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02:替侍

    崭新的大床铺设好之后,真凉将身边几个丫头都遣散出去,一个人躺在床上发愣。

    天色一点一点地黯淡下来,距离她侍寝的时候越来越近。

    真凉从荷包里取出一包“狂吐腹空空”的药包,在手里抛上抛下地把玩着,暂时她也只能依靠这包药粉起作用了。

    自从在温泉池对南宫烈下药失败之后,她就打消了对南宫烈下药的心思,他的本事她已经见识过,是以她有自知之明,绝对不会再做自不量力的事。

    她已经筹划好了,待晚膳的时候,她便多吃一些东西,等到侍寝的时候,再偷偷地吃些“狂吐腹空空”,最好在南宫烈还没得逞的时候,这药便起了作用,促使她不断地剧烈呕吐。

    “狂吐腹空空”的药性只要在他占有她之前发作,她便有打个胜仗的把握,因为应该没有一个男人会在一个女人剧烈呕吐的时候,还对她有什么非要不可的欲念。

    那呕吐的可怖声音,那些散发着臭味的呕吐物,相信一定能让他的欲念降低至零下一度。

    是的,真凉决定做一个败兴的女人,最好能一举成功。

    不过,即便她相信菊晨光,也无法保证他的“狂吐腹空空”一定会像“奇痒一日夜”那般有效,万一无效,她也只能接受最惨烈的结局。

    而要药物服用的时间与药效发作的时间也很有讲究,她只能根据“奇痒一日夜”的药效发作时间来估摸“狂吐腹空空”的药效发作时间。

    总之,药效发作的时间不适宜在南宫烈到来前,也不适宜在他已经占有她之后,而要算计得那般精确,确实是件困难的事,因为她既算不准药效发作的时间,也算不准南宫烈到来的时间。

    哎,真凉不时地叹一口无奈的气,实在是遗憾南宫烈身上为什么没有特殊的好闻香味?若是他就是香君就好了,她即便是失了身也觉得心甘情愿,因为只要能将香君的腋毛给拔下来,她便可以回到现代,做原来的自己。

    是以,既然能够回到现代,那她现在依仗的躯体她还有什么好在乎?

    只可惜呀,南宫烈身上的气味清清冽冽的,除了有着淡淡的茶香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体香。

    晚膳时刻很快到来,真凉坐在餐桌旁,望着那些个个精致的菜肴,却一点儿胃口也提不起来。

    她知道自己应该多吃一些,那么晚上狂吐的时候才能表现得足够狼狈与狰狞,可是,因为忐忑不安的心理作祟,迫使她丁点胃口都无,好不容易拾起了筷子伸出去,却不知道应该在哪个菜肴上落筷。

    除去正在忙着做面具的铁叶,金银铜铁的其他三个丫头都侍立在一旁。

    “娘娘,是不是琼玉宫的膳食不合口味,奴婢明日跟焦公公说一声,看看能不能换一个厨子?”铜叶不知真凉是因为心情不好才没有胃口,便以为是膳食出了问题。

    真凉朝着她摇了摇头,“不必换。”

    “要不,奴婢去厨房做几个娘娘平日喜欢吃的小菜?”因为铜叶的话,金叶认真地将宫里的膳食与将军府的膳食比较了一下,无论是从色相上还是从做法上来看,的确存在很大区别,是以金叶也傻傻地认为,真凉是在挑剔菜的口味。

    真凉再次摇了摇头,“不必。”

    身边侍立着这么多人,真凉觉得异常烦躁,便以玩笑的口吻道,“大概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的缘故,我才吃不下,你们出去吧,吃完了我喊你们。”

    三个丫头互相交流了一会儿眼神,最后在银叶那儿得到了统一,全都乖乖地朝着门外走去。

    门被关上之后,真凉强作的精神立即崩了一般,浑身无力地趴在桌沿,盯着那些腾腾冒着的热气发怔。

    心里有一个理智的声音不断地催促她道:快点儿吃吧,多吃点吧,不然天黑了你怎么呕吐?怎么把南宫烈给吓走?

    心里却还有一个任性的声音在威胁她道:吃什么吃,吃了这些东西能使你随心所欲么?不能?既然不能,吃个屁呀吃。

    不知过了多久,真凉耳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她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却听见脚步声正在朝着自己临近。

    虽然她懒得抬头看来人是谁,不过却能在第一时间判断得出,来人绝不是南宫烈之类的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且恐怕是金银铜铁中的一人。

    来人的双脚在距离真凉两步处站定,继而噗通一声跪下。

    真凉听到膝盖重重跪地的声音,立时吓了一跳,连忙从桌子上抬起头来,震惊地朝着来人望去。

    “银叶?”真凉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银叶走去,欲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银叶自跪下之后,便低垂着头,这会儿抬起头来时,漂亮的黑眸里已经噙满了晶莹的泪水,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却迟迟地没有滚落出眼眶。

    “银叶,怎么了这是?快起来。”真凉试了几次,可银叶的力气比她要大得多,她愣是没办法将银叶从地上扶起。

    “娘娘,银叶不想起来。”银叶紧紧握住真凉的手,抽泣着道,“娘娘先听银叶说好吗?”

    真凉见她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勉强,点了点头道,“你说。”

    银叶嘴角艰难地扯出一个微笑,问道,“面对满桌佳肴,娘娘却毫无胃口,娘娘是有心事不是?”

    “是。”真凉疑惑极了,“我有心事跟你下跪有何关联?嗯?”

    “自然有关联,娘娘等会儿就知道了。”银叶继续问道,“娘娘是为了侍寝的事才失去了胃口,是不是?”

    既然自己的心事已经被这个丫头猜到,真凉觉得也没有扭捏与隐瞒的必要,直言道,“没错。”

    “娘娘不是因为期待侍寝而紧张得失去胃口,而是因为不想侍寝才失去胃口,是不是?”

    “你说得对。”

    听见真凉一连几次爽快诚实的回答,银叶的眸光渐渐地从真凉脸上移开,继而低垂着头,半饷才不好意思地说道,“娘娘,银叶愿意舍身替你侍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