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785.第1783章 叫阿淳认你做义父

    第1783章 叫阿淳认你做义父

    之后季子冉安静了许多,不管是他爬不起来的挫败感,还是白若竹说他“也挺享受的”,让他有些厌弃自己的罪恶感,都令他沉默了下来。

    他不是个不讲理的人,静下心来想想,白若竹和医圣并不欠他什么,人家也没理由非得拼了命,不顾自己和家人安危的保护他不被周珏带走,他有什么好怨恨的?

    所以白若竹之后去给他治疗,他也消停了下来,即便不说话,也没了之前那种冷嘲热讽的态度。

    到了第二天晚上,白若竹心里更加担心起来,她怕高璒找不到那位高人,又怕高璒路上耽搁的久了,阿淳那边更加危险,她一闭眼睛就会想到阿淳在血池子的画面,眼底都有了淡淡的青色。

    如果不是为了肚里的两个孩子,她逼着自己好好休息,她现在的样子一定更加的狼狈。

    就这么两天时间,她感觉好像过了一年一般。

    “谁!”外面剑七突然低喝了一声,很快是和人交手的声音,白若竹听到动静心中一紧,不是周珏来找麻烦了吧?

    不过很快剑七停了下来,朝来人抱拳,“原来是姚前辈,多有得罪了。”

    白若竹急忙出屋相迎,姚玉轩摆摆手,“我先来探个路,这就去带她过来。”

    白若竹想到太后一个人等在外面,就觉得紧张,“你快去。”

    姚玉轩一个闪身就不见了,很快带了太后过来,原来他之前就从后院进了白府,是觉得白若竹的院子暗卫太多,怕闹出不必要的误会,才让太后先在假山那边躲躲的。

    “孩子,是我连累你了。”太后一见面就拉了白若竹的手说道,“我们已经知道皇上押你进大牢的事了。”

    白若竹迎了两人进屋说话,讪笑着说:“是我自己顶撞了皇上,他也是一时气愤,这不是没事了?”

    “你这脸色怎么这么差?”姚玉轩凑过来坐下问道。

    白若竹也没隐瞒,把江奕淳的事情说了出来。姚玉轩一听脸色大变,“那桑殿疯了吧?千人生祭,他还真做的出来!”

    太后打了个哆嗦,“太恶毒了,这种人怎么能做蛮族的王,蛮族的百姓也会信服他。那小江怎么办,会不会很危险?”

    姚玉轩皱眉,“我听闻蛮族的兽宠很不同寻常,但最开始那些贵族是无法控制兽宠的,直到有位邪恶巫师发明了血咒,利用活人生祭的仪式,让那些贵族控制兽宠。”

    白若竹当初在西域的时候也听过此事,但她想想自己的小黑,说:“我在蛮族时意外得了一只兽宠,它已经认我为主了,并没有用血祭,这是为何?”

    “因为兽宠一代代发展下来,跟最早时候不同了,他们现在兽宠的后代会自动找自己认可的主人,但也因此没有最初代的兽宠那么厉害。”姚玉轩解释道。

    白若竹嘴角抖了抖,还不厉害,她目睹过大半只商队死在兽队的口中。

    “听闻蛮族不喜欢兽宠去认定平民,而且平民也没有真正驯兽的法子,他们想让一只选了主人的兽宠重新选主,也是需要血祭的,但具体怎么做我也不了解,只是前些年到处走动的时候听说的。”姚玉轩又说道。

    白若竹露出失望之色,她还以为姚玉轩能知道点克制的法子。

    “若竹,别担心,小江肯定会化险为夷的。”太后安慰她道。

    白若竹点点头,“会有办法救他的。”

    “我的事情不能再麻烦你了,我打算亲自去见皇上,我自己来说服他。”太后又开口说道。

    “不行!”白若竹立即否决,“皇上情绪很激动,甚至很生姚先生的气,你们还是先不要回宫的好。”

    太后笑笑,“我不能总软弱的不去面对,这些曰子经历的太多,我也明白了不少事情,许多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我是他娘,他是个孝顺的孩子,只要想通了也不会勉强我。”

    她说着突然板起脸,“再说了他敢,我是他娘,可是能打他的。”

    姚玉轩笑了起来,“你多少年没打过他了,现在提这个了。”

    太后脸红了起来,路上她还跟姚玉轩念叨,说记得最后一次打皇上,是她错怪了年少的皇上,以外他贪玩逃课,其实皇上是听说她夜里咳嗽,自己去御膳房给她炖冰糖梨了。结果他没经验,做到第三次才做好,就耽误了去上课的时间。

    她跟姚玉轩说那时候起,她就没再打过皇上了,因为她知道他是个孝顺又懂事的孩子,她不能太苛责了。

    白若竹看着变化这么大的太后,打心里为她高兴,但也忍不住感慨,乐嫔如果能像太后这样浴火重生该有多好。

    想到这里,她又简单的说了下乐嫔的情况,好给太后提个醒,免得太后见到乐嫔时太过吃惊。

    太后听了直叹气,“我是得陪陪雯儿,好好开导开导她。”

    姚玉轩突然说:“不如我去帮忙救小江,也好给你些时间陪他们一阵子。”

    白若竹惊讶的看向姚玉轩,“姚先生,你不能去冒险!”

    “怎么?担心我武功不够自保?”姚玉轩瞪了她一眼,“我是不能治病了,可一身武功却还在,你别小瞧了我!”

    太后在旁边笑起来,“你别错怪若竹啊,孩子也是担心你。”

    姚玉轩哼哼了两声,“你以为她自己能消停,肯定也是要去的,多个帮手也能多点安全。”

    他说着又重重叹了口气,“想当年我跟小江的爹江学瑞也算是朋友,那是个洒脱随性的人,连我都羡慕的很,只可惜后来出了事,我帮小江一把,也算帮自己晚辈了。”

    姚玉轩到现在都没孩子,他意思是把江奕淳当自家孩子看。

    白若竹吸了吸鼻子,“姚先生,以后我叫阿淳认你做义父!”

    姚玉轩大笑起来,“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家的臭小子也的叫我爷爷,不能反悔!”

    太后在旁边悄悄擦了擦眼角,她知道他这辈子都耗在等她上面了,明明知道没希望却依旧等了下去。而皇上不可能认他做义父,倒是小江那孩子不错,若竹这孩子更好,最主要他开心最好。

    太后本事不舍得姚玉轩远行,但这会儿也不想阻拦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