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07:要么忍,要么,滚!

    “你说谁是野种?”

    剑跋扈张的走廊,气氛紧绷到了极点,但这道声音低低地穿透而过,声音虽然轻,却让走廊上对峙的人们忍不住地将目光转了过来。

    最惊讶的莫过于一直站在一边的贺明,此时眼看着他的人就要放倒那不知死活的贺谦寻冲进病房的门,他也正在暗自嘲笑着这个侄儿的不自量力,一个人还要抱着病发的老太婆还想挡住他带来的十几个人,他真当自己是铜墙铁壁,以为堵在门口他就进不去了?

    笑话!

    今天是让也进,不让也得进!

    然而他得意的愉悦心情还没有彻底释放出来,就感觉后脊背一阵凉飕飕的冷,听到那一道声音他转过脸去,在看到背后出现的男人时,一张老脸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微眯着眼睛注视着靠近的人,心里突然转凉。

    贺谦寻也很惊讶,惊讶已经走了的人又折了回来,而且还是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目视着尚卿文缓步靠近了,他心里突然觉得原来自己也不是一个人的,在最无助的时候,他还是来了!

    贺谦寻顾不上其他的,紧抱着怀里的贺奶奶在跟尚卿文对视一眼之后,转身恶狠狠地对着身边的人瞪了一眼,誓要将围着自己的这些人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秋后大算账,他非弄死这些人不可!

    尚卿文已经缓步走了过来,在贺明微眯着眼睛一脸暗沉,甚至都忘记了下一步指令的时候,他看了贺谦寻一眼,沉沉出声,“走,这里交给我!”

    强大的冷压让走廊上的人们都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围着贺谦寻的那十几个人面面相窥,最开始有人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但注意到他们的boss贺明脸色有了变化再仔细看了看才知道来的人来头不小,看贺明此时的表情就知道了。

    贺谦寻心里重重呼出一口气来,在一群人发愣之际抱着贺奶奶直接冲开了人群,直奔向走廊那边早已等候着抢救的医生们面前,而这边的贺明也在短暂的呆愣之际恢复了过来,脸色一沉,死死的盯着缓步走到病房门口挡在自己面前的人。

    “尚大少可真有闲情逸致,连贺家的事情都要管!”贺明一字一句地咬字出声,语气里有着难以抑制的不甘和愤怒。

    眼看着就要冲进病房的门,却被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挡了下来,该死的!

    尚卿文表情不动,站在门口一步不移,听见贺明那带着嘲讽的话时,不动声色地朝他看了一眼,淡淡开口,“你说对了!”

    贺明沉郁的表情一滞,什么意思?他当真是要插手了?

    贺明在心里恨恨地低咒一声,面色虽臭但还是冷哼一声,“尚大少不要忘记了,你姓尚!”

    “你也别忘记了,你姓贺!”你身为贺家人却能做得出这么可恨的事情来,带人闹事,还利用心脏病发的贺奶奶为要挟,对家人都如此狠心,让人深感不耻!

    “尚卿文!”贺明咬牙切齿地低吼一声,“你今天是让,还是,不让!”

    “贺先生,给你一句忠告!”尚卿文眼神幽幽,在对上贺明那张阴沉阴霾的眼眸时,眼睛一眯,勾唇的同时嘴角溢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来。

    “要么忍,要么,滚!”

    ——————————

    贺谦寻围着病房门口来回不停地走动着,又是紧张又是担心,他时不时地朝刚才那个方向看一眼,又焦躁地问身边的人,“你到底打电话了没有?去看看,怎么没动静了?”

    其中一人面露无奈,二少,我刚从那边过来的,那边确实没动静,贺明已经走了!

    贺谦寻似乎还不相信贺明已经离开了,他刚才抱着心脏病发的贺奶奶赶往急救室,因为尚卿文说的那边交给他来处理,他相信尚卿文是不会让贺明进爷爷的病房的,好在,贺明果然是走了!

    贺谦寻站在病房门口,从出来的医生口中得知奶奶已经平安了,他背靠着冰凉凉的走廊墙壁,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幸好,幸好!

    贺谦寻感觉自己衬衣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刚才那种情形,他既要护住怀里的奶奶又要挡住贺明不让他进爷爷的病房,现在想想都有后怕,如果挡不住贺明,那个混账东西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后果不敢想象,他倒是不担心贺家的继承权,他最担心的就是他的爷爷和奶奶,贺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要气死这老两口啊!

    “唉!”贺谦寻长吁一口气之后又叫住了身边的人,“他怎么样了?”虽然他是没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传过来,但贺谦寻还是忍不住地担心,毕竟贺明带了十几个人过来,真要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十几个对一个,唉,尚卿文要是出了事,他还不被那个女人给骂死!

    “二少,大少正守在病房门口!”赶来的助理也是一脸的轻松,刚才那一刻他是没有经历到,但从那些护士的口中得知,惊险万分,不过,好歹最紧张的时刻终于过去了,他刚才过去了,尚卿文还守在病房门口呢!

    贺谦寻本来还想叫他再过去看看,一层楼,也不算远,他守着奶奶,那边的爷爷也需要人守着,但一听到助理话语里的称呼,忍不住地一眯眼,“你这称呼说得还挺顺口的!”

    助理一愣,看着贺谦寻那微眯眼睛的表情随即抖了抖唇角,摸摸头急忙开口,“那个,尚大少!”

    好吧,贺总,贺氏集团还有谁不知道他是你哥?

    助理想要解释一下自己的一时口快,贺谦寻却转开了脸,随即想到了舒然应该还在楼下车里等着,便伸出脚踹了一下还在抓头发的助理,“去,你过去守着!”

    ————————

    “混蛋!”白色的宾利车内,贺明手指间的雪茄被狠狠地抛出了车窗,暗色中他的脸色铁青一片,眼睛更是深谙地不见了底。

    看来尚卿文是铁了心要掺和进来了!

    贺明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戾,眼看着要到手的东西就要被别人拿了去,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就要落了空,倒是要便宜了别人。

    咽不下,咽不下这口气!

    贺覃南在世时,他就是个摆设,原本以为贺覃南一死,贺家的大权就理所当然地该落在他手里,可是贺覃南还留下一个儿子贺谦寻,该死的,那老两口疼爱孙子,事事以贺谦寻为先,外面看起来贺谦寻又是贬职又是被发配一点都不受*,其实那不过是一个幌子,是给那小子一点磨炼而已,他自认能顺利地掌控住贺氏,父亲一走,要解决一个贺谦寻根本就不是个问题,他优哉游哉地慢慢磨着,等待着父亲老去的一天,他有的是时间,可是万万没想到贺覃南还有个儿子,在尚卿文的身世被曝光的那一刻,他就开始着急了,一个贺谦寻不足为虑,但是要加上一个尚卿文——

    “妈的!”

    贺明低咒出声。

    ——————————

    舒然急匆匆赶上来的时候看到了守在病房门口的尚卿文,尚卿文手里的电话才刚挂断,他跟舒然说让她先在车里休息一下,他要过一会儿才能下来,却不想他电话才挂,舒然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卿文——”说不着急是骗人的,舒然在车里等了这么久都不见尚卿文下来,本来就着急了,在车里坐着的时候见到贺明带着一帮人从住院楼的楼梯间出来,当时就怔住了,再也坐不住了。

    舒然快步走过来站定在尚卿文的面前,不等尚卿文开口,便伸手在他的身上胡乱地摸了摸,又抬起头仔细看了看尚卿文的脸,见他神情异常,身体也无碍才松了口气。

    因为刚才贺明带了那么多的人,她也想着恐怕是跟贺普华要更改遗嘱有关,她是怕他受伤。

    “我没事!”尚卿文看着舒然紧张的样子,有些不忍,他给她打电话让她在车里等,却不想她又上来了。

    尚卿文说着看了一眼紧跟在舒然身后的邵兆莫,邵兆莫看样子是在外面消遣,衣着穿戴也不似平日工作里的那般严谨,感觉到尚卿文的目光转过来,他悠然一笑,朝舒然看了一眼,“我正好在这附近跟几个朋友小聚,顺道过来看看!”

    邵兆莫没明说他是接到了舒然的紧急电话才赶过来的,好在他今晚聚会的地方离这里近,一接到电话就过来了。

    尚卿文也没说什么,之后跟舒然简单得说了一下情况,当舒然知道贺奶奶急得心脏病发,贺爷爷还昏迷不醒,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脸色都变了变,为贺明的混账行为而愤然,心里更是后怕起来,当时可是有那么多人围着他啊,旁边站着的邵兆莫听完尚卿文的话之后眸光沉了沉,“卿文,贺明这个人睚眦必报,想要再杜绝这些事情的发生,只有一个办法!”

    这种人不惹则以,一纠缠上就不死不休。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共事多年,两人在很多事情上都能想到一块儿去。

    只有一个办法,先下手为强!

    ————————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