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24:人不可貌相

    真凉打开包袱,将里头早已准备好的一套男装取出,迅速脱下女装,换上男装。

    对着铜镜,真凉取下头上各种首饰,再将头发松散,在后头松松地扎了一个小辫,故意将脸颊两侧的头发垂顺而下,以此或多或少地遮掩她脸上的褐斑。

    望着铜镜中焕然一新的自己,真凉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若是能够忽略她脸上的褐斑,此刻她就是个清秀公子,哦不对,因为披散着的长发颇有侠客风范,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清秀可人的年轻侠客。

    她的褐斑并不是只分布在靠近耳朵的脸颊两侧,而是占据了整个脸颊,所以即使有披散着的头发遮掩,在夜光下他人还是能够一眼看出她的大致丑貌。

    真凉倒不是担心别人看见她的丑貌引起她的自卑与伤心,而是担心她的丑貌太有特色,到时候真姨娘他们随便抓个人一询问,就迅速掌握了她的踪迹,所以,她必须把她的脸继续给遮掩起来。

    拿起白日她遮脸的白纱面罩戴上,对着铜镜一照,真凉便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现在身着男装,怎么可能戴着女人的白纱面罩示人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告诉别人她是女扮男装?就算没人能猜到她是女人,一个男人戴着女人的面纱,也很容易引起别人注目,绝对不是好事。

    取下白纱面罩,真凉从包袱里找出一块黑布,折成三角的形状罩至脸上,这回,她的整体形象看着虽然像是男人,却像是那种专门在天黑干坏事的坏人了,以这番形象示人,别人八成将她当成坏人看待,没准真姨娘他们还没捉到她,她就已经先被官府给捉拿进大牢了。

    轻叩着脑袋,真凉想了想,忽地有了主意,她将手上的黑布展开,折成一个圈的形状,再于接壤处扎了一个结,如此,一个现代的围脖就做成了。

    真凉将围脖从头顶套下盘旋在脖子上,再往上扯拉,颇有弹性的黑布就能盖住她的半个脸,那两块难看的黑斑就被成功遮掩了。

    不是寒冷的冬日,一个男人若是大白天的戴着围脖,很容易引起他人怀疑,可若是晚上出行,这样的装扮就无可厚非,不致于显得异常。

    真凉收拾好自己的包袱,招呼一直陪在她跟前的哈士奇道,“真奇,赶路了。”

    真奇摇了摇尾巴,表示了它的支持与欢喜。

    真凉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守门的家丁正以坐靠在墙上的姿势熟睡。

    抱歉地朝着家丁吐了吐舌头,真凉回头朝着真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地下楼,很快便离开了客栈。

    白日真凉大逛容城的同时,还顺便打听清楚了容城的大致情况,譬如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若是夜里赶路,去哪儿雇佣马车?

    待真凉带着真奇赶到容城深夜唯一的雇车店时,忙着数钱的老板笑呵呵地告诉她,“今晚生意特别好,所有的马车都雇完了,若想雇上车,起码得等到天亮。”

    真凉并不是来此地闲玩,而是要逃婚,所以她不可能等到天亮再离开容城。

    且不说那个睡在她客房门口的家丁何时会醒,几个时辰之后,那个先行去睡的家丁肯定会回去换班,一旦发现另一个家丁处于昏睡中,很有可能会发现事情的蹊跷,到时候,哪怕她有十辆马车,恐怕都得被他们找回去。

    见真凉一副着急的模样,车店老板不由地问道,“这位小哥是想去哪儿?”

    真凉回答,“出城。”

    “出城啊,小哥若是非得着急赶路,可赶去城门口试试,容城生意昌盛,彻夜赶路的马车还是很多的,小哥若是运气好,或许能拦下一辆马车捎你一程。”老板好心地建议。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真凉谢过老板之后,便立即赶去城门口。

    好在容城并不大,半个多时辰之后,真凉与真奇便到达了城门口,没站多久,身后便传来了马蹄声。

    真凉定睛一看,正是一辆马车。

    马车临近时,真凉看清赶着马车的是一个面目慈善的中年男人,便放心地举手拦车。

    “大叔这是去哪儿?”

    中年男人停下马车,回答,“艾县。”

    真凉从金叶银叶嘴里听说过艾县的介绍,据说艾县是出产美人的地方,京城的大多数美人,包括皇上的女人,很多都是来自于艾县。

    这会儿真凉只想先离开容城,可不管接下来去哪儿,便对着中年男人佯装惊喜道,“哎呀,真巧,我正是要去艾县,大叔捎我一程行么?我可以给你十两银子作为路费。”

    “如果你不嫌车厢拥挤的话,那就上来吧,我就收你五两银子。”

    “多谢大叔。”真凉雀跃极了,心里更加认定这是个慈善的大叔。

    中年男人的车厢里堆满了货品,并没有其他人,空下的位置正好够真凉与真奇挤一挤。

    马车启动之后,真凉看着趴在她腿边一声不吭的真奇,撩开门帘问中年男人道,“大叔,你怎么不怕我身边这只狼?”

    就是那两个强壮的家丁,每当真奇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露出防备的神色,显然是害怕至极的,而这个中年男人,明明看见了真奇,却像是看到了狗一般,脸上毫无异样与惧色。

    中年男人立即大声回答,“既然它能跟着你,必定已经被你驯服,你年纪轻轻都不怕,我一个中年人怕什么?而且,我以前是个猎人,杀过的狼比你的岁数还要多,狼对我而言,就是猎物那般简单,所以没什么可怕。”

    原来如此,真凉只是明白了中年男人不怕真奇的原因,却没听出他那番话中所蕴含的狠意与危险。

    真凉又与中年男人随便聊了几句,便感觉困了,中年男人听见真凉打哈欠的声音,便道,“你睡一觉吧,等你睡醒的时候,我们应该已经到艾县了。”

    这个中年男人不但长得和善,且声音洪亮,态度友好,真凉对这个大叔的印象不由地越来越好,而她身边又有真奇守护,便放心地睡过去了。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马车已经停了,真奇睁着眼睛默默地陪着她。

    真凉与真奇谁都不知道,两人虽然已经到达艾县,却已经置身狼窟一般的危险境地,更不知道,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在身临其境之后会发生什么预想不到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