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二一五 最终的抉择

    她打开了禁制,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看见那熟悉的青衫,却是扬唇一笑,没想到兰唯晨这时候居然来找她了!

    松音让开一条通道,让兰唯晨进来,进来后又有些庆幸,幸好刚刚把小龟收进去了,要是被师兄见到了,指不定还会生出什么事情来呢?

    兰唯晨或许是和松音的关系近了,看着松音这间暂时安顿的洞府,不甚满意地摇了摇头,对着松音道:“这洞府也太寒酸了些,过两天我带你去找一间好的。”

    松音有些无语,对于她来说,她对洞府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只要求有个安身之处便可,对于洞府的一些装饰什么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而且平心而论,这间洞府也算不上很差劲呀!她环顾四周,东西一应俱全,休息用的石床,梳洗用的柜台,还有几个蒲团,足够一个修士使用了,更别谈这瑶池丰沛的灵力了。

    见到松音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兰唯晨撇了撇嘴,更是打定主意要给松音挑一间好的。不过他眼角瞥到了桌上摆放着的玉简,随手拿起,查看了一下,问道:“这瑶池的内容你都看了么?”说罢又顿了顿,看了一眼松音,见到松音无可奈何的眼神也是摸了摸鼻子,他怎么就把这玉简里的内容给忘了呢?这后半部分的内容皆是以上古文字写成的,不要说松音了,就连很多瑶池弟子都未必能够读懂,他干笑一声,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块玉简,把它往松音手里一塞,道:“这里面是一些文字的对照图,这玉简里的东西很重要,尤其是后半部分,一定要仔细阅读。”

    见到兰唯晨这么郑重,有了前车之鉴的松音连忙点头,还以为里面又藏着什么秘密呢?又唠嗑了一会儿,松音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师兄,今天你怎么会来?”

    兰唯晨顿了顿,用一根手指头撑着脑袋,斜看着松音,道:“对于瑶池四脉,你有什么想法么?或者说……你想好了如哪一脉了么?”

    他这么一问,松音有些踌躇,说实在,她还真没有什么想法,玉简中的一些资料,虽然说将四脉都介绍了个遍,可是她是个门外汉,对于这些官方化的内容实在是没有什么判断力,而且就单凭玉简上的内容,没有更深入的讲解,她在短时间内是做不出什么决定的。

    兰唯晨也不需要问,看着松音的脸色就知道了她是什么意思,刚想摸摸她的头发,但是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她现在可是一个大姑娘了,不是小时候那个孩子了,从前的两个小包包也变成了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

    他定了定神,在脑中组织了一遍想要说的话,道:“瑶池四脉,虽说在偏重点上有所不同,但是除了这偏重点外,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了。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很重要,在下界,很多门派中弟子会相互提防,相互陷害,为的只是那点资源,而在瑶池中,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出现,一点出现了这种陷害同门的事情发现,弟子就要立刻被剥离灵根,逐出瑶池,流放下界。”

    松音一惊,没想到在瑶池居然还有这等的规矩,在下界的时候,虽说她知道外面的修真界十分险恶,但身处大衍门中也没有遇上什么大事儿,可是外面的一些事情也没有少听,经常就能在坊市的茶楼中听说哪个门派的弟子互相残杀就是为了几株灵植,到了第二天又听到什么哪个门派的弟子为了争夺几块灵石弄得两败俱伤。

    兰唯晨给松音说了瑶池的一些禁制后,让她仔细记住,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就是十分重要的了,关于四脉一些详细的消息。

    “黑海的众多弟子都是练体为主,对于道修并不是那么欢迎,他们都是从小开始练体,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每个人的身体都堪比上品灵器,想要破掉他们的防御,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黑海中男修居多,女修在数量上反倒是少了许多。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一旦有女修进入黑海,成为黑海的一员,那些想女人想疯了的弟子还不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说罢还斜眼睨了一眼松音,似乎是说让松音去试试。

    一脸黑线的松音,赶紧摇摇头,否决了这个念头。这黑海既然是以练体著长,而她出身自大衍门,在大衍门可没有什么擅长体修的修士,而且她的资料肯定都掌握在瑶池手里,到时候她要是冷不丁地去了黑海,她该怎么解释自己的练体,而且黑海的人未必欢迎一个看似连练体都没有的女修,她又何必自找没趣呢?

    见到松音摇头,兰唯晨也不生气,笑眯眯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轻抿了一口,润润喉,接着道:“瑶池长门虽说占着一个‘长’字,可是这只是一个名称上的称谓而已,在长门,并不在意你是道修还是体修,它投注最多的还是一些副业上的锻炼,在长门中有着众多的副业,甚至不乏一些已经在下界销声匿迹的东西,像一些什么炼丹符箓阵法炼器之类的,更是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停了下来,给松音一个思考的时间。

    可是松音想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在想,这长门的副业如此之多,那她以后的一些特殊丹药不就有着落了?兰唯晨见她出神的时间有些长了,不由得轻咳一声,他倒不是担心松音去了长门,一他对松音的了解,她或许对一些副业感兴趣,但是绝对不会让这个成为她选择的关键。

    松音回过神后,赶紧朝他笑了笑,示意他接着说。兰唯晨却不知为何停了一下才开口道:“剩下的青鸾一脉与我兰氏一脉,有些相像,我们均属于道修一脉,但是偏重点也是不同的,青鸾更注重对于法术的使用与创新,他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复原从前遗失的一些阵法,而且也很经常对于从前的法术进行改良,我们瑶池里很多的实用小法术都出自他们之手。而我兰氏一族,则是更偏重功法的修炼,我们认为功法乃是修炼之本,越好的功法对于修士的基础也越好,只有打好了基础,才能谈得上进阶迅速而平稳。最为关键的是,在兰氏一族,对于灵根并不如下界那般看重。”

    说完后又给自己添了一大杯茶,让松音好好想清楚。对于青鸾一脉,松音反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感受,主要是五行真诀最后一大部分还有一堆的法术她连见都没有见过,更别提还有不少已经学习了但是还不甚精通的法决了,这么多数量的法决已经把她压得喘不过气了,要是再加上青鸾一脉……松音撇撇嘴,果断了结了这个念头。

    但是,这么说来,不就剩下兰氏一脉了么?松音眼珠子转了几转,又把目光投放到了兰唯晨的脸上,被他一挑眉,又立刻把目光游移到了其他地方去。

    “怎么样,想出了去哪儿了么?”兰唯晨喝完了茶,舒舒服服地喟叹一声,不过看松音那样子也知道了她在想些什么。

    松音咬咬唇,道:“师兄……你看,我可是你师妹,你可不能就这么不理我。”

    兰唯晨笑得一脸开心,轻咳了一声道:“这是自然,我要是不照顾你还有谁能照顾你。”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兰唯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先离开,让松音好好休息一番,却被松音拦下了,看着她手中的那块碧色的玉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瞧他这记xing,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这些天兰唯初已经在旁敲侧击让他把玉牌拿出来了,毕竟这可是相当重要的信物,要是弄丢了……元奉真人应该会从闭关里气醒过来的。

    送走了兰唯晨,松音把小龟带出来,准备听听它的意见,没想到小龟一撅屁股,直接掉了个头,用尾巴对着松音,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松音有些奇怪,挠挠头,这两天她可没有得罪它,它这是怎么了?

    “你这不是都已经下了决定了么,干嘛还问我啊!”说完还赠送了好几个白眼,小龟自顾自摇晃着小尾巴,还把爪子伸到跟前,用那绿豆般大小的眼睛看着,似乎要在上面看出一朵花来。

    松音一窒,刚刚师兄来的时候,她只顾着听师兄说那些关于瑶池四脉的话了,一时没能顾得上小龟,现在都已经决定了才想起它,难免干笑了几声,不过最近自己确实有些不顾它的意见了,小龟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冷不丁这么被松音这么一丢,心里能舒坦才叫怪了。

    但是松音还是要把它给哄好的,进阶后的小龟或许真的是长大了,从前一小瓶就能搞定的麒麟丹现在要足足两大瓶才能摆平,外加无数的不平等条约,一切事情都要和它商量才行,总而言之,小龟就是不想脱离与松音的生活之外。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松音是早早就做出了抉择,所以没有一点心理压力,很是自在地过了两天,但是其他人就不是那么舒坦了,各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比对着各脉的一些特点,想着哪一个适合自己,等到了选择的那一天,松音是神清气爽,剩下的四人虽然不说是很萎靡,但是至少在眉目间多了几份的忐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