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界修仙

第二百五十二章 百世轮回锁(二)

    张云颇有怨言的离开倚府,开始了四处磨练,一年内就在修炼界打出一个不小的名头,但却始终法脱离义兄倚天云名声的影响,让他很是郁闷。

    在接下来两年的历练中,他收获了人生第一段爱情,人们常说初恋是最美的,尤其是他这种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让他很快就陷入爱河,法自拔。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柳叶儿,她活泼、开朗、美丽大方,她纯洁、善良、聪明伶俐、又充满正义感,在张云看来她及所有女人的优点于一身,当之愧的完美情人!

    也曾经有朋友说过她的缺点,说她爱慕虚荣、说她做做……,但从那以后他也就不再需要这个朋友,她的缺点在张云看来或许才是她的可爱之处,这也许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她有的时候笨笨的,却憨态可掬,她不施胭脂水粉,却明艳动人,她俏媚轻皱,明艳中却风情限……[

    记得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一帮衣着华丽的纨绔弟子,在嫖宿一夜,出门时正好碰上妓院负责买菜做饭的姑娘小纯,于是当街调戏起来。

    小纯模样清丽可人,可能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只负责做一些杂物,没有正式出台接客,哪见过如此局面,一时间惊得手忙脚乱,眼看着就要哭出声来。

    正在这时,一代女侠柳叶儿出现,大喝一声:女侠在此,鼠辈受死。

    伸手拔出宝剑就冲了上去,却没想到几个纨绔之中也有修士,三两下就被人制住。

    几人见一身翠绿色长衫的柳叶儿,在晨光的照耀下如同枯树吐出的嫩芽一般,娇艳欲滴、美得不可方物,于是起了色心,几人就欲将她强行拉扯进妓院内非礼。

    柳叶儿由出手救人的女侠一下子变成待宰的羔羊,她情急之下连忙大声呼救,可是路过的行人都急匆匆快步而过,没人理睬,谁是都知道妓院是是非之地,没有人会为一个妓院跑出来的女人强出头。

    此时,张云恰好路过,将事情的过程全部看在眼中,苦笑一下,灵机一动,快步走上前去,一边释放着身上强大的气势,一边高声道:“几位,看来你们是误会了,刚才是内子鲁莽打扰各位的好事,我向你们赔礼了,给兄弟个面子放过她吧,回家我一定好好管教!”

    几人一看人家男人来了,知道事态败露,再见张云修为深厚,于是斥责几句就放两人离去。

    从那以后两人相恋了,花前月下、湖畔林间都可见两人的身影,两人相伴行走江湖,除了修炼就是耳鬓厮磨、缠绵不休。除了没有跨区最后的防线,其它恋人间能做的都极尽所能,让他深深的坠入了爱河。

    前几天义兄倚天云突然派人来接他们回府,原来他听说张云找到了心上人,很是开心,说要将两人接回家亲自给他们主持婚礼,柳叶儿得知一代大豪出面主婚,竟然一口答应下来,让张云不由得欣喜若狂。

    想想每每两人亲热、缠绵,箭在弦上之时,却被她一句话浇灭全身的**:我想将第一次留到大婚之夜。

    这是想起来就让张云抓狂,看着怀中的美人,想想几天后的洞房之夜,全身都忍不住一阵热血沸腾。

    突然,从怀中美女的口中发出一阵模糊不清的呓语,她的玉手也意识的一抓,正好抓住他下身的昂扬之处,让他浑身不由得一阵痉挛,险些控制不住将熟睡中的她就地正法,但一想到每每被他拒绝后的失落,不由得全身火气立即消了大半,长叹一声,暗道:“两年都等了,还差这两天吗?”

    来到倚府两人先拜见了义兄、义嫂,柳叶儿主动提出不喜奢华,简单的举行个仪式就行了,倚天云夫妇赞赏一番,随即答应,张云本来就是客居在此,也表明一切都由义兄做主。

    婚礼这天确实节俭,只是将张云的小院装修的喜气洋洋,倚天云请来几个相熟的朋友,简单的举行了仪式。

    在之后的宴席上,倚天云和他的几个朋友,殷勤的劝酒,张云高兴之下也是酒到杯干,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就,直到他醉的不省人事,跌倒在桌下。

    午夜时分张云悠悠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正要移动身体,却发现手脚被禁锢住,心中一骇,酒气立刻去了七分,这才发现自己修为被制,四肢被绑在凳子上,口中也被一团棉布塞着,想要大喊却变成了支支吾吾。

    突然,门吱扭一声打开,倚天云满脸通红,提着一个灯笼,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他将灯笼放到桌上,张云才看清房中的情形,房间正是他亲手和柳叶儿精心布置的洞房,新娘子正在红色的帐幔中和衣而睡,鼻息均匀,显然是等的累了先睡下。

    突然一股不好的感觉侵上他的心头,连忙用力摆头支吾起来。[

    倚天云看了他一眼,诡异的一笑,然后不疾不徐的取出火石,点燃喜烛,又倒了一杯喜酒,一饮而尽,这才扭头对着张云道:“贤弟啊!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一身上佳的资质,却不潜心修炼,以图大道。偏偏被儿女私情、**名利所惑,真是朽木不可雕,为兄为了断绝你的念想,才出此下册,你可以恨我,也可以找我报仇,但你必须能胜过我,哈哈……”

    张云感到事情的不妙,奈何口不能言,情急之下只能用力的摇摇头,满眼血丝、目次欲裂。

    倚天云大笑过后,提起酒壶一口气灌入肚中,褪去长袍,和身扑到床上,将熟睡的柳叶儿压在身下。

    柳叶儿从熟睡中惊醒后,花容失色,看清来人的面孔,慌张的惊呼着:“大哥,不要啊!不要这样对我……我是你的弟媳呀……”

    倚天云色迷心窍,哪里听得进他的哀求,双手施为,撕扯着她的衣襟,同时手口也都在熟练地施为着……

    张云恨欲狂,痛到极点,面容扭曲变形,心中也在滴着血,同时身体努力的挣扎着,连同椅子一起倒在地上,再也法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床上发生那如同噩梦般的一幕……

    倚天云很快将柳叶儿身上的衣服扒个精光,一具雪白、完美的酮体很快呈现在他的眼前,同时反手快速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柳叶儿双脚被制,一边秀拳用力的捶打着他的胸膛,一边助的嘶喊着:“云,救我……云,快来救我啊!……

    她的每一声呼喊、哭泣都像一把把匕首刺入张云的心脏,让他痛不欲生,如果可以他宁愿立即死去,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占有,而且那个人是自己最尊敬、崇拜的义兄,他此刻比的后悔,后悔自己带叶儿回来,亲自将她送入虎口……

    床上的倚天云并不会因为张云的心情而停止动作,他也不理会柳叶儿粉拳力的捶打,毅然分开她那修长、晶莹的**,下身一挺,毫不怜惜的径直进入她那稚嫩、粉红的缝隙……

    “啊!……”的一声痛呼,打断了她那助的哀嚎。

    屋中一时间全部被粗重的呼吸声和痛苦的呻吟声所占据。

    张云耳中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眼睛盯着她下体流出的殷红的处血,眼神慢慢呆滞,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血,血债要用血来偿……

    倚天云发泄完他的**,随便用床单擦拭净下体,这才穿衣下床,对着躺在地上、面容呆滞的张云道:“你的女人我玩了,这个女人也已经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你想报仇我等着,如果你修为不够来找我,我必杀你!”

    说完,只见他手一挥,张云随即失去知觉,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下身一片狼藉,昏睡过去的柳叶儿,才长叹一声,门离去。

    张云醒来发现他置身于城外的荒山之上,身体禁锢尽去,自己惯用的长剑法器也在身旁。

    想起之前的一切犹如噩梦,虽然昨夜酒醉,虽然此时依旧头疼欲裂,但他却清楚的知道那一切都是真实的,想到痛处,不自觉中两道血丝顺着嘴角流下。

    他并没有鲁莽的回到城中的倚府送死,而是冷静的离去。

    从那以后他隐姓埋名,不知疲倦的修炼,脑中不停地萦绕着两个字:仇恨。

    他偷师学艺、寄人篱下、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只要对修炼有益,他所不用其极!

    他闯绝地、入死谷、几经波折、九死一生,得宝藏、习秘术,修为一日千里……

    十五年后,他和倚天云相约在黎山之巅,决一死战,了却过往的恩怨情仇。[

    当张云将长剑插入倚天云心口之时,倚天云露出解脱的笑容,有些落寞的道:“兄弟,你终于成长起来了!她还活着,她依旧深爱着你,你……去找她吧……”

    说完双眼一闭,脸上满是落寞之情。

    张云手刃仇人,但却没有大仇得报的畅快淋漓,心中反而涌起一阵莫名的失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