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42 兵对兵

    三十七名强者,组成三支狩猎小队,分别从三个方向切入虫群的阵线。

    也许是巧合,王大棍、满天星和岑牧分到了一个小组,尽管他们的视线没有落在自己身上,但岑牧老有一种被余光关注的感觉,岑牧觉得很无语,好奇心有时候真的挺操蛋。

    岑牧叹了口气,直接将那把天国武装的佩刀拿了出来,拿出这么一把比人身还要长的巨型武器,将王大棍和满天星吓了一跳。

    他们不由自主走上前,问道:“这就是你藏起来的秘密?”

    边说,边打量这把似刀又似剑的武器,它实在太特别了,也太出名了,以至于知情者几乎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他俩反复观摩,只是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满天星惊异道:“小岑,你真是那个和赵紫龙交手不落下风的神秘人?天国武装的拥有者?!”

    王大棍叹息道:“难怪你小子又是机甲改装师?那套机甲难道是你自己打造的?”

    岑牧无奈道:“我是,但机甲不是我造的,是机械岛的团队制造的。”

    满天星笑着摇头,说道:“行啊!你小子,难怪秦院长对你抱有期望,怎么不把装备穿出来?”

    岑牧笑道:“杀鸡焉用牛刀?”

    王大棍哈哈大笑,说道:“好,那我们就比比谁杀得更多,我加满天星,和你比。”

    前半句让人觉得豪气风云,后半句立刻掉了一地节操。

    岑牧没有回应,提刀冲入黑暗中,一人径直冲向最密集的虫群中,光弧在奔跑中点亮,虫群发现这个醒目的存在,嘶叫着一齐冲了上来,尖锐的钢铁长颚如长矛阵一般耸立。

    光刀在黑夜中划出一片光幕,第一波虫子被这一击横扫收割,岑牧不减颓势,一脚踩在虫尸上,高高跃起……

    “这家伙疯了吗?”满天星暗骂一句,冲了上来。

    光刀在空中卷出一团耀眼的圆形光华,岑牧轰然落地,身边呈辐射状倒了一圈虫尸,他半蹲在地上,微微喘息,不启动爆发,驱动这把刀,略微有些费力。

    王大棍将一头虫尸推到一旁,说道:“喂,小子!你认真了?!蓝院长都说了,不要这么拼,我们还是把比赛取消吧!省得你这个家伙又做出什么更激进的事情来。”

    岑牧摇头道:“不会,王老师,秦院长说我出工不出力,我总得表示一下,你放心,我没有那么无聊,跟你们比斩虫数量。”

    王大棍顿时语结,说道:“那你注意一点,不要冲太深了。”

    岑牧点头应允。

    随着小队持续深入虫群的阵线,岑牧发现虫群开始着手改造周围的环境,虫群在地面上遗留了许多囊泡状的物体,这种囊泡看似一种生命体,它缓缓起伏,每隔一段时间会往外分泌一种紫褐色的黏液,黏液边缘又会长出新的囊泡,如此循环反复,这种黏液十分强大,对环境没有任何苛求,无论地下是泥土、石头、地砖,它都能覆盖上去,将其包裹起来,小草被吞没,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枯萎。黏液分泌一段时间后,会渐渐凝固,变成温热、坚韧有弹性的“地毯”,它们一点一点消灭环境中人类的痕迹。

    岑牧放眼望去,微光视觉下,他可清晰分辨出数公里的黏液毯将原本美丽的学院弄得面目全非,如降临地狱。

    只见一团团奇形怪状的组织在黏液地毯上生长出来,精英小队在一丛成人身高的奇特触须面前停住了,这触须通体酱紫色,外表饱满,圆润光滑,和地面接触的部位粗若成人手臂,越来越细,尖端只有拇指大小,这触须在空中随意扭动,似乎自得其乐,也不知它在虫群的起个什么作用?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不可闻的油腻味,闻起来有点难受,但又不出哪里难受。

    众人不禁感觉有些想笑,总觉得这一丛触须长得很逗,一名灰衣执事忍不住好奇走上前,试图用手触碰。

    王大棍眉头一皱,正准备出言阻止。

    突然间,岑牧一声猛喝:“当心!大家后退!”

    这一声警示如当头棒喝,瞬间让人精神一震,心境立刻恢复清明,队友尚不及做出反应,突然间,这丛触手迎风狂涨,尖端兀然膨胀,然后,一枚枚带着锯齿的毒刺从尖端喷射出来,快如子弹……

    小队十三人,五个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呼,中招了。

    一轮喷射结束,攻击并未停止,触须的表皮皲裂,坚韧的皮膜被撕裂开,露出里边包裹一节节带着卷刺的鳞片的鞭子,这些鞭子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岑牧逆势冲上去,躲开鞭子的抽击,光刃贴地一扫而过,这一丛触须齐根被削断,粘稠的浆液喷涌而出,断须在地上如受伤的蛇,疯狂扭动翻滚,十分可怖。

    满天星和王大棍查验伤势,发现五人不同部位被毒镖扎中,两人受了两击鞭笞,伤口肿胀,呈现青紫色,局部组织逐渐变黑,剧痛无比,有人忍不住开始低声呻吟,陷入巨大的痛苦中,因痛苦而恐惧,因恐惧而手足无措,意志被瓦解。

    有人问道:“老师,怎么办?”

    满天星迟疑地看着王大棍,说道:“我们撤?”

    王大棍点头道:“只能撤。”

    岑牧突然走上来,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着通红的液体,他说道:“我这边有通用解毒剂,先涂一点吧!”

    王大棍皱眉道:“什么通用解毒剂,我怎么没听说过?治毒伤,要分辨毒素类型,对症下药,看这伤口的状况,有点像是中了溶血毒素和腐蚀毒素的作用,你这个行不行啊?”

    岑牧反问道:“你现在手里不也没药吗?不妨试试。”

    王大棍无奈道:“好吧!”

    看着岑牧随意将液体涂抹在伤口上,王大棍忍不住说道:“小岑,我怎么觉得这像血液啊?到底是什么东西?市面上从没见过?”

    岑牧解释道:“它有血液的成分。”

    王大棍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其中有个伤者说道:“老师,好像有点用,没那么疼了!”

    众人细细一看,发现乌黑发紫的伤处确实有好转的迹象,不禁欣喜起来,伤者舒了口气。

    王大棍见情况好转,说道:“走,我们回头把伤者护送到阵交战阵线,然后,你们几个把伤者护送回去。”

    满天星告诫道:“这是一个教训,虫子相关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好东西,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众人齐声应和。

    岑牧补充道:“满老师,也有一些客观原因,它散发的气味能麻痹人感知,同时,这触须还会释放一种使人镇定的脑电波,潜移默化,达到一种假装友好的心理效果,所以,还要注意不能离它们太近,见到它要不远离,要不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文 阅读完整章节!%66%65%69%73%75%7a%77%2e%63%6f%6d

    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谓谓谓谓 谓谓谓谓谓

    谓谓谓       谓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   谓  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谓谓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      谓           谓 谓

    谓  谓  谓谓                谓         谓谓   谓谓

    谓谓  谓谓 谓谓谓谓谓谓谓谓谓谓      谓       谓谓       谓谓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