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我会很粗暴

    【084忍一点,我会很粗暴】

    幸福……天真?

    唐火火顿了顿,失了片刻神----------------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一个孤儿的人生,可以被称之为了幸福。

    就连她这样孤儿人生,都能被称之幸福……那么,御晟深的童年与从前,到底,经历过如何的悲惨与磨难?

    她根本无法想象!

    “订婚宴的失败,本可以避免,它所带来的负面后果,你必须负责。”御晟深看她一眼,道,“至少,这种错误,你不能再犯下一次。”

    “我明白!”

    唐火火深呼吸,咬住唇,朝御晟深定语,“我知道!对不起,御先生,这样的错,我再也不会犯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我明白,如果,我没有能力去防护别人的能力,至少,我应该学会保护自己!”

    “很好。”

    半山,他低言,垂眸看她一眼道,“记住说过的话。”

    御家,名门望家,水深复杂,恩怨层层,暗斗明争,作为御晟深的未婚妻,不仅要学会站队,而且,要学会生存。

    “失望可以有一次,但绝不能有第二次;信任可以有一次,就一定能有第二次,第三次!御先生,当初我只身跑到这里,向你请求签订契约,绝不是莽撞的决定,你可以相信我,不会拿自己,更不会拿孤儿院来开玩笑。”

    唐火火言,一字一句,铿锵而定,句句都是言在他的心尖之上,全是保证。

    御晟深微扬眉,望她一眼,忽觉这个平日里表现的卑微与懦弱,其实是刻意。她掩饰的,是她的聪明与灵慧,决心与谨慎。

    能在第一时间总结利弊;第一时刻,想到打电话寻绑匪;第一反应知道被谢莺连环设计———这小家伙,不简单,韧性足够,可造之材,几年磨练,绝对令人刮目相看。

    “……嗯。”

    也许是得到了她的保证,看到了她的聪慧,御晟深的脸面,终于有所缓和,对着她,低道,“现在起,三年前的事,该清理了。”

    “什么?”唐火火抬头,皱了皱眉,“什么……清理?”

    “既然,我不追问你,那么,就表示你可以继续沉默。每个人有秘密,我也一样,我并没有窥探别人从前秘密的癖好。但是,唐火火,三年前的事,显然影响到了现在,也被御家作为了一种把柄去牵扯。现在,有关三年前的一切,我将帮你清理干净。”他语气淡淡,却不容置喙,“包括,萧奕。”

    “不!”她一下紧张,嘴唇也轻轻颤抖起来,“我可以保证不再提起三年前……但请不要动萧奕……别动他……”

    “他是在逃罪犯。”御晟深眯了眯眼,似乎对她的表情有些不满,“我只需动用警力,不需动手。”

    听到这,唐火火更紧张,急促摇头道,“萧奕他隐藏身份能过到现在,很不容易,请你放过他……他甚至今天还帮忙救了小然!”

    “他也是今天绑架案和一切事故的导火线。”一语提醒,他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冷问,“怎么,你好像很不舍。他只是一个罪犯。”

    “不是不舍……而且,三年前,其实……他和我……他并……我……”唐火火欲言又止,想解释,却又不能解释,想多说,却又只能隐晦。

    她心中焦急,一遍遍说着,求道,“御先生,请你放了他,只要不动萧奕,我可以求你,我愿意用一切方式来求你……”

    “怎么求?”他看她,冷冰,眼神中,已积一层阴郁,“像当初求我救孤儿院一样献身?唐火火,你确定自己的身体这么值钱?”

    她嘴唇苍白,他却继续逼问,连握紧她下巴的手指,都加重了力气,“或者说,真如传闻,对于三年前一个曾经囚禁过你,虐待过你,伤害过你的罪犯,你产生了感情?”

    “不------!”唐火火猛的捂头,对他摇头喊,“拜托不要提三年前!不要再这件事了!”

    看来这件事,确实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少创伤。

    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想到强jian两个字,又望着她一遍遍为萧奕辩护的神情……御晟深心中有一股簇火开始燃烧,却不懂声色,仍旧声音平平道,“唐火火,如果你现在同意,至少和萧奕断绝关系,我会尽量,考虑原谅你。”

    一话落,唐火火口袋里的电话突响!

    不是别人,正是萧奕!

    想是刚才通过电话,他心有担忧,又来询问。

    “接。”他命令,声音冷寒,“说清楚,撇清干系,或者我也不介意,你向他表明我对你的威胁。”

    威胁……

    唐火火身子轻颤,无比清楚的感觉到了一股股冷意由御晟深眼间,爬满了自己全身,冰窟置寒。

    如果这次不处理得当,她很有预感,萧奕连性命之危,都能堪忧。

    “我……”

    紧张,猜测,迟疑,揣断。

    铃声一声声促响,响在暗色没有开灯的套房之中,仓皇急促!

    终于,唐火火下了决心似的,抬起手机,狠狠,向下一摔--------

    那握着手机泛白的指节,终于松开!

    啪嗒一声,手机落地,最后一道响声,也戛然而止,屏幕一暗,显示关机,再也,没了信号。

    唐火火心口狂跳,无声低喘。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举动,会换来怎样的风暴。

    因为面对御晟深这样心机城府都极深的人,她,还无法了解与预料。

    “用了这种方式来处理么?”

    御晟深问,声音平淡,连眼神,都出乎意料的平常平静,他说着,缓缓俯身,慢慢欺近----------

    火火一缩身体,双手叠攥在胸前,紧张紧握!

    御晟深挑眉,语句淡淡,走到她面前,面色却一层比一层阴霾,“唐火火,看来,他真的对你很重要。

    唐火火紧咬着唇,一言不发----------

    “好吧。”

    他突然道,声音平静的,就像在叙述在一句最平常的话,“那就如你所愿。用你的身体来换。不过,你要忍一忍,因为,我可能会很粗暴。”

    话落,他直接将她抱起。

    唐火火一抬头,这才终于看清,隐藏在御晟深平静冷眸中的那股阴霾风暴!

    *************************************************************************

    ○○○○○小○○说○○阅○○读○○○○原○○创○○首○○发○○○○○

    **************************************************************************<g上------!

    “不……”

    她瑟缩,想抖,却看到他解开领带,扔在一旁,绑住她的双手,身体,直接压上。

    重力来袭,唐火火几乎失了呼吸,她无力气反抗。

    “御先生……”与此同时,清香扑来,她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了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清冽动人,“不要这样……”

    “你反悔了?”御晟深问,近在耳边,声音带着冷魅,“那么你说,凭你唐火火,还有什么值得可以和我交易的东西?”

    甚至连身体,都已经不是洁净!

    对于选择女人,一向有洁癖的御晟深来说,此刻他的举动,绝对可算是意外与屈尊-----

    “你说。”他淡淡,“我听着。如果你能说动我,那我就放过你。不过……”右手放在了她身后礼服的拉链上,御晟深音调未变,“只有三十秒时间,唐小姐,你需要好好把握。”

    这冷淡中,莫名压迫。

    “御先生……”

    唐火火在焦急,也在思考,她在愁闷着到底该怎么说,才能解释三年前的事,可就在这时———

    嘶啦-------!

    一声剧响,清晰脆裂,响在两人耳边。

    胸前一凉,唐火火抬头,便瞧见自己身上那名贵的上万礼服,竟直接被御晟深撕成了破布,变成两瓣,扔在了地上!

    而她,现在只着裹胸和nei衣,毫无保留的bao露在了他身前-----

    天!这么贵的衣服,怎么那么随便说撕就撕?

    “你没有把握好时间。”御晟深已将手已落在她guo胸上,言语极其冷淡,“三十秒过了,我的时间观念很强。”

    唐火火抬唇,想说什么,却身体懵的一僵,因为感觉到他的手落在自己的双峰之上,正隔着一层软布,熟练的进行摁压揉捏。

    动作,十分粗暴。

    尽管他表情十分平静,但依他动作,她就能很清晰的感觉到……

    他的怒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