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74章 半篇残卷在东洋?

    从一个月前开始,方毅的奶奶曲柔就是在醒醒睡睡的状态之间不断切换。你不能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又什么时候睡去,不过醒来的时候,她还算是比较清醒的。

    知道奶奶再次醒来,又看到爷爷如此着急,方毅大概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也就闭上嘴巴什么都不问,跟着爷爷来到了密室。

    刚入密室,方毅就看到曲柔以极为端庄的坐姿侧坐在石床边。她螓首微微低垂,眼鼻观心,配搭起那合身的旗袍与浑然天成的气质,真的极有旧时代西关小姐的感觉。

    曲柔睡了二十几年,她的模样就停在了四十岁上下,还能看出她少女时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加上在她第一次醒来之后,方鸿儒就几乎日夜守在床边,给她针灸给她喂药汤,所以她的皮肤以及气色都变得非常好。

    简而言之,风韵犹存。

    方毅瞥了瞥方鸿儒一眼,心里嗟叹——爷爷太会选老婆了!

    下一瞬间,方毅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难怪我皮肤又好长得又帅,果然是有遗传的。”

    啪!

    方鸿儒一巴掌呼在方毅后脑上,骂道:“让你过来是要你耍贫吗?”

    方毅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刚想说话,曲柔就动了。

    她好奇地看着方毅,结结巴巴的问道:“鸿儒,这是少元吗?好像又不是……他,他是谁?”

    方毅愕然。方少元是自己的父亲,不过很小的时候他就去世了,严格来说,方毅对这个爸爸的印象不是很深,但名字是当然知道的。

    他好奇的是,奶奶居然会认错人了?莫非爷爷说的大问题,就是奶奶记忆出现了凌乱断层吗?

    不过,昏睡太久的人记忆出现障碍是很常见的事情,也没必要这么急啊,莫非是还有其他隐疾?

    方毅快速地眨了眨眼睛,看向方鸿儒,说道:“爷爷,这……”

    方鸿儒微微叹了口气,走近曲柔,说道:“柔儿,已经二十五年了,这是你的孙子方毅,少元……他……走了很久了。”

    曲柔脸上的悲伤一闪而逝,揉了揉眉心,说道:“对,你好像说过了。我又忘了。”

    说着,她强颜欢笑地看着方毅,招了招手:“过来,给奶奶看看。”

    方毅点了点头,就上前拉了张椅子坐下,任由曲柔抚摸他的脸蛋。这一刻,方毅的内心有些悲伤,他能感到奶奶这二十多年来的母爱无法释放,现在就把感情投射到了他身上。

    方鸿儒在侧边看着,心里思绪万千。这一个月来,他算是什么都做全了,每次曲柔醒来,他都会跟她讲一次这二十多年来的事情以及变化,几乎是事无大小都说了。

    当然,曲柔也听进去了,可是能够记住的实在太少,甚至许多时候会出现记忆混乱,情绪也会偶尔变得极不稳定。

    方鸿儒知道,老伴的大脑经脉有严重的淤塞,有些经络也因为久被毒素侵占而产生了断层,穴位与穴位之间连不上,造成了记忆上的错乱以及记忆的障碍。

    患上这种疾病的人,记性不是一般的差,她会忘记自某一年或某一事件之前的过去经验。这种状况,俗称连续性失忆。

    连续性失忆又分为轻度中度与重度,重度的连沟通都成问题。不幸中的大幸是,方鸿儒几乎是翻箱倒柜的找出一切的办法去为曲柔诊治,将病情控制在中度。

    但就算是中度,也是极为麻烦的,就像现在一样,说过的事情会忘记,做过的事情转瞬又忘记。而且最重要的是,但凡是病如果不痊愈,那么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

    一旦久治不愈,中度就会变成重度。到时候,就真的是无药可医了……除非,太上老君带着仙丹下凡吧。

    在曲柔抚摸着方毅的脸蛋,问着方毅的问题时,方毅也在对着曲柔进行着望闻问切。现在,他也知道了爷爷所担忧的一切了。

    方毅看了看方鸿儒,说道:“爷爷,我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方鸿儒苦笑着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就是要辛苦一下你了。”

    方毅面带苦涩。他当然知道爷爷所说的方法了,这个方法就是双针齐下持续半年以上,将经脉完全疏通、将脉络完全连接,然后奶奶就自然是药到病除了。

    说实在,如果方毅身体没有问题的话,莫说是半年,就算是一年也行。这是自己的亲人至亲,禁足一年为她带来永久的健康,这是一件最话划算不过的事了。

    但现实是残酷的,方毅身上还带着很强烈的毒素。虽然经过了他自己的努力以及那半篇残卷的帮助下消除了一半的毒性,但是毒性就是毒性,一丁点都不能随便。

    假如方毅现在强行施针,那就是抱着奶奶一块死了。要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已是不孝,害死奶奶就更加天打雷劈了。

    可是看到爷爷奶奶那副模样,方毅的心里实在是纠结万分。

    方鸿儒并不知道方毅的纠结神情从何而来,略略猜测下,就说道:“方毅,我知道你现在身系很多重任,如果不方便,就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再来治疗吧。”

    “不是,我……”方毅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没有办法再让爷爷添一桩堵心的事。

    方鸿儒上前拍了拍方毅的肩膀,看向曲柔,说道:“都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一时半会了……方毅啊,你能让那么多国之栋梁寄予厚望,就应该好好去干,毕竟有国才有家……柔儿,你说对吧?”

    “不对!”方毅摆摆手,抢答道:“没有家园哪来的国疆?而且爷爷不瞒你说,我不是你,我做不到这种牺牲自己的大侠行为,我只需要我的亲人朋友好好的,就这么简单。”

    方鸿儒有些错愕。方毅是极少冲撞自己的,今儿为什么会这样?莫非心里面有什么排解不了的心事?

    看到爷爷与奶奶突然一愣的模样,方毅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激,连忙说道:“我刚语气重了,但这是我的真心话。奶奶,我会另寻法子去治的,而且始终会摆在第一位。”

    另寻法子?

    方鸿儒听出了话语之中的纰漏。这不是明明有个直接高效无副作用的法子,为什么要另寻法子?

    他眼珠转了转,身躯一颤,连忙抓住方毅的手腕,沉声道:“你是不是用不了雷火针?”

    方毅嘴角抽了抽,干笑道:“啊对了,奶奶平常用的药汤方子是什么,我看看?”

    “闭嘴!”方鸿儒用力握住方毅的手腕,直接把起了脉。直觉告诉他,孙子的身体出问题了。

    不过,方毅身上的毒素全被逼到了乳上穴,所以不管是谁来把脉都是看不出问题的,哪怕是用机器来测量,也只会把它看成是一颗黑痣。

    方毅,很完美的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无病无痛的正常人。但是,方鸿儒是谁?他是医圣!这样的称号岂是骗回来的?

    良久,方鸿儒将手松开,扫了扫方毅的五官面相,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身体上。

    他一把抓住方毅的肩膀,沉声道:“站起来,把上衣脱了!”

    “别这样,奶奶看着呢。”方毅打算死撑到底,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把衣服脱了。一脱了,马上就穿崩了。

    方鸿儒老脸一抖,红脸喝斥道:“混蛋!我从小看到你大,你还能骗得过我?你脱不脱?你想气死我不成?”

    或许是情绪过于激动的关系,他竟是咳嗽了起来。

    方毅一紧张,连忙上前扶着方鸿儒。方鸿儒在这时趁机将方毅衣衫的钮扣给扯烂了。

    方毅知道爷爷的倔脾气,也知道闹成这样,再也瞒不过了。思前想后,他只好有所侧重的将事情真相给说了出来。

    方毅已经是将中毒一件事说得很轻微很轻微,但方鸿儒还是脸色铁青的坐了下来,手指都在发抖。

    他不是生气,是觉得自己很失败。自己身为医圣,但自己的妻子孙子都身患毒症,自己的儿子也因为一场意外疾病而去世。

    在这一刻,方鸿儒几乎要崩溃。行医数十年,到底为的是什么?

    方毅很想去安慰方鸿儒,可是他一点方法都没有,只能看着一半清醒一半迷糊的奶奶曲柔,希望奶奶能够出言慰藉一下吧。

    曲柔看了看祖孙两,想了想,看着方毅,问道:“毅儿,你的毒,是出自任风流之手?”

    都说人老了,对于以前的事情记得十分清楚。这个定律真的放在谁身上都是一样的,当方毅说起自己中毒的经过时,曲柔的眼神显然明亮了许多。

    “奶奶,莫非您知道怎么解?”方毅眉头微皱。曲柔也是学医的,而且跟毒王是师兄妹,说不定还真能提供些线索。

    曲柔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是你说的那个症状跟他之前研究过的一个药方有些相像,我记得是……”

    说到这里,曲柔眉头紧蹙,手指不断的揉着眉心。

    良久,她眉头松开,苦笑道:“具体的内容我真不记得了,不过我记得他在蒙古还有东洋都有一个药圃。”

    方毅虎躯一颤,眼睛瞪大。对了,对上了!蒙古这一个确实没错,为奶奶解毒的方子就是从蒙古那里调配出来的。

    莫非,在东洋药圃提炼的毒要用蒙古的解,蒙古提炼的毒要用东洋的解?

    方毅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蒙古那边的代表半篇残卷,那么东洋那边,是不是藏着那半篇残卷?

    但问题又来了,毒王在东洋的药圃到底在哪?像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将药圃放在显眼的地方的。

    方毅眼睛转了转,突然笑了。他想起了一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