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08:都成定局了

    在平静中挂断电话,舒然把自己裹进了被褥里,被窝里的暖水袋还有些温度,就现在的气候已经不算凉了,但体质偏寒的舒然还是会觉得冷,别人重感冒时发热需要降温,她却冷多于了热,每每发作都恨不得自己能抱个暖炉在怀里。

    枕在柔软的枕头里,呼吸间嗅到了从枕头里渗透出来的点点香水气息,淡淡的香气熟悉得让她忍不住地再次睁开了眼睛,目光紧盯着自己枕在脑后的枕头,低着头闭上眼再呼吸了一口,之后便是一阵恍惚,紧接着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被窝里,拉紧着被子紧紧地裹着。

    真的,是自己神经错乱出现幻觉了!

    --------华丽丽分割线--------

    楼下的梁培宁盘膝坐在沙发上打电话,脸却朝楼梯间看了看,伸手抓起一块薯片往嘴里扔,咔嚓咔嚓磨合的时候‘嗯嗯’出声,也不知道电话里面说了些什么,梁培宁的眉头紧了又松,松了又拧,短短几分钟做出来的表情是千奇百怪的。

    “行了行了,表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真是到了更年期的男人跟到了更年期的女人有得一拼了!”梁培宁嘀咕说完,又嘿嘿一阵讨好的笑,“表哥别动怒,我知道怎么做了,嗯替我向他问好!”

    “对了!”梁培宁本来是要挂电话的,却听了一下,挑眉说道:“你好像也感冒了,被传染了吧,听你嗓子都哑掉了!早提醒了你别做亲/密接/触的,你不信!”

    电话那边没有回应,在梁培宁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让想要说话的梁培宁话都咔在嘴巴边,只好对着被挂断的手机狠狠地瞪了俩眼珠子。

    讨厌,又被嫌弃了!

    ------------华丽丽分割线----------

    此时,英国伦敦郊区的一座两层小别墅门口,一辆奔驰商务车缓缓停靠,来开门的菲佣用夹带着很重的地方口音的英文对着下车的人礼貌地问好,从车里下来的男子浅笑一声,点了点头,迈着缓慢的步伐跟在了菲佣的身后。

    两层小别墅面积不大,装修得极为简洁,屋子里的光线很好,挂在墙壁上的是几幅色彩浓艳的油画,画面也是简洁抽象派的,踩踏在楼梯上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回响了起来,二楼的一间卧室,菲佣正低呼着一阵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表情既忧心又无奈,最后一句翻译成中文就是,“我去告诉先生和太太!”

    你可以想象着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可是在家里被个佣人一天管这管哪儿的,不准这样不准那样,整天以身体尚未康复为由限/制了自由,从他醒来到现在快一个月了,每天的生活是度秒如年!

    躺坐在大*上的人看着佣人一阵手舞足蹈地表述之后快步从卧室走开,无奈的他抬起脸来看向了门口,见到门口站着的人,先是一愣,然后是面带喜悦的笑,紧接着语气里又颇为委屈地幽幽叹,“大少,你再不来,我真的要被关疯了!”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奇怪的是居然*好眠,也有可能是药物作用,她在临睡前吃了梁培宁给的感冒药,刚开始还胡思乱想到睡不着,谁知后来确实睡得很香。

    她是被饿醒的,醒来的第一反应是坐起来看手机时间,并看看有没有联系电话,电话确实有一个,但因为她临睡前换成了静音,所以才没接到。

    电话是聂展云打过来的,舒然看了看时间,昨天晚上八点多打来的,舒然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儿,正想着要不要回个电话,就看见手机短信处有一条未读短信。

    内容没什么,就是询问舒然感冒好些了没有!

    舒然觉得现在也没有必要再回短信或是打电话了,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

    感冒的后遗症就是即便是睡足了一个好觉,但浑身还是觉得有些疲累,只不过精神明显比昨天的要好些了,上午的时候就去了一趟文物局临时安排的工作场所,她仅休息了一天,但工作却押了不少了,因为她是唯一一个专门研究古玉方面的人,而随着挖掘的深/入,出土的玉器也渐渐多了起来,看着摆放在玻璃橱柜里等待着特殊清理的玉器,想着这些都是需要仔细清理并且每一个都需要撰写一份报告,那些密密麻麻的黑体字在脑子里像一对乱哄哄的蚂蚁在乱爬似的,她就觉得头大了。

    果然,在面对工作的时候,是病不起的!

    看来今天晚上可能要熬夜了!

    繁忙的工作总是能让人无心遐想其他的事情,舒然就是这么的一个人,一旦投入工作连思想里都只剩下了工作了,好在身边还有个梁培宁,她在做辨别的时候,记录是让梁培宁做的,这家伙写得一手好字,而且记得也快,舒然先是有些不放心让他做,结果在写完一个之后她检查一下,发现这家伙语言用词格外的专业规范,看他嘴里叼着牙签写字的样子,明明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手下写出来的字却绅士秀美得让人刮目相看。

    这年头,电脑用惯了,动不动都是电脑打印,能写得一手好字的人真的不多了!

    舒然的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脑子里就浮现出一串俊逸飘扬的行书字体,落笔款处的那三个大字写得尤其龙飞凤舞,让她看一眼都忍不住地要惊叹,果然是写得一手好字。

    不过怎么又想到那个人去了?

    舒然皱了一下眉头,抬手正要看时间,便听见自己的手机开始振动起来,她取下专业眼镜放下来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取出了手机,手机是舒童娅打过来的,舒然在接电话之前都会条件反射地想一想自己这段时间到底有没有做过什么大事儿,这是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因为之前舒童娅都是在她做出什么事情的时候才会跟她联系。

    舒然这样的心态让舒童娅知道之后叹息过好多次了,每次都要说,真是自己教育的失败,有时候平时没事打个电话,只是嘘寒问暖都被女儿搞得像是应付间/谍战似的。

    舒然为此倒是不以为意,没办法,这么多年的习惯,一时之间改不掉了!

    这就像有人说的,每次当朋友来电先嘘寒问暖的时候嘴上说着客套话心里都会莫名其妙地警惕这人是不是又想借钱或是想占便宜来着!

    舒然的脑子转了转,想着她临时来g市工作的事情还没有机会向舒童娅交代,恐怕现在是秋后算账来了,她暗吸一口气,心里也算是有了谱,这才接通了电话。

    “舒然!”电话一接通,舒女士的声音透过电波的起伏有着一丝凉凉的感觉,舒然此时的耳朵一动,心里的警惕已经又上了一个层次了。

    “妈,有什么事吗?”舒然心里泛起了嘀咕,舒童娅的语气有些不太对。

    “你跟尚卿文是不是离婚了?”电话那头的舒童娅也不再绕圈子,她如果一旦绕圈子,她绝对相信舒然能比她绕得更远些。

    舒然握着电话一阵哑然,是没想到舒童娅居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半响沉默之后,她才发出声音来,“是!”

    电话那边的舒童娅也明显是愣了一下,她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报纸上这两天都是这么写的,而且越写越不堪入目,冉启东也找她问了,因为好不容易缓解的家庭关系,谁都不想破坏掉了,冉爷爷和冉奶奶也看着着急,然后一大家子一起商量着,还是让作为母亲的舒童娅来问比较好一些。

    他们是宁愿相信外面的人在乱说,说什么舒然是嫌弃尚卿文现在地位和身体状况,主动提出了离婚,这几天嘉禾那边,老两口都住不下去,毕竟当天舒然结婚,尚卿文是宴请了嘉禾小区里所有的人,这结婚的那件事儿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说什么,但是这才多久啊,又闹出了离婚,冉家那些远方亲戚也都来询问,这俗话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总不能因为对方一下子身残了你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吧,好歹也是夫妻啊!

    这就是所谓的人言可畏,年轻的孩子们住在大城市里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现在的高层楼房或是独栋小别墅,楼上楼下左邻右舍的都不认识,谁知道你的家事?但是定居在嘉禾那边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两口就不一样了,这说来说去,他们索性都到d市住儿子家里来了!

    扰心啊!

    舒然还不知道自己的离婚已经让家人不慎堪忧,当然,作为一个才二十三岁的年轻教师来说,思想自然是比老一辈的人看得开,她觉得结婚离婚都是自己的事情,但是老一辈的人们想法就是不一样了!

    舒然不知道该如何跟舒童娅解释,而且舒童娅也没打算要让她解释什么,而是凉悠悠地说了一句,“即便是要离婚也犯不着闹得人尽皆知的,你看看报纸上的那则消息,你拟定的离婚协议被放大了作为标本,至于你那主动放弃分割财产的大方行为,我只能说是你涉世未深,好好想想吧!”

    舒童娅说完便挂了电话,舒然明显感觉到她的语气很不好,不过事已至此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她用手机翻看了一下最新的新闻,果然在头条上面看到一则消息,标题和内容是什么她是不急着看,而是飞快地去看那份所谓的被作为‘标本’的离婚协议,而且,目光飞快朝下,是去看那签字的位置。

    当她的目光落在了下面,就在她签字的旁边位置上,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呈现的时候,握着手机的她目光停了下来,半响之后轻轻一笑,释然!

    一切,都成定局了!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