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谷:005.母子平安

    毒医谷:005.母子平安    龙胤二话不说,接过血燕,趁着君绮萝刚刚疼过了,便喂她吃下,补充体力。

    吃过东西没多久,阵痛便越来越频繁,麻婆再次看了下宫口,喜道:“少谷主,宫口已经开了七分了,一会儿你按照婆子的要求去做。”说着又对一边的几位年轻的妇人道:“马二家的,剪子用白酒浸泡着。岑三家的,热水可准备好了?陆琪家的,襁褓可备好了?”

    “好了好了,麻婆,我们办事你就放心吧。”几位妇人爽利的道。

    “嗯,那就好,那就好。”麻婆说着抹了把汗。

    说实话,给谁接生她都会泰然处之,但是给少谷主接生,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怵的,毕竟一谷之主,又受大家的爱戴,要是有了丁点意外,别说大伙儿不会原谅她,便是她自己都不可能会原谅自己的。

    刚刚说的那番话,不过是安慰少谷主而已。

    接着是漫长的等待,麻婆几人静静的呆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屋子里充盈着君绮萝的哀哀的呼痛声,龙胤则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君绮萝的身边有两个时辰了,任由她握着掐着,半点抱怨也没有,甚至还充当了说书先生,说起了故事,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显然这个主意是不错的,君绮萝的呼声没那么大了,而且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两人交手相握的换面,深深的感动了屋内几人的心,无不认为她值得这样一份真挚的感情!

    她们的少谷主,外界传她心肠狠辣,杀人不见血,实际上在他们心目中觉得没人比她更心善了。因为在她被老谷主带回毒医谷之前,谷中其实很是萧条,也没有几户人家。自从她在医术上被老谷主认可,并继任了毒医谷之后,便不时的往谷中带人回来。

    但凡被她带回来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身世凄惨的,她为了他们能有一个安定的生存环境,想方设法赚钱改善大家的生活,从来不逼谷中的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她身边那些杀手,全都是出于自愿的,无一例外。

    这样的女子,值得他们每一个人尊敬和爱戴!

    毒医谷的天黑得晚,酉时三刻多了,天色才黑尽。

    屋外,众人根本没有心思用晚膳,全都默默的守着护着祈祷着;屋内,摆放了数十颗明珠,将屋子里照得如同白昼,几人屏声静气,一致注视着君绮萝。

    “开了开了,宫口全开了。”这时,麻婆再次查探了君绮萝的身体,高兴的喊道:“少谷主,你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以肚腹用力,逼着气往下推。”

    “嘶,呼。”

    君绮萝按着麻婆说的做着,反反复复,也不知道多少次后,麻婆捏着手喊道:“少谷主,看到头了,按照刚刚的做法再来一次!”

    “啊,嗯……”君绮萝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狠狠的将气逼向自己的肚腹。

    终于,她感觉到肚子一瘪,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紧接着便听到麻婆喊“生了生了,是个小公子”,然后是屋外传来一阵喜悦的惊呼声,再然后是“啪”的一声打在皮肉上的声音,顿时一阵嘹亮的孩子啼哭声在屋内响起。

    “咚!”

    麻婆正准备让君绮萝继续时,突然一声震天响,惊得屋外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无不是在询问着里头发生什么事。

    “是……是王爷晕过去了,这可怎么是好?”麻婆将孩子递给陆琪家的,然后结结巴巴的道。

    屋外众人闻言,莫不是觉得有成群结队的乌鸦从眼前飞过。

    “这小子,会不会太没用了?”凤千阙有些嫌弃的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孩子呢。”

    “你也别说他,看你那脸白的快跟纸似的了,我估摸着换着是你,还不如他呢。”龙胤虽然很没骨气的晕过去了,可是芫太妃心里却是欢喜的。在她看来,这代表着那小子在乎她家阿萝啊。

    “母亲,有你这样贬低儿子的吗?”凤千阙不依的道:“再说这外面黑黢黢的,你咋就看见我的脸白得跟纸似的了?”

    “就是因为天黑,才看出你脸白啊。”

    “母亲你别说儿子,你其实也是一样的。”

    “呃,是吗……”

    君绮萝听着外头传进来的声音,知道他们都很担心自己,整个人都是暖的,连身下和肚腹的疼痛也似乎舒缓了许多。扯了扯还握着她手的龙胤,见他没反应,又侧头看了歪躺在地上的他,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这丫,是紧张的吧?

    “马二家的,岑三家的,你二人快些将王爷抬出去,咱们要继续了。”麻婆麻利的吩咐道。

    二位妇人连忙照做,可是去掰龙胤握着君绮萝的那只手,却是怎么也掰不掉。

    “别管他了,老二老三还等着呢。”君绮萝狠了狠心,虚弱的道。她必须得趁着现在还有些力气,一鼓作气的将另外两个娃给生下来。

    “好,少谷主,你可要再吃些东西?”麻婆问道。

    “不用了,我能行的。”为了两个小宝贝,她就算是拼了最后一丝力气,也要把他们生下来。

    因为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后面两个生起来就轻松了许多。

    大约一刻钟后,老二也出来了,依旧是个男孩;又隔了半刻钟,老三,唯一的女孩也生了下来。而君绮萝也因此累晕了过去。

    “少谷主母子平安,该回去的先回去了,明儿再来看吧!”麻婆一声高呼,引得外头一阵喝彩声,紧接着是一些人陆陆续续离去的脚步声。

    “岑三家的,快为少谷主打理好换个地方。”麻婆一边麻利的为孩子清洗一边催促道。

    这里已经血污不堪,不能好好的歇息,必须要转移地方。

    岑三家的为君绮萝打理好,见龙胤还没醒过来,遂问道:“麻婆,可晋王还抓住少谷主的手,这可如何是好?”

    麻婆将孩子递给陆琪家的,走到龙胤跟前,也顾不得身份,拍了拍他的脸大声道:“王爷,快醒来了,少谷主已经生了,母子平安。”

    “啊,生了?”龙胤这才幽幽醒转过来,一骨碌爬起来,见君绮萝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晕过去还在咋滴,心都漏跳了半拍,急切的问道:“麻婆,阿萝真的没事吧?”

    麻婆笑着道:“王爷放心,少谷主只是累了,睡过去了。”

    龙胤忽然觉得麻婆那布满褶子的脸是这世上最美的风景,也顾不得她身上脏污不堪,也顾不得自己刚刚太过丢脸,紧紧的拥抱了麻婆一下道:“谢谢你,麻婆。”

    “能帮少谷主接生,是婆子我几世修来的福气呢。”麻婆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花,继而又转向一边道:“岑三家的,马二家的,快些抬少谷主上楼去。”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抱阿萝上去就好。”龙胤说着便抱起君绮萝,往外走去。

    “王爷不看看小公子和小小姐吗?”麻婆在他身后问道。

    “不了,那几个臭家伙,害得他们娘亲这么辛苦,必须得惩罚惩罚他们!”龙胤丢下这一句,也不管众人是什么表情,抱着君绮萝就离开了。

    “臭小子,老子的外孙子外孙女,你不稀罕老子稀罕!”凤千阙听到龙胤的声音后,火大的推开门冲了进来,便直奔产室,芫太妃乐笙等人也立即跟了进来。

    众人走向一边的矮榻,那里并排放着三个一模一样的火红色襁褓,三个孩子闭着眼睛乖乖的躺在襁褓中,也不哭也不闹。

    “哎呀,两位贵人,这里血气太重了,何不等老婆子收拾好了再进来?”

    “无碍的,我们没那么多规矩。”凤千阙客气的对麻婆道:“婆婆和几位嫂子辛苦了,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你们且回去休息吧。”

    见她们还不肯走,乐笙忙道:“麻婆,由我和绿腰来做,你还不放心吗?”

    麻婆笑着道:“有乐笙丫头和绿腰丫头在,我们放心得很,如此我们就走了。”

    “呃,麻婆且等等。”芫太妃叫着她,指着靠左的一个襁褓道:“这个秀气漂亮些,一看就是个女儿,像阿萝;可是这俩小子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啊?”

    麻婆走上前,笑米米的道:“回老妇人话,左手系着红绳的是哥哥,右手系着红绳的是弟弟。”

    “要是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搞混了可怎么办?”凤千阙担忧的问。

    “凤老爷放心,大公子的右边背胛有一个月牙形的胎记,小公子的左脚脚心有一粒红痣。”

    “呀。”芫太妃和凤千阙闻言,同时惊讶的道:“阿阙(我)的左脚脚心也有一粒红痣呢。”

    “呵呵呵,小公子倒是和凤老爷有缘的。”麻婆笑着道。

    “嗯,这孩子不如就随了我的姓。”凤千阙欣喜的道:“也算是为我凤氏留了一后。”

    “好好好,呆会儿跟阿胤和阿胤那小子商量一下。”芫太妃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这样她也就不用逼着儿子娶妻了。

    “还商量什么?那小子敢反对,老子就把孩子全都藏起来,让他一个都找不到!”凤千阙说着,还恶狠狠的扫了青衣几人一眼。

    青衣无影无缺几人莫不是被凤千阙无耻的行径给打败了,之前以主母来威胁他们主子,现在又以孩子来威胁他们主子……也太无耻了!

    他们的主子咋就这么命苦呢?

    见青衣几人低着头不敢反驳,凤千阙满意极了,“嗯,日出有曜,就叫做凤曜吧。曜儿,来外公抱抱。”

    他说着就要去抱老二,被芫太妃一把给拉住,“你那粗手粗脚的,哪里就会抱孩子了?”

    凤千阙不干了,沉声道:“母亲,你不让儿子学着抱,儿子永远也不会啊。”女儿都生孩子了,他还没抱过孩子呢,所以他现在一定得学着抱抱孙儿才是。

    见他态度诚恳,芫太妃让了步,准许他去抱老二,她自个儿却是抱起了老三。

    青衣见老大没人抱,笑嘻嘻的上前道:“我也来练习练习,将来好抱自己的儿子。”

    “哟,还没成亲就想要儿子了?”乐笙打趣道:“也要看绿腰给不给你生啊。”

    绿腰闻言,俏脸顿时红得像苹果,在众人的笑闹声中,追着乐笙跑着……

    楼下欢声笑语,楼上却是静谧安逸。

    二楼近一半的面积都是君绮萝和龙胤在毒医谷的房间,屋内摆设简洁清爽,但是各样配件都价值不菲。在一边的屋角,放着一只火炉,上面温着炖好的血燕,等君绮萝醒来就能喝。

    此时,龙胤握着君绮萝的一只手,默默的守在她的身边,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情,仿佛这辈子,只想这样握着她的手走下去。

    许是太累的缘故,君绮萝整夜都未醒来,龙胤便这样守了她一晚上,一步也不曾离开过。

    直到天色渐亮,君绮萝才悠悠的睁开眼来,入目便是龙胤温柔的含着笑的,却带着血丝的眼,心疼的问道:“昨晚都没有睡吗?”

    龙胤柔声道:“我怕你醒来想吃东西。”

    君绮萝感动之余不由嗔道:“你是傻的吗?我要吃东西必定会喊你的,为何不睡一会儿?非要把自己弄成这副惨兮兮的样子,想让我心疼死吗?”

    “我心里兴奋着呢,想睡也睡不着。”龙胤说着起身道:“阿萝你肚子饿了吧?”

    君绮萝摇头道:“我不饿,孩子们呢?”

    听君绮萝问起孩子,龙胤目光闪烁,他能说他到现在都没看过孩子一眼吗?只得自动忽略她的话道:“不饿也要吃一些,我去端过来。”

    一起生活久了,君绮萝怎么看不出他的闪躲?见他要走,一把抓住他,恨恨的道:“阿胤,你不会到现在都没见过孩子吧?”

    “我……我担心你……”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君绮萝歇斯底里的道:“龙胤,有你怎么当爹的吗?”

    “反正他们有那么多人带着呢。”这话龙胤说得怎么都觉得底气不足。

    “滚你个臭家伙,罚你给孩子洗尿布一个月!”

    “啊,阿萝,不要啊,呃,半个月行不行……”见君绮萝眼冒凶光,龙胤只得妥协道:“好吧,我洗。”

    “这还差不多。”君绮萝满意的笑了,“乖,去把孩子们抱来的瞧瞧。”

    龙胤哪里敢说不?乖乖的下楼去抱孩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