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01:真是个疯子

    g市,入夜。

    文物局接待处的小秘书把舒然送到了指定的下榻酒店,临走之前跟舒然约定了明天早上安排的时间,舒然点来点头,跟对方互留下了电话号码方便联系。

    这边交代完毕,那边梁培宁已经大包小包地搬着东西进来了,一进来就招手,“waiter,please!”

    舒然挑眉,走过去用手接过他手里的拉杆箱,这家伙热情的呼声把大厅里的女服务生都逗乐了,也有人过来帮忙,不过是比他还要柔弱几倍的前台女服务员,舒然见状瞪了梁培宁一眼,真当这里是五星级酒店?这里不过是个相当于两星级的地方,哪有那么好的服务?

    本来她的差旅费用是可以报销的,她也可以选择住好一点的酒店,只是现在时间这么晚了,她也疲惫得不想换地方,再加上明天约定好了时间一起走,路线都定下来了,她也不想给别人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人家也是个打工的,而且明天就要到县城,今天晚上只是在这里住一晚上而已,凑合着住一晚就好了!

    舒然对出差的住宿要求并不高,只要环境干净就可以了,总比在外面露宿的好。

    舒然在前面走,后面跟着梁培宁,梁培宁带的行李箱比她的箱子大一倍,都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带什么东西,居然比她这个女人的还要多。

    进来电梯,舒然把小秘书递给她的房卡拿给他一张,梁培宁两手不空,见舒然递过来,又舍不得放下包,便弓着腰低头用嘴接了过去,衔在嘴里,舒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因为他一低头人就靠她比较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另有所图!

    舒然身体微微往边上侧了一下,眯着眼看着他接过卡之后便站直了身体,等电梯一到,舒然便快他一步走出了电梯,在寻找房间的时候听见身后的人不停嘀咕,“哇,几十年的的装修风格啊,啊,我的天,我怎么好像觉得到我姥姥家去了似的,那灯光也是这样鬼亮鬼亮的,这墙纸的颜色也太土了,哎呀,舒老师,咱们换个地方吧,这地方怎么能住人呢?”

    身后紧跟着的尾巴不停地抱怨,舒然走到前面一忍再忍,她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一路上自己都忍过来了,听他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当他什么都没说一样得了,可是这出电梯不到几分钟的路程,他已经将整个酒店的风格从地板到天花板,从墙纸到门的颜色甚至是地毯的软度都梳理了一个遍,贬低得一无是处,舒然觉得耳朵边就像有只苍蝇似地嗡嗡嗡嗡地飞啊,她真想一个巴掌拍下去给直接煽死掉。

    “三年前我第一次野外考古,住的是野外帐篷,那一片区域湿度大,蚊虫特别多,尤其是到了晚上,因为湿度大,帐篷里睡袋里面是暖的外面是湿的,睡着别提有多不舒服,不仅身上痒周边还有嗡嗡嗡飞个不停的蚊子,更别说是风吹日晒雨淋,我不知道你跟来的目的是干什么,如果你连这点苦都吃不了,现在就走!”舒然站在自己的房门口脸色沉了沉,她已经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是在强压着心烦的心绪给他说这么多,她说完转身用房卡打开了门,进门时听见身后的人‘哎’了一声,她一转身瞪大了眼睛,声音变得冰凉,“警告你别再来烦我!”

    门‘砰’的一声关上,力道之大把张着嘴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梁同学怔得张了张嘴巴,好半响才动了动眼睛珠子,妈呀,好大的脾气啊啊啊啊啊!

    舒然进了门,把房卡直接插/到门口的电源处,室内的灯光一亮,她拖着箱子进了房间,朝四周看了看,清洁卫生还行,都自带了毛巾和洗漱用品,连睡袋枕头都自己带着的,不存在什么问题。

    居室是比较简单的套间,相当于一室一厅一卫的格局,松开箱子的手柄,舒然往沙发上一座,感觉头有些晕晕的,或许是刚才那一吼震得她自己脑袋都犯了晕,她躺下去闭上了眼睛稍微休息一会儿。

    奇怪,本来自己还能忍得住的,刚才却对着一个算不上朋友的人发了一通脾气!现在安静下来想想觉得有些不应该。

    她本来是想静一静,太多的事情充斥着她的脑海,只是这一路因为他的多言使得自己的思绪都不曾放松过安静过,所以才会感觉到异常的烦躁,脑子都快炸/掉了一样。

    此时舒然把自己整个人都抛在了沙发上,鞋子也没脱,直直地往沙发上一趟,蜷住了双腿,双手按住自己发胀的太阳穴,耳膜好像还在嗡嗡嗡嗡嗡的作响,梁培宁那聒噪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响着,紧绷的神经短时间内依然得不到舒缓,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才环过神来,然而脑子刚安静,脑海里却又想着太多太多的事情。

    她想起了在离开d市之前她让麦律师把离婚协议邮寄到他手里,她现在居然是那么的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签字,毕竟,她已经签字了!

    她又想起了好多好多,聂展云,聂展柏,崔阿姨,但是最后这些记忆在脑子里就像卷起的树叶,刷刷刷地在大风中被吹散,可是最终还留下了,却留下了那么的一幕。

    夕阳西下的草地上,她用手遮挡着阳光,隙开手指,层层叠叠的树影下,手指缝间他的那张脸被分割成几块,含笑的眸,上扬的唇,嘴边那深陷下去的酒窝,空气里有他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他说,然然,我爱你!

    我爱你,无数个相拥而眠的夜,或是激/情澎湃或是*缱倦,他的体温和心跳好似还在她的心口,温柔地耳语荡在了耳畔。

    然然,我爱你!

    舒然倏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空空荡荡陌生的房间,而她就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睁开的眼睛却直直地定住了一般。

    我爱你!

    这句话就像一个咒语一样,让舒然整个人都像被抽了魂,半响回了神的她才苦笑一声,连回忆都要捉弄她了吗?她怎么就忘不掉这些东西呢?

    一下午的忙碌让她无暇去想其他,但是在夜晚,安静的时候,她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真是个疯子!

    舒然心里低咒,拉过颈脖上的纱巾就要盖在自己的脸上,却听见旁边咔嚓咔嚓啃吃东西的声音,还含糊着说着,“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你是不是病了?”

    舒然骇然!

    腾的一声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着那靠在窗边啃苹果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梁培宁,站起来指着他,厉声说道:“你怎么进来的?出去!”

    天,她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的,怎么一个大活人进来了她都不知道?

    舒然警惕地瞪着不请自来的梁培宁,梁培宁看样子是洗了澡换了衣服,手里拿着苹果啃了一半,看着舒然步步紧逼怔得咬苹果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咽了一口口水,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袋子,“那个,我把你的洗簌和护肤品给送过来,你自己没关门,我敲了门的,见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

    他都进来好半个小时了,前十几分钟她都在哭,后来又在笑,捂着脸蜷缩在沙发上,又哭又笑的样子还真把他吓了一跳,进来被吓住的不该是她,应该是他才对,至少这短短半个小时就让他体会到了那句女人变脸如变天的经典传言,看,前一秒在哭,哭得楚楚可怜,哭得肝肠寸断,后一秒却突然笑,笑得莫名其妙,笑得也让人心酸,结果紧接着站起来面露凶相,尽管她现在脸上还挂着泪痕,加上头发凌乱,眼睛红得像只兔子,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明明看起来可怜得像只兔子的女人凶起来真可怕!

    咔嚓--

    梁培宁又啃了一口苹果,为了证实自己确实是敲了门进来送她的洗漱用品的,他把旁边放着的袋子提起来给她看,正是舒然装毛巾和洗漱用品的袋子,被放在他那边去了,不洗漱怎么休息?他是好心送过来的。

    舒然狐疑,看了看他提在手里的包,那确实是她的,刚才她摔门进来,自己另外的一个包还留在了他那边。

    难道自己真的睡着了?

    梁培宁看舒然还在疑惑,但刚才那犀利的眼神已经变得稍微柔和了些,这才放心地啃起了苹果,见舒然把包拿过去,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梁培宁低叹一声,这好人还真是做不得。

    他见舒然胡乱地抹了一下头发,从包里取出手提电脑,打开了像是要忙什么,便站在一边煞有介事地看表,“舒老师,快晚上十二点了,你难道不睡个美容觉?”

    舒然抬脸,头发有些乱的她很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管我?

    梁培宁伸手抹汗,嘀咕,“女人熬夜很容易老的,翻过二十五岁不注意保养老得更快,别不相信!”

    舒然在暗自吸气,在隐忍,他大半夜地过来她没赶他出门已经是给他面子了,还废话!

    见舒然不理他,做自己的,梁培宁便凑了过来,他苹果已经吃到快见核了,蹲在矮桌边对着电脑屏幕前的舒然咧嘴一笑,“舒老师,卿文是谁啊?你刚才做梦的时候喊着他的名字耶?”

    敲打键盘的声音突然消失了,舒然放在键盘上的手僵住了,目光凝着电脑屏幕,她刚才喊他的名字了?不可能!

    她继续敲打着字,决定忽视梁培宁带来的干扰信息,结果却被面前晃过的手机屏幕闪得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是这个男人吗?他是你老公是不是?他们都说你嫁人了,是不是他啊?你这么年轻就嫁人,你家人同意了吗?”手机屏幕在舒然眼前晃过去晃过来,舒然伸手一把抓过来,屏幕上是她作为屏保的图片,图片是林雪静在婚礼那天,尚卿文抱着她下车时的一瞬间,林雪静说她抓拍得太有才了,那一瞬间,她低头靠在他的心口,他也正低头含笑着看着她,把林雪静看成是最唯美最有爱的一瞬间的定格,那张照片是她从林雪静那边拷过来,恐怕连尚卿文都不知道她有这张照片。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舒然一把抢过了手机,握在自己的手里,气息有些不稳,感觉像是被人偷窥了**一样,既气氛又局促。

    “我就看看而已!”梁培宁摸了摸鼻子,被舒然这突然冒火的举动怔得转了转眼睛珠子,结果在他正想对那照片发点评论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衣襟被人给一把提了起来,人也被推着往门那边走。

    “唉唉哎,舒老师--你很爱你老公啊,唉唉哎,舒老师你别推啊,要撞上了撞上了!啊--”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门外还传来了梁培宁的凄厉的叫声,舒然那推出去顺带狠狠踹出的那一脚把梁培宁直接给踹得远远的,梁培宁被猝不及防地踢到墙上趴着,捂着屁股一阵哀嚎,不带这样的,好残忍啊!

    房间里的舒然背靠着门背,手里那握紧着自己的手机,翻开屏幕看见上面的照片,暗嘲笑了笑,她这是在紧张什么呢?别人不过是看了一下照片而已,她的反应却像是别人动了她的私有品一样!

    而那边捂着屁股进房间的梁培宁往*上一躺,“你要我当苦力也就算了,要我睡这么差环境的酒店也算了,现在还被她拳打脚踢踹出了门,你自己说这账怎么算?不如这样吧,你不是要我时刻看着她嘛,万一她晚上出个什么事儿我不好跟你交代,不如我过去跟她一起睡吧,帮你更好的看住她!”

    本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前几句说出口静默无声可是最后一句出口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电话那边窜了出来。

    “梁培宁,给我滚!”

    --------今天就一更,么么大家要淡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