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45

    幻姬贴着千离,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襟,虽是一晚没说话,却让千离觉得她说了很多的话,她心里的话他仿佛每一句都能听见。她担心他,她不想跟他分开半月,她没有安全感。她来星穹宫每次看到星华陪着他媳妇儿说说笑笑的,许念及他陪她聊天太少,俩人就算在一起,多半时候他都默然养神。每日见面倒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要分开半月,甚至不许她出星穹宫,她心底那份委屈便抑制不住的冒出来了。

    不觉间,千离收紧自己的手臂。从她来千辰宫找他,俩人确实没好好在一起处过,先是她的真身伤重,伤为痊愈便将她送到星穹宫住一个月,虽然后面带着她去了西海,可终究自己忙西海的事情多过陪她。回佛陀天不久又带着她去了天净沙,险境求生出来,回了佛陀天他则准备给舞倾公主解咒,每日注意那公主的身体情况,闲下来也不过是睡睡觉钓钓鱼,任她每日来找世后聊天解闷。比起星华陪飘萝的时间,他陪她的确实少了太多。

    千离低头,看着自己被幻姬攥得紧紧的衣襟,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她脾气好,生气的时候哪怕想发火也常常因为找不到骂人的词语而把话憋了回去,她想闹着回千辰宫他是看得出的,只是她必然是晓得他打算给舞倾公主解咒了才不说话,不论是她想去西海还是飞上他的祥云跟着去天净沙,他从来就没觉得她是包袱,也更没有觉得她任性过。她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何况,就算她任性又怎样,他容她,别人就没有不容的道理,若是连她这个包袱都背不起,他有何资格看上她。对他来说,她是不同。她,凤语佛,对他而言是一个不同于任何人的存在级。

    “一晚上没睡,回去睡觉吧。吨”

    听到千离的声音,幻姬抱着他的那条手臂赫然拢紧,从他的腋下抱着他的身躯,不肯放开,一个字没说,眼眶红了。

    千离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可是他发现对幻姬,越来越狠不下心。若是依他的性格,不管她愿不愿意,将她送到房间里就算是照顾有加了,想不想睡觉是她自己的事情,哪里可能陪着她在园子里坐了一晚上。偏生,他就是陪了,毫无怨言。看着她趴在他怀中一晚上一言不发,不过一句送她回房睡觉的话就惹红了她的眼睛,他实在是舍不得强行把她留下。若说,也只能怪他没抽空多陪陪她,让她感觉到自己和她老是分开。

    “等舞倾公主的事情了结,天天陪你,可好?”

    幻姬听在耳朵里,点了两下头,却还是不肯说话,眼睛依然红红的。

    千离实在不晓得要怎么哄幻姬,分开半月是改变不了的事情。她不愿意离开他,想跟他在一起,他看在眼睛里喜在心底,若是没西海十四公主这件事,她这般不舍和自己分开,他不晓得要高兴成什么样子。可眼下舞倾的时间不多了,耗下去会危及她的性命。舞倾的性命他不在意,可若是因她没解咒成功,到时内疚的又是她。比起漫漫长长的自责时光,现在分开半月反倒就显得不值得一提了。

    “别哭。今日我不回去,就在这里陪你。”迟一天就迟一天吧,多陪她一日,或许明日分开她心里会好受点儿。

    这次,幻姬从千离的肩窝里抬起头,看着他,“这样不好。”他回千辰宫有事情要忙,在这里陪她是浪费时间。“你回去吧,我没事。”说着,幻姬又怕千离真的以为自己完全没事,叮嘱他,“你一定要记得半月后来接我。”

    晨光升起,朝霞的柔光照射在幻姬的脸上,吹弹可破的肌肤让千离很想抬起手抚上一抚,可她眼底的微微困倦让他很清楚现在要做什么。昨晚知道半月不能出星穹宫找他,她整宿睁着眼睛贴着他,生怕他偷偷走掉一样,岂会一点儿不累。抱着幻姬,千离飞身而起,脚步轻轻的送她到了厢殿的房间,将她放到床上,自己顺势睡到她的身边。

    幻姬愣了下,看着千离,“你不回去么?”

    “不回。”

    “回吧。”幻姬催着千离,觉得因为自己而拖住他回宫的脚步不合适,“我会在星穹宫里等你半月的。”

    千离用仙术拉过薄被盖在两人的身上,“安心睡觉。我哪儿也不会去,就在你身边。”

    看到千离的目光,幻姬晓得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没用,心里又是歉疚又是甜蜜,枕着千离的手臂,嘴角弯弯的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中午时分,麒麟大步走进幻姬的厢殿,刚到她寝宫的门口,千离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麒麟,脸色十分平静,好像早就料到他会来一般。

    “我说你怎……”

    千离闪了个眼色示意麒麟小声些,麒麟朝宫内室看了眼,放低声

    音,“还在睡?”昨晚可真够激烈啊,难不成真是一夜七八次?麒麟上上下下将千离打量了几遍,“纵yu过度很伤身的,要注意身体啊,千离爷爷。”边说,两人边朝殿外走去。

    “我今天早上去千辰宫找你,花花说你一晚上没回去。”麒麟不敢相信的看着千离,摇头叹息,“小离离啊小离离,你堕落了,你堕落的太快太多了。”为了一个女子而夜不归宿,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们傲然天地眼无一物的帝尊身上!星穹宫和千辰宫虽然隔得不近,可对于从来没有留宿过星穹宫的帝尊来说,不得不成为一个八卦。他对幻姬实在是太迷恋了,迷到如此难舍难分的地步?不过就分开半个月而已,对无极时光来说,半个月就眨眼间。

    “我不想解咒了。”

    麒麟立即道:“别啊,我不说了,不说还不行吗。”

    走出厢殿,千离停下脚步看着麒麟,“她不想离我。”

    麒麟恍然明白了,笑了下,“昨晚闹了?”

    “她的性子……”千离摇头。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说不闹,他才越发心疼她。

    麒麟皱了下眉头,揶揄归揶揄,他当然晓得千离不会因为他们的玩笑而真的撒手不管舞倾,可若是幻姬让千离动了见死不救的心思,恐怕就是来真的了。三年前见到幻姬,她是个很独立的神女,到现在她遇到事情也很独立,但若能在一些事情上对千离产生依赖,表示什么,不言而喻。让一个从小被教导成造福苍生的女娲后人产生依黏的心,不容易。他懂,千离更懂。

    “哎。”

    麒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呆呆当年像幻姬这么大的时候跟着星华,星华对她日夜不离的照顾,虽说他们经历三生情劫,可感情没有被人发现时,星华疼她可是疼出了名。星华外出办事不带她时,她一个人在仙宫里倒也玩得不亦乐乎。到了幻姬身上,千离几次办事都带着她去了,大劫大难里俩人一起经历过来了,怎么平静安稳的生活反而分开不得呢?

    “真不救舞倾?”麒麟试探性的问。

    “我今儿陪她一天,若明天还走不成,就不救了。”

    晓得千离的打算没人改变的了,麒麟没再劝什么,只是告诉他。

    “若明天你回去了,我替你在星穹宫看她半个月,保证不少你一根毫毛。”

    千离微微笑了下,准备转身进宫,麒麟看着他的衣襟处,咦了一声。

    “咦?”麒麟拿着百色扇轻轻敲了一下千离的衣襟,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我从认识你到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的衣服上有褶皱呢。呵呵,你小子昨晚战况可够激烈的呀。”

    千离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襟,慢悠悠的道:“一件衣裳罢了。有激烈的机会总比想激烈却激烈不起来要好。”

    麒麟:“……”

    *

    百曦去天外天找女娲娘娘,等他到娲皇宫的时候,幻姬和千离已经安全回了千辰宫,听到他的求助,神座上光芒万丈的女娲娘娘只是轻轻的笑了,用十分平静的声音告诉百曦。如果说三十三重天里有一个地方困不住幻姬,那便是天净沙,唯一的。她了解自己的幻姬,更了解天净沙是什么地方,到最后她一定会发生天净沙和她之间的秘密,不管是她的泪还是她的血,因为她是女娲后人,为保护女娲之泪而存在的天净沙要不了她的性命。

    确定幻姬一定会从天净沙里出来,百曦的心放了下来,拜礼女娲娘娘感谢的时候,心中揣着一件事,想讲,又觉得现在讲出来可能不妥,他不能在星穹宫里待很久,幻姬跟着千离修习不知道要多久,若是两人情愫已生,怕是不愿意分开的,长久下去……

    百曦问,“百曦斗胆疑问,娘娘可知幻姬从西天去找帝尊修习佛理的事情?”

    女娲娘娘再轻轻地笑了,“幻姬需要历练,我让她去西天,佛祖如何派置她,自有他的道理。”停了停,女娲娘娘想了想千离的脾性和处事风格,很快懂了佛祖之意,便道,“千离修为高深,为人很有独属特点,幻姬能跟着他修习,是件不错的事情。”只是,以她的性格和素来养成的各类观念,短时内怕是不能懂佛祖的意思。尤其,跟帝尊之间定有一个不短的磨合时期,若能参悟个中佛法大通之理,倒要让她成熟很多。这次教她的人,格外优秀。

    “帝尊的卓尔超群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百曦微微蹙眉,“只是,娘娘你就不担心别的么?”

    “别的?”

    </p

    女娲娘娘眼中柔光温和,只一个轻声的疑问,让她浑身散发出来的远古辟世神祖光芒变得更加浓烈,静等百曦的话。

    *

    佛陀天,星穹宫。

    午膳时,河古见到麒麟,打趣他。

    “火急火燎的从堕天冰海赶回来,怎么今天不去千辰宫里守着呀,你就放心小离离跟你说的那个什么西海小美人一起独处?”

    麒麟轻轻呵笑,挨着河古坐下,摇着折扇,很是悠闲的模样。

    “西海美人儿不假,只是,四海六道八荒的美人儿我都喜欢,为了一朵花放弃花园的事情,在本神这里可是不会出现的。”

    从后头走来的飘萝用手戳了一下麒麟,“你这人就是花心。”开始还当他对舞倾公主是倾心付爱,没想到也不过是情圣众多勾da的姑娘之一。

    “哈哈……”麒麟大笑,“我这是广善博爱。三十三重天里的几大尊神都娶后,你叫外头看些神女仙娥们可怎么活?我的存在,是给她们保有最后的希望,你们啊,都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你和幻姬的情敌可不晓得要多多少。”

    飘萝笑笑,很是自信的,“随便来多少女子,我家星华都不会瞧她们半眼。我的,就是我的。”

    “哎哟哟,你听听她这口气,当年被天道阻拦的时候可没这么嚣张啊。”

    “我何时也是这样啊。”飘萝撩了衣袍轻轻坐到椅子上,“我和星华的感情,就算是命断焚仙崖时也坚定不已。感情和肉身是分开的,肉身不得已的分开不代表我们的心也分开了。麒麟上神你的肉身倒是干干净净,就是你的心,估计都分了千万份了吧。”

    河古妖娆的低笑出声,“岂止千万份。哎,我慧眼识人,看上了小离离,可是没想到,三年不盯着,就让小幻姬抢了去,真叫人伤心。”

    正说着,星华从外面走了进来,头顶上忽然掉下一朵白色的小云,他双手伸出,接住从天上掉下来的小毛球。被他稳稳接住时,小毛球咯咯直笑,在他臂弯里手舞足蹈的。

    “父尊好厉害。父尊好厉害。”小毛球好奇的问,“父尊,你怎么晓得我会掉下来?”

    星华抱着小毛球走进屋内,“因为我的你的父尊呀。”

    “那我做什么,父尊都能提前知道吗?”

    “嗯。”

    小毛球惊奇的看着星华,“父尊你这么厉害,那……可怎么办才好?”他打算抢母后的,,父尊岂不是也都晓得?

    星华抱着小毛球走到飘萝的身边,对她道:“从今天起,半个月内莫出宫,回头我带你出去玩。”

    飘萝纳闷,“出什么事了?”

    “我施布了天登绝步结界在宫外。”

    飘萝还没问明白,麒麟的声音响起。

    “今天不必。千离和幻姬还在星穹宫。”

    星华几人同时诧异。河古问,“他没回去?”

    “呵呵……”麒麟笑得暧昧,连眼睛里都是坏坏的笑意,“昨晚脱不开身。”

    河古瞬间明白,懂了。只是,他们以为的懂,和真实情况相差太远,从一开始他们就误会了。

    *

    幻姬醒来的时候,睁眼看到千离坐在床上,自己贴着他,心情大好,抱着他的腰身蹭了蹭,醒来就看到他,真好。

    千离伸手揉着幻姬的头,“睡饱了?”

    有一会儿幻姬没说话,从被子里坐起来看着他,“还能睡,但是不想睡了。”

    “嗯?”

    “睡太多,晚上睡不着,你又该走不了了。”

    千离将幻姬拉到自己怀中抱着,他独来独往惯了,一时还没养成身边总是带着女人习惯,她一直都是个不需要太操心的人,倒也没想过,其实还是需要他陪的。

    “你数着指头过,十五天后就能看到我了。”

    心里有了准备的幻姬这次没那么难受了,乖乖的贴在千离胸口点头。

    俩人起床后,吃过东西,千离和星华几人到天河边钓鱼,幻姬则伏在千离的腿上睡觉,后来星华看不过去,差了小毛球回宫叫了飘萝也来天河边看他钓,俩口子

    挨了麒麟和河古不少的白眼。

    到了晚上,千离想着再陪幻姬一晚,第二天早上回宫,没想到她竟在晚饭后催着他回去,一点不见难过的模样。

    “那我回了。”

    “嗯。”

    ---------5100字-----------

    格子:今天(7-6)下午六点左右还有一章万字更。谢谢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