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让我去,我是女人

    110让我去,我是女人

    信河东第一次不怕,第二次就不一定不怕了,所以他吓得缩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掉到地上去。

    不过,他还是不敢说实话,于是一边求饶就一边耍赖皮,“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你就是打死我,我还是不知道。”

    吕子睿淡淡地看着信河东的样子就知道,现在他就是真的打死这个人,这人也不会说的了。

    何况他今天来的目的不是信河东,所以他也没有必要把信河东给逼死。

    这时,从监控里看到看台上的人都站了起来,疯狂的喊着,只是听不见他们在喊什么。

    吕子睿担心的朝着台上看去,却看到了高逸远一拳把老虎给打死了。

    难怪看台上的人要疯了,一个人一拳把老虎给打死了,怎么可能?

    信河东也看见了,张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监控里的画面,人站着,虎躺下了。

    吕子睿把枪在信河东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看,这就是你惹我们的下场。”

    信河东一个哆嗦,惊慌失措的看向吕子睿。

    此刻,他眼神里看到的不是人了,而是阎罗王。

    以后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再惹睿帅的人了,既然这样,不如卖个人情给他吧。

    这么一想,信河东心里又有底了,他准备出卖一下霍翰本,这比出卖黑衣人要安全多了。

    “那个……睿帅,你说的什么黑衣人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件跟你有关的事情。”

    “说说看看。”吕子睿看着信河东,想要看看这个时候他还想玩什么花样。

    “你知道霍翰本吗?”

    “霍家的二公子?”

    “嗯,他特地从国外回来,现在到处找合作的人来对付你,你看这消息能不能……”

    信河东看着吕子睿,希望这个消息能换来他的平安。

    “你觉得就他找到的人能对付我吗?”吕子睿却一脸的不屑。

    这句话要说换在今天晚上之前,他一定会觉得睿帅太吹牛皮了,但是现在,他真的信了,这个人速度太快,快到他根本无法反应。

    还有那个打虎的人,原来不是他打不过,而是他不想一拳把老虎给打死。

    要是落在这两个人手里,恐怕到时候就是想死都不会是那么容易吧。

    “睿帅,我知道的真的也就这么多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合作,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行吗?”

    信河东不愧是江湖上混的,此刻还想跟睿帅站在同一个战线。

    因为他知道,跟这个人做朋友比做敌人要安全得多。

    “合作,好,你说说看我们要如何合作。”吕子睿也没有拒绝,既然信河东要合作那就合作好了。

    看到睿帅没有拒绝,信河东高兴了,“睿帅,你看,我这腿……要是再不处理,我想要跟你合作都没有命了,要不,我先处理一下腿,然后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的聊聊?”

    吕子睿看了一眼信河东的腿,这么长时间了,他也觉得差不多了,所以很痛快的说,“好,先放你一次,下次看看你有什么好的合作计划,如果没有,你懂的。”

    “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信河东连连点头,只想把这个阎罗王快点送走。

    吕子睿如了他的愿,真的走了,他是跟着高逸远一起走的。

    在确定吕子睿确实走了之后,信河东再也等不及了,按响了求救铃。

    铃声一响,很快就进来几个人,几个人看到眼前的一幕,全都呆住了。

    “你们还呆着干嘛,快点送我去救治啊。”信河东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手下才惊醒,连忙把信河东抬起来,就朝着他们的医务室走去。

    医务室。

    在这底下格斗场的下一层,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这底下格斗场还不算是最底下。

    ……

    韩天恒的酒吧。

    八名鬼骑士一个不少的聚在一起,细一看,不对,这八名中有两名是女子,少了一名男子。

    又过了一会,最后一名男子才闪进了包厢。

    “睿帅,你这招果然不错,将计就计,真的是太棒了!”最后一名男子进来之后,有点迫不及待。

    “飞云,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吕子睿一看男子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了**不离十。

    “嗯,你猜我都看到了什么?”赵飞云高兴得双眉挑起老高,用很神秘的眼神看着众人。

    “你不会是看到了黑衣人了吧?”韩天恒忍不住的问道。

    “也差不多了,我看到他们把信河东带到了地下一个暗道里,我跟了几步,发现暗道里有很多分开的小道,就如地下排污管道一样,他们的地下医务室在第一个通道,我想黑衣人肯定也就藏在那些通道中的其中一个。”赵飞云是越说越兴奋,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比划。

    不要说赵飞云了,吕子睿对这个消息也是非常的高兴,“这个消息真的是太好了,看来这几夜还要辛苦你了,你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试试,看看有没有和他们地下通道想链接的地方,记住,只看,不要打草惊蛇。”

    “这个我知道,这事就抱在我身上,给我三天,我把地下通道全部给你摸一遍。”赵飞云二话不说,这样的事情是他最拿手的,根本就难不倒他。

    “好,这次我们能如此顺利还得感谢凌无双,要不是她扮演高逸远的女朋友,故意给他们抓去,我们这次也没有这么顺利。”吕子睿把目光投向鬼其实中多出来的那个女人。

    “睿帅,你客气了,其实我没有扮演,我真的是哦。”凌无双一笑,挽住了高逸远的手臂。

    “哦?”吕子睿和包厢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高逸远。

    高逸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其实不是……”

    “谁说不是,从现在起就是了。”高逸远话没有说完,就被凌无双给顶回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吕子睿都被她们给搞糊涂了。

    “这事我来说。”凌无双好不客气的把话接了过去。

    ……

    原来凌无双是凌子潇的女儿,凌寒的孙女儿,而凌子潇又是高逸远的导师。

    凌无双早就喜欢高逸远了,高逸远却一直以不敢高攀作为借口拒绝凌无双。

    那天,她偶然听到高逸远和父亲在书房谈怎么打入地下格斗场内部的事情,她立刻就跳了出去,“让我去,我是女人,又是生面孔,他们也不会怀疑的。

    给读者的话:

    凌寒是【冷情首长宠妻无度】的男主,凌子潇是他的儿子,番外里有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