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难道看我一眼我就能变成太监了

    不需要?

    连澈身子前倾,温热的气息均匀地喷洒在她脸上,薄唇微启,“那如果朕想要负责呢?”

    “哈?”

    蔺宝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瞪大眼睛看着他。

    ——她方才没有听错吧?他居然说他想要负责?尼玛,她明明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可他怎么还——

    对上他那含笑的眸子,蔺宝蓦地乱了心跳,一个荒唐的想法涌入脑海——他喜欢上她了?

    看着她那微怔的模样,连澈玩性大发,勾起唇角,道:“不如你嫁给朕好了。反正睡都睡过了,还能如何?——虽然你说是意外,可朕却觉得这是天意。”

    换而言之,天命不可违。

    蔺宝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心肝,干笑几声,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道:“我心脏不好,您老别吓唬我啊!”

    连澈挑眉,“若朕说得是实话呢?”

    话音一落,屋内便陷入了一片寂静,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在屋中蔓延开来,险些让他们二人溺毙其中。

    然而,就在这时,温素领着一个小宫女推门而入,打破了这室内的尴尬。

    温素上前,将小宫女手中端着的早点一一摆在案桌上,一双纤纤玉手甚是灵活,这样的手无论是谁看了怕都是要赞美一番的吧。

    原本还超有食欲的蔺宝,如今看着那色泽上乘的玉米粥却是没了多大的胃口,抿了抿唇,垂着头不说话。

    连澈倒也不觉得扫兴,待温素将早点摆好,便让她同那个小宫女退下了。

    看着蔺宝垂着脑袋,他无奈地笑笑,拿了筷子递给她,道:“朕方才说的不过是玩笑话罢了,你好像当真了。”

    玩笑话?

    蔺宝抬头看着他,狠狠地抽了抽嘴角,泥煤——她在这儿尴尬得要死,结果他却说那些都是玩笑话,那她该有多囧吖!

    为了掩饰自己那无比窘迫的小脸蛋,她接过筷子,捧着碗喝起粥来。

    瞧着她终于不再绷着脸,连澈也算是自在了一些,可这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淡淡的失落。

    罢了,反正他们来日方长,又何愁俘获不了她的心呢。

    连澈抿了抿唇,放下筷子,学着她的模样,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不得不说,这种吃法虽然不大雅观,但却很尽兴,让人的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喝了约莫半碗的样子,他这才放下碗,用丝帕擦了擦嘴,拾起筷子给她夹了御膳房做的包子,道:“随便吃吧。”

    蔺宝不说话,只是准备用筷子夹过包子,他却径直将包子递到了她的嘴边,一点也不觉得不妥。

    她瞥了眼包子,还是用手拿了过来,默默地吃着。

    见状,连澈不由地又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无奈地揉了揉额角,道:“朕同你商量件事儿,如何?”

    蔺宝终于抬眸,一边嚼着嘴里的包子,一边看着他,好奇道:“什么事儿?”

    “朕想让你做朕的面首。”他无比认真道。

    “噗——”

    怎料,蔺宝却是一口包子馅儿喷了出来,那带葱的肉馅儿就这么和连澈的俊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泥煤,她家皇帝今儿个肯定没吃药,她虽然顶着小太监的身份,可这本质好歹还是个女的吧!说是面首……也委实不好听了点吧?

    连澈黑着脸用丝帕将脸上的肉馅儿擦掉,看着她因为咳嗽而呛红了小脸终是没有说出责备她的话来,难得有耐心道:“朕只是让你同朕在外人面前做做戏,帮朕挡一挡那些大臣的女儿罢了,又不是真让你做面首。”

    就算要做,那也得是名正言顺的!

    做戏?

    蔺宝抿了抿唇,喝了口粥,眸中闪过一丝纠结,似是拿不定主意。

    然,连澈又道:“朕会给你一万两黄金做报酬的,等到朕纳妃的那天,你便解脱了。”

    一万两黄金!

    蔺宝双眼放光,“你说得都是真的?”

    以表诚心,连澈挺直身子,竖起三根手指,正经道:“朕发誓,待朕纳妃或是纳后的那一天,便不让你做朕的面首了。”

    ——哼哼,到时候就让你做皇后!

    “……那好吧。不过口说无凭,得立字为据!”蔺宝挺着小胸板,双眸炯炯有神,满脑子想的都是金元宝。

    连澈勾唇,取了张宣纸认真地立下字据,随即同她一并摁了手印,最后还郑重地盖上了龙章。

    蔺宝满心欢喜地看着那张契约,待墨迹干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收好,仿佛那手中捧着的是十万两银票似的。

    看着她这么爱财,连澈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同她继续吃着未吃完的早点。

    *

    殿外,趴在窗边的宫人们,伸手在那窗纸上戳了个小洞,眯着眼睛看起来,时不时有宫人在说着悄悄话。

    瞧着那堆“肉墙”,温素依旧淡然地做着手中的事,却是不经意地听到他们的谈话。

    ——“诶,小鸽子,平时可就属你和小包子关系最好了,你知不知道皇上是啥时候看上小包子的?”某宫女好奇道。

    小鸽子挠了挠头,道:“我和小包子入宫也不过一个月的时候,这期间并未看到过皇上同她有什么暧|昧的行为啊。”

    说罢,他又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平时也就只看到皇上会让小包子寸步不离地跟着,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不过,有一点小鸽子还是蛮好奇的,每次皇上都只让小包子伺候他如厕,可小包子却是打死都不愿意,只是不知皇上那次同小包子说了什么,小包子便同意了。

    只是,这些倒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小鸽子颇为天真地想道。

    却又听方才问他话的宫女素贞道:“小鸽子,你说皇上到底喜欢小包子哪一点呢?”

    小鸽子并未答话,毕竟皇上的心思其实他们能猜的。

    然而,素贞的下一句话却是把小鸽子给呛了个半死,只听她叹息道:“唉——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做太监啊!”

    “……”

    话音一落,原本还在趴在窗户上的众宫人纷纷扭过了脑袋,直直地看着她,一脸的无语。

    素贞撇撇嘴,道:“看什么看嘛,难道看我一眼我就能变成太监了?”

    “……”

    众宫人默默地转过头来——好吧,事实证明,以素贞的智商活到现在真是极其不容易,她简直就是宫里的一朵奇葩!

    就在众宫人在心中哀叹地时候,御书房的门倏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这迎面走出的,自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连澈!

    众宫人一惊,赶忙站立于道路两侧,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只是在抬眸时,全体都不淡定了。

    ——皇上,你的手怎么可以放在小包子的腰上呢!

    连澈淡淡地抬手让他们起身,搂着蔺宝的手更加紧了紧,正欲同她出去透透气,谁知就在这时有人先一步踏了进来:“皇表——”

    不知怎的,最后一个“兄”被生生憋了回去。

    众宫人循声望去,却见一身闷|骚红的夏侯锦年站在门槛处,不可置信地看着连澈。

    蔺宝抬眸瞅了瞅夏侯锦年那吃了苍蝇便便似的脸,只觉得有些想笑,看着他那一身闷|骚红,不知怎的却是想起了连澈今儿个丢给她的红裤衩。

    说来倒也怪,难不成连澈他们家的亲戚都这么喜欢闷|骚红么?

    正想着,她便被连澈拽了过去。

    相较于夏侯锦年的憋屈样,连澈显得坦然许多,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淡淡道:“锦年,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了?”

    夏侯锦年抽了抽嘴角,僵硬地扭过头看着蔺宝,舌头开始打劫,磕磕巴巴道:“她……她……”

    怎料,连澈却是没给他问的机会,拉起蔺宝的手,冲他道:“正巧锦年今儿个有空,不如一起去酒窖玩玩?”

    “……皇表兄做主便是。”夏侯锦年敛下眸子,退到一旁。

    “既然如此,便走吧。”

    说罢,他便牵起蔺宝的手,大步跨出了门槛,还特意放慢了步子,生怕她跟不上。

    夏侯锦年走在他们二人身后,始终垂着眸子,看不清神色。

    *

    蔺宝从未想过在连国的皇宫里,竟会有如此大的地下酒窖,而这酒窖正位于朝阳殿的地下,甚至比朝阳殿还大上了一倍。

    她从密道走下去,看着四周的壁灯有些纳闷,扭头问道:“在这里待久了,会不会被憋死啊?”

    连澈笑笑,揉了揉她的手,道:“怕什么,这里四面都挖了气孔,就是在这里住上两三年都没有问题。”

    两三年?

    蔺宝撇撇嘴——要是真让她在这里住上两三年,还不如直接给她一刀了断来个痛快。

    不过想归想,还是眼下比较实际一些。

    她抬眸,环顾四周,却是发现这里不仅有水池,甚至还有拱桥,连厢房和凉亭都被设计得妥妥当当,简直就是个地下休闲庄。

    不可否认,如今正值盛夏,地面上可谓是燥得慌,而在这地下便凉爽得许多了。

    三人慢悠悠地穿过拱桥,正准备朝凉亭走去,却是在那里看到了一抹极其熟悉的身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