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13:能戳穿你心脏的人

    “舒然--”

    贺谦寻的凯迪拉克豪车直接把舒然送到了d大的教师公寓,舒然下车时,被坐在车里的贺谦寻叫住,舒然停下脚步,便见贺谦寻趴在车窗口看着她。

    舒然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想好了吗?”

    这一路贺谦寻都没少说话,对舒然而言,以前那个被自己说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且又容易发脾气的贺家二少今天倒是说话头头是理,此时趴在车窗口的贺谦寻微叹一声,“如果我去问聂展云,他一定会选择坐牢而不是选择用掉这两千七百多万!”

    “但是钱难买时间!”舒然反驳。

    贺谦寻淡淡一笑,“舒然,相信我,你拿那两千七百多万可以做很多事情!”

    舒然目光动了动,“钱没有了可以再挣,但是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贺谦寻愣了一下,对,她说的也对,命都没有了要钱干什么?

    “舒然,你知道聂展云现在还有多少资产吗?资产几乎为零,也就说如果你真要替他填补那两千七百多万,但是如果他坐实了谋杀的罪名,那么你那两千七百多万会像打水漂一样没了踪影,就你所说的钱没有了可以挣,但是钱没了,命也没了,你就两头空了!回去好好想想吧,你那些钱还有更多的用途,比如,救他弟弟!”

    贺谦寻说完深深地看了舒然一眼,叫助理开车离开,车都开远了,坐在车后排的贺谦寻摸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脸的郁闷,站在他这受害者的角度,说这话对自己一点利都没有,连开车的助理都心里嘀咕了,二少,两千七百多万呢,这么大一笔亏空的款项,老爷子本来就气得要吐血了,这要是真的能填补回来对你也有好处啊,你倒好,叫人家别送钱来,晕!

    舒然在楼下又转了两圈,没有带伞,雨下的小,她就绕着圈圈在小区里面漫无目的的走着,她要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才上楼,因为一进门她即将就要面对着的就是崔阿姨那双期待的眼睛,她都不敢跟崔阿姨说,现在展柏的医院也找不到,而聂展云的案子也快开庭,这些她都不敢说,连她一个正常人都快承受不住的事情,崔阿姨要是知道了会崩溃的!

    小区里的铺着砂砖的路面看起来湿湿的,但踩着却并不滑,昨晚上的夜雨把路边栽种的花树都浇了个遍,树冠都朝着一个方向,因为d市夏初的风很大,昨晚上*的风,吹得树冠都朝向了一个方向了。

    舒然脚步很慢,走在路的边缘,有时还要因为避让路过的电瓶车或是轿车而停下来,靠站在路边,她抬眼正好看见了一颗银杏树树干上的蜗牛,雨后的天,树干上出现了不少蜗牛,都在往上爬着,舒然的目光停下来,锁在了那一只伸长着触角的小家伙,此时身边有孩童跑来的脚步声,也不知道是那个调皮的孩子,手里拿着的小棍子一不小心在舒然头顶的树枝上打了一下,哗啦啦,一大片的树叶上坠下凉凉的雨水,把站在树下的舒然浇了透心凉,那些原本挂在树叶子上的雨珠子落下来滚进舒然的领口,舒然忍不住地抖了一下身子,好冷啊!

    后知后觉的舒然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湿了!

    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轿车里,坐在车里的人看着前方站在那边冷得浑身打颤在风中发抖的女子,她穿得比较少,头发也有些湿,被树干上泼下来的雨珠溅得一身湿,双手拢着自己的双臂,风一吹,就冷得一个哆嗦,高挑的身子显得格外的单薄,她在风中发抖,而坐在车里的人眉头也跟着皱紧,手不由得触摸到了那车门开门的扶手上。

    “对不起阿姨,我不是故意的!”玩闹的孩子跑过了一圈又折了回去,止住了嬉笑声,站在舒然跟前一脸的抱歉,把手里的棍子放了下来,诚恳认错。

    “没关系,不要紧!”舒然低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孩子,轻轻摇头,那孩子赶紧从自己的衣袋子里掏出一条手巾,高举在手里,“阿姨,我帮你擦擦脸吧,你脸上还沾着水呢!”

    舒然本想婉拒,但看着孩子那既愧疚又诚恳的表情,便蹲下身来,任由那孩子用手巾轻轻地擦拭着。

    手巾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气息,很清淡的气息,让舒然有了一丝熟悉的恍惚感,她怔了怔,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小男孩擦得很认真,替她擦擦脸,擦擦额角的湿发,小脸上带着一脸的关心,用像小大人一样的口气认真地说着:“别难过了,一切都会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来得太是时候还是因为这手巾上的香水气息让此时舒然的情绪突然变得脆弱不堪,她的眼眶突然一热,情不自禁就滚出一行泪水来,把擦脸的小男孩吓得表情一滞。

    良久之后,那小男孩对着舒然招手告别,舒然站起来擦了擦自己的脸,往自己住的那一层楼走,而那小男孩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小跑着在不远处的那辆车车门边站着,将手里的那一条白色的手巾递给了坐在车里的人。

    “叔叔,给!”

    邵兆莫看着尚卿文默默地接过那条白色的手巾,拿在手里沉默了很久,他把目光移向了那个路口,舒然消失的那个路口!

    “跟医院那边联系一下!”车窗被自动关上,邵兆莫被尚卿文说出来的话怔得愣了一下,其实他是想提醒一下,这案子还没有开庭,这么快,万一--

    不过看着尚卿文刚才伸手放在了车把上,还有他刚才那神情,心里微叹,你终究是舍不得的!

    但同时,邵兆莫也特别想提醒一下尚卿文,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习惯了爬楼梯上楼,父亲的这套房子位于十楼上,她才爬到五楼就接到了冉启东的电话,电话里冉启东兴奋地告诉她,有一家医院愿意接收展柏,而且那家医院有配套的医疗设施。

    舒然觉得这是维持这一周以来第一个好消息,就连阴霾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她在挂了电话之后一口气冲上了十楼,站在门口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撑在自己的双膝上,心里却在欢跃着,太好了,太好了!

    舒然进门才得知崔阿姨被冉奶奶带到下面公园里去玩了,冉奶奶说总不能让她一直待在家里,会憋出病来的,而舒然最担心的就是崔阿姨会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聂展云案子的进展,这才是她最担心的,不过冉奶奶也说了,纸包不住火,她迟早有一天要知道,还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舒然的小担心在跟冉爷爷取得联系之后稍微安心了些,冉爷爷说,他和冉奶奶一起陪着聂母在老年中心喝茶聊天,聂母的表现正常,心情也比前几天好了许多,这边陪的人多一些,也容易让人忘掉烦恼。

    舒然听完还是嘱咐爷爷好好陪着崔阿姨,不能马虎,冉爷爷也直点头,说自己明白的。

    她在家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跟父亲取得了联系,赶着去医院跟展柏办理转院的事宜。

    舒然赶过去的时候,舒童娅和冉启东已经完善了所有的手续,展柏转来的这家医院是d市一家知名的医院,尤其是在神经外科这一个领域,舒然在病房里查看了一下病房环境,这里离d大不远,走路都用不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也便于了她们照顾,舒然在看着展柏躺在干净整洁的病*上,耳边听着仪器滴滴滴滴的声音,目光在展柏的氧气罩上那时不时喷出的一小团的白烟上凝住,半响之后轻轻地展颜一笑。

    “有什么需要请跟我联系,我们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主治医生态度和蔼,冉启东跟他交流之后两人握了一下手,而站在一边的舒童娅始终没有好脸色,送走了主治医生,冉启东朝舒童娅看了一眼,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让女儿看到这种表情,这段时间女儿也很压抑,展柏的事情能处理好就是一件大事了。

    舒童娅明白冉启东那眼神的含义,她收回了目光,深吸了一口气,谁都不想再起波折,但是这一口气想要咽下去实在是难受!

    因为他们昨天才来过这家医院,医院说仪器正在维修,不能用!

    舒然觉得换了个地方,连空气都觉得顺畅了些,前一家医院给人的感觉太压抑了,尤其是那态度,让舒然真是恨不得脱了鞋往那边的领导脸上给狠狠煽过去。

    “然然!”冉启东送走了主治医生,这边已经安排好了专业的护工,平常照顾没有问题,看着女儿那张有些疲倦的脸色,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低声安慰:“别担心了,有我跟你妈妈在呢!”

    “爸--”舒然因为父亲的软言心里感激,声音变得哽咽起来,“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冉启东摸了摸女儿的长发,轻轻摇头,“做你认为是对的事情,我们会支持你!”冉启东说完,幽幽一叹,把舒然耳际的头发捋至耳根后面,“但是我们也要勇于面对!是吗?然然!”

    舒然抬脸看着父亲那鼓励的眼神,重重点头,她知道,她即将要面对的就是聂展云的审判!

    --------华丽丽分割线------------

    d市一家权威性的报刊编辑总部,总编办公室的门紧闭着,连窗帘都放了下来,在外面坐着的属下们纷纷揣测刚才进去的人有什么来头,是不是他们谁写的稿子触礁惹了不该惹的人物,一想到前几天才被直接开除掉的同事,他们都忍不住地憋住了一口气,千万不要是自己啊!

    此时的总编办公室,鲍国安总编冲着来人笑了笑,亲手倒了茶给对方递了过去,坐回去时笑着说着:“关助理今天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鲍总编贵人事忙,总有会把一些小事遗忘的时候,所以,过来提个醒!”坐在对面的关阳将手里的几份报纸往他面前一推,语气轻柔地笑谈,“鲍主编这个位置坐了也有两年多了吧?”

    鲍国安脸色微微一动,仔细看有些苍白,垂眸在摆在上面的那一份报纸上看了一眼,随即脸色的白度又增加了两分,赶紧把报纸拿到自己的面前,赔笑着说着:“关助理,这事情绝对不会再有下次,我保证马上就处理好!”

    “鲍主编的能力我是绝对相信的,只是你手下那些人--”关阳笑了笑,鲍国安急忙点头,“这个请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绝对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送走了办公室的人,鲍国安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手撑在门把上,一手摸着自己的胃部,身体弓成了九十度,天啊,都紧张得胃疼了!

    助理被叫来站在门口看着主编一脸的苍白,正要询问,鲍国安抬起脸对着助理一声低吼,“给我把所有人都叫到办公室来!”

    哪个兔崽子惹出来的事情,老子扒掉他的皮!

    ----------华丽丽分割线----------

    两日后的开庭,这桩震惊了d市的杀人嫌疑案件在法院开审,陪同舒然过来的有冉启东,舒童娅,还有林雪静。

    当然出现在现场的还有聂展云在d市的一些朋友和远亲,以及d市的一些权威媒体,做现场报道。

    舒然坐在椅子上,身边坐着舒童娅,在还没有正式开始时低声说着:“她也知道今天是她儿子开庭!”

    舒童娅的话让舒然愣了一下,想起了这两天情绪已经渐渐有所好转的崔阿姨,爷爷和奶奶每天都陪着,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今天的事情他们并没有跟崔阿姨谈起,也曾考虑过要不要带她过来,但最终都否决了,怕她情绪失控!

    舒童娅伸手握住了舒然的手,轻轻拍了拍,做什么事尽力问心无愧就好了!

    场面出现第一次骚动是在聂展云被带出来的时候,舒然几人远远地看着那个站在被告席上的男人,脸色依然平静无波,除了那张比几日前还要消瘦了的脸部轮廓看起来憔悴了之外,他安静站在那边,不曾朝这边看过一眼。

    原告是佟媛媛的母亲,那位站在原告席上一看到聂展云就恨得两眼发红的中年女人,情绪失控到见他出来就大声喊着还她女儿的命来。

    林雪静感觉到身边坐着的舒然手抖了一下,或许在舒然的心里,聂展云不可能会杀掉佟媛媛,她对这个事件是完全持怀疑的心态。

    场面很快被控制住,在宣布本庭开始之后,作为原告的律师邵兆莫开始陈述案情,然而就在邵兆莫说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站在被告席上的聂展云淡淡开口,“法官大人,是我杀了她!”

    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舒然的心脏也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就像停住跳动了一样,真的,是他杀了佟媛媛吗?

    聂展云在庭上对他如何杀掉佟媛媛的经过都做了最详细的讲述,整个审判庭里都哑口无声,但舒然注意到,当佟媛媛的母亲说到佟媛媛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孩子已经成形的时候,他的眼睛出现了一阵凄凉的茫然,垂眸时苦涩一笑说,我当时并不知道!

    他并不知道佟媛媛怀了他的孩子,直到查案的人将一份dna的检验报告拿给他看的时候,当他在图片上看到那个被剥离母体,死在母体里已经成了型的胎儿时,他才知道!

    审判现场不是电视上那样的唇枪舌战,现场是诡异的安静,为他的杀人手段而震惊,因为那毕竟是两条鲜活的生命。

    舒然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就走出了审判厅,她亲耳听到的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一直以来她都想着是不是他误杀了佟媛媛,可是就在刚才,他把他如何精心布置,如何杀掉佟媛媛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她听起来就像是在天荒夜谈,她无法相信他会把杀人的事情做得就像是在完善一个企划书一样的,有预谋,有准备,做到了天衣无缝--

    舒然想起了刚才在庭上律师出示的那一张照片,只是举起来晃了一下,但是那照片却是一片的血红,那照片上的一片血红引人瞩目又让人心惊胆战。

    那是现场,佟媛媛死在浴缸里,浴缸里的水全被鲜血染红了!

    舒然控制不住地胃里翻腾,蹲在廊柱的一边干呕了起来,那个站在被告席上的人让她感觉到了陌生,让她的认知彻底颠覆到一时间难以接受,她不相信他会杀人,但是事实却是,他就是杀害了佟媛媛的凶手!

    下半场的审判舒然没再进去听,而是坐在车里静静地等,车停的位置是对着大马路,那条马路上两边栽种着的都是高大的银杏树,夏初,绿茵茵的叶子在微风中吹起来,那条路应该是通往一所学校,因为有学生骑着单车朝那个方向行驶。

    隔得远,但舒然却好像听到了单车上清脆的铃声,叮铃铃,叮铃铃--

    清脆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拖着长长的音调飘在了空气了。

    “冷不冷?叫你多穿件衣服的,你不相信!要风度不要温度,跟谁学的?”

    “不冷,你挡在前面呢,风都被你挡掉一大半了!”

    “如果还冷的话就抱着我!”

    。。。。。

    舒然看着那一辆远去的单车,觉得岁月如梭,白驹过隙般地不知不觉记忆里的人和事只能以电影回放的形式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那段青春岁月里,走过了,走远了,再回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

    聂展云的一审判决是死刑,似乎每一个人心里都早已经有了定论,每一个人都是道德判官,在触及到神圣的法律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

    听到这个判决的结果,坐在车里的舒然沉默地抬起脸看着那条满是银杏树的马路,那清脆的自行车铃声,真的,已经走远了--

    法院门口,舒然将车开出来,林雪静本来是想她来开,但是舒然已经开出来了,舒童娅跟冉启东先去了医院,看看展柏的情况,而舒然还没有决定现在去哪里,将车倒出来时正好跟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面对面。

    关阳是没料到会有车直接倒出来,而他正准备停车等人,看清开车的人时愣了一下,急忙下车,“少夫人!”

    关阳的突然出现让舒然也同样愣住,看着他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甚至都忘记了他开口就喊出的那句需要改口的称呼,车祸中关阳昏迷不醒,被父母专机接回了英国,一直都没他的消息,现在看他完好健康地站在面前,舒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但关阳的出现也让她瞬间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她滑开车窗,在打算收拾好情绪之后说一声‘再见’就看见从那边下阶梯下来的两人。

    邵兆莫和尚卿文!

    两人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当尚卿文停下脚步时,邵兆莫也停了下来,看着这边的情形,他朝尚卿文看了一眼,先上了关阳的车。

    原来他也在!

    两人一个站在台阶上,一个坐在车里,不曾想再见面居然会是在这个地方,舒然看着站在那边长身玉立的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显得他高大的身材更加的修长,他站定在那边没动,目光平静地看向了她,就像曾经记忆里很多次的对视一样,安静的,专注地看着她!

    真的就像很多小说里说的那样,一眼,就像望尽了沧桑,舒然心里苦笑,转开了目光将自己的车往后倒,迅速地倒出去驶进了大马路上。

    她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情,因为她又一次想起了那天晚上两人的对话,够了够了--

    “然然!”坐在旁边的林雪静看着舒然那凄凉的表情,心里有些犯堵。

    “大少!”站在一边的关阳看着还站着没动的尚卿文,唤了他一声,不曾想,两人见面居然会是这个样子了。

    没有任何的交流言语!

    一路上舒然都没有在说话,林雪静也没有开口,舒然把车开到了医院,往展柏的病房门口走,林雪静跟在她身后,在靠近病房门口时,舒然听到了病房里似有低低的争吵声,她眉头一蹙,是舒童娅的声音,难道两人又发生了矛盾?

    舒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已经心力交瘁,她站在门口想要走开,她什么都不想再听了,她已经承受不住那么多的事情了,然而病房里却传来了舒童娅的声音。

    “这家医院不能住,你也知道展柏是怎么住进来的,你查过这家医院背后的控制者是谁没有?是他尚卿文,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我们怎么会找不到医院?那么多家的医院都回绝了我们,监狱里的聂展云一认罪医院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不觉得蹊跷吗?这医院还能住吗?”

    “童娅,救命重要还是意气用事的重要,你仔细衡量一下!”冉启东放低了声音,“是,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干系,但是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不要波及到无辜的展柏!我们不能那展柏的命来做赌注啊!”

    “他所做的行为已经波及到了展柏,他现在拿展柏的命来威胁聂展云,我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拿这件事来牵制我的女儿!”

    “童娅--”冉启东压低了声音,其实舒童娅说的话也是事实,站在他们的角度这个医院确实不能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不住这里,能住哪儿?

    出国?你得办理一系列的手续啊,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可是现在现实允许吗?聂展云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谁陪着展柏出国治疗?

    冉启东走到舒童娅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低低说着自己的想法,而门口站着的舒然用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鼻,身边站着的林雪静感觉到舒然浑身都在发抖,是那种已经控制不住却在极力隐忍的颤抖,连她在听清里面的谈话声时,都忍不住地心惊,怎么还跟尚卿文扯上关系了?

    从两人的谈话里得出的信息就是,在展柏被赶出医院到到处寻找医院未果的这件事情上,跟尚卿文脱不了关系,而尚卿文这么做的目的,是让监狱里的聂展云早日认罪?

    聂展云认罪后的结局就一个,死!

    在这件事情上,尚卿文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

    怪不得,原告的律师会是邵兆莫!

    站在门口的舒然一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转身快步地朝一边走开,林雪静也不敢伸张,小跑着快步跟上。

    你有没有试过,有一天你发现,作为枕边人的你,却从来都不知道你身边的人心里会阴暗到了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地步,在这一切被揭开之前,他可以温文尔雅,可以绅士柔情,甚至会让你觉得你做过的一切都在无形之中伤害过他,你会心怀一丝内疚,会在内疚中自责说是自己的不好。

    但是现实却往往能颠覆掉你所有的认知。

    能戳穿你心脏的人,都是离你心最近的人!

    ------啊,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