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49:就像是彩虹

    真凉虽然底气不足,但还是用理直气壮的口吻道,“关我什么事?是,是我拦住你的,可是,是你自己没有推开我的,不是吗?”

    “小无赖!”暗三宠溺的口吻让真凉的身子颤抖得更为厉害,嘴唇寻住她可爱的耳珠,便探出舌头卷住逗弄起来。

    这是真凉最为敏感的地方,时间一长,她便忍受不了他的调弄,一边在他怀里无奈地挣扎,一边口是心非道,“你快放开我,快点,你这刀疤脸离我这么近,看着既吓人又恶心,我马上就要吐了!到时候,到时候吐你身上你可别怪我。”

    暗三自然能感受到真凉对自己的喜欢与情动,不会相信她这番说辞,停住嘴上的动作,与她四目相对,“既然吓人恶心,你还陶醉地跟我亲吻那么久作甚?纯属好玩?”

    “谁陶醉了?我不过是想还清你的赊账而已,是你脸皮厚,不要脸!”这一番吼完,想到自己那些说不出口的话,想到自己一年之内将待在皇宫之中,真凉的心里一片荒凉,泪水情不自禁地委屈滚落。

    其实,她还怕在一年之中,暗三会喜欢上其他比她好很多的女人,等她出宫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肚子都已经大了。

    暗三用粗粝的手指去擦拭着真凉的眼泪,继而凑近她的脸温柔地轻轻地咬了咬她的唇瓣,声音魅惑道,“尉迟真凉,我后悔了,只要你再开口一次,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你。”

    他这是暗示自己愿意对她负责,娶她爱她甚至带着她远走高飞也可以吗?

    意识到这些,真凉的眼泪不由地流得更加汹涌,这话若是在她进宫前听到,她肯定会开心不已,可这话偏偏来得太晚。

    如今,不仅仅是她一人进宫,还有金叶、银叶,还有更多牵绊的事情让她狠不下心不顾一切地随着他离开。

    或者,在她的内心,还是无法原谅他当初那般无情地拒绝自己,是以想要用一年之期给彼此考验。

    眸光迷离地凝视着暗三的眼,真凉像是没听清他的话,又像是故意不去理会,久久地不给他答案。

    若是岁月可以永远停滞,她愿意停滞在方才她们唇舌相缠分不清彼此的时刻,停滞在心里只有彼此没有其他的时刻。

    在暗三紧张期许的眸光中,真凉激烈的内心挣扎了无数遍之后,最终坚定地摇了摇了一下头,又摇了一下头。

    若是她与他真的有缘有爱,一年之后,她会活着出宫,心中没有其他男人,而他暗三,心中也没有其他女人。

    但这样的设想她不会亲口告诉他,就当是岁月对于她与他的一个考验。

    真凉的沉默不语无疑是拒绝,暗三明白。

    “你走吧,去把搞砸的事情处理一下。”真凉微微笑着下了逐客令。

    暗三微笑着点了点头,却迟迟地不愿意将她松开放下。

    突然想到什么,真凉问,“若是接下来的时间,我都留在宫里,该如何跟你联系?我的意思是,若是一年时间到了,我怎么见你?”

    暗三勾唇笑道,“这一年之中,我不会进宫,或许只有最后接你出宫那天,我才会乔装进宫。其余时间,你若是想见我,只须出宫,便能见到我。”

    真凉白眼,“出宫不容易,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相信,凭你的聪颖,有的是机会出宫。”

    “借你吉言,若是我出宫,该去哪儿找你?”

    暗三自信道,“你一出宫,我便会知道,是以你无须找我。”

    “我一出宫你就会知道?”真凉不解,“你是如何做到的?难道皇宫里有你的人?”

    暗三紧紧凝视着真凉的眼,神秘道,“没有这点小本事,就没有资格做你一年之后的男人。”

    这话,这眼神,让真凉心跳又一阵加速,红着脸推搡道,“快放我下来,你再不走,待会被人发现了。”

    暗三又在她的嘴上轻啄了一口,享受道,“跟皇上的皇妃偷晴,这感觉真是不错。”

    领受到真凉的瞪眼,暗三深深滴凝视她一番之后,突然将她打横抱起,稳步朝着床榻走去。

    这短暂的一路上,他的眼睛盯着她的眼睛,仿佛已经粘着了移不开,而每多走一步,那份粘度好像便加深了一层。

    这是即将分离的节奏,真凉同样珍惜这难得的时刻,也一眼不眨地回视着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情意。

    暗三将真凉轻轻地放在床上之后,探出一只手准备揭开真凉的面具。

    虽然早就被这个男人见过自己的长相,但真凉却不喜欢被他再看到那张丑陋的脸,不由地抓住他的手腕道,“别——”

    女卫悦己者容,哪个女人都希望在喜欢的男人眼里是最美的,而她却不能有这种机会,是以只能拿面具遮住,隐藏那客观存在的丑陋。

    暗三似能体会到真凉的心思,将她的手缓缓地移开,并道,“不管你相不相信,在我眼里,你很好看,那两块斑,就像是彩虹。”

    那两块斑,就像是彩虹。

    真凉晶莹清澈的黑眸里瞬间噙满了泪水,这大概是她听到过的最美的情话,有关于她丑陋相貌的肯定之词。

    望着真凉眸里闪动的泪水,暗三宠溺道,“傻丫头。”

    他的夸赞与宠溺融化了真凉的所有防备与心结,暗三轻松地将她的面具揭开。

    继而,他的嘴唇贴上她含泪的眼,温柔备至地将她的泪水全部吸纳。

    无论真凉的泪水多凶悍,多庞大,没有一滴流出眼眶之外,却都被暗三吞噬。

    待真凉的眼里再没有滚烫的泪水,暗三灼热的吻虔诚地落下。

    这一次,不只是她的唇,还有她的额、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颊、她的彩虹褐斑、她的下巴……

    这炽热的吻再没有面具的阻隔,真凉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的三条刀疤蹭刮在自己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嫌弃,反而欢喜不已。

    “睡吧,我们还会再见的,一定。”

    男人的沉声霸道强势、自信果决,又仿佛带着催人入眠的蛊惑。

    真凉在他深邃的眼神下乖顺地合眼,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抵着他的胸膛,思绪痛楚而又昏沉。

    待她从恍惚间再次睁眼,暗三早已不见人影,若非他留在她唇上的疼痛清晰存在,她会认为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暙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