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05:你OUT了

    “啊切,啊切--”舒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结果手里又拿着一只刚出土的玉扣,本是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却被自己这突然的阵仗吓得后脊背都凉了凉,她打喷嚏的时候脸只好朝着一边,怕自己喷出去的唾液会溅在玉扣上,人本来是蹲着的,这连打几个喷嚏让她一个忍不住地身体就往后倾,眼看着就要一屁股直接坐在土墩上,身后被人用手一扶,她才稳住了身体,第一时间转过脸去看手里捧着的东西,见完好无损才重重地吁出一口气,好在,没事!

    舒然检查了一边手里还没有清理出来的玉扣,沾着一些泥,需要用特殊工具来清理出来,这是刚从挖掘专家那边拿过来,旁边有人正等待着她描述记录,只是舒然没想到几个喷嚏下来,把自己的思维都给打乱了。

    “舒教授,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记录的人也是个后来才从文物局里派过来协调工作的女孩子,可能是怕舒然一个女性在这里不方便,所以便刻意安排了一个人过来。

    “没事,我可能有些感冒了!”舒然低声说着,小心翼翼地将手里捧着的东西放了下来,耳根子却一阵阵的发热起来,垂头时忍不住蹙眉,虽然她是不相信他们说的有人背地里咒你骂你耳根子会发烫,但是现在,她却在心里忍不住低咒一声,谁tm在背地里骂我?

    舒然一想,又想打喷嚏,旁边一只手臂极快地伸过来,把纸巾递给她,舒然这才觉察到刚才扶自己的是梁培宁,而此时递纸巾过来的梁培宁正用郁闷又好笑的表情看着她,就像她脸上有什么东西一样,舒然可不会被一个帅气的愣头青看得心跳加速什么的,她的定力非常,打从心里觉得自己还真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疯狂过,比如看到帅哥就移不开眼之类的,对她来说,她压根就少了那么一条筋!

    倒是这半天来,这位从文化局那边调过来协调她工作的小女生被梁培宁迷得眼冒金星。

    “可以记录了,这玉扣直径五十七毫米。。。。。。”舒然低着头开始自己手里的工作,她做事很专注,而且不喜欢打扰,但是旁边蹲着的梁培宁却嘀咕出声了,凑过来,不顾舒然突然禁音凌厉抬眼警告他注意距离的眼神,低低一笑,“我觉得,咱再怎么认真,能不能用纸巾先擦一下你的脸?把脸擦干净了再工作行不行?”

    多影响美感啊!

    舒然眉头一蹙,这小子--

    舒然瞪了他一眼,正要将玉扣重新放了回去,再把手上的专用手套取下来擦擦脸,她就是嫌麻烦,因为又戴了手套,手套上还有泥,所以才嫌麻烦得忘记了擦,鼻子上却被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她一愣,顿时睁大了眼睛。

    梁培宁手里拿着的手巾径直就往她脸上放,动作熟练,看似粗/鲁但手帕铺在脸上时却动作轻柔。

    “别动别动,我给你擦!”梁培宁说着,动作麻利地给她擦脸,还时不时地皱一下眉头,嘀咕着,“叫你擦点防晒霜你不信,这太阳一晒,连细纹都出来了,晚上必须贴面膜补水!”

    梁培宁伸手给她擦着鼻子,好像是从来没有做过这个动作,所以动作显得有些生硬,更何况被他擦鼻子的舒然还正用眼睛瞪着他,颇有一丝不耐烦,似乎觉得这擦鼻子浪费了她不少的时间,梁培宁却冲着她瞪直的大眼睛眨眼逗乐,看舒然生气似乎是件让他开心的事情,所以在见到舒然的脸色转青转白的时候,他赶紧收回了手,嘿嘿一笑,颇有风度地认真说道:“看,我这只小棉袄多贴心!”

    舒然只觉得自己鼻尖都在发疼,如果没有例外,她的鼻子已经被揉红了,她眯着眼睛看着那个自诩‘贴心的小棉袄’,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真想一把火烧掉你这只小棉袄!”

    说完她转过身去叫住了站在那边一脸发红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的女孩子,不用看也知道,那女孩子被面前的这一幕羞得脸都红了。

    不就擦了个鼻子吗?舒然挑眉是,叫住了她,“小北,过来,继续记录!”

    本以为她会跳起来踹他一脚,结果梁培宁站起来就往边上站了站,听见身后专注的声音,公式化的专业用语响起的时候,他挑眉,把自己头上的遮阳帽往上面抬了抬,看着那边正在认真测量分析的背影,嘴角抖了抖,这神经该有多大条?才二十三岁怎么就像三十二岁那历尽千帆的心态了?

    怎么说他梁培宁也是一个美男吧?唉,被忽视了个彻底还真是有点哀伤!

    梁培宁心里哀叹,眼睛珠子一转,鬼精灵似地将手机里刚才拍下的照片发了出去,并附加了一条信息!

    --------华丽丽分割线----------------

    “尚爷爷打过电话来,你没接到吧?”张晨初从公司回来的时候是喝下午茶的时候,说这话时眼睛里还闪动着一丝沉郁的光芒,看样子是在想着呈帝公司的事情,他接过了佣人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小口放杯子时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抬脸看向了正在练习走路的尚卿文。

    尚卿文‘嗯’了一声,不是没接到,是他没接而已!

    张晨初把西装外套的衣扣都解开了,并把领带给拉开松了松衣领,沉思了一会儿轻声说道:“贵州那边的项目已经完全搁下来了,看来是一时间放不平了,尚钢正在被严查,生产部已经全部停工,所有出厂批次的成品都被招回待审,虽然这定论还没有下来,但是就这架势,尚钢这个处在风头上的出头鸟想要脱身怕是有些困难了!”

    “想脱身也得先脱/掉一身皮,全身而退,不可能!”尚卿文淡淡地回应,转过身来走了几步,光洁的地板上映下了他的身影,颀长的,清瘦的,身上是干净得让人清爽的浅白色,人是依然有精神,不过这外形好像是比前端时间瘦了些了。

    “现在万美又在不停地煽风点火,徐茂才到现在都还没走,看样子是打算盯着尚钢不肯松口了,前几天传出徐茂才亲自去了一趟尚钢,谈的什么内容不太清楚,不过因为他的到来,尚钢所有的职工都战战兢兢的,都说了,说不定明天尚钢就是属于万美的了,易主是很容易的事情!”

    张晨初说着端着咖啡边喝边朝尚卿文那边看,他们对于这种商场上大鱼吃小鱼,趁机落井下石的事件已经有免疫力了,被吃,被阴的,只能说自己没本事,你要有本事就吃别人,阴别人,没本事就只能等着被吃掉!

    见尚卿文没有其他表示,张晨初也不再多说,烂摊子接多了还有可能会引火**,至少他们就很反对尚卿文再去管那些事儿!

    虽然这么想着好像有些不太人道!

    张晨初决定转开话题,想着今天听到的风声,便问道:“卿文,听说你离婚了,那字你签了?”

    那清瘦的背影一停,转过脸来时情绪不见一丝波动,眸子里却透着一股凉悠悠的冰,声音轻而柔,“你最近好像很清闲?”

    张晨初被他这句清凉的话说得喝进去的热咖啡都瞬间变得凉悠悠的,有些凉牙齿,他把咖啡杯一放,起身伸了个懒腰,嘿嘿一笑,“卿文,我最近很忙,今儿个叶箐艾在我这里选房子,就那么一个人我都得全程伺候着,这女人要求就是多,我呈帝集团几个区域的别墅群,所有户型都看完了,最后选出了中意的二十套来,还说这二十套各有风格,你说司岚会买下二十套作为婚房吗?”

    尚卿文目光动了动,明显是知道这厮是岔开话题把话题引到了司岚头上,便淡淡提醒了一句,“兄弟的女人别多加评论!”

    “是是是,我就觉得她看似干练其实骨子里有很强的公主病而已!”

    尚卿文听着没有发表评论,他跟叶箐艾接触不多,养伤期间,她倒是来过了两次,也只算得上是见了两面而已,对她的人不了解,但他却知道,司岚会娶她也只是家族的意思,不掺杂任何个人感情!

    “不过又不是我娶老婆,我操心个啥?”张晨初说着扭了扭脖子,听见尚卿文的手机响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短信的声音,不由得有些好奇,见他正缓步朝这边走,张晨初便顺手帮他从沙发上面拿起了手机,顺便看了看。

    “你什么时候开的微信?”张晨初很惊讶,也来了兴致,在他们眼里,尚卿文就是个到了中年需要维修思想的老古董,因为他不用icq,不玩电脑游戏,只会用公式化的电子邮件,连手机短信都很少用,走哪儿还喜欢用纸条留言,对于一些新潮的东西是完全不感兴趣,在他看来养花养草养鸟或是看书喝茶都要比那些感兴趣的多,他会用微信???

    尚卿文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只是微微蹙眉表示自己的东西被他碰了,心情不愉快,只不过张晨初不懂看脸色,而尚卿文走路又慢,在他朝这边走的时候,张晨初已经点开了他的屏幕,瞥见上面传过来的一张照片,凑近了看了一眼之后先是睁大了眼睛,然后被那下面的一行字怔得眼睛一鼓一鼓的,最后趁尚卿文发飙前赶紧把手机把手机赶紧递过去,可自己还是忍不住地憋得难受,最后忍不住了捧腹大笑起来,而拿着手机听见张晨初爆笑的尚卿文目光淡淡地落下去,落在那张被放大了的照片上,先是停了好一会儿,目光久久地凝着不动,然后目光左移,落在那张笑脸上眉头随即一皱,目光再往下,眼睛已经危险地眯了起来!

    照片上的人笑容灿烂,给她擦脸时两人亲密的样子让他忍不住皱眉,而那下面的一行字更是让他看了眼睛眯得都快成一条线了。

    张晨初笑得捧着肚子,腿快地爬到二楼冲着楼下拿着手机的男人大笑出声,把刚才看到的那一行字一字一句地大声地背了出来,“尚大叔,你out了!”

    ------这是第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