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万古封尊

11.第11章 死局

    沐剑灵脸上以看不出是怒色还是其它。因为她由开始的脸色潮红慢慢延伸到了脖子,全身燥热起来。她原本想捏碎木牌逃走,虽然丧失了这次进入御剑门的机会但总比被这个畜生糟蹋的好,可是这想法是不可能成为现实了,因为唯一的逃跑的机会被掐灭了,木牌在其洗澡时被放入了储物袋中,而储物袋又落入了他的手中。看来这次是没希望逃离了,果断的拿起手中的剑想以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魏安见状脸色微变,急忙伸手弹指射出一记土黄色的灵力激射在了沐剑灵所拿的剑上,剑身上发出了一声“叮”的一声,被弹落在地。

    此时的沐剑灵全身已无半点灵力,只能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连自杀都不能成功,更何况是逃跑了,面对于魏安眼神中那透露出的淫光。她有一种绝望感,人生的转变是多么的巨大,天堂与地狱有时只是那么一线之隔。

    沐剑灵脸上潮红一片,此时的她产生一种凄美之感,让人看了都忍不住生出一丝怜爱与不忍,只见她喃喃自嘲:“修者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吗?爹娘女儿还是没能力为你们报仇,今天还要被恶人凌辱,难道我沐剑灵的命就如此卑贱吗?生下来就是为男人服务的吗?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族人的事,为什么他们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冷漠与嘲讽。就是我体质的原因吗?”沐剑灵惨然一笑,眼角留下了两行清泪,楚楚动人的模样叫人怜惜。

    此时此刻沐剑灵想到了杨凡,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是杨凡闯进了她的心灵中,将其从自闭的世界带来回来,在这几天中是杨凡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让她已死的心又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一个人不怕的是身死最怕的是心死,心死了人活着就如同行尸走肉。

    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心死的感觉,那种感觉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对自己冷眼相待,仿佛周围的人都是黑暗的,她那时只有信念支撑,不得使她小心再小心。从中环乘传送阵出来时,她就发誓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回去,为父母报仇。

    自从认识了杨凡,她那颗沉寂的心再起波澜,她发觉自己有一点喜欢上了那种被杨凡呵护的感觉,可是她还未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就已来不及了,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虚幻。

    沐剑灵眼神中出现一丝迷茫的感觉,抬头望天自语:“这就是爱吗?可是我已没机会向你说明我的真实身份了。”

    魏安注视着沐剑灵的方向,仿佛是在看一幅画卷,眼神迷离,放缓脚步走了过去,喉结上下跳动,不断的吞咽着口水道“姑娘放心,魏某不会杀你的,只要你成为了我的人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魏安已经忍不住了,步步紧逼。

    虽然知道已是不可能反抗了,但沐剑灵还是本能的喊了出来:“你,你不要过来。”沐剑灵惊慌间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还大口的喘着气,两颊以渗出了香汗,这是烈****发作的缘故。

    沐剑灵已感觉到自己心灵的防线快要被攻破了,感到自己支撑不了多久,双手捂住胸口,心跳越来越快,全身燥热无比。

    魏安见状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急速过去在沐剑灵的两肩各点了两下,环手将沐剑灵抱在怀中,凑近沐剑灵的胸前深深的吸了口气,有点陶醉的道:“嗯,果然还是人比较香。”

    沐剑灵虽然身上燥热不堪,但绝对不会对他动情,只是强压着,双眼怒视着魏安,几欲喷火的感觉。

    魏安感觉到沐剑灵对自己的恨意,将手中的剑放在旁边并脱下外套平摊在杂草间,并将沐剑灵缓缓地放下,对于她的眼神只是淡漠,摸着沐剑灵精致而潮红的脸蛋道:“你知道吗?似你这般的我见多了,刚开始也是致死不肯,可是干起来时,极尽的渴求,干完之后为了讨好我卖弄风骚的不知凡几。”

    “你知道吗?人生中最美妙的是什么吗?就是男女欢爱,你马上就会感受的到了,你能想象你在我胯下承欢是的感觉吗?哈哈哈。”魏安此时已经淫兽附体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沐剑灵的胸口,****的说道。

    沐剑灵喷出一口口水,吐在了魏安的脸上,喘着气断断续续的道:“你……你这种人…。迟早会…。会遭报应的。”

    魏安挽袖擦了擦脸角的口水,表情略显怒意,在听到沐剑灵的话后,哈哈大笑“报应,你知道吗?报应只是弱者才会有的,而我是不可能的。告诉你我爹是御剑门执事,再过几年就是长老了,到那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巴结,你说我会有那种你所说报应吗?”

    魏安说着开始解开沐剑灵身上的腰带,里面露出了刚刚换上的白色亵衣,沐剑灵刚刚还来不及对胸口进行包裹。魏安见到这一幕,阅女不少的他,还是被微微震惊了一把,嘴角留出了一缕口水,伸舌舔了舔。

    沐剑灵此时全身颤抖着,她已经被吓坏了,满脑子都是空白。泪以留湿了脸颊,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魏安见沐剑灵闭上双眼,冷哼了一声。他认为女人就是这样,嘴上说不要其实想要,可是他真的想错了。

    他长期以来所接触的只是局限于御剑门,而里面的女弟子大多都是想攀上高枝的人,而他所玩的那些就是如此,他只是阅历不深不知道罢了。继续的脱解着,褪掉了沐剑灵的外套,露出其白皙的肩膀和手臂,此时这些地方都白里透红,药效已蔓延至全身了。

    就在魏安想进一步解掉沐剑灵的亵衣时,一声怒喊声在身后响起:“贼子,尔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