位上小睡。

    到了万花港,走道上都是人,于是聂锐牵着美媛进去,繁花似锦,看起来眼花缭乱,到处都是拍照的人,不远处有人在拍婚纱照,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满满的笑容,聂锐要为美媛拍照片,美媛却摇了摇头,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

    “美媛,你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

    美媛正在看花,听到聂锐这么一问,顿时间愣了几秒,然后回答:

    “都好吧,中式的热闹,西式的浪漫,你喜欢什么样的?”

    聂锐依旧笑着,手上抓紧了美媛,回答的认真:

    “西式的,浪漫,庄重!”

    美媛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倒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看着那边的郁金香,加快了步伐。

    “真漂亮!”

    美媛由衷的赞叹,没有注意到旁边聂锐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

    而赏花不拍照,看景就少了点什么,下午两点钟的时候,两个人就觉得没什么逛的了。

    回去的路上,美媛询问车子送修的费用,聂锐则让她不必担心,而是告诉她开车的一些技巧问题。

    聊了几句之后,都没有话聊,美媛便看着窗外的风景,脑海里莫名就冒出来了,当初黎南川陪她回家的那个晚上。

    美媛拒绝自己回忆,转脸看着聂锐道:

    “你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

    聂锐听了神色温和道:

    “已经拿到了花旗银行的offer,等清明节过去就可以上班。”

    花旗银行和金茂大厦并不远,隔着一条黄浦江,聂锐并没有告诉她新工作的职位,美媛也没有问,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快到住处,聂锐迟疑了片刻还是征求美媛的意见。

    “等李端伤好了,我请他们一起出来吃饭吧!”

    美媛看着聂锐,点了点头。

    到了小区门口,美媛看出来聂锐似乎欲言又止,便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

    聂锐看着她,想了想道:“我现在没有房子,婚礼只能往后拖一拖!”

    美媛听了,脸上微怔,顺口就出:

    “没关系,我现在还没有想结婚的事宜,这个可以以后再考虑!”

    说完,两个人都尴尬的笑了,然后美媛下车,聂锐没有送她上去,美媛走了几步转头,看着聂锐坐在车上一直看着自己,看到她转头,他微微笑着,美媛想了想,朝他挥了挥手,指了指手机。

    到了楼上,美媛脱了鞋,喝了水,换了睡衣,打开了电脑,却忍不住发呆。

    其实她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她不认为选择聂锐有错,只是这种选择似乎并没有那么的令人憧憬和欢悦。

    美媛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情趣,还是所谓的婚前恐惧症,还是,因为黎南川?

    清明节第三天,美媛哪里都没去,而是在家好好的呆着,和聂锐微信聊了会儿天,后来聂锐好像有事情外出,美媛便打开电影看了起来。

    车子聂锐已经送修,美媛照旧早起赶公交,路上和聂锐聊了几句,到了医院就忙碌了起来。

    “听说黎南川要回美国了,你知道吗?”

    半中午的时候,韩艾拉抽空发来微信,美媛看了一眼,过了会儿才回答:

    “哦!”

    韩艾拉发来了省略号,美媛笑笑,将手机放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大概是新到一个岗位,聂锐比较忙,美媛和他没怎么碰头,生活简单而平静,美媛喜欢这样的感觉。

    下班的时候,美媛和韩艾拉约着餐馆吃饭,两个人都识趣的没有聊关于男人的话题,而是聊着房价,聊到唐镇的迪士尼。

    “你房子买那么近,现在又涨了不少吧,那么便宜租出去十年,亏了!”

    美媛认同,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和卖出去相比,我觉得这样也算是两全其美,止损了!”

    韩艾拉想想也是,两个人东拉西扯,又聊到了衣服,鞋子,包包之类的。

    “上次开会,有个女的,背着新款的爱马仕,没巧遇到女领导,当众提醒她公务人员,要注意形象,那女的当场就回了过去,说是老公买的,不背婆婆会生气!”

    “你听,这嫁给有钱人还挺烦恼的口吻,大家都当乐子听了。”

    “唉,你看那边那个男的,鬼鬼祟祟的,总盯着我看,是不是看上我了?”

    韩艾拉喝了点小酒,兴致颇高,美媛和她吃到晚上十点钟才回去。

    到了家,聂锐发了条信息过来,说是如果黄晶晶骚扰她什么的,让她不要客气。

    美媛看到,不免想到聂锐估计又和黄晶晶撞上了,但却丝毫没有吃醋的心理,而是简短的回答了他一个‘好’字!

    这天,美媛值晚班,聂锐下班后就过来等着接她回去,几个小护士看着聂锐,对美媛羡慕的不得了,美媛和她们开着玩笑道别,路上狂风大起,五月初的天气,已经有台风要登陆,眼看着就要下大雨,聂锐把美媛送到了楼上时,雨点已经啪哒啪哒的落下。

    美媛看着窗户上的雨点,迟疑了下,还是开口:

    “要不,你今晚留下来~”

    这么提议时,美媛的脸上有些紧张,聂锐的脸上有些期待之外的惊喜,气氛有一点点的暧昧和尴尬。

    聂锐环顾了房间一眼,笑着询问美媛:

    “我睡卧室吗?”

    美媛笑笑,一时间不知道回答,聂锐站了起来,走到美媛跟前,美媛没有躲避,只是看着他。

    直到聂锐与她贴近,低头,在她唇角落了一个吻,美媛没有闪躲,只是身体有些僵硬,她以为聂锐会继续,但聂锐的唇离开,美媛看到他的耳根有些红,略微紧张的道:

    “和你开玩笑,我明天一早还要陪领导开会,今晚得回去!”

    美媛略微松了口气,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当然也没有挽留。

    “那我送你下楼!”

    美媛把雨伞找出来,和聂锐一块儿下了楼,风很大,聂锐上车,就开了雨刷,让美媛赶紧上楼。

    美媛却坚持聂锐先走:“到家给我发条信息!”

    聂锐赶紧开车驶出小区,后视镜里,看着风来了,美媛的雨伞险些被刮翻过去,聂锐车速更快。

    回到了房间,隔绝了外面的风雨,美媛也心头平静了许多,刚刚,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美媛以为是聂锐,顺手接听,就听着那端的男人带着上海腔调道:

    “是李美媛女士吗?我是物业,您赶紧来一下自己的房子这里,楼下漏水,可能是你的房子水管出了问题,打你电话一直信号不好~”

    美媛听了不免无奈:

    “我房子租出去了啊,你们找那对小夫妻,我把他们的电话给你!”

    物业听了不耐烦的道:

    “哎呀,什么小夫妻啦,你是房东,你过来看才对,你那个房子装修到现在,根本没见有人来住。”

    美媛让物业稍等,又打电话给小夫妻。

    男的接的电话,显然已经睡觉了,还带着困意,听到是美媛,那边停顿了一会儿才回道:

    “我现在在出差,我老婆也不在!”

    美媛听了有些无语,那边男的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慌忙道:

    “你等一等啊!”

    那边挂了电话,物业又拨了进来,催促的格外着急。

    “李小姐啊,你得过来一趟啊,楼下都要水漫金山啦!”

    美媛头大,只得让物业稍等,她想想办法。

    挂了电话,那租客发来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房子的开门密码。

    美媛又给物业打了电话过去,说马上过去。

    这么烂的天气,这么晚,美媛心情有些不太好的出门,也没有注意到小区旁边有一辆车子一刷在动来动去,本来想着让聂锐送自己过去,但转念一想,打消了麻烦聂锐的念头,而是叫了一辆专车,等了十多分钟方才离开。

    好在路上雨势减小,司机开的也快,很快到了小区,只见物业穿着雨衣等着,旁边是两个穿着睡衣撑着雨伞,面色难看的中年夫妻。

    “哎哟,赶紧看看,楼下都是水!”

    美媛下车匆忙,也没有让司机等自己,便跟着上了楼,到了自家房前,美媛有些认不出来,房门换了颜色,看起来就是很好的防盗门,密码锁。

    按照手机上的提示按了密码就准备进去,但一开门,不由愣住。

    和年前正在施工的毛坯房相比,此时的房间改头换面到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玄关处的鞋柜,墙壁上的壁画,头顶的吊灯,弓形的门廊,实木的地板,精致舒雅,温馨奢华。

    跟在后面的物业和中年夫妻也看得有些愣住。

    “这房子装修的不错啊!”

    美媛不觉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要不就是她走错了房子,要不就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先检查水管是不是出了问题。

    而以这样装修的程度,水管怎么会出问题。

    美媛走到了卫生间,卫生间的用具干净气派,根本没有漏水的地方,又到厨房,进口的厨具令美媛无心细究,打开了所有的柜门,找到水管处,根本没有漏水的地方。

    “你们也看到了,这里面干净的很,还没有入住呢,不可能漏水,应该是别处出了问题!”

    中年夫妻在美媛检查到拐角处的开关时,就露出来惊慌,两个人赶紧回去,物业脸上不太好意思,也讪讪离开。

    美媛叹了口气,无奈的关好了所有的柜门,整个人却觉得像是做梦。

    于是打电话给那个租客,再度接到电话,那男的有些紧张似的。

    “实不相瞒,房子被我转手租了出去,我也不知道现在装修的情况~新租客,不太好相处,要不我把他电话给你吧!”

    美媛挂了电话,看到发来的短信,上面的号码并不熟悉,莫名松了口气。

    没过多会儿,楼下的中年女人跑上来道歉,说是他们家外面的水管出问题了,又是感谢又是道歉的说了好一会儿才走。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四十,雨又下大了起来,窗户上的水像是河流一样,无声的滑下,美媛走过去,发现是双层玻璃,窗框是高档的合金,窗帘也是她喜欢的颜色和款式。

    整个房间,都无可挑剔,这么装修下来,没有百儿八十万人民币估计都搞不定。

    美媛按照租客给的电话打了过去,通了,但无人接听。

    深更半夜的,美媛作罢,打开叫车软件,地图上没有一辆车子,好不容易叫到一辆,司机则说车子进了沟里,来不了,听情形惨的很。

    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毫无进展,美媛想了想,走到了卧室,白色的防尘布盖在床上,美媛扯开,下面是铺好的床褥,还有毯子。

    美媛把毯子拿出来,走到客厅,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盖上毯子,靠着抱枕闭上了眼睛。

    夜深如水,美媛忘了聂锐没有给自己讯息,而是进入了梦乡。

    十五分钟后,房间的门被人打开,脚步轻缓的人走进来,看着客厅柔和的夜灯下,将脸庞窝在臂弯里睡着的美媛,脚步的主人,脸上露出来一种如获至宝的笑容。

    美媛睡熟中,似乎做了一个梦,梦到黎南川抱着自己,梦到他亲吻了自己,梦到他似乎有些不老实的手......

    美媛突然间睁开了眼睛,为自己这个荒唐的梦境脸红而尴尬。

    但很快她发现自己睡着的并不是沙发,而是柔软的大床,这个发现让她惊慌,连忙扯开毯子,发现衣服都还好,微微松了口气,来不及穿上放在一边的拖鞋,美媛就跑了出去。

    厨房里传来了一阵食物的味道,一个熟悉的背影令美元瞬间止步,那些慌张不安的情绪似乎都因为这背影而坐实。

    美媛神情呆愣的看着围着围裙的人转过来脸,露出来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醒了?”

    美媛有些说不清楚这一刻的感觉,是惊喜,是不满,是释然,是羞恼,还是某种复苏的情愫在肆意狂澜。

    于是,她口吻里带着一种无措的乏力感和嗔怪:

    “黎南川,你是故意的吧?”

    说明一点:柳一般不会写悲剧的结局,肯定HE啊,耐心啊耐心,不要随便就把雷啊,刀片啊的都拿来威胁我,太凶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