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破了

    056:破了

    嘴角张了张,南牧离眼眸忽然一温,他低头。再次睁开时细水长流那般的看了她好一会,嘴角浅浅展开,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对她报以微微一笑。

    被动的拿着筷子,他动作优雅的夹起几条,在她期待的注视下,慢慢送进口中。

    “味道怎么样,咸了还是淡了,好吃吗?”一边的某只迫不及待追问。

    南牧离没说话,直直的盯着她看。

    这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歌意思?夏宝儿不由一阵紧张。

    猜不出他表情的含义,她不禁泄气的耷拉了小脑袋。

    唉唉唉,她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对养尊处优的他来说,这种普通得不能在普通,而且没有任何营养价值的东西根本上不了台面。

    不过沮丧的她很快又无所谓的扬起嘴角,开朗的笑着对还有些惊愕的他说:“不好吃的话你就把筷子给我吧,真的没关系了,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我的心意表达了。嘿嘿,我过生日时我爸妈也都会煮长寿面给我吃,我也不喜欢吃,但只要尝一下就行。我手艺不好,待会在叫管家大叔吩咐大师傅给你重新准备。还有,我有另外的东西要……”

    “这是长寿面不是普通的早餐吧?”打断看起来很沮丧的小女人,南牧离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

    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的奇怪,但她还是点头:“恩呢,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忽然煮长寿面?”南牧离的语气有些低冷在质问,问得本就沮丧的夏宝儿忽然有些委屈。

    他骤变的脸色,犹如暴风雨凝聚般阴沉骇人,阴惊的眼神令她心脏猛缩。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冷怒的情绪,却不知究竟为何?难道她给他煮的长寿面也有罪吗……

    “小东西?怎么不说话?”

    “我……”她脸色一白,唯唯诺诺的解释,“因为我知道今天…今天是你生日,所以就擅自主张的瞒着你煮了,如果你不喜欢我马上去倒掉。”心里忽然很难过,她艰难的抬头不让自己觉得委屈。

    不算什么,真的没关系的。她,她只是有些觉得冤枉。干嘛要这么神经的自作主张嘛,真是活该……

    南牧离撑在桌面上的手突然握成拳,凝视她的冷厉眸子带着强烈的谴责。这样的目光像根无形的鞭子,忽然抽打着夏宝儿的心肝儿,让她打从心底发寒,发疼。

    为什么这样看着她?她只是好心的想给他亲手惊喜,可是……她错了吗?

    迎视他寒冽,毫无半点悦色的冰冷神情,夏宝儿心中隐隐感觉不妙,自己似乎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

    她忍着心里的难过,小声的问他:“离先生,你怎…怎么了?这碗面有什么不妥吗?”

    “是谁让你做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口气是她害怕的森冷。

    笑脸一僵,她有些惶惶,不知所措的看着这样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我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让你开心……”

    “闭嘴!谁给你自作主张的权利!我不需要——”他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对她这样疾言厉色,望着忽然生气,脸色森冷的他,夏宝儿愕然的不知所措,一双小手紧紧的握着。

    她真的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不过是给你做了一碗面,你不喜欢,看不上眼倒掉就是了,值得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吗?”眼眶一酸,她抿着小嘴忽然大声的说道,“动不动就这样对我,到底算什么!”

    沉着脸,南牧离腾地站起来,手一挥,不小心碰翻了桌上的碗。

    “哐啷”——

    瓷白色的碎片飞洒,坠落的还有她花一早上时间亲手给他做的面,讽刺的溅了一地的狼狈。

    热烫的汤汁顺着桌沿淌在地上,溅到了她下意识伸手去挽救的手背,微微刺痛的灼热烙入她委屈的心底,仿佛在嘲笑她的行为是有多么愚蠢,多么可笑!

    眼角紧紧合上,她努力的扬着小脸好让滚烫的泪珠倒回去。

    “我不需要!”

    怔愕的看着他,夏宝儿攥紧了手中还没送出的东西,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拧了起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冷漠,怎么可以!

    面对盛怒的他,一片好心被羞辱,她觉得格外的难堪。

    为什么他的心思这般复杂难懂?有什么是不能沟通的吗?为何非要这么刺伤她,为什么要这么当着她的面,如此狠狠践踏她的自尊!

    面的香气扩散,两人僵硬的身影疏离而僵直。

    破碎的声音引起了仆人的注意,正在帮萧司寻找‘宠物’的管家顾不上什么宠物,急忙快步走进来察看情况。

    夏宝儿隐忍着满腹的委屈,热情的心逐渐冷淡,纯真明亮的目光亦是一点点灰黯了下来。紧紧握着拳头,她垂首,低声下气的咬着牙道歉,“对不起,是我多事了……”

    寄人篱下,她的尊严在这里,在这个男人面前,分文不值——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不想再继续出丑。道歉后她低头,狼狈的与他擦肩而过,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在管家他们到来前逃离现场。

    眼底的暴戾消退,看到她脸上滑落的一滴泪,南牧离嘴角一紧,怔在原地,却没有拉住她。

    “夏小姐你怎么哭了?喂,夏小姐……”看到她跑出去,管家急忙的想去劝住她。但拿到射向他的目光让他无法移动。

    他纳闷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人:“萧少爷为什么不拦住她?”

    “别多事,有些事情外人只会越帮越忙!”

    “可是夏小姐她……”

    管家内心愧疚不已,看到她煮面时他早该告诉她。可是却因看她开心,一时疏忽就惹得她和少爷不快,他真是不该这么粗心!

    怔怔的看着被打翻的面,南牧离眼底一片温润红色,紧紧抿着的口中还残留着浓郁的骨汤鲜味。桌角,面条长长的悬挂在半空,热汤一滴滴的滚落。他脚下有青菜,香菇,还有煎得很漂亮的蛋……想必一大早,她很用心做着,却不想此刻狼藉一片。

    眉头微蹙,他的唇抿成一线,似在沉思,又像懊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