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第39章:流言蜚语

    “没关系了!”他处理事情的时候,看上去瞒成熟的,可他的内心其实还是单纯的。

    他会怎样负责呢,我还真有点好奇,是给一笔钱,还是直接结婚呢。但这个问题,我没好意思问。

    心想,要是遇到存心使坏,想敲诈他一笔,或是想赖上他的女人,那他就倒霉了。

    我象一个姐姐一样叮嘱他道:“以后你可真要小心了,酒量不行就适可而止吗。

    不要轻易就说要对谁负责,要先搞清楚事实的真相再做打算,万一遇到坏人,那你岂不是要吃亏了!”

    “知道了!”他低声道。

    “你换衣服吧,我先出去了。”我笑着冲他摆了摆手。

    “等我一下,我正好也要去趟公司!”他象是怕我先走了,撇下他一个人。

    “好的!”我说完后,打电话叫了两份早餐,估计服务生很快就会送过来。

    早餐才刚送来,秦思政也把自己收拾好了,脸上挂着一丝疲惫,却也恢复了从前的清爽、干净。

    他忽然靠过来,抓起我的手问:“你的手为什么伤得这么严重?是小彤弄伤你的吗?”

    “当然不是,你这个哥哥,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的妹妹呢!”理论上他是我弟弟,心里清楚的很,可还是感到很紧张。

    轻轻将手抽回,嘻嘻笑道,“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根本就不严重,伤口很浅的。”

    他也觉出自己的失态,撤开跟我的距离说:“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这样吧,回头我拿盒药给你,预防疤痕的效果很好的,我自己也用过。”

    “不用了,我去看过医生了,我对自己的手还是很重视的。我已经有了上好的药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倒是你妹妹,她人怎么样了呢?”

    “她还好,那点伤对她不算什么,她早就习惯了。”他回答。

    早就习惯了是什么意思,秦思彤经常跟人家打架吗,为什么感觉,她象是个流浪的少女,都没有人管她一样。

    上次在医院,自己差点误会了她,现在关于她打架的原因,暂时还是不要告诉秦思政了,等弄清楚事实再说吧。

    秦思政这家伙,心还是瞒细的,将来对女朋友,  *看*书?网言情kanshu*com 一定是呵护有加的。

    他也用过预防疤痕的药,证明他也受过伤,可他素日独来独往的,会跟谁发生冲突呢。不管怎么说,这小子还挺臭美的,居然很在意会不会留下疤痕。

    用完早餐,我们一起下楼,准备去公司。在酒店的大厅里,秦思政遇到了两个熟悉的人,他简单寒碜了两句。

    拽英文,又是拽英文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为什么都喜欢拽英文呢。

    同秦思政打招呼的那两个看似风度翩翩的男人,也是满口的英文,有没有搞错,这里是中国。神奇的是,他们拽的英文,我竟然能全部听懂。

    他们在好奇,我是秦思政的什么人。一个说是女朋友,另一个则说,不可能,一定是姐姐或佣人,因为秦思政喜欢的是男人。

    抬头看了一眼秦思政,他的脸色灰沉,整个人一下子萎靡不振,加快了步伐,象是逃避着什么。

    这一下碰触了我的神经,我不管他是否真的有性取向问题,看到他被人取笑,我心里就很不舒服。

    上前一步,挎上了他的胳膊,故作亲密的姿态。回头扫了一眼,那两个目瞪口呆的男人,我还特意冲他们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在内心却严重鄙视他们,喜欢议论别人的男人,是最无聊,最没品的。

    他一愣,可能被我突然的举动吓到了,我捏了一下他的胳膊,在他耳边小声鼓励他说:“挺起胸膛,有我护着你呢!”

    他感激地冲我挤出一个笑容,却掩饰不住忧郁的神情。

    这样的流言蜚语,我听到的就有两次了,难怪秦思政总是一副忧郁的神情,谣言杀死人啊!

    别人一说,他就马上不自信起来,逃避,不愿意接受。证明他内心深处是很排斥的,或许那些真的只是谣言。

    他误以为我们发生了什么,说要对我负责,让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性取向有问题的人,应该不会想到要对一个女人负责吧,因为他自己就知道,根本不可能会发生什么。

    坐进他的兰博基尼,他并没有着急发动车子,垂头丧气地对我说:“他们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

    我打断了他,不以为然地说:“那些个添油加醋的搬弄是非的人,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较真又不值得,不予理睬,又象踩了狗屎一样腻歪。

    算了,就当是踩了狗屎吧!”

    “谢谢你!”他真诚地说。我的鼓励与认可,象是给了他勇气,他放松了很多,嘴角翘起了好看的弧度,微微一笑。

    好像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我与他总能心照不宣。

    终于我也帮了他一回,心里有种满足感,这种感觉让我很快乐。

    自从来到这座城市,我似乎就与快乐无缘了,每天都精神紧绷着,甚至有时候很压抑。只有这一秒,我拥有了难得的快乐。

    “要我说这个女人,真是既可怜又可悲,得不偿失啊!”

    跟grace走的最近的一个女人,平时大家都叫她莉亚,她莫名其妙地发起了感慨道。

    “当一个二线的小明星其实也挺好的,非要去招惹那些有钱人,把命都搭上了吧!”

    “莉亚!那是去年的新闻吧,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grace不屑地说。

    “grace!你自己看吗,这不是一周年了,居然在网上还有人追悼她啊!”

    莉亚习惯性的用舌尖添了一下嘴唇,她的嘴唇很性感,添嘴唇应该也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

    “obsolete!这种事多了去了,死后出名的也不止她一个!”grace眼睛一亮,突然来神了一样继续说。

    “你们听说没有,包养她的人就是弘丰的董事长邵世安,传说,她是被邵世安的老婆,那个母夜叉给逼死的!”

    听了是感到有点意外,邵世安居然还包养过一个二线明星!难怪邵宗耀总怀疑他跟自己……原来是有前科啊。

    邵世安的老婆,也就是邵宗耀的妈,听她们这样说,好像很厉害啊!

    “传说是听过啊,可谁知是真是假啊,这种事没有证据不好说的!”另外一个同事,忍不住接上一句。

    “有证据又能怎么样,她是自杀又不是他杀。就算逼死人会犯法,可人家是有钱人,钱可以买平一切的!”莉亚不满地说。

    有钱,是比较好办事一点,但另一个同事说的也有道理,没有证据不好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