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83:萱妃的皮相

    183:萱妃的皮相

    几个丫头全心全意向着真凉,嬉笑着感慨,她萱妃长得倾国倾城又如何,还不是比不上凉妃?凉妃可是皇上亲自去宫外迎接回来的,而且,当天就有了侍寝的机会,甚至,连续了很多天呢。

    真凉猛地出现在几个丫头的视线之中,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暗示她们不许再作议论,继而默默地走开,清澈的眸子里无喜无怒。

    她不爱南宫烈,是以即便丑女所得到的恩宠胜过了绝世美人又如何?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她最盼望的不是遭人羡慕与嫉妒,而是人人都视她为空气,谁都不要来招惹她。

    不知过了多久,偷偷跑去瑰丽宫看热闹的银叶回来了。

    真凉见她出去的时候满脸笑容,回来的时候却耷拉着脑袋,沉板着面孔,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地问道,“怎么了这是?”

    银叶踟蹰片刻,问道,“娘娘,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凉微微一笑,“我想先听假话。”

    银叶一怔,随即道,“萱妃各方面都比不上娘娘。”

    真凉了然道,“这假话说得太没有水准,虽然我没有见过萱妃,但也知道,在相貌上,我就远远比不上她。”

    银叶咬了咬唇道,“其实我说得也不能算是假话,因为跟以前的娘娘相比,萱妃的相貌也只能屈居第二。”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萱妃比我漂亮,甚至其他所有的嫔妃都比我漂亮,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实。是以,我就不明白了,你从她那里回来之后,为何会如此愁眉苦脸?难道她骂你了?”

    银叶摇了摇头,“萱妃的皮相确实很好,我是担心皇上一味被她的皮相所惑……”

    皇上若是能被萱妃的皮相所惑,那是真凉巴不得的好事,不过,望着银叶满脸忧愁的样子,真凉漫不经心道,“银叶,该不会是你在担心皇上万一被萱妃吸引,是以再也轮不上让我侍寝了?”

    银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也可以这么说。”

    真凉诧异极了,她身边这四个丫头之中,就数银叶最懂她的心,既明白她不喜欢换上,也明白她不愿意屈身给他,甚至,银叶还曾以替侍的身份袒护着她,支持着她,可这会儿怎么会生出这种矛盾的心情?

    怔了怔,真凉以玩笑的口吻问道,“银叶,你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皇上?”

    不由地,真凉想到了一句特别露骨的话——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引道。

    是以,照着这句话,她是不是可以这般理解:银叶之所以对那个神秘男人念念不忘,一是那个男人本身所具有的魅力,二呢?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是银叶第一个男人。

    而如今,银叶跟充满魅力的皇上有过多次肌肤相亲,是不是也会因此爱上?

    银叶以像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向真凉,坚定地摇了摇头道,“除了那个短命的男人,我还从未爱过其他男人,若一定要说我喜欢他们,那我喜欢与贪恋的不过是他们健硕的身躯,别无其他。娘娘,爱过便有伤,伤过便难愈合,即便我再水性杨花,也绝对不会爱上皇上这种拥有万千女人的男人,因为一旦爱上,便失去了幸福的可能,娘娘应该就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是以才没有将心向皇上敞开,是吧?”

    真凉放心地点了点头,尽管她真心希望银叶能够爱上其他男人,忘怀她曾经承受过的痛楚,但她希望,那个男人千万不要是南宫烈,正如她所言,一个不可能付出全心全意情愫的男人,不会给她幸福的可能。

    一年之后,若是她能够离开这儿,一定要带着银叶,一起去寻找属于她们的幸福。

    “娘娘,银叶一直都明白你的心思,站在你的立场上,也不希望你有侍寝的机会,可是,谁都知道,在这后宫,若是一个曾经受宠的女人失去侍寝的机会,便意味着失宠。我知道娘娘恨不能失宠,可是,一旦失宠,娘娘失去的不光是皇上的关注,还有许多方方面面。譬如,在吃穿住行上,便会越来越差劲,这且不论,最重要的是,失宠的娘娘最容易被人欺负,甚至,因此丢掉性命。”

    原来银叶担忧的是这些,真凉恍然大悟道,“放心吧,只要我爹娘不倒,皇上一定不会让我处于失宠的境地的。”

    银叶咬了咬唇,“这我当然明白,可是我刚刚看到那萱妃,觉得她根本就不是一支省油的灯,厉害着呢,就怕她欺负到娘娘头上。”

    真凉不以为然道,“我跟她素不相识,她怎么可能欺负到我头上?别瞎担心了。”

    银叶懊恼地望着真凉,半饷才幽幽道,“娘娘,在你跟闻公子分开之前,可是经常去闻尚书府呢,虽然我跟金叶都没见过萱妃,但是,你每次回来,几乎都会跟我们抱怨,那个萱妃有多坏呢。娘娘失忆了,是以对往事全不记得,可是,我和金叶都牢牢记着呢。”

    真凉讷讷地点了点头,原来尉迟真凉跟刚进宫的萱妃,还打过交道呢,可惜,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尉迟真凉了,是以对闻萱妩的记忆,一片空白。

    第二日,外头下着雨,真凉正在寝宫内看书,银叶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满脸兴奋道,“娘娘,听说昨晚凉妃伺寝了,听说是皇上晚膳之后才临时决定的。”

    “侍寝就侍寝,身为妃嫔就得侍寝,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真凉奇怪地瞟了银叶一眼,佯装不悦道,“自家娘娘没轮上侍寝,你高兴个什么劲?”

    “嘿嘿,娘娘息怒。”银叶笑得一脸灿烂,鬼鬼祟祟地问道,“娘娘知道昨晚皇上是何时走的么?”

    真凉望了望天花板,随口猜道,“五更?六更?”

    银叶颤抖着手伸出两根手指道,“二更之前。”

    真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解道,“这又如何?”

    银叶得意洋洋地走了走,继而一边轻轻地替真凉捶着肩,一边嗲声道,“娘娘,这就不是你的功劳啦,完全是银叶我的功劳,纵观整个后宫,属我的魅力最大,只有我能把皇上留至二更之后,是吧?”

    真凉放下书,仔细想了想,似乎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想她那次不小心撞见皇后侍寝,皇上不也是二更之前离开的?

    虽然不认可银叶的魅力最大这一说法,但是,为了让这个丫头开心,真凉还是竖起大拇指道,“是,属你魅力最大。”

    银叶歪着脑袋道,“如此看来,皇上应该很快就会让娘娘侍寝了,只是,可千万别是开灯的那种。”

    闻言,真凉眼神一黯,嘴上却坚定道,“我不会再给他这种机会。”

    银叶默默地替真凉捶着肩,没有再说话,其实,她也不希望娘娘再有侍寝的机会,可是,为了以防万一,她只能表现出很期待的样子,否则,将来如何能让娘娘心中好过?

    而此刻身居瑰丽宫的萱妃闻萱妩,虽然进宫当日便有了伺寝的机会,但是,只有她知道一切没有别人想象得那般光鲜美好。

    昨晚,即便是一片黑暗,她能感受到将她压在身躯下的男人比白日看见的还要冷血无情,明知她是处子,毫无经验,却丝毫没有怜惜她的举动,反倒像是完成任务般敷衍了事。

    难道,他是因为她辜负了南宫羽,是以才那般狠心地待她?

    他是一更之后才来的,可却二更未到便无声离去,留她一人躺在毫无温度的床上,回味他赐给她的剧痛,毫无美好与享受可言。

    多年来的心愿终于达成了,可是她的绝美她的才情还是没能融化他的冰冻。

    即便是被他这般狠心对待,她从来都不屑去想象一次,若是嫁给南宫羽,她的雏夜会不会得到百般温柔的呵护,直至缠-绵悱恻、刻骨肖魂?

    不,她闻萱妩从不会去想不可能的事,也不后悔做出的任何一个选择!

    她坚信自己能成为皇上唯一独宠的女人,为此,她将扫清一切不利于她的障碍,特别是那个她从来没有看顺眼过的尉迟真凉。

    虽然已经多年过去,虽然她也相信尉迟真凉已经失忆,可是,她对她的愤恨,永远不会因为其他原因而真正消除。

    想她跟三哥是孪生兄妹,三哥从小最疼爱的便是她,可是,自从有一日三哥把尉迟真凉带回家之后,她才发现,三哥最疼爱的人并不是她这个四妹,而是他嘴里的凉儿。

    三哥从来没有对她做过的事,他会对尉迟真凉做,当她对尉迟真凉表示不满的时候,三哥从来都是坚定地站在维护尉迟真凉的那一边。

    甚至有一次,她故意把尉迟真凉推到了池塘之中,之后,三哥足足有一年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她嫉妒尉迟真凉的美貌,嫉妒她在三哥心中的地位,嫉妒她脸上的灿烂笑容,哪怕当她听说尉迟真凉变丑之后,她仍旧嫉恨她,直到三哥与她分开之后,她才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对那么一个丑女耿耿于怀。

    可是,她万万想不到,她还没有争取进宫,尉迟真凉已经先她一步,成为皇上宠爱的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