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60

    (“帝……唔。”)

    幻姬身子赫然一颤,心口痛得她眼泪瞬间就冲上了眼眶。太痛了。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他的忽然飞身而至;他忽然落下来的吻;她来不及喊出来的呼唤;她急不及防的剧痛;所有的,让她没有思考的机会,近乎是在同一个瞬间发生一样,甚至连他唇瓣的离开她都没想到会那么快。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只是四目相对,一眼胜了千言,她看到他眼底的心疼和歉意,若非实在疼的太厉害需要默静心诀来缓和疼痛,她很想仔仔细细的研读他眼中的歉疚,那是她以为绝对不会出现在帝尊眼中的东西。

    自责忽然飞下来亲了她一下让她忍受痛楚吗吨?

    用静心决将心口的剧痛抚消后,不待千离说话,幻姬得了他的先头说道:“你好些天不让我亲你了。级”

    她的声音十分轻盈柔软,如蚕丝绕着他的心房,一根一根,一层一层,每一缕的温柔他都感受得到,尤其她说话的口气带着淡淡的撒娇和嗔怪,仿佛因为没能亲到他而受到了颇大的委屈。

    幻姬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忽然间,她一把勾下千离的脖子,踮起脚尖迎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他突然飞下来绝对不会只是为了亲自己一下,她晓得他是怕她痛才不敢吻下去,可他却不晓得,比起好几天没有跟他亲近,看着他想亲昵自己却碍于她的身体不能碰她,她更愿意的是为他承受那些痛苦。有些痛苦可以忍受,而有些痛苦她却不愿意忍受。比如,只能看着他,而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被幻姬吻上的千离抬起手试图将她推开,并非不想,而是不能。可她的决心比他的坚持更强烈,仿佛真的是在埋怨他几天来都没有让她亲一般,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放开,心口再多的疼痛她都不管,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将自己的丁香小舌义无反顾往他唇齿内钻……

    坚决不放的力道里,他第一次感受她没有隐藏的感情。

    比起不能跟他在一起,她宁愿选择肉身上的至痛。

    放在幻姬手臂上想拉开她的手松开了,两条长臂将她纤细的身体紧紧的圈揽入怀,唇内灵活的舌很快回应她的吻,那般热情,那般缠绵……

    幻姬想,是不是有一种爱情的味道叫痛并快乐着。如果以后与他所有的亲热都必须在剧痛的基础上,她想,自己应该会痛着痛着就习惯了,而与他的所有事情,不论大小,她都不想不做。

    天火炉内的宠服看着千离和幻姬,他赫然出现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还有一线生机,没想到下一瞬发生的事情让她说不出话来。对旁人冷若冰霜的帝尊,竟然会在众人的面前不顾身份的亲吻幻姬,而她想,他之所以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不过是因为幻姬刚才那句——

    我爱他!

    她的爱,他稀罕!甚至是太稀罕!

    杀兽的珑婉没注意那么多,一心只想帮幻姬能尽快处理好眼前的事情,地霸虎的人情,她需要还。而舞倾则没有自己九姐姐那么专心致志,偏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幻姬的身边,定睛一看,发现是千离,目光便控制不住的朝他瞟着,将他俩人发生的事情尽收眼中后,惊讶的站在原地,忘记了灭恶灵。

    帝尊和幻姬殿下竟然……

    和百足穷奇在天上斗得战况激烈的麒麟抽空看了眼仙灵皇宫这边,原本在天空上一副‘你们就是都死光了本尊也只会在旁边袖手旁观’的白衣男人不见了?出手了?麒麟在皇宫的地上找到了千离的身影,和魔兽斗过数十招后钻了空子细细一看。

    什么!

    麒麟在内心大呼,千小离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啊!满天满地的人都在这边打架打得热火朝天水深火热的,你竟然在一堆混战的人之中当众亲你媳妇儿,你是想刺激谁呢!谈情说爱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吧!有这么闲情逸致怎么不过来搭他一把手,尽快将这头难缠的畜生灭掉啊。

    百足穷奇见到地霸虎被灭,正觉得它无用,不想却见到仙灵皇宫那团儿有人能一扫灭尽方圆十里的恶灵,如此高深的修为,若是能汲取他的仙力,岂不是能让它的力量登峰造极。一时,百足穷奇释放出来的力量增强数倍,麒麟不得不更加上心对付它,再不敢分神去看某个让他很想上去踹一脚的男人。

    远处的恶兽恶灵再度涌过来,仙灵女子和西海的将士们不敢掉以轻心的迎敌,混战的中心却是一片金色的光芒,千离身周的仙泽将幻姬笼罩其中,免受任何伤害。绝断外界,却是解不了她体内的噬心之痛。

    痛的太深,涌满幻姬眼眶的眼泪禁

    不住流出了她紧闭的眼眶。泪水滑过她的脸庞,沁入两人的唇中。

    尝到幻姬的眼泪,千离果断的结束俩人的深吻,一只手捧着她的脸,眼底满满的心疼。

    看着千离的双眼,幻姬忽然觉得心口不是那么痛,那份他给的甜蜜让她觉得再痛都值得了。他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很多时候如果不与他朝夕相处,一般不会看出他的情绪,除非他有意让别人看出来。例如,对她微微蹙眉,她便晓得他在不高兴。而此时,她能清晰的从他眼中看到浓浓的怜爱,不管是他情不自禁还是他有意让她晓得他的情感,她都高兴。不管她的爱情方式是怎样,看到自己心上人能如此怜惜自己,她如何不高兴呢。

    “我……”

    千离的话没有说完,幻姬伸出手指轻轻封住了他的唇。

    “听说我。”

    幻姬放下自己的手,忍住心口的疼痛,声音慢慢的,轻轻的,“不要管我的疼痛。再痛,也有过去的时候。可我们的爱,在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事,不能等,不能错过。我不想因为我的身体不适,让我们留下遗憾。”

    “我不擅于将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就如同你不懂得如何哄伤心时候的我,但这不表示我对你没有情意。”

    她选择不了从小长大的环境,也不会去说自己受到的教导是对还是错,没有朋友的成长历程让她极少有能将心里话说出来的机会,偶尔的时候,她羡慕帝尊有世尊那几个很要好的朋友,虽然他不爱将情绪表现出来,但他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而她,没有。好在,在天外天的娲皇宫里,她一直都过得十分平和幸福,没有烦恼,没有忧愁,也不会有任何不好的事情打扰到她,一路而来,她格外感谢苍天与娘娘于她的恩赐。

    “尽管我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处处让你嫌弃不满意,可是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我知道自己把你放到了什么位置。”

    不会表达的爱情也是爱,只是藏在了她的笨拙里,藏在了她的习惯里,藏在她的性格里,藏在她的行事风格里。他带她出来游山玩水,她知道那就是他的感情,她在十丈红尘的情爱里不算一个聪明的好学生,可她一定是个肯用十二分心学好的人。

    “我不知道要怎么让你相信,你对我非常的重要,非常特别。不是因为你是帝尊,不是你长的好看,也不是因为你的修为高深。仅仅因为,你是你。”她想,如果他现在还是一只在修炼路上奋斗的天兽狼王,只要他的感情是真的,她也会陪着他。

    幻姬的眼泪因为痛楚的减轻而收住,对着千离,轻轻笑了。

    “过去你一路荆棘我来不及参与,往后的风雨,请许我一点时间跑步追上你。”

    “不要追。”千离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似乎有什么东西哽在了他的喉咙里,看着幻姬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柔情,“慢慢的朝我走就好。”因为,他不会再朝前走了。他哪儿也不会再去,就在原地等着她走近,她走多久他就等多久。

    幻姬嘴角的笑容慢慢漾开。

    不远处,舞倾因为分神看潜力和幻姬,被恶兽伤到了,珑婉将她救下,扶着她受伤的身子,连责备都说不出来。如果是她的部将,她肯定要狠狠的教训了,只是她的手下不会在战场上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在要命的厮杀里,怎么可能还能分心看别人呢,要做的至是如何将敌人尽快消灭,世间越长对她们越不利,在体能上和仙力上都是考验。

    珑婉抱着舞倾到幻姬的身边,看了眼千离,却是对幻姬说道:“殿下,这么下去肯定不行,恶兽恶灵太多了,你看看那些仙女,一看就是战斗经验不足够,现在她们还能撑住,再过几个时辰只怕都会成为恶兽的腹中之食。我们必须想办法。是战下去,就得有战法。如果没有好的法子,撤退保存兵力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到最后大家的命都没了,岂不是损失大了,留了性命才能带更多的人来收复失地。

    和千离表明心迹的幻姬恢复战斗场的冷静,点头,“你说得对。”说完,看着千离,“我知道你的心意很难改变,但是我还是不死心的想问你,你能放了她吗?”

    千离不看旁边的宠服,但很直接的回答了幻姬。

    “不能。”

    犯错就要受到惩罚,也许有人因为求情逃过了惩治,但是在他这里,不会有这种可能。

    “一点可能有没有吗?”幻姬还想为宠服争取活下去的可能。

    千离摇头。

    其实,他现在的心情真的

    非常好,好到如果宠服这次下蛊的对象是他,有她几次三番的求情,他肯定原谅宠服,一点都不会为难她。只是偏偏,她下手的对象是她,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原谅的。在他的眼前对她用了如此下作的手段,如果他因为她的求情放过宠服,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何况,让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欺负而什么都不做,他是干什么用的!他不会因为宠服是女人就放过她,在他这里,错了就是错了,没有男女之分,妇人之仁很愚蠢。

    “可她如果死了,我会很内疚。”

    千离的声音很温柔,“我向你保证,她不会死。”

    听到千离的话,幻姬惊喜的看着他,“真的?”

    “嗯。”

    幻姬没想到,此世间,有个词叫,生不如死。

    珑婉正想叫幻姬让人撤走,宠服的声音传来,“快让开!”随着她的声音响起,天火炉倾倒,想为她们挡住从远处天际飞来的数道疾光。

    幻姬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身子被千离抱着飞入高丈空中,珑婉虽然身手敏捷,但是因为带着舞倾,被一道光束狠狠打中了后背。困住宠服的天鼎挡下好几道光,她虽没有被光芒伤到,但因为天火炉的倒下,身体不可避免的碰到了炉壁,冰冻肉身的痛苦让她发出凄惨的叫声,连高高在上的幻姬都听到了。

    幻姬看着千离,“放她出来吧,你既然答应我不要她的命,就给她自由吧。她的皇宫变成这样,她的族人死了这么多,对她已经很重的惩罚了。就算,你不为自己,不为我,也为我们将来的小殿下放过她吧。或许,你放过她了,我们就能为将来我们的孩子攒下福德呢?”

    看着怀中的女子,千离眼底闪过无奈,竟然拿他们将来的孩子来求情,还真是有她的。

    千离对着天鼎打开手掌,白色的仙光飞出去,困住宠服的天火炉被收回,半个身子被冻死的宠服躺在地上,听着刺耳的嘶嚎声,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一片狼藉的皇宫,哪怕被困住受痛都没一滴眼泪流出来的眼睛红了。

    看着脚下的土地血腥蔓延,幻姬一阵阵的心痛。见过美好的仙灵皇宫,再看眼前的一切,她才晓得,在天外天的世界里,杀戮是如此轻易就能出现。重伤的珑婉护着受伤的舞倾,动弹不得的宠服躺在地上无力的流泪,一个个的仙女被恶兽吞噬,再远处,麒麟上神和百足穷奇大战难止……

    怀中的女子在心痛,千离不是不知道,只是,这些算什么呢?若是万万年前,这点都只能算小打小闹,若是她现在就承受不住,将来要怎么办呢?被他安安稳稳的养在千辰宫吗?他愿意,她愿意吗?

    “宠服小心。”幻姬忽然喊道。

    一根闪着光芒的绿藤从远处的天空传来,缠住地上宠服的身子,将她吸往天空。

    幻姬瞬间从千离的怀中出来,飞向困住宠服的绿藤,也是此时,她才看清楚,那是百足穷奇的一只脚,她没想到竟然可以延生到这么长。

    就在幻姬不敢置信的时候,又有两根绿足缠住了珑婉和舞倾,那些跟恶兽搏斗的仙女也不少被百足穷奇的长足给勾捆住。

    幻姬手中的御灵剑挥向困住宠服的绿足,剑刃碰到百足穷奇的腿时,一股力量将她有力的震开。幻姬稳住身子,看到被百足穷奇绑住的仙子们身上的灵力被绿足吸收,立即掐诀。

    “封灵!”

    一只只绿足被幻姬封住,但又有十几个仙女被百足穷奇抓了上来,幻姬的封灵仙诀激怒了百足穷奇。它本想先从几个小喽喽的身上吸取到仙灵来引活自己的能力,却多番遇到幻姬的阻碍,它本不想先动她,没想到她如此的不识好歹。

    幻姬掐诀的时候,珑婉意外看到百足穷奇两根黑色的长须和两根绿色的长足飞向幻姬,冲着她大喊,“殿下快闪!”大呼间,珑婉将自己手上的长枪飞出去,射断了百足穷奇一条腿。

    “封灵王决,定。”

    施术的幻姬没有躲避,坚持将定数决掐出来,一时天灵之光四面撒开,将所有被百足穷奇捆住的仙子全部定住,保存她们身上的仙灵不被吸收掉。而幻姬因为错过了最佳的躲避机会,当她提着御灵剑打算斩黑色长须的时候,另外一根黑须凌空劈开。

    白光掠过,幻姬的嘴角扬起。

    她就知道,最危急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

    幻姬看着抱住的千离,笑道:“大英雄,你要不要再多表现一下。”</p

    “你倒是还能笑得出来。”

    “有你在,我还用怕吗?”

    千离嘴角微微的勾了下,很浅,“这只畜生不是一般的家伙,你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吧。”

    幻姬委屈的看着千离,“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刚才差点被它伤到,你都不为我出头吗?”

    “要管闲事的是你,不是我。”

    幻姬推着千离的胸膛,“是啊,我爱管闲事,招你嫌弃了。可是怎么办,百足穷奇的事情我是管定了。”

    几十条绿足被幻姬定住,百足穷奇和麒麟的缠斗变得不便,各个仙女的灵力没能持续吸收,大兽变得很暴躁。一声长吼,将绑住珑婉等人的长足自行断掉,几十根流着绿色血液的断足冲向千离和幻姬。

    “啊。”

    “啊……”

    被放开的仙女们一个个尖叫着朝地上摔去。

    带着杀气的绿色光芒射向千离幻姬俩人,幻姬刚想挥剑,忽见一道白光乍现,心中顿喜,他可算是出手了。只是,让她没喜上眉梢的是,千离只是用一道结界挡了百足穷奇的攻击,并没有打算对它出手,让幻姬白喜了一场。她不懂他为什么就是不想出手,难道是觉得神川山是宠服的地盘,不想救?还是觉得,麒麟上神在对付百足穷奇,他相信他的能力?虽然她也信麒麟上神的本事,可早点结束不是更好吗?就算他不管百足穷奇的事情,地下还那么多的恶兽和恶灵呢,他也是不管。

    “我去帮忙对付那些恶灵。”幻姬留下一句话,从千里的怀中出来,飞向地面。

    没想到的是,那些围攻在千离结界外面的绿足见到幻姬飞出结界,一根根瞬间长出很长一节,速度快的惊人,几十根连续而下,闪身避过的幻姬依旧被三根长足连着劈到了身上。

    “啊。”

    闻声,千离的身影瞬息间消失在原地。

    幻姬的身子跌到地面的瞬间,之前被百足穷奇摔下来的人中,舞倾和宠服两人分别撞到了地上的龙头和龟首,因为身体的重力,两人落地的瞬间同时将两个兽头压了下去,只听见轰然一声巨响。

    整个皇宫朝地面塌陷下去,荒洪大水眨眼将皇宫覆盖,水面飞快的朝整个神川山蔓延。

    千离飞到水面的时候,只捞到了幻姬的一个幻影,她的人已不知沉到何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