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第696章 一直都是深爱着自己的

    “怎么?只是看到这个伤疤就吓到你了吗?没关系,只要你将匕首插进来,就往这个伤疤的地方插进去,就一定能够比这个伤疤更加的大。”

    寒邪顺着乐遥的目光看向自己胸口处的伤口,冷嘲道,尽管这个伤疤,他也已经忘记了是怎么留下来的,甚至是还是有些好奇,能够在自己的身上留下这么大的伤疤的人,肯定会非常的厉害,这样的厉害,他倒是想要见识一下。

    听到寒邪的嘲讽,乐遥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面色落寞带心疼的将手缓缓的举起来,放在了他的胸膛上,在他的伤口处慢慢的抚摸,甚至是手都开始颤抖,声音十分的小,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寒邪说,“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你呢?这世上谁都会伤害你,都不会是我,这肯定十分的痛吧……”

    那小心翼翼的抚摸,带着微微的瘙痒,那样的怜惜,出自喜真心实意的怜惜,让寒邪的身体狠狠的一震,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只是在瞬间却是变幻了这么多的表情,他开始有些猜不透面前的这个女人了,只是尽管是猜不透,他还是有一种更加荒谬的感觉,只觉得他应该对这个女人非常的熟悉,十分的清楚才是,只是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微微抬头看着乐遥的面色,那面上的怜惜不像是装出来的,这个女人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猜不透,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一个侍女,那应该是在得到自己的宠幸之后,兴奋的不得了,只是她又哪里来的能力能够让寒易和寒心他们都听她的话,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过怪异,而且若是她是想要害自己的人,又为什么在刚刚自己睡着了之后没有做什么,更是现在这样的举止行为根本不符合,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寒邪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胸口的皮肤上闪过一丝温润的轻柔,一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是乐遥低下了头在自己的胸口的伤疤上怜惜的吻了一下,这样的动作再次让寒邪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就算是他这么有自制力的人都没有丝毫的办法。

    猛的一下将乐遥给抓起来,面上的青筋挑起,狠声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动作很危险吗?你是在勾、引本尊?”

    谁知乐遥只是毫不在意的一笑,即使是面容还是带着灰蒙蒙的一片,但是寒邪却看到了一片迷茫的美丽,这样的温柔,像是天边的云彩。

    “若是你认为这就算是勾、引的话,那就是勾、引吧。”

    乐遥温柔的笑着,又低头去吻那个伤疤,这是能够让她见证寒邪和自己生死相依爱情的证明,她十分的开心满足,这个时候,她会十分的开心的以为,面前的寒邪便是自己的寒邪,一直都是深爱着自己的寒邪。

    被乐遥的怪异的举止弄的不知道如何来应对,但是寒邪毕竟还是寒邪,只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一下子将面前的乐遥给狠狠的制住,疯狂的进行着乐遥刚刚勾、引的回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