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我要抱着你睡

    野蛮娇妻宠不得,我要抱着你睡

    今晚,南宫莲华没有乱来,乖乖洗澡,洗去一身医院的消毒药水味,乖乖爬上床睡觉。〔 ?#爱殢殩獍

    殷溪桐满意他的表现,只要他不乱来,他的伤很快就会好。

    只不过两个人一同躺在床上,南宫莲华还是习惯性的将她拥进怀里。

    “等等!”殷溪桐防备的眼神瞪向他,与他拉开一段距离,“你干嘛?”

    南宫莲华挑眉,凤眸闪烁着无辜的光落在她身上,“抱着你睡,你以为我做什么?孀”

    殷溪桐宽心,但依旧躺得远远的,“今天我们就这样子睡吧!你的手伤了,我怕睡到半夜不小心弄又把你弄伤。”

    她可不想他又因为伤口裂开而发烧进医院,再而被人嘲笑他的不节制。

    所以今晚他跟她都要乖乖的各睡各的,互不干涉汕。

    南宫莲华有些不悦,浓眉微蹙,“不会有事,过来,我要抱着你睡。”

    殷溪桐摇头,蓦地从床上坐起来,“我想我还是睡客房!”

    她对这个男人的自制力完全不相信,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又动了欲念又乱来,她才不要陪他乱来,徒劳加深他的伤。

    “殷溪桐!”在她掀开被子下床的时候,南宫莲华不满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殷溪桐知道他不高兴,但还是坚持下床,穿上了拖鞋,这才转身看向坐在床上的男人,讨好微笑,“你今晚就乖乖的自己一个人睡嘛!我这可是为你好。还有,我明天有随堂考,今晚要睡好,明天才有精神考试,所以你要体谅我一下!”

    南宫莲华不知道她说要考试是真是假,他也不管真假,他就是不高兴她躲开他。

    见她还是一副要出去的模样,南宫莲华低沉的声音传来,“我的保证你也不相信么?我今天绝对不会碰你,我就只是抱着你睡而已,不行么?”

    殷溪桐停下步子转身看着他。听着他这种略显委屈的语调,她的心也忍不住怜惜他。

    可是,她还是觉得分房睡比较好。

    她眯着眼睛讨好的微笑,“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相信我自己,所以呢,我还是睡客房,你呢,早点睡吧!”

    话音一落,她披上外衣就开门出去。

    南宫莲华沉着脸坐在床上,幽深的凤眸噙着一簇火光,明显不悦。

    她怎么就不知道,他不抱着她,他根本就睡不着。

    殷溪桐让佣人整理了一间客房住进去,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没有南宫莲华的***扰,她舒适的在床上翻滚。

    自从嫁给了那家伙以后,她晚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他的折腾下度过。

    虽然他那毛病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好了,但是也不用这么折腾她吧?

    在某些被他折腾得快要疯了的时候,她总会忍不住想他们这会不会纵欲过度呢?

    所以,现在终于摆脱了他的纠缠,自己一个人舒适的躺在大床上,她很满足,至少,今晚能够睡得好觉。

    她躺下不久就睡着,但是有人却睡不着。

    南宫莲华原本是想着顺应她的要求,让她今晚自己一个人睡,但是他的怀里没有她,他的心不满足,也就一点睡意都没。

    他睡不着,那个丫头也要跟着他一起睡不着才对!

    门咔嚓一声开了,南宫莲华将那串钥匙收回口袋。

    他就猜到这个丫头必定会锁门,但是她显然不知道,他想要钥匙,又怎么可能没有?

    月光透过落地窗洒了进来,南宫莲华幽深的眸光在这昏暗的夜色当中无比璀璨,而蜷缩在被单下的殷溪桐映入他视线里,笑意在他嘴边弥漫。

    他捻手捻脚走过去,透过月光,清楚的看到她脸上恬静的睡脸,嘴边笑意加深,用没受伤的左手将她从床上搂起来,往自己怀里一靠,然后单手将她抱起来。

    殷溪桐在那一瞬间就惊醒,吓了一大跳,挣扎着要大叫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传来,“是我,别怕。”

    听到熟悉的嗓音,殷溪桐这才冷静下来,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呼吸里掺入的是他身上熟悉的气息。

    心,这才安下。

    “你到底在干嘛?!”殷溪桐轻轻的捶打了他的背一下,微微挣扎,“放我下来!”

    她没想到他竟然单手就能够将她抱起来,但是她却有些怕。

    南宫莲华没有听从她的吩咐,而是继续往卧室走去,边嘱咐,“乖,别乱动,我不想把你扔下去!”

    殷溪桐一听,立即乖乖的抱住他的脖子不乱动了。

    直到重新躺回他们的大床上,她才开口,“你到底在干嘛啊?我都已经睡着了!”

    哪里会有人明知道人家睡着了,竟然还要将人家弄醒?太不道德了!

    殷溪桐都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根本就是睡不饱,很想睡。

    南宫莲华也爬上床,左手推着她让她一同躺下,然后舒适的将她抱在怀里,“没抱着你,睡不着。”

    殷溪桐在他的怀里瞪着他,“你没跟我结婚的时候你也没抱着我睡啊,你那时候怎么就睡得着了?”

    他这话听起来分明就像是谎言,谁信?

    南宫莲华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相信,他也不过多解释,而是用行动来告诉她,将她紧搂在怀里,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闭上眼睛睡觉。

    殷溪桐继续瞪着他,“你这就睡了?”

    把她吵醒了,他现在就睡觉?

    南宫莲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这让殷溪桐郁闷的撅着嘴,果然真是个混蛋!

    她将手从他的怀里抽出来,捏了捏他的脸,唠叨着,“我明明都已经锁门了,你怎么还能进去?你哪里来的钥匙?”

    她就是怕他会进来才会锁门,但是她很显然错估了他的能耐。

    南宫莲华突然靠向她,在她的唇上亲吻了一口,“乖,睡觉。”

    乖屁啊!他莫名其妙把人家吵醒了,自己现在却理所当然睡觉?

    殷溪桐很不满,但是再见到他缠着纱布的手的时候,心一软,叹了一口气,还是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

    重新将脑袋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她的声音突然传来,“呐,南宫莲华,我们以后都不要吵架了。”

    吵架,真的很难受。

    心会痛,泪会流,她不喜欢。

    南宫莲华又搂紧了一点,“好。”

    **********

    早餐,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

    难得南宫莲华不用回公司忙碌工作,殷溪桐其实更想要留下来陪他。

    可她一名准备要高考的高中生,根本就没有人会允许她留下来。

    南宫老爷子的目光落在南宫莲华跟殷溪桐身上,状似不经意询问,“昨晚,你们俩闹什么了?”

    “啊?”殷溪桐不明所以,疑惑的抬眸看向他。

    南宫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看你们很晚了还在闹,莲华伤口没问题吧?”

    这下子,殷溪桐脸颊如血一样鲜红,赶紧解释,“我们昨晚什么都没有做,真的!”

    她这样一说,立即将家里人都逗笑,纷纷用暧昧的眼光看向她。

    殷溪桐急得无措,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她?她真的没说谎!

    而且越是解释,好像陷得越深,还不如不解释!

    南宫莲华在她的脸蛋要烧起来之前终于开口,“她脸皮薄,你们就别逗她了。”

    只不过他这话不是帮她解释,只会让家里人笑得更高兴。

    殷溪桐不满的瞪着他,他都让情况往更暧昧的方向发展了好不好!

    南宫莲华看向她,勾起嘴角给了她一抹魅笑,“看着我做什么?快吃吧,要迟到了。”

    如果他不说话的话,她绝对不会看着他!

    殷溪桐化悲愤为食量,像是将眼前的煎蛋当做了身边的男人,狠狠的一口咬进去,泄愤。

    南宫莲华被她的举动逗笑,这个丫头真是个让人开心的开心果。

    南宫老爷子也很高兴,如果每一天都能够跟他们坐在一起吃早餐的话,他会很满足。

    只可惜,南宫莲华不愿意一直都住在家里,不然就不会一结婚就搬出去住。

    如果是宋唐虞的要求的话,南宫老爷子绝对不会答应,但他是南宫莲华,对于他的要求,南宫老爷子从来都没怎么拒绝。

    他承认,家里这么多孩子,他最偏心就是他,最喜欢也是他。

    现在,再加上桐桐也是他所喜欢的孙媳妇儿,他越看两人越觉得两人很相配。

    想到这,南宫老爷子就心动,“你们俩啊,还是不决定先要孩子么?”

    活到这个岁数,南宫老爷子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见到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出生。

    只可惜,当事人对此完全没有看法!

    南宫莲华看都没看他一眼,沉声道,“我已经说过,现在不会要孩子。”

    殷溪桐也跟着点头,孩子什么的,她一想到就头痛,还是不要折磨自己比较好。

    南宫老爷子叹息,试着讲价还价,“等桐桐大学毕业的话就太久了,要不等桐桐考上大学以后你们就考虑这个问题?”

    “不!”南宫莲华想也没想直接就否定了他这个提议,“她还小,不适合要孩子。”

    南宫老爷子还想要说什么,南宫莲华就打断,“爷爷,我们真的没这个打算,你不用多说!你真的想抱曾孙儿的话,你就让宋唐虞结婚生给你!”

    他这话刚说完,宋唐虞就边打着呵欠,边从楼上下来,刚好听到自己的名字,疑惑的看向他们,“你们在说什么?”

    南宫老爷子顿时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着他,“现在都几点了你才起床?别以为你是总经理就可以给我迟到!还有,别让我知道你又在外面乱搞,给我赶紧找个好女孩娶回家!”

    莫名其妙就被骂,宋唐虞觉得无比委屈。

    但在南宫老爷子的瞪眼下,他也就只能委屈的点头认错,乖乖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结婚什么的还早,他才二十七,还没到要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南宫老爷子却不放过他,继续责备,“你说说看,最近还有没有在外面乱搞?”

    “外公,我没有乱搞啊!”宋唐虞觉得很冤枉。

    南宫老爷子哼了一声,“你还敢说没有?别以为我不在外面行走就不知道你做的好事!你爱玩可以玩,但是你不要给我乱玩,等玩出事以后你就知道后果!”

    “什么事都没有好不好……”宋唐虞小声嘀咕,他可是很小心的!

    “你最好就是!”

    南宫老爷子警告的瞪了他一眼以后,目光又落在殷溪桐身上,态度也转变得很快,笑呵呵道,“桐桐你吃多点,要高考的人别让营养跟不上!这几天我可要让人给你们炖补汤才行!还有澜景,也要让他们回来才行!”

    殷溪桐只是笑笑,补汤什么的,她一听就害怕啊!

    吃过早餐以后,殷溪桐就坐着宋唐虞的便车回学校。

    第一堂课就是随堂考,而距离期中考也近了,半个学期也快要过去。

    在一班这种学习氛围浓重的班级里,就是你不想学习,但是你都会不由自主的逼着自己学习。

    殷溪桐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不会成为全班最后一名,那就太丢脸了!

    段澜景今天又没有上学,她身后的位置是空的,估计身体又不舒服了吧。

    殷溪桐心里想着下课以后就给他打个电话慰问一下他,可刚下课,门口就出现一名不速之客,叫了她一声,“殷溪桐,出来一下!”

    殷溪桐抬眸一看,很想翻白眼,又是她,宋小妮!

    她不想把事情都摆在班里同学的面说,只好不情不愿的出去,蹙眉看着她,“你又有什么事?”

    最近她都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都以为她们一辈子都不会有交谈的机会,果然是她太看得起她们了么?

    宋小妮往四周看了一眼,这才跟她说,“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过去那边!”

    她指指那边的楼梯口,率先走了过去。

    殷溪桐有些烦躁的跟了过去,她最好就是有重要的事情!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殷溪桐抱着手臂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

    宋小妮突然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哀求,“殷溪桐,我知道你后台很厉害,之前欺负你是我们的错,我跟你道歉。但可不可以看在我们同学一场,你放过静情一马?”

    又是梁静情!殷溪桐面无表情看着她,“我不懂你什么意思,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对她做过什么。”

    “难道她父亲落马的事情跟你没关么?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不是你亲手做的,但一定是跟你有关系的人做的,我也知道我自己得罪不起你,而且我也不是来找你麻烦,我是来求你的!她父亲落马已经很惨,而且他们家已经落败了,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他们一马,不要连她的亲戚都不放过了?他们家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

    宋小妮跟梁静情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也一直都是同班,感情非常好。

    现在梁静情家所遭受的事情让她对自己的好朋友异常痛惜,当她看到梁静情现在的样子,她真的很心痛,很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而现在她母亲那边的亲人做官的也都落马,做生意的公司都被收购,究竟是谁做的,很显然,不用猜都知道。

    殷溪桐有些惊讶,没想到南宫莲华对他们报复得这么彻底,但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再说,谁知道这是不是南宫莲华做的,还是他们自家人被爆?

    总之,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宋小妮见她无动于衷的表情有些着急,“你要怎样才能原谅她?你要我跪下来么?我跪下来求你你会原谅她么?”

    说着,她就要跪下。

    殷溪桐拉住她的手没让她跪,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冷笑,“梁静情跪在我的面前都没用,你说你跪下来有什么用?更何况,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是我做的,你求我都没用!还有,没做坏事就什么都不怕,也就只有做了坏事的人才会心虚而已!”

    “你就这么冷血么?我们又没有真的伤害到你,你需要这么狠么?”宋小妮红着眼眸低吼。

    “没有真的伤害我?呵,你以为你们真的伤害了我,你还能站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话么?”殷溪桐给了她一抹冷眼以后转身离开。

    宋小妮被她刚才的眼神震慑得差点回不过神来。

    她现在知道了,殷溪桐就是不能得罪的人!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跟电话里头的人说,“静情,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殷溪桐,根本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她以后,都不想再跟她接触。

    “静情,真的很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耳边,过了一会儿才传来梁静情有些沙哑的声音,“没关系,你肯帮我去求她已经让我很开心。真的谢谢你,小妮。”

    “那你现在怎么办?你现在住在哪里了?”宋小妮担心的询问。

    “我在外面,要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了……”

    “静情,要不你来我家住吧!你住在外面很危险的,住我家吧!”

    “不用了,你妈不会欢迎我的。”说着这话的梁静情的语气有些讥讽。

    宋小妮马上闭嘴,想起母亲的态度,她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之,谢谢你了,小妮。”

    挂了电话以后,宋小妮叹了一口气。

    她能做的已经做了,帮不了她真的很抱歉,但是她再也不想再去求殷溪桐,害怕惹祸上身。

    她收回手机,转身离开。

    殷溪桐一回去课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往桌子上一趴,困。

    赵紫槐好奇询问,“她找你有什么事么?”

    “说废话而已。”殷溪桐不想多说。

    赵紫槐也没多问,而是询问,“那你今天放学以后有时间了么?我们出去逛街吧!”

    殷溪桐一听,立即坐直身子,有些踌躇的蹙眉,“今天么?”

    赵紫槐一看她这表情就忍不住叹息,眼里已经浮现失望的神情,“怎么,你今天还是没空么?”

    殷溪桐被她说得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愧疚了,她好像还真的是一直都在拒绝她,真的很对不起。

    思忖间,她说,“要不,你先等我打个电话吧!”

    “怎么,要跟你老公报备啊?”赵紫槐取笑,“真让人羡慕,有人疼的感觉真好。”

    殷溪桐笑着耸耸肩,是挺好的。

    南宫莲华宠她,疼她,一直都让她有幸福的感觉,这就是她越来越喜欢他的原因。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