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186.全凭心性入其中,经书之路是为经

    过了这些丹房之后,林浩宇发现前面就是一处庭院,这也是一片丹房的集中区域,而且看起来就和刚刚的丹房不同,单单是庭院的规格和丹房的大小,就比方才那个大了三倍有余。

    这边也没有阵法防御,不过林浩宇也不敢大意,他紧紧的握紧了手上的蛇麟剑,接着就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间丹房走去。这些地方乃是那些强大的修士前辈的住所,哪怕外面没有阵法,在这丹房之内会有些什么,那可说不定的。

    林浩宇进了丹房,倒没有遭到什么袭击,可还未等他松口气,就见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只一瞬间,就化作了一片血与火的世界,充满戾气的嘶吼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充斥着压迫感,令林浩宇只感觉心脏一阵抽搐。

    “这里是幻境还是……”

    饶是林浩宇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也是吓了一跳,这周围的环境很是诡异,自己所感觉到的气息又是如此真实,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判断这里的到底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还是一个单纯的幻境。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灼热的气息由鼻腔直入肺中,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但林浩宇总感觉有些不对的地方,却总也说不出来。这地方若是真实之地,那自己一定是中了类似移形换影之类的法术,或者这个丹房之中本就自成一方小世界,若这地方是虚妄,那就需要找到破阵之法。

    “但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使用移形换影法术。或者在这地方造出一方天地。这人的修为定然超凡,但放在这个地方的可能性就太小了,那么……”

    念及至此,林浩宇吐出了一口浊气,迈开脚步,朝着前面走去。

    “嗷——吼!”

    一声兽吼在林浩宇的耳旁响起,一头野兽从路边冲出。向着林浩宇恶狠狠地扑了下来,这是一头与豹子相仿的妖兽,长着一支独角,浑身闪耀着黑红色的火光,端的是凶神恶煞,林浩宇甚至都能感受到他口中的恶臭!

    但林浩宇对这一切恍若未闻,连握着蛇麟剑的手都没有动一下,依旧笔直的向前走去,仿佛这豹子完全不存在一般。

    这头豹子如同幻影一样从林浩宇的身体内穿过。落入土中消失不见。

    从豹子出现到消失,林浩宇都完全不为所动,无数的豺狼虎豹不断显现,紧接着便向着他扑击而来,可他依然视之无物。当踏出第八十一步时,眼前的景色一阵波动扭曲。周围的环境顿时变化。幻影渐渐的消失,周围的空气归于平静,那方天地也完全的消失,变成了之前丹房的景象,而林浩宇所在的位置,距离门口也不过一步之遥而已。

    “啧,你小子还真够聪明的,这竟然就被你破掉了阵法,我还以为你要栽跟头了呢。”玉佩见林浩宇回过神来,也是啧叹了一声。

    “若这地方是真实的话。此处丹房的主人定然有超凡入圣般的实力,但我觉得这不太可能,而且此处乃是丹房,卢新明又非是魔教,何至于如此大费周折布下凶险无解的杀阵,故而我判断此处应当是幻景。”林浩宇解释道。

    听了林浩宇的话,玉佩不再言语,而林浩宇又问:“如果我刚才没有看破它的本质,选择了防守回击,会怎么样?”

    玉佩并没有回答林浩宇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何为炁?”

    林浩宇思索了片刻,才答道:“若亡若存。”

    嗯了一声,玉佩说道:“这阵法用的便是这若亡若存之感,你若觉得他是真实,那么这里便是真正的修罗地狱;你若认为这里的一切是虚幻,那么就像刚才一样。卢新明虽是散修,传的却是某个地仙的法,对于空间、虚实、人心的把握很有独到之处,这里虽只是他弟子的丹房,也不容小视。”

    林浩宇点点头,便开始打量屋里的陈设。这间丹房看过去很简朴的模样,一张云床,一张茶桌,两个储物的柜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茶桌上摆着一套茶具,上面的茶水还在冒着腾腾热气。

    那套茶具虽说雕刻精细,但也只是做工好罢了,世俗之中或许有些价值,但没有丝毫灵气的物件对于林浩宇而言没有任何的用途。林浩宇很快将目光转过,落在一旁的书架上,这里的东西虽然不会有藏经阁丰富,但道士的私藏却不会太少。

    目光流转间,一本本书的名字映入眼帘,《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太上感应篇》、《道德经》……大部分都是些经典,并没有想象中的满书柜神通术法之类秘籍的情况。

    林浩宇在这搜索,那边的玉佩又开始碎嘴,他叹息道:“卢新明能够拔宅飞升,果然不是机缘巧合啊,门人弟子首重经典修心,自然道心稳固了。神通术法要那么多干嘛?精熟几样便是了,驳杂不精又有何用!”

    听得玉佩的话,林浩宇也随手取下一本《黄庭经》翻开,接着就见经书的空白处密密麻麻地记着房间主人所写的注解,并不时出现改动的痕迹,显然是后续又添加了自己新的感悟。

    林浩宇倒霉觉得失望,他脑中想到的是自己此前所见的那些道人,那些功利之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与卢新明的弟子相提并论,他叹道:“或许这些才应该是一个道士的立足之本、一个法脉的真正传承吧!”

    玉佩没有说话,林浩宇也不需要他的回答,现在他只需要一个听众静静听他的感悟就好。

    “道门典籍,八大神咒看似传播广泛,但能真正理解的又有几人?”

    林浩宇借着心灯之力,动用了一番金光神咒、净天地神咒,便被一群凝丹期的前辈惊呼“道家嫡传,玄门正宗”,但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任何一个上过表的居士都能够动用的么?

    林浩宇打开了自己新得的那个百宝囊,将这一书柜的典籍统统塞了进去,可就在他收起最后一本书的时候,书后的柜子突然一阵摇晃,露出一个小暗格来,林浩宇转头看去,就见里面放着一本蓝色的秘籍和一张简短的信笺。

    伸手拾起信笺,林浩宇开始阅读,上面写的都是些蝇头小篆,工工整整之中却透着一股锐气,显然写信之人的对于“字”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这一封信中的文字展现的是对方的修为与感悟。

    “老道于成玉,有幸于古稀之年际遇真师,随仙师上新下明卢道长修行,奈何资质有限,终我一生也只在元婴期再难进步,相较而言在经典上颇有成就,今仙师拔宅飞升在即,老道不忍自己百余年苦工断了传承,故留下典籍以送后人。

    “老道平生不擅争斗,唯喜读书,所会争斗之法不过灵符一册,书之可唤地水火风,略有神异之意,小友既然有钻研经典之意,想必不会用贫道这术法胡作非为。”

    读完这封信,玉佩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我逼迫你抄经,就是因为那些经书就是最基础,也是最有用的东西。”

    林浩宇听到玉佩的话,不由得咧了咧嘴:“可你连点感悟的时间都不给我,都不让我有空思索!”

    “嘁,还敢顶嘴!”玉佩本还想教训林浩宇,可这地方显然不合适,他只好说道:“回去再和你算账,咱们现在继续去寻宝啊!”

    林浩宇点点头,接着拾起那本秘籍,连同这封信笺一同放进百宝囊,而后对着桌边的椅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这才走出门去。

    玉佩见他有此番做派,笑着说道:“还算有些敬畏之心,若是别人……”

    玉佩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不远处的一间丹房中传来惨呼,林浩宇抬头望去,就见一个穿着深黑色长袍的男子捂着滴血的断臂,从那间单方中逃了出来,从那断臂的伤口处看,应该是一门极其霸道的唤风功法。

    而由这声惨叫声为,这边的丹房中陆陆续续传出阵阵惨叫……

    “嘿嘿,若是你刚刚稍有不注意,怕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玉佩在旁边幸灾乐祸。

    很显然,这里的修士修为更高,离卢新明的关系也更为亲近,能够获悉他即将拔宅飞升,或多或少都有时间留下自己的传承遗泽。

    但是这些传承并不是菜地里的大白菜,必定会留下一些机关或者阵法守护,或是考验他们这些后辈的心性,或是单纯地看看这些后来人有没有敬畏之心,如今修道界风气日渐浮躁,这些修士之中,心存敬畏的人少,目无余子之辈众多,在这时候他们自然是纷纷中招。

    正如玉佩所说,若是林浩宇刚刚大大咧咧的出门就走,当他到了门口的时候,之前的那个幻阵就会再次显化,并将他困住。而等到了那个时候,幻阵就不会如同之前这样温文尔雅,他在幻阵里面肯定会被那些猛兽袭击,虽然命不致死,但肯定会有一阵好受,而他刚刚得到的传承之物,也都会化为灰灰……(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