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苍穹九变

1879.第1875章 逃走了

    第1875章 逃走了

    一瞬,仅仅不过是眨眼之间。

    血枷在苏阳的身上被雷霆震碎,五彩神光被苏阳近乎于迎风斩浪一般的方式给斩开,并连带剑尊的截天式也在苏阳刀下变成一堆碎片。从始至终都根本形成不了任何有效的威胁。

    刹那间,法尊、剑尊、狱魔尊三人联手之力,竟然还是未能成功挡下苏阳这一刀。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道锐利的刀光,席卷着一股强大到让他们心骇的天地之威,以不可匹敌的方式,正以无比玄妙的方式朝他们斩来。

    不,好不容易有了如此机缘,怎能甘心就这么把命留在这里?

    法尊最先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咆哮道:“狱魔尊,若是你不想死的话,该是亮底牌的时候了。”

    说完,法尊深深看了剑尊一眼,对方立刻心领神会,收起手中的仙剑,就突然取出一张金黄色的锦团,然后以无比恭敬的方式微微展开,高声喝道:“请天地敕令!”

    “嗯?”突闻法尊这么一声高喝,苏阳立刻就敏锐的觉察到什么,紧接着就见剑尊无比恭敬的表述之下,随着金色锦团的展开,一道浩瀚无穷的帝威,正在以某种无比耀眼夺目的方式,从金色锦团之中快速的释放出来。

    这种力量?

    苏阳立刻就是心中生出某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再然后就一眼判断出,这一道浩瀚无穷的帝威,不正是中央黄帝的帝威吗?

    果然,剑尊、法尊在当年随着当代神王夏禹进入绝道地寻找先祖的时候,与中央黄帝产生了某种机缘和瓜葛,所以才会被中央黄帝给派了出来,及能够借助天界的力量谋划一些什么事情。

    不过刚刚从法尊的话中,苏阳隐隐约约感觉到,剑尊、法尊似乎和狱魔尊并非是一路,那么狱魔尊在绝道地之中,究竟又遇到了一些什么呢?

    难道是元始天王?

    苏阳心头突然生出某种明悟,眯着眼若有所思之际,就见中央黄帝给予剑尊的那道天地敕令正在起到某种作用,竟然直接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挡住了苏阳的刀威,并且还有某种反弹的迹象。

    不过这时候,剑尊、法尊明显被苏阳给打怕了,就算是现在天地敕令成功起到一定的作用,并且似乎隐隐稳胜苏阳一筹,但是他们也不敢赌。

    毕竟,这只是天帝下发的一道敕令,可不是中央黄帝本人站在这里,要是万一未能杀了苏阳,那么他们就真的失去了逃走的依仗。

    故,狡猾的剑尊、法尊成功在摆脱苏阳的刀威影响之后,就立刻二话不说,在天地敕令的帮助下,纷纷化成一道金光,钻入天道法则之中,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逃就逃,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苏阳眯着眼看着剑尊、法尊成功逃走,目光冷冽又平静,让人实在琢磨不透他心里面究竟在想一些什么事情。

    而法尊、剑尊一逃,狱魔尊只身一人就更加不是苏阳的对手,无比惊慌的在刀威下颤栗之余,一边咒骂剑尊、法尊背信弃义,一边拼命挣扎着咆哮道:“苏阳,你放我一命,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一个关于天界,并关系着修真文明生死存亡的大秘密。”

    苏阳轻哼一声,冷笑道:“什么大秘密?无非不就是天界的仙力,是通过汲取和压榨天地灵气转换而成的。你尽管放心好了,杀了你,我不久就会亲自走一趟天界,夺回原本应该属于我们修真文明的天地灵气。”

    狱魔尊脸色一变,发现自己最后一个筹码,竟然还是苏阳知道的。

    一时间,不甘心的狱魔尊立刻为了活命,完全抛弃尊严的呐喊道:“苏阳,放我一命,我可帮你里应外合,还可以帮你引路,帮你破掉这颗祸害我们修真文明数十万年之久的大毒瘤。”

    “哼!”苏阳冷笑一声,面对狱魔尊的狼子野心和阴险狡诈,全部当做耳边风,直接选择无视,一如既往的无情斩下。

    这一下,狱魔尊好似觉察到苏阳的某种决心,看着依然无情斩下的黑色刀刃,心知苏阳完全就是不杀他誓不罢休。

    故,此时此刻狱魔尊已是再也不敢心存任何一丁点侥幸的想法,只能被迫取出一柄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木剑,冲着苏阳阴冷又仇恨的瞪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抛出木剑,踏在上面。

    “咦?”就在狱魔尊取出这木剑的刹那,苏阳突然间好似感应到什么,皱着眉头流露出几分疑惑之色的时候,就见狱魔尊脚踏这木剑,一剑犀利的劈开苏阳的刀威,遁入天道法则之中,转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遗憾,竟然被这狱魔尊也给逃掉了!

    苏阳眯着眼看着狱魔尊消失的方向,刀威已经明显没有必要再继续施展下去,被他轻轻一颤,掌控的恰到好处,直接散去刀威,收起杀之刃,无比平静的目视着远方,让人无法从他的脸上,猜出苏阳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不想杀他们!”这时候聂凌波来到苏阳的身后,不愧是最了解苏阳的女人,她太熟悉苏阳要做什么,想做什么。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他们吗?”苏阳邪逸的笑眯眯回头看一眼聂凌波。

    “很简单,你在确定他们背后都是站着一些什么人。”聂凌波微微额首,毫不犹豫的猜中苏阳刚刚考虑的一切。

    苏阳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否认,点头说道:“没错,几乎可以肯定,青龙背后的靠山是第五世灵之文明;当代神王的背后靠山是第三世神之文明;这是先前就可以确定以及肯定的事情。只是五大仙尊的法尊、灵尊、剑尊和三大魔尊的狱魔尊、斗魔尊,为什么厮混在一起,成为我一直考虑的事情。起先,我怀疑他们都被中央黄帝所控制,但是刚刚一照面,就觉察到里面可能另有内情,如今可以确认,他们的背后靠山分别是第四世道之文明的中央黄帝,及元始天王。”

    聂凌波仔细的望着苏阳,突然又说道:“不,我觉得事情好似不止是这些。”

    苏阳闻言顿时放声大笑道:“哈哈哈,真是知我者凌波也。没错,确实还有一个意外的小惊喜,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等回头你跟我去一趟古域,便明白其中的缘由。”

    “嗯?”聂凌波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诧异,怎么跟古域又扯上关系了?

    不过聂凌波很聪明的没有再问下去,因为一切就如苏阳所说那般,现在似乎还不是一个讨论这些事情的好时机。

    因为这时候伙伴们都非常开心的围了过来,一个个怎么都压制不住内心的亢奋。

    “嘎嘎,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你们不用瞎操心,咱们老大肯定一点事都没有,分分钟回来搞定一切麻烦,什么牛鬼蛇神统统干死!”

    苏阳不用回头都知道,除了剑万里那个大嘴巴,还能有谁这么“童言无忌”呢?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吞天兽体内那一片黑暗空虚之中,呆了足有五十余载光阴,苏阳这时候在听到剑万里的声音,及伙伴们吵吵闹闹的声音,心里面不见任何一丁点烦躁,反而充斥着某种淡淡的温馨和温暖,仿佛这正是他想要的。

    “哈哈哈,苏小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就赶不上天下大乱的好戏了。”

    “真是的,好好做生意不行吗?现在我的荷包都快要瘪了。”

    “老大,欢迎回家,现在整个苍穹城,也就是以前的三族城,已经都属于我们了。”

    “头,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你准备啥时候带我们出去砍人。”

    “说的对,真他奶奶的当我老虎不发威是病猫,是该给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们一个教训的时候了。”

    “头,你一句话,让我砍谁我砍谁!”

    伙伴们此刻纷纷聚集在苏阳的身边,一个个面上带着亢奋,及某种压抑的愤怒。

    很显然,这一段时间,可真把他们给憋坏了,也给折腾的够狠,致使内心的愤怒有些快要无处宣泄了。

    是的,以往都是咱们苍穹集团提着刀砍人,什么时候轮到人家打上门来,却只能龟缩着无法出去战斗,这根本就不是咱们苍穹集团的风格。

    没错,咱们苍穹集团的风格,就应该像刚刚苏阳所做的那般,谁若是胆敢欺上门来,咱们就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故,苏阳这时候也没有压抑大家的意思,邪逸的笑着点头说道:“很好,既然你们那么想打架,那就好好的准备一下,一年后,攻打天界?”

    一年后?

    大家伙不解的看着苏阳,嘴最快的剑万里立刻就直接问道:“老大,我们绝对已经做好大战的准备,不用明年,现在就能跟着你去砍人。”

    苏阳笑着摇摇头,一边招呼大家回苍穹城,一边笑着冲所有人问道:“我辈修行,参悟天地大道。故而我且问你们一句,是打仗重要呢?还是修行更重要?”

    剑万里难得认真的思考一下,回道:“老大,我觉得修行重要,但是打仗什么的也不能少,因为在实战中更能够检验我们所学所修是否正确。否则只是理论派,白瞎了苦修的一身本领。”

    苏阳点头说道:“很好,你说出这些话,证明你是认真思考的。所以我并没有压抑你们的好胜心,但是你们现在需要通过战斗来进行修行吗?你们又是否把小天道成功修行到第二步呢?”

    剑万里诧异回道:“老大,难道平安姐和凌波姐没和你说吗?第二步不能轻易踏入,我们掌控和驾驭不住。”

    苏阳缓缓点头说道:“正常情况确实如此,但是我回来了,自然也带来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战平安在一旁补充道:“是神魂,吾等神魂太弱,肉身太强,导致失了平衡。”

    聂凌波随即笑道:“这一次,苏郎带来了一种全新的神魂修炼之法,并对小天道的修行之法进行修改,分为小天道神篇,和小天道身篇,以后我们可以根据侧重点进行修行,也可以双管齐下,根据个人天赋和擅长进行修行。”

    剑万里立刻就是双眼一亮,问道:“如此说来,我们终于可以进入第二步了?”

    苏阳笑着说道:“没错,所以我给你们一年的时间。从今天开始,一年后,谁修成了小天道第二步涅槃之境,谁就可以跟着我去打天界。否则,自己老老实实的在家守大门吧。”

    苏阳的话,就像是一团烈火,把大家伙的情绪和战意,完全点燃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