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秒懂的事

    8:秒懂的事

    这个世间,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个定数。

    就像是这一刻,每个人都是那样好好的,安分守己着说说笑笑。

    谁知道,微妙的隔着那一秒时间,会有怎样的时过境迁正悄然来袭。

    见她没有回话,管家一下子的忽然显得更是拘谨起来,怕是惹到了她不开心那样。

    夏宝儿微微叹息一声。

    想起自己和父母刚住进这里来的时候,这儿的人,不管是管家到保安和仆人,都在用另类的眼光看他们。

    如今他这般的恭敬对她,也不知道是离先生的吩咐和威严,还是他们觉得她现在正是得宠时?

    “夏小姐,真的很抱歉,没有打扰或者阻止您的意思,只是为了安全起见。”

    点点头,她淡下了心思,“我明白的,我会随时跟管家联系。”

    管家还想说什么,夏宝儿已经提起脚走出去。

    不过这次为了不让他去跟离先生打招呼,打扰到他的正常计划和步骤,夏宝儿是听话的坐上车。

    让司机带着她,赶到跟钱钱与琪琪见面的地点。

    赶过去的时候,钱钱和琪琪都在焦急的等她。

    看见她过来,两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妈妈呀,可是吓死我了,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到,堵车了吗?”琪琪抓着她,劈头就问。

    夏宝儿努努小嘴,“琪琪姐您今天穿得真漂亮,可是呢,你这样子很不雅观好么?”

    赵琪琪一哼,“去它的什么优雅,老娘我本就不需要,装着累死人。”

    看她真正的性情出现,夏宝儿也就笑着坐下来。

    可是一坐下,几人面面相觑,气氛就真的在快乐不起来了。

    “小宝儿,你真的确定这是小咪?她怎么变成了这样,要不是小宝儿你亲手跟她通过话,我还真的一点都不敢相信。”

    “我也是,虽然知道她会改变,没想闹得这么……”

    夏宝儿已经将整个事实说出来,也就真的开始觉得很累,很想要好好的大睡一觉。

    “小宝儿你没事吧?”看见她这个样子,两人不免的关心问候着。

    摇摇头。她轻轻用指在太阳xue周围按压,这几次反复过后,真的好过许多。

    “我没事,你们以为我是低能儿童,什么都需要别人来劝导和开导,受教啊,之类的云云吗?”看他们两个人关切的目光,她也恼不起来。

    就连平时打打闹闹讽刺话语,一时之间都蹦不出来。

    “唉,也不知道小咪她什么时候甘愿为看了爱情而这样,将我们多年姐妹践踏在地不要了。”

    赵琪琪越来越看不懂,妩媚的脸上两层愁云,越发显出几人楚楚可怜的媚态来。

    一边的尤爱钱,倒是没有那么严重的失落感和惆怅。

    她是演员,这场面对她来说,是见得不能再多了。

    就算是小咪,只要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也就代表着那些情节和片段,其实大多真的是从现实里出来。

    当然,也不能说她无动于衷,说她魔化十几年的感情,最终还是会在心底留下遗憾。

    但小咪都说的这么清楚明白。

    她要那个男人!只要能得到那个男人的一切!

    就算是他们,就算是知道结局的事情,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办到!

    “其实,我真的想要跟小咪见上一面,可能跟她坦白聊聊后,她会有改变的吧。”

    这是小宝儿最后的心愿,也是目前最迫切就完善心愿。

    “这是她的决定!在她做出决定之前,她一定也想到这样的结局!可是她还是这样做了。”

    钱钱的话说出来,夏宝儿和琪琪也就忽然,没有了十足的底气。

    不是说他们几个闺蜜这样放任她,往那条没有尽头的方向前进。而是她早就想到自己前方的路,充满了荆棘。

    她依然,没有放弃!

    他们身为好姐妹,在她自动阻断他们所有联系,找不她也就应该知道为什么了。

    “我明白,只是我总觉得还是我害了小咪。”

    如果不是因为她,帝王就不会接近她,想要利用她了!

    一想,夏宝儿视线都黑了一大盘,觉得身体都是无力。

    “怪你?凭什么要怪你?这件事情虽然你算是导火线,但小咪自己才是做最后决定的人,她自己的决定就代表了一切!”

    不想看到夏宝儿这个难过的样子,尤爱钱轻声开口。

    赵琪琪点头同意钱钱的话,“我们难过也无补,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这样的眼睁睁看着,还不如直接狠心的坚定着不要在让自己去讨苦吃。”

    好难受,真正的无法理解,却只能全部接受。

    心口沉甸甸的,压抑着让人格外的不舒服。

    “晚上去喝两杯吧。”尤爱钱低声提出话。

    “去!”

    “好,就这么说定,我去帮那个老头子将实验弄好,出来找你们。”

    赵琪琪开车先离开。

    “小宝儿。”

    “恩?怎么了?”

    不知道钱钱忽然这么的叫住她,那样的扑闪着眼眶,想要说什么。

    但是夏宝儿隐约的,才想到了她想问的事情,一定是有些难于开口的。

    “想问什么就问啊,我们谁跟谁是不是?干嘛要这样的拘谨着连我自己都别扭了嘛。”

    “你跟小咪之间,是不会有什么事正在隐瞒着我们呢?”

    夏宝儿的确是有些愣住。

    没有想到钱钱会这样的问,一时都怔住了。

    修长的手指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尤爱钱美丽的眸子一眨不眨看她。

    “怎么?要是不想回我的话就不要说了,我可以理解你的。”

    看看尤爱钱,夏宝儿微微的沉下一口气,点点头。

    “不瞒你说,这件事,的确与我有一定的关系。”

    “什么关系?记得你跟小咪经常搅在一起。我跟琪琪工作的事情很多,没有跟你们那样可以随时随地见面,怎么……”

    “这件事情说起来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有时间我会好好跟你们说。小咪是被那个男人故意去追,身材样貌都是上等,加之对她花钱如流水。女儿的心,也就那点大,只容得下对自己好的男人。”

    “小宝儿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小咪暗恋对方吗?然后有天那个男人自己送上门来给小咪,结果可想而知,小咪坠入了自己为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场戏里……天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恩,基本的事情经过,大致就是这样了。还有那个男人去找小咪,一半的原因是故意,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我吧。”

    “你?到底也发生了什么?”

    面对钱钱的问话,夏宝儿有些难于开口。

    “我……现在跟南牧离在一起。”

    “什么——”

    尤爱钱狠狠的板着她,脸色都变了。

    “小宝儿!姐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能断的,不!是必须断掉,我不要你跟他继续在一起了。”

    “钱钱,我……”

    “你是怀了他的孩子还是怎么了?竟然不愿意断掉吗?你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对吧?赶紧给姐我撤掉那个!”

    断掉吗?就这样的,说断就断吗?

    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很可悲,很可耻!

    可是……

    深呼吸,她脑袋有着大片大片的空虚与窒息,正在朝着她不断的飞进来。

    “算了,我不逼你了,就像是小咪那样,爱情的事情没有孰对孰错。”无奈叹息,尤爱钱还能说什么?

    一个小咪就已经让他们觉得心底很苦涩。

    如今,在得知夏宝儿还是……心里就是觉得越发的难过了起来。

    “现在我们要去哪里呀?要不然去找家店,坐下来先休息休息吧。”

    夏宝儿点头,没有说话,找个下午茶的摊点。

    不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情,两个人到是抛掉一切。

    没有人在去开口提那件事情,即使他们都心知肚明,却再也知道不要说出来。

    夏宝儿回到别墅的时候,看到父母坐在大厅的沙发打着盹儿等她。

    到底是嘴里说着放心,心里惦记着没办法入睡吧。

    她叫醒父母,让他们去休息,自己也很快躺下,就这酒的困意沉入梦乡之中。

    夏宝儿睡得很彻底,隔天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

    夏母拿着香气四溢的粥上来给她。

    吃完后她接到一个陌生号码。

    “电话都响了这么久,你不接到是给挂掉啊。”夏母在一边看着她握紧,却是一点也没有接的意思,便奇怪的出声。

    一般来说她是不想结陌生电话的,只是这个时候,她怕是离先生的,所以才接听。

    “喂,您好!”

    “你好,请问是夏小姐本人吗?”

    这个声音,很有礼貌与客气,自然的不是离先生的。

    “恩,我就是本人,请问您是……”

    “哦,是这样的,夏小姐那天去试镜已经通过,请您今天下午到东映大厦33楼进行最后的试镜。”

    “什么——”

    夏宝儿揉揉眼睛,眨了眨,便知道自己现在是醒着,不是在梦中。

    这个,怎么可能啊?

    那天她不是被导演和三个评审直接给赶出来了吗?这都能通过?

    再说了,当时她还没有试镜吧?

    “恭喜夏小姐,请您记得带上相关的证件过来。”

    懵懂中的夏宝儿被来电的人这一句话提请,便清醒了过来。

    “等等……”

    “恩,夏小姐您还有什么疑问吗?”来电的人脾气倒是非常的好。没有的高高在上那种感觉。

    夏宝儿本来想要直接的问这个人是不是传什么的,但看在她的笑脸里,没有打击人家。

    “是这样的,我自己记得很清楚。试镜那天我是被老师说了直接淘汰的人之一,所以老师您这个通知,是真的没有任何失误吗?”

    听到她这样的疑问,那个老师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夏小姐您别误会,这个通知非常的官方正版通知。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登录我们的官方址,首页上就有这次的甄选活动和入围名单,包括了夏小姐您在内。”

    人家这么老老实实的告诉了她所有的答案,这下夏宝儿很不好意思的道歉了。

    “哈哈,夏小姐真是个可爱的姑娘,下午再见。”

    “好的,谢谢老师的来电。”

    一番客套话后结束,夏宝儿赶紧上搜索,果然,真在官方站首页有这个的最新消息。

    而且她也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入选。

    原因简单和奇异得令人咋舌,竟然就是那个捡起纸条……这就是第一次考试的试镜。

    夏宝儿看着,回想当时的自己,就有些脸红。

    原来真的不是一去就拼演技,而是做人的素质与修养。

    不过还有十几个人,最后只要一个,竞争一定很激烈。

    看到这消息,她拿起手机正想告诉钱钱,没想手机响动。

    跳跃着的离先生三个字。

    心中高兴地不得了,但是她还是要跟她傲娇一下的说:“干嘛了,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呢,有什么很重要事吗?”

    这个撒娇的声音,顿时让南牧离听着心花怒放,也就知道这个小东西在傲娇什么。

    听起来她今儿的心情很不错。

    “真是伤心啊,你竟然都不想我。”

    那得意的小口气,夏宝儿不用想都知道他肯定笑得很贼。

    “哼哼,谁要想你哦,你看你,再看看我们。我看啊,我们根本就不是在谈恋爱,而是在跟寂寞说嗨喽吧。”

    南牧离忍不住大笑,口气也正经了很多,“亲爱的,心情应该不错吧?”

    当然不错了,不然她哪里能笑得眉飞色舞!

    懦懦的哼了声,她低低的答着:“也就那样了,跟离先生你差不多吧。”

    两人嘻嘻哈哈的打情骂俏了好一会。

    夏宝儿这才想起来正事。

    “离先生。”

    “恩,亲爱的有话直说。”

    “那啥,是不是你用钱和关系给我打通了门?”

    对小东西这句话,南牧离本来是一愣,但是很快的,他忽然就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一时之间就起了逗逗她的念头,“如果我说是,小东西你会怎么样?难道要对我……嘿嘿,你懂的。”

    脸一红,夏宝儿最近跟离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对很多事情,好像冥冥之中有着神器在帮助,秒懂的不在少数啊。

    看来自己得要开始坚守自己的底线了,不然有天可不好了。

    “懂什么,离先生我问你一件事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