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856.第855章 因祸得福

    第855章 因祸得福

    白若竹见江奕淳带人离开了,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真怕事情闹大了,有人参江奕淳一本,也怕自己成了“冲冠一怒为红颜”中的红颜,但江奕淳能这样为她撑腰,她心里又甜滋滋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赛方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魏老说了一声,所有评委开始传阅学生的作品,来评定书法比赛的名次。

    好的作品会先拿出来,而白若竹的那张字就成了第一个拿出来的作品。

    白泽沛过去拍拍白若竹的肩膀,说:“小妹,回队伍坐一会儿吧。”

    白若竹点头,跟着二哥退了下去。两人路过林旭飞身旁时,还行礼谢了谢他,林旭飞急忙回礼,说:“是我应该做的,本来就说的实话。”

    等白若竹坐下后,却发现一道目光还在紧随着她,她看了过去,正好跟一名公子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那是名二十来岁的青年,也是个翩翩公子,只是个子不算高,略显瘦弱了一些。

    那名公子被白若竹撞破也不尴尬,好礼貌的朝白若竹点头笑了笑,这时一个俊俏公子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肩膀,说:“王暄,看来你也很欣赏白若竹的诗和字啊。”

    白若竹看向俊俏公子,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江南第一才子唐枫,讲过这两天的比试,白若竹也真正见识到了唐枫第一才子的威名,策论第一,棋艺第二,如今又是来参加书法,还不知道书法会得第几。

    唐枫见白若竹看他,朝白若竹微微点头,非常优雅的笑了笑,然后拉着王暄王宣朗学宫的位置走去。

    “你认识白若竹?”王暄小声说道,“她如此风骨,刚刚我都忍不住想帮她说话了,只可惜我又不在场,哪能胡乱说话。”

    唐枫笑了笑,“之前在酒楼撞见过,也确实碰到徐小姐诋毁她二哥,她三言两语就让徐小姐无法还击了,是个有意思的女子。”

    王暄吃惊的看向唐枫,“哎呦,我倒是第一次听你夸女子,她可是嫁过人了啊。”

    唐枫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单纯欣赏还不行?”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落进了白若竹的耳朵里,她嘴角微微抽了抽,能被第一才子欣赏,她是不是该受宠若惊一些?

    文院长他们又安慰了白若竹几句,让她不用跟徐盼蕊这种人一般见识,又夸了她的诗好,字也写的豪气万丈。

    被熟人一夸,白若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那诗不是她的,字也是一时气愤超常发挥的。

    很快,书法比试的结果公布了出来,第一名竟然是那个友好的对白若竹笑的瘦小少年王暄。

    “王暄是四大才子中最擅长书法的,据说他加以磨练,以后必会成为一位书法家。”白泽沛在旁边小声解释道。

    白若竹点点头,扭头问:“二哥有机会拿名次吗?”

    白泽沛突然笑了起来,“不知道啊,二哥用水写起来更好一些。”

    白若竹心头跳了一下,以前家里穷,二哥不舍得浪费纸和磨,都是用毛笔沾了水在桌子上写字的,写的多了,桌面的漆都磨掉了。

    可水到底和墨汁的密度不同,写起来的感觉也不同,这样想想,白若竹又觉得心里被刺了一下。

    台上很快宣布出第二名,是唐枫。

    远处的唐枫拍了拍王暄的肩膀,“果然书法又败给你了。”

    王暄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之后第三名是长安学宫的丁光霁,第四名则是泰安学宫的一名选手,念到第五名了,白若竹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是二哥拿到第五名。

    “第五名北隅学宫白若竹!”

    这下子白若竹傻掉了,她没有听错吧?她得了第五名?

    一瞬间,她好像觉得自己抢了二哥的机会,后悔起自己当时非得争那一口气了。

    不管是观众还是八大学宫的人都不由愣了愣,白若竹?可是她写的不是比赛规定的内容吧?

    但慑于刚刚江奕淳带来的震撼声势,谁也不敢直接提出这个疑问,还是魏老站出来说:“白若竹虽然写的不是比试要求的文字,但也是事出有因,她之前的作品被人给毁了,时间紧迫之下写了那首诗,实在让人佩服。鉴于那首诗和字都十分出色,我们评委团一致决定让她排第五名。前十名的作品晚点都会公布出来,到时候大家自己去欣赏就知道了。”

    有了德高望重的魏老说话,众人哪敢有什么意见,魏老坐下揉了揉喉咙,嘟囔道:“今天累死我老头子了,还是少管些事比较好啊。”

    众人都知道,魏老在江南德高望重,是宣朗城的名誉先生,却从来不给学生讲课,只是偶尔有比赛做个评委,但也很少说话,今天已经是破例管白若竹的事情了。

    当天的比试就到此结束了,北隅学宫今天可算是赚足了眼球,白泽沛拿了个棋艺第一,武樱一名女子竟然胜过所有二郎,拿了骑射第一,而武柏也拿了前五,书法比试虽然没有特别出彩的人,白若竹却因为这场横生的枝节,拿了第五名,甚至是一个含金量极高的第五名。

    北隅学宫众人跑去看了看贴出来的书法作品,其中也有白泽沛的作品,他是第八名,另外一个北隅书院的学生金俊锋拿了第十名。

    众人欣赏了一会儿,才上了马车,返回了住处。

    车行到半路,白若竹就看一阵马蹄急踏的声音,女子喊驾的声音格外的耳熟,她掀开车帘一看,果然是武樱骑了骏马,一脸郁色的迎面奔驰而来。

    “武樱!”白若竹叫了一声。

    武樱这才发现马车是学宫的,急忙叫马停了下来。

    “若竹,你没事就好,我听了消息想赶去为你出气……”武樱说着眼眶就红了,她是女子,知道这种事情对女子的影响,若竹是为了救她哥哥才被人诬陷的,要是有什么事,他们武家就欠白若竹太多了。

    白若竹见武樱急成了这样,心里觉得暖暖的,冲她招手,说:“没事了,赶快掉头,让我回去好好跟你讲讲怎么痛骂贱|人的。”

    护在马车旁边的晨风嘴角抽了抽,夫人,你这么说会不会太直白了点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