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四十九章 路遇同行合兵一处

    肖天健正在琢磨此去范家堡到底能否打下这个庄子的时候,前方响起了一阵马蹄声,肖天健马上便站了起来,远远的看到石冉带着大牛等三个人奔了回来。

    “掌盘子!咱们左边那条路来了一帮人,看上去也像是一股杆子,有二百多人,快到这里了!请掌盘子定夺!”石冉策马冲到近前,一翻身便跳了下来。

    肖天健心里面一紧,立即问道:“看清楚了吗?弄得清他们的来路吗?”

    “错不了!刚才是虎子发现他们的,招呼小的过去看了一下,他们骑马的人多,一看到我们几个便追了过来,马上要就到了!以小的看,这股人大致应该是东边王天龙那伙人!好像是也奔着这边的庄子来的!还抬的有梯子什么的,好像不是奔着咱们来的!”石冉赶紧答道。

    肖天健这才发现,在前面不远处,是一个路口,他们两边的人刚好在这个地方交汇,看来这帮人应该不是奔着他买来的,心里面不由得有点犯呕,心道怎么老子总遇上这事儿呢?上一次去赵家堡,碰上一伙子溃兵,这次奔范家堡,却又遇上同行!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赖!

    “全体都有!起立列队!战兵在前,辅兵在后!”

    肖天健眼看躲是躲不开了,于是立即便大声对手下叫道。

    几十个手下听令立即便站了起来,以飞快的速度排列了起来,而且为了稳妥起见,肖天健听了阎重喜的意见,带队朝路的右边移动了一些,靠着一个土丘展开了队形,这样可以有效的保护他们的后队,以免被对方骑兵所乘,对付这样的情况,到底还是阎重喜比他更有经验一些。

    他们刚刚整好队,便看到前面道路上扬起了一片土尘,紧接着十几匹马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内,并且迅速的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随着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传来,那十几个人在一箭地之外纷纷拉住了马缰,圈着战马迅速的聚拢在一起,朝着他们这边打量了过来。

    当看清肖天健一行人之后,这些人各个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神色,但是大多数人却把手中的兵器给收了起来,这一点显然是对方并没有对肖天健一伙人表现出太大的敌意。

    肖天健这边所有人也同样在打量着出现的这十几个骑马的人,和他们一样,这些人也都穿的破破烂烂,从服饰上看,这些人并非是官军,而是他们的同行,只不过是另外一股杆子罢了,正常情况下,杆子之间相遇,是不会太过有敌意的,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走各的道。

    肖天健也在打量对方,这十几个骑马的人比起自己这边的石冉等骑马的几个人显得彪悍一些,控马显然要熟练一些,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应该从事这个行当时间已经不短了,在到来这里之后,相互之间配合的相当默契,显得很是进退有度,一个个形之中露出一种彪悍之色,让肖天健多少有些羡慕,要是自己有这么些个骑兵的话就好了。

    两方相互打量了一番之后,对方十几个人之中有一个满脸横肉,长着乱蓬蓬的络腮胡子的矮壮汉子,一带马缰便越众走了出来,他手中的刀也已经收了起来,并表现出敌意,提马缓步走到了近前,在马背上一抱拳大声的对着肖天健这边叫道:“敢问一声,这儿谁是掌盘子的!出来说话!”

    此人说话颇有点不敬,连个请字也没说,直接就要肖天健这个掌盘子出去答话,铁头一听很不乐意,一按自己腰间的刀柄,便要开口呵斥。

    肖天健一把抓住铁头的手腕,让他安分一点,不要多事,将自己的朴刀交给了铁头,大步走了上去,在那个人马前几步停下来,也是一抱拳道:“这位老兄有礼了,这里我说了算,不知兄台有何见教?”

    这个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肖天健,对肖天健的身材很是有些吃惊,而且看肖天健还穿了一身棉甲,跟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一身皮甲的人一比,反倒他这个掌盘子的穿戴还要寒酸一些,于是便对肖天健问道:“敢问一声这位兄弟高姓大名吗?”

    “不敢当,在下姓肖,有个绰号肖一斧,让这位兄台见笑了!但不知这位兄台又如何称呼呢?”肖天健带着一丝微笑,对这个马背上的壮汉问道。

    他们一个骑马一个步下,显然此人对肖天健多少有些不敬,但是听了肖天健自报名号之后,这个人还是微微愣了一下,又赶紧打量了肖天健一番,哼了一声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肖一斧呀!我叫王天龙,说起来咱们算是同行!

    你的名号我头些天听过了,听说你宰了古庄的杀破天,此事当真吗?为何你要杀他?”这个王天龙说话有些粗鲁,直接便对肖天健质问道。

    杆子之间是比较忌讳这样的事情的,如果没有缘故,一股杆子强行吞并另一股杆子,还杀了另一股杆子的掌盘子的话,在同行之中是说不过去的。

    哟和,原来老子的名头居然这么快便传出了老远呀!连这个王天龙也听说这事儿了!肖天健暗自想到,但是脸上神色不便,又是一拱手答道:“幸会幸会!久闻大名!久闻大名了!王兄要是问起这件事的话,那么好说,这事儿怪不得我什么!我几个兄弟去采办点东西,碰上了那姓沙的,在亮明了身份之后,那姓沙的却还是抢了我几个弟兄的钱和牲口,这还不算,姓沙的居然还绑了我弟兄的肉票,要我拿银子去赎,是他先坏了规矩,我才去找他算账的!他不但不放人,还想吞了我,结果他本事不够,被我宰了,这怨不得我什么!”

    对于这个王天龙,肖天健没和他打过交道,自然也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便大致解释了一下事情的起因。

    王天龙听罢之后,皱皱眉,肖天健所说跟他听的消息基本上差不多,这件事确实怨不得这个姓肖的,只怪那个姓沙的笨蛋自己找麻烦,他和姓沙的也没什么交情,对于这件事他也犯不着为姓肖的出头。

    不过王天龙看了看肖天健身后的这些人,还是有些眼馋,他自己这十几个手下,只有他披了一身铁甲,其余的手下都没着甲,倒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肖天健,手下居然有十几个人都穿着崭新的皮甲,而且这个姓肖的这些手下,一个个看着显然是训练有素,比起他那些手下,更显得精悍许多,这让王天龙倒也不敢太小觑肖天健。

    于是他便微微露出了笑容,一抱拳道:“原来如此!如此说来,那姓沙的笨蛋死的不怨,要是让我王天龙遇上的这事儿的话,也饶不了他!

    只是今日在这儿碰上了肖当家,但不知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肖天健脑子里面闪了几下,现在他们离范家堡已经没多远了,走到这里之后,其实只剩下一条路,就是到范家堡去了,所以既然对方问了,他也没必要隐瞒什么,而且王天龙这么兴师动众的跑到这里,不用问,也是奔着范家堡那边去的,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于是他微微一笑道:“呵呵!今天看来是碰巧了,兄弟我近来缺粮了,正要到前面去打些粮去,想必王当家也是要去那个地方!”

    王天龙看肖天健说话没背着他,于是便点点头道:“呵呵!看来还真是凑巧了!咱们想到一块儿了!头些日子俺让人给那姓范的老财送信,想从他哪儿借点粮食,但是那老不死的却不肯卖我姓王的面子,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的话,以后我王天龙还怎么在这一带混呀!

    既然咱们碰上了,那么不妨就一起去!那姓范的堡子弄的跟乌龟壳一般,我还正担心手头兵力不足呢!你们来的正好,以兄弟你的兵力,肯定是拿他没法子的!倒不如跟我们合兵一处,一块去对付那老王八蛋如何?”

    王天龙说的是实情,虽然他带来了二百来手下,但是范家堡那边地势比较险要,而且寨墙高筑,以他的实力,打下范家堡还真是有些怕不太够,而且他也不是笨人,一下便看出来这姓肖的手下比他的手下要精锐不少,要是能得到肖天健的帮助的话,这打范家堡可能会简单一些。

    更何况打庄子这种事,在这个时代往往仅凭一股杆子的力量是不够的,很多时候会出现几股杆子联合起来,一起攻打一个庄子,这样成算就会大许多,打下庄子之后,按照事先的约定再分赃,这已经是惯例了。

    肖天健听了王天龙的提议之后,微微思量了一下,这次他带人去打范家堡,其实也并不是很有把握的事情,只是眼下他只有这些实力,而且旁的地方也没什么可选的,只能先去范家堡看看情况,说起来能不能打下范家堡,他自己也是心中没底的。

    更何况他干这个时间尚短,以前只是干一些劫道的小买卖,打刘家庄那是因为有冯狗子知道地道,取了个巧罢了,总体上来说,他还没什么强攻庄子的经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这段时间练兵,主要也是针对的野战进行的操练,对于攻打庄子,他因为自身经验也不足,所以基本上没有很好的训练过手下,也就是说他跟当初马超的西凉军一样,野战能力强,攻坚能力很弱。

    今天这个王天龙提出来他们联合攻打范家堡,肖天健想了一下之后,觉得可行,毕竟对方干这个的经验肯定要比他丰富,通过这次联合攻打范家堡,他也可以趁机积累一些攻打庄子的经验,以后再做这种事的时候,也就会方便一些。

    我们的口号是:一定要把看书投红票变成习惯!你们的收藏和红票是我更新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