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72.天涯傲天难共存,掌控星力唯真神

    骄阳似火,秋风如刀,天诛峰上空仿佛亘古长存的黑暗终于打开了一个不大的口子,将一片同样不大的地面染成了金黄。

    李青烟望的方向当然不是凡俗五域中的魔教外宗天诛峰,而是实打实的魔教内宗。虽然同为天诛峰,但内宗与外宗所在的天诛峰,其实并不是指同一等的事物。

    在这里,每到魔教的诸多“种子”武力决斗、争夺教主继承人的位置时,才会打开一个口子让太阳的光芒照射进来,因为魔教历代教主的寿元不同,因此选择教主继承人的时间并不固定,动用法阵将阳光引入天诛峰的时间也就不固定了。

    本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理念,魔教历代的种子都为数众多,最多时多达百人,最少时也有三十人的规模,这些种子们捉对厮杀,最后选出一个最强者来继承魔教教主的位置。

    正如马庆轩所说,魔教的种种内耗只不过是上层做出的一种烟雾弹,如果没有这种“内耗”,魔教迎来的不仅仅是中域正道的全力扑杀,北域万灵教那些崇拜胡黄长马的神棍也有可能掺上一脚,一个高度统一、原教旨主义又是极度排外的教派,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势力愿意看到的,魔教如此,真神宗亦是如此。

    也正因为如此,魔教在种子晋升圣子的战斗中,不会有长老将自己的偏袒放在明处,哪一位长老支持哪些个种子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问题,至于最后的胜出者会得到魔教的几成权力还是要看自己的造化的。在魔教算不得多久的历史上。新任教主被原来的长老们架空的例子比比皆是。

    这一届的种子晋升战斗,或许是魔教历史上最诡异的一场,人数明明达到了五十七人,但截止到现在上场比武的也不过是十二人而已,而按照魔教的规定,在这个时候还不下场比赛的,将自动丧失“种子”的身份。失去成为教主的可能。

    获胜的六人站在阳光之下,脸上的表情似忧伤似欣喜,复杂无比,完全不是即将成为魔教教主继承人的那种狂喜,因为他们都知道,真正的竞争者还没有出手,断天涯、杜傲天,那两个人才是真正的高手,而他们仅仅是上来露个脸捡个便宜而已。

    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断、杜二人两败俱伤。然后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至于正面和两个人硬抗,那是找死的行为,即使他们之中也有两个人达到了凝丹期,初步凝聚了内天地。

    万众瞩目下,一袭紫衫的杜傲天踏入了阳光的范围。稍稍带着些邪气的俊逸面庞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英气逼人。身后巨大的奇形战刀在金色的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辉。

    “你终究还是没有沉住气啊。”断天涯的声音传来,平平淡淡,没有一点感情,却似乎是在教导自己的后辈,高手对决,就是要抓住对方所有的弱点,掌控一切的时机,比如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战斗,断天涯已经开始试图影响杜傲天的心境。

    杜傲天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右手轻轻抚摸着背后的刀柄,回答道:“本座走的就是刚猛的路子,可不会使些下作的小手段,免得贻笑大方。倒是你,想派些炮灰上来消耗本座一番,可要抓紧时间了。”

    明朝暗讽,杜傲天用的也算是纯熟了,每走一步,他的气势便会拔高三分,待到了场地中央站定时,他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的水准,即便没有真炁外放,即便没有内天地波动,他依旧彰显出了无比的霸气,宛若一所山峰一般,屹立当场。

    断天涯幽幽地叹了口气:“唉,对手是自己想象出来的,看来你的心里很是阴暗啊,放心吧,那些下作的事情只会出现在你的脑袋里,和本座没有半点关系。”

    话音刚落,一袭白衫的断天涯已经出现在了场中,不同于杜傲天的杀气冲天,断天涯的气势飘飘渺渺,让人抓不住头绪,但在杜傲天的面前,却是丝毫不落下风,他同样别着一柄刀,却是一柄最常见的厚背鬼头刀。

    坐在观战台上的马庆轩突然睁开了昏昏欲睡的眼睛,淡淡地说道:“别啰嗦了,开始吧。”

    那个“吧”字刚落,场中的双方同时动了,一紫一白两道身影化作两道流光,在场内飞速地移动着,两柄战刀不断地碰撞着,传出一声声闷雷一般的声音。

    双方都没有真炁外放,但造成的声势却绝不是简单的真炁外放能够达到的,两人都已经在力量的控制上达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真炁蕴藏于刀中,甚至是刀上的一个点上,含而不发,造成的攻击力极其恐怖。

    场外战力的六名种子面色苍白,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梢鬓角滑落,在阳光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他们看得分明,场中两人的战斗技巧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招式步伐看似简单,但每一步、每一刀都恰到好处,既可以将自己的攻击力完全释放,又能够节省最多的真炁。

    四名化液期巅峰的种子伸手擦了擦汗水,向着高台上的马庆轩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直接离场,能够成为魔教的种子,基本上没有几个是笨蛋的,这种恐怖的战斗技术加上大境界的压制,即便两人真个两败俱伤,也不是他们能够捡便宜的。

    马庆轩微不可查地点点头,也不知是对场中两人的战斗感到满意还是对这四个人的识时务感到满意,倒是他身边的近侍回头吩咐了两句,四个仆人分别追了下去。

    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杜傲天原本的气势依旧在不断地拔升,如果说最初是巍峨的山岳,那么此刻就是汹涌的大海,动中有静,静中含动,仿佛只要断天涯一次失神,就能将对方彻底吞噬。

    而断天涯的气势则越发的飘渺了起来,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冈,任凭杜傲天如何压迫,他的气势依旧是恒定不变,让人难以捉摸,只不过他掌中的刀招式越发的诡异了,一柄应该大开大合的厚背鬼头刀不断斩出诡秘得有些玄奥的招式,怎么看怎么让人难受。

    一击过后,两人同时推开,都在看着对方,脸上都是诡秘的微笑,不同的是杜傲天的诡笑上带着些邪气和霸气,而断天涯的诡笑上则带着一点淡然。

    “我已经派人向北方的秀云求亲了。”断天涯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场外一片哗然,秀云是圣女,圣女只有圣子才能娶到手,断天涯这般说辞岂不是证明了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杜傲天摇摇头,知道对方这是在试探自己,也是在打击自己的信心,让自己唤起对碧秀的回忆进而乱了心境,他邪笑一声说道:“去了也是白去。”

    这句话和杜傲天平日里说话的语气并无任何的不同,但是观战的众人去不由得心头一跳,就像是杜傲天言出法随一般,让人忍不住信服于他。

    断天涯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刚刚要开口说话,就见杜傲天的身上腾起一层的真炁,整个人宛若一柄紫色的重刀,高高跃起,向着断天涯狠狠地斩了下去!

    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从杜傲天的身上爆发出来,如同长鲸吸水一般,他身周百丈内的天地元炁被一口吞下,甚至在一刹那之间形成了一个灰色的空间,马庆轩的眼睛终于睁开了,精光迸现:“双脉秘典原来还有这般效果?!”

    断天涯看见杜傲天出招的瞬间就知道不好,他的心境居然被杜傲天的一句话所影响?放在平时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此刻外界的天地元炁已经被杜傲天一口吞下,四周的天地元炁虽然不断地向这里灌下,但想要恢复原本的水准怎么也要三个呼吸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杜傲天斩下十刀!

    面对杜傲天这有着裹天携地的一刀,断天涯猛然大喝一声,体表一层黑色的光辉轰然扩散,里面隐约可见太阴太阳两颗巨大的光点,各自散发着阴冷、灼热的力量,此外还有无数个细小的光点慢慢闪烁。

    “星力,居然是星力!”马庆轩猛然站立起来,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些光点代表什么,但他作为魔教的长老,又怎能不了解其中的秘密?就在他打算叫停的时候,杜傲天同样发出一声爆喝,内天地同样外放!

    比起断天涯的内天地,杜傲天的内天地就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但其中散发出来的波动却仿佛一柄无坚不摧的钢刀,在气势上丝毫不弱于对方。

    两人硬碰硬地撞到了一起,却没有一丝一毫真炁的波动,因为附近所有的天地元炁都被杜傲天吸光,而两人硬拼时产生的波动,则被内天地直接掩盖掉。

    事到如今,两人已经从真炁的比拼升级到内天地的比拼,这可以说是全方位的比拼,而内天地的互相吞噬从来都是凶险异常的,一个闪失就足以万劫不复!(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