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30.第30章 有人造谣有人添堵

    庄户人家多大性格淳朴,尤其在后山村这种地方,村里人几乎不兴娶小妾的,而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外室比小妾还不如,不被正妻所认可,被男人偷偷摸摸的养在外面,就跟烟|花女子差不多了。

    大概白若竹对“外室”没有太强的认知概念,听了刘三媳妇的话并没有太生气,只是悄悄的离开了。

    如果换成前身,怕是没被刘三媳妇的话气死,也得冲上去跟她拼命了。

    不过白若竹是知道“外室”代表了什么,如果她被冠上“外室”的名头,她的父母、兄长都会受到影响,甚至她肚里的孩子也会从小被人瞧不起的。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若竹没打算在村里多停留,她朝回家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就碰到了方桂枝。

    “若竹,你怎么自个儿出来了?”方桂枝露出紧张之色,怕是也听到那些闲言闲语了。

    白若竹苦笑,“桂枝,你知道村里现在传的那些话吧?你要是当我是朋友,以后一有这种事情就立即告诉我,不要有什么隐瞒。”

    “我、我怕是动气。”方桂枝脸红了起来,她也不想瞒着白若竹,可是她怕白若竹气出个好歹怎么办?

    白若竹拉了方桂枝的手,语气和缓了下来,“桂枝,我不是埋怨你,就是想以后有事早点知道,我也好想对策,我现在心态不一样了,不会因为别人几句闲话就生气的。”

    方桂枝使劲的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有件事也得告诉你。”

    “哦?”白若竹觉得自己真明智,这番话说的太是时候了,不然要错过重要信息了。在前身的记忆里,方桂枝总被她娘使唤着干活跑腿,平日里出门的机会很多,加上她年纪小别人说话也不怎么避讳她,所以她常常能知道村里一些八卦事,只是她从来不进行传播,最多是偷偷告诉小姐妹白若竹一下而已。

    “是关于你大哥的,汪家好像不想跟你家结亲了。”方桂枝小心的打量着白若竹的神色,见她并没有太吃惊,急忙问:“你都知道了?”

    白若竹点点头,“刚刚偷听到我爹娘谈话了,我娘哭的挺伤心的。”她说着重重的叹了口气。

    方桂枝往常去白若竹家里,白若竹的娘待她很好,有好吃的都拿给她吃,还帮她补过衣服,所以方桂枝非常喜欢白若竹的娘,甚至不止一次想过林萍儿如果是她娘该有多好啊。

    所以此刻听到林萍儿为此落泪,方桂枝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桂枝,你还听到什么消息没?那汪家的为人到底怎么样呢?”白若竹也有自己的想法,强扭的瓜不甜,如果汪家实在不适合做亲家,早点断了也好。

    “其实汪彩月她娘人不错的,跟你娘一样特别疼女儿。所以当初才为了女儿主动提出跟你家结亲,搁一般有点身份的女方家是不肯这么做的。”方桂枝说着露出羡慕之色,她多希望有个疼自己的娘啊。

    “就是彩月姐她娘太疼她了,听到说你是外室的传言,怕你家家风不正,将来她女儿受委屈,才厚着脸皮不见你娘的。”

    白若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汪家大娘疼女儿、为女儿着想这份心是没错的,可是站在白若竹的角度,她也同样会埋怨汪家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外人说几句他们就动摇了。

    “不过我听说彩月姐他爹是不改初衷的,只是谈下聘这些事情都是妇人家出面,他也不太好插手,我昨天路过汪家,还听到他们为这事吵架来着。”方桂枝补充道。

    难怪方桂枝知道的这么清楚,白若竹微微点头,看来问题出在汪彩月的娘身上,或许她不是人不好,而是关心则乱,怕女儿将来受委屈。

    “看来只有让村里那些谣言消散,汪彩月她娘才能改变主意。”白若竹叹了口气,如果长生本人出现,谣言自然能不攻自破了,可是长生又在哪里呢?

    白若竹是第一次如此期盼长生的归来,不仅为了肚里的孩子,也为了家里的亲人。

    “就是刘三媳妇在背后乱说,不然你去找村长揭穿她,让村长为你做主!”方桂枝提议道。

    白若竹摇了摇头,“清官都难断家务事呢,何况是村长?而且我也没证据证明是刘三媳妇造谣的,更没证据证明谣言不是真的,闹到最后我也不一定能落的好。”

    方桂枝撅起了小嘴,“那怎么办呢?不能任由她到处乱说吧?”

    白若竹一时也没好办法,加上她这会身子沉了,站了半天有些累,“我先回家去了,回头想到了再跟你说,你也赶快去忙吧,别让你娘骂了。”

    方桂枝一拍脑袋,“唉呀,我得赶快走了。”说完她一溜烟的跑掉了。

    白若竹一到家就被她娘抓住训了半天,怪她不打招呼就乱跑。林萍儿还试探的问了白若竹几句,不过白若竹并不想说自己听到了爹娘的对话,林萍儿才以为女儿真的是出门透气了。

    晚上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林萍儿有些心不在焉的,话也少了许多,白若竹则悄悄去打量大哥的表情,只见大哥神色如常,应该还不知道汪家如今的态度。

    看着这样阳光、真诚、善良的大哥,白若竹心里又难受了起来。

    饭后白泽沛回屋继续读书,白若竹则在院子里散布消食,却不想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哎呦,弟妹我来看看你哪,我怕你这心里堵的慌,特意来劝劝你。”来的是白若竹的大伯娘王氏,她一进门就一嗓子喊了起来,好像生怕左邻右舍听不到她的话一样。

    这种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架势,是个人都能看明白吧?

    “大伯娘,你小点儿声,别打扰了我二哥读书,他不久就要考秀才了,旁人可不一定都知道你是大嗓门,万一再有点闲言闲语说你嫉妒我二哥,不想他考中秀才就不好听了。”白若竹在院子里,是第一个看到王氏的人。

    王氏脸色变了变,不承认自己是大嗓门吧,就是说她故意打扰白泽沛读书,让左邻右舍听到了,觉得她心胸狭窄;可如果承认自己是大嗓门吧,她可是童生娘子,不是显得她不懂规矩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