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十八章 李恪

    底沉的声音响彻整个道场,来人可以说极度嚣张,话语更是极其刻薄,丝毫没有给裴重远留半点面子。

    裴重远眉头紧皱,眼瞳微缩,从声音中他已经知道是谁来了。他有心发怒,可是又自知不是此人对手,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火。

    众多弟子惊异,在这底层道场上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刚入门不久,所以九玄天清观内一些真正的道术高手他们根本就没接触过,在他们眼中,裴重远那就是强大的代名词,而今天,首先出了一名少年敢与裴重远动手,而现在貌似又来了一个更加张狂的家伙。

    怀着一颗好奇的心,众人纷纷侧目,望向声音的来源出,与此同时,肖泽也扭过头来看向传道岭上方,刚刚的声音正是从传道岭上面传来的,显然来人定然是九玄天清观高阶子弟,不是在传道岭上层传道的就是在上层听道的。

    传道岭上方,只见一位老者正御剑飞来。老者一身淡蓝色道袍,留着一抹山羊须,头发已经灰白,满脸的皮肤干巴巴的,没有了一丝光泽,那双目虽然有些混浊,但给人一种更加阴戾的感觉。老者微眯着双眼,阴冷的盯着裴重远,然后直接驭剑飞到了李文辉的身边。

    “爷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见老者飞来,李文辉顿时扑到了老者的怀中,痛哭流涕,满脸委屈之色。

    “乖孙不哭,不哭哦,有爷爷在,爷爷给你做主!”溺爱的抚摸着李文辉的脑袋,面对李文辉时老者那双目中的阴冷尽皆隐去,就如同一个慈祥的普通老人一般。

    “没想到李恪今天也在道场,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可不是,这老家伙最护短了,裴重远当众教训了李文辉,这老家伙肯定会为李文辉讨回来。”

    红衣少女和身后的几名同伴饶有兴致的望着老者和裴重远。御剑而来的老者他们都认识,并且对老者的脾性也非常清楚,此人名为李恪,正是李文辉的亲爷爷,以护短儿狠辣出名,其修为很高,在九玄天清观内也是有着一定的地位,远不是裴重远这种底级的传道者可比的。

    李文辉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先天灵觉第一层,以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能有如此修为,在整个九玄天清观都能进入前列,若是任其发展,以后的成就绝对不为太底。

    李恪生性就爱护短,再加上孙子如此优秀,让这个做爷爷的自然更加的疼爱,平时里那是舍不得让李文辉受半点委屈,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看着李文辉脸色苍白,嘴角还有丝丝血迹,明显是受了内伤,这让他这个当爷爷的心都在滴血。

    “裴重远,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怎能以老欺少,将我孙儿打成这样?”李恪阴沉着脸,目光转向裴重远,阴冷的道。

    “李恪,你要搞清楚,若不是我手下留情,你孙儿就不是受点伤的事了,他伤成这样,全是他不知进退才造成的。”裴重远也毫不示弱的道。

    李恪虽然修为为比裴重远高很多,但是他在九玄天清观内也只不过是普通的子弟,并没有什么职物在身,而两人的辈分也可以用师兄弟来形容,裴重远虽然不敌他,但是在九玄天清观内,他也不信李恪敢做出什么。

    “这么说来,我还待谢谢你了?”李恪面色阴冷,眼中射出一道寒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

    “李文辉目无师长,敢公然对我不敬,身为传道者,我若不以正邪风,以后还有什么脸在来这道场讲道。”

    “对你不敬又怎样?目无师长?就你那点修为也配称之为传道者,我看倒更像是一个奶妈!”李恪冷笑一声,满不在乎的盯着裴重远,可以说是当着众人的面扇裴重远的耳光。

    “你……”裴重远怒火攻心,满脸都是愤怒的神色,他脑袋一晕,差点就要摔倒。

    “老伯!”肖泽见状,连忙扶住了裴重远。

    “我们走!”心怒难平,裴重远气的双手颤抖,他伸出右手抓住了肖泽打算离开,再在此处待下去只不过是自取其辱。

    “慢着!打了我孙子就想这么走了?”李恪眼中冰冷无比,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显然他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裴重远斜望了他一眼,心中无比的憋屈,道:“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裴师弟道术如此高深,师兄只是想领教领教!”李恪声音冷冽无比,让周围的人如坠冰窖,再加上他那阴戾的眼光,就如同一个吸血的恶魔,狰狞而恐怖。

    “李恪,你不要太过份!”裴重远怒火中烧,若不是因为不是李恪的对手,他早就冲上去与对方大战三百回合了。

    “哧!”

    李恪并指如剑,指间光芒绽放,非常的绚烂与刺目,一把短剑从背部冲出,短剑长三尺,流转着一层碧绿色光华,旋即迅速的飞射向裴重远。

    周围的发出一片惊呼,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刚入九玄天清观不久的弟子,很少见识过有人施展道术对决,全都露出紧张的神色观看。

    虽然刚刚裴重远与李文辉已经过了几招,可是李文辉的修为毕竟还太低,场面不够惊心动魄,而现在换作李文辉的爷爷,这可是一个真正的道术高手,不论是在御剑的技巧上,还是声势上,都做到了最好的程度,让得周围众人一阵心旷神怡。

    没想到李恪说动手就动手,裴重远大惊。李恪可不比李文辉,这是一个已经修炼了数十载道术的高手,且修为比他要高深很多,他自然不敢大意。当下大手一甩,法轮道兵便他被祭出,挡在了身前,护住了他与肖泽。

    不得不说,李恪真的非常强大,他凶狠出手,没有一丝身为老人的慈祥,反而有着一种暴戾的气息,给人一种狰狞恐怖的感觉。

    裴重远掌指向天,咬牙苦撑,一柄道兵被他放大到如一间屋子大小,而他与肖泽则躲在道兵的下方。

    碧绿色的剑光一道接着一道斩落,在法轮道兵上整整斩了十八剑,支撑着法轮道兵的裴重远也因此遭受了重创,一口老血瞬间喷出。

    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在李恪的强攻之下,裴重远是能苦苦死守。

    “嗖……”“嗖……”“嗖……”

    李恪双手分别并指,旋即向两边轻轻一划,三尺短剑一阵轻吟,幻化成七把,聚成了一道简单的剑阵,向着裴重远激射而去。

    运转起全身的灵觉之力,裴重远双手结印,法轮道兵绽放出一道璀璨的神虹,紧接着他双手掌猛然向前一推,带着一股势如破竹之势迎击李恪的剑阵。

    这是一次剧烈的碰撞,场面相当的激烈,轰隆之声震耳欲聋,可以看到森然的剑芒与璀璨的神虹在空中撞击,然后神虹泯灭,那恐布的波动异常震撼,慑人心魄,毁灭性的骇浪向四周扩散,仿佛天崩地裂一般,让人灵魂战粟。

    能量被搅乱,毁灭性的骇浪向四周扩散开来,李恪道术精深,可是也只是相对于裴重远而言,虽然二人的碰撞不会造成太大的灾难,可是周围观战的还有着许多没有开启灵觉的子弟,那溢出的点滴灵觉之力若是击冲到这些人,会也会导致相当严重的后果。

    看着一层层能量涟漪将周围的空间吞没,所有刚入门的子弟都感觉到脊背冒着凉气。

    法轮道兵的光芒被瞬间震散,而裴重远整个人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了出去,法轮道兵也因此失去了灵性,再次化为了巴掌大小掉落在了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