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果然三无的终极目标就是女神吗

    陆希自然是不知道那狼骑士的名字,只能从外表判断出,对方应该是上了一些年纪,实力为黄金1阶,另外,莉姆的挑衅非常成功,这位老狼骑士竟然有了一个“愤怒>

    拥有这种buff的人,力量和敏捷增加15%,但智力、精神和感知却降低20%。当然,如果以纯游戏的概念来说,这buff应该算是好事,毕竟兽人也不需要这三项影响到魔法威力的属性,可惜,现实并非纯粹的游戏。智力和精神一旦捉急,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老战士也会变成一介匹夫,平日能够使出来的经验武技也有可能退化成庄稼把式。

    当然,以上都是推测,总而言之,怎样利用自己或者敌人的buff,终究还是取决于双方的战斗智慧的。

    当然,哪怕那老兽人的智商真的已经降成了9,黄金1阶的他绝对实力也是远在莉姆之上的。

    老兽人右手提着一把骑兵式军刀,左手则舞动着连枷。军刀还好,但连枷怎么都不像是在骑战中容易发挥的武器,但看这样子,对方在这奇形武器上也下过了不少功夫。

    香瓜般大的钉头锤在锁链的牵引下,被老兽人刷成了一个致命的罗盘,发出了呼呼作响的可怕声音。那罗盘转动着越来越快,很快地,普通人的肉眼便再也捕捉不到锤头的踪迹了。

    莉姆手握双刀,紧紧盯着对手的眼睛,眼神甚至没有往那连枷罗盘上瞄上一眼。

    钢铁的罗盘突然消失了。却化作了钢铁的巨蛇,在空中灵动地游走着。扑向了少女的面门。那长着蛇口长着致命的毒牙的自然是那硕大的锤头了。这老兽人甚至没有做出其他多余的动作,便将极动化为了极静。

    莉姆似乎是准备将“以不变应万变”的宗旨执行到底了。她似乎早已经有了准备。却只是带着淡然的表情轻轻地歪了一下头,让那锤头从脸颊旁边飞了过去。那剧烈的风压吹得少女发梢飞舞,圆润精致的脸蛋甚至也有些许变形,但她依然一点表情也没有。

    紧接着,少女突然伸出了左手,一把抓住了连着锤头的锁链上,然后再用力地一拉。

    &要同我,一位勇冠三军,打了几十年仗的兽人将领角力?”老兽人心中的冷笑还没有结束。便感觉到了一股巨力突然传来,带得自己全身不由自主地向前,脚步也踉跄了起来。

    兽人的力量自然是普遍超过人类的,但职业既然是座狼骑士,说明这老兽人也并不是以力量见长的战士。另外,莉姆毕竟拥有“怪力”这个天赋,单以力量论,爆发一下便是黄金高端的武士也会措手不及,再加上以有心算无心。自然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老兽人猝然一惊,但几十年身经百战的经验也不是盖的,他很快便从茫然失措的惊愕中恢复了过来,提着军刀斩向了莉姆的天灵盖。由于接着前冲的拉力。这刀速甚至比往日还要快上几分,银亮的刀身却突然带上了赤红的鲜艳色彩,一道炽热而明亮。晃得人几乎要眼瞎的火光。

    周边二十米范围内的人,都能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开始骤然变热了。

    &法?恩。应该不可能?这么一个**丝样的老兽人,怎么也不太可能是传说中的魔武双修嘛……”陆希暗暗嘀咕了一声。“难道是某种武器或是兽人的独有战技?”

    不过,莉姆手中的圣火流星本来就是火焰系的神兵,自然也不惧怕火焰的斩击,却只听见一声“噹!”的巨响,她右手的剑已经架住了对方然后用力反弹了回去,与此同时,她的左手已经放开了锁链,反握住了剑柄划鞘而出。

    又是一声金铁交加的炸响,如果不是老兽人眼疾手快拉了一下锁链,他已经被开膛破肚了。即便如此,圣火流星的剑锋也在他的胸甲留下了一道明显的划痕,甚至还带上了一丝灼烧的痕迹。

    老兽人发出了愤怒的吼叫,用力挥刀向莉姆的天灵盖砍去,却被少女左右交叉地举起双剑轻而易举地架住了。她再猛地一用力,便立刻将对方推开了好几米远,接着便冲向了对方中门大开的门户,剑势宛若狂风骤雨一般,一剑快过了一剑,流星和火花一般的光芒飞洒在整个地穴空间中。

    这一整套被系统命名为“星爆气流斩”的连续斩剑术,陆希已经见莉姆用过好几次了,而每一次莉姆都凭着它克服了和强敌之间的实力差距,这一次应该也不会出现意外吧。

    &又一次重重地碰撞声,老兽人一个后空翻跃到了空中,这才脱离了莉姆的攻击范围,他落在地上的时候又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体。再仔细一看,他的右胸,左边小腹,右大腿都已经见了血,铠甲上的划痕更是不计其数,看样子,这老兽人的铠甲也绝不是凡品,否则早有可能被乱刀化作肉酱了。

    当然,在面对莉姆暴风般的攻击中,老兽人除了招架竟然也做出了反击。莉姆的左肩上也受了伤,但她却浑然未知,依旧紧握着双刀,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对方的动作,似乎在准备发动下一轮的进攻。

    又是一声“呛啷”的裂响,声音不大,却依然震得附近的围观群众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瞳孔。众人定睛一看,却发现老兽人的战刀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击中,出现了触目惊心的裂痕,并且又很快扩大成了断口。

    上半截的战刀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带到了空中,盘旋了几周之后才开始落地,然后猛地一头径直插在了地上。

    &我一把剑!”失去武器的老兽人向着身后的己方军阵大喊道。

    &此为止吧。贝林!”可汗摇了摇头。

    &汗……可是这……”

    &了便是输了,又不是没有输过,只要找机会赢回来便是了。唯一所怕的。其实是输不起而已。”阿索格的语气显得非常淡然,一副大肚能容海纳百川的样子。

    嗯。姑且不论这么做人是不是显得矫情了点,但这样做事倒还算是讲究。

    老兽人用阴晴不定的表情看着面无表情的莉姆。又咬了咬牙。其实,他虽然中了对手好几剑,但拜身上这套坚实的铠甲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所赐,伤得都不算重,也不会影响战斗力,放到真正的生死战场上自然还有有得打,但他还是没有违抗主君的命令,最终还是摇着头叹着气向己方营垒走去。

    这便算是平局了吧?

    城墙上沉默了好长时间,过了好一会。才发出了一连串兴奋的欢呼声。

    莉姆在欢呼声和感谢声中走回了阵营中,还兀自保持着那种或许是可爱,或许是云淡风轻,或许是看破红尘的表情,总而言之,依旧是面无表情。

    一直到她走到疾风的身边,身形却有了一个不明显的绵软,幸好是被疾风眼疾手快地一手扶住了。

    &姆…>

    &手力量的反震……没有事的。”

    &是……”

    &正我们赢了。”

    疾风这个时候的表情应该会非常有趣吧,但好在她是背对着敌方的。否则说不准就被那兽人可汗中难得的秀才派看出一些端倪了。

    这个时候,可汗望着那座城墙默然不语。目前事态的发展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了。他早已经估算过对方的战斗力,提出的决斗请求看似公平,其实也就是个陷阱。原本的打算。也就是以最小的伤亡达成目标。可目前这诡异的平局,实在是有些超出自己的预料了。

    可汗默然不语,脾气火爆。并且刚输了一阵的老狼骑士贝林却忍不住啐了一口:“瞧这兴奋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已经赢了呢。”

    &安勿躁。父亲,我们还有底牌未出呢。”笑着安抚对方的正是刚才用长矛绊倒萝莉。轻描淡写取得胜利的狼骑士戈泰,他的性格倒是和父亲南辕北辙,更接近自家的主君,也是兽人中凤毛麟角的温和派和沉稳派。当然,疾风那方自然是不知道他们的父子关系的。

    &个绿头发的人类小姑娘很厉害。”巨汗角斗士洛萨却用淡定的口吻道。他是一个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管周围的人受不受得了。

    过了好一会,阿索格微微地摇了摇头,脸上却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丝笑意,对身后一言不发的萨满道:“下一次,还是只有请你出场了。嘿,我本来以为今天是不用麻烦到你的。”

    就如同所有的女性萨满一样,她也带着一个青铜制作的面具。只见她缓缓地点了点头,面具后传来了冷硬而缓慢的语调:“早已经准备好了。”

    看得出来,和大多数兽人激烈而火爆的性格不同,只从声音便能感觉出,这是一个性格极为冷声调的人物。而且,从阿索格略显客气的语气判断,他们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主从关系。

    青铜面具后的黄玉眼仁透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视线,在阿索格身上扫了一眼便消失了,然后,这披着一身轻便皮甲,只是在胸口和肩膀上带着金属片叶的女萨满没等到可汗发言,便大步走了出去。

    她在离城门二十米远的地方驻足,依然是缓慢而冷硬,甚至听不出任何声调起伏的声音:“我的对手是谁?”

    对方鸦雀无声。因为疾风她们已经在以最快的速度筛选起可以上场的战力,但始终决定不了。

    过了三十秒钟,女萨满又问了第二遍:“我的对手是谁?”

    她的声调依旧不存在任何起伏,似乎也没有不耐烦,当然,她也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应。

    于是,又过了三十秒,当她问了第三遍且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女萨满点了点头:“看这个样子,我是可以把你们当成弃权了。”说完这句话后,她甚至没有去理会对方的反应,便当机立断地转过身,以缓慢而悠然的姿态大步走了回去。她的步子显得有些轻快,看样子能不开打就获得胜利,对她来说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情。

    女萨满的好心情只持续了十秒钟不到,她依然没有得到来自对方城楼上的回应,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风元素的魔力集结从天顶的上空传来,从天而降。兽人萨满使用的不同体系的魔法力量,但元素感知能力也非常人所及,她猛地回过来了头,望着魔力的方向凝神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两片青色的广翼带着一个身穿法袍的人影缓缓飘落,最终落在了离自己数米远的地方。

    那身穿法袍之人裂开了笑容望着自己,露出了满口的糯米牙,随即便亮出了银亮的骑士长剑,嬉皮笑脸地喝道:“呔!兀那兽人妹纸,就让我来见个真章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