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42:你是不是爱上了他?

    餐厅大厅里,一名服务生走过来俯身在尚卿文耳边低低耳语了一阵,尚卿文点了点头,服务生见他没动便轻声询问,“尚先生,您不过去吗?”

    尚卿文抬眸笑了笑,“等一等!”

    服务生满脸疑惑,见尚卿文一脸淡定也没再说什么,礼貌地退到了一边。

    坐在沙发座椅上的尚卿文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在桌沿边,在手指敲到了第三下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垂眸看了一眼,脸上浮起了笑容。

    *********

    此时坐在包间里的舒然心里也打起了小鼓,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拨通了他的电话,她又不好此时低着头去看,那只放进包里的手捏着手机只能图平时的记忆来操作手机屏幕,但手机因为是全触碰的,她都不确定是不是拨对了电话号码,只记得今天接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是他的,第二个则是刚才舒童娅的电话。

    她捏着手机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是拨对了。

    包间的门被人推开了,舒然心里一怔,满是期待地看向了那边,结果进来的是上菜的服务生,她的表情没有逃出舒童娅的眼睛,舒童娅身体微微后仰背靠着座椅椅背,身体朝舒然身边靠近了一些,目光虽然没动,但唇瓣却动了动,“舒然,你在等谁?”

    舒然心里本来有些失落,又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让她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不由得有些怨忿,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你管不着!”

    舒童娅的语气有些发紧,声音很低,“舒然,你是我的女儿!”

    “血缘上是,但是实际上你并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儿!”舒然毫不客气地回敬了回去,她讨厌被强迫,讨厌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自己的身上。

    舒童娅转过脸来,盯着身侧的舒然,目光有些紧,收回目光时冷笑一声,“好一副伶牙俐齿!”

    “你想决定我的人生,也要看我愿不愿意!”

    应该是今天她是气急了,起先被掌掴一耳光压制在心里的戾气在此时被舒童娅给彻底撩/拨了起来,她就像只刺猬,被激怒了的刺猬!

    舒童娅被女儿的话气得心里发堵,她承认今天自己是有些冒进,但是她只要一想到聂展云和尚卿文这两个有隐患的男人,她就不得不下了狠心,哪怕是被女儿恨,她也要走这一步棋。

    舒童娅心里的决心一定,脸色和缓了一些,“既然来了,既来之则安之!”

    “这看不像你的风格,舒女士什么时候开始深刻理解了‘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的深刻道理了?如果当年你也懂,在婚姻和家庭上也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舒然!”舒童娅突然转过脸去厉色地看着她,精致的妆容下脸色微变,唇瓣还在微微颤抖,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怒意低声说道:“你不过是不喜欢我给你的生活方式,你觉得我强加给你的东西你都不喜欢,但是你别忘了,你的命都是我给的,你有权否决我给你的生活方式,但你没有权利站在你作为女儿的角度来看到我的生活我的婚姻,因为你不是我!”

    说完她起身,对秦侯远轻声说道:“我去上个洗手间!待会就回来!”舒童娅说完提着包往门外走,舒然坐在座位上垂眸时眼睛干涩难受。

    既然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要以站在母亲的角度上来决定我的生活,我的婚姻!

    走出包房的舒童娅低着头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上涌出一股热流来,女儿,我们为什么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舒童娅强压住内心的酸楚感,想要快步走进洗手间去补个妆,一抬脸便见到了迎面走过来的男人,看清对方时,她目光一紧。

    尚卿文!

    **********

    舒然因为舒童娅的那一番话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五味杂陈到自己浑身都难受,她和母亲一起生活了十三年,那十三年是她这一生中最战战兢兢的日子,家庭战争频频爆/发让她整日都处在了恐惧之中,她在那段时间变得敏感,变得沉默,从开始偷偷地哭到后来的彻底麻木,她不明白为什么不相爱的人还要这么每天折磨着对方,而她作为这段不幸婚姻的产物可悲到最后是那么迫切地希望这个家庭的彻底破碎!

    舒然心里的寒凉使得坐在软椅上的她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似乎周边的一切,连带着含笑的交谈声都变得恍惚起来,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尘封已久的悲凉之感再次涌了出来,她坐在这里感受着完全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心境,突然感到了孤独。

    周边的谈话声突然安静了下来,坐在桌边的人都抬起头看向了门口,个个眼神里都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来,有疑惑,有诧异,也有,震惊!

    舒然此时的心境就像回到了十年前,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家里空的那一晚,冷清清的,她孤独地蜷缩在客厅的一角,迷茫的,无助的。。。。。。

    肩头一暖,一双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双肩上,宽大的手掌轻轻一收,五指便稳稳地裹住她的肩头。

    舒然身子一抖,耳边便被那熟悉的温暖气息所包围,她伸手一把抓住了落在肩头的手,转过来去,一双眼睛就红了。

    俯身靠在她肩头的那张脸也正含笑地看着她,目光对视时眉头微微一蹙,伸手反握住她抓过来的手,靠过去低低说道:“然然,对不起,我来晚了!”

    尚卿文看到舒然那双微红的双眼,心里忍不住地抽疼了一下,尤其是他刚靠近她,就被她这么急切地抓住了手,抓得那么紧,让他心里都惊了一下。

    她是在如此地期待着他的到来!!

    尚卿文心里变得暖暖的,握着她的手轻轻拍拍,眼神安慰着她,别怕,我在!

    “尚,尚董事长?”坐在那边的人,有人忍不住地低呼了一声,不可置信般地朝进来的人盯着看着。

    秦侯远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怔了一下心神,见尚卿文抬起脸朝自己微笑打招呼的时候,他心里也有了一丝尴尬,就刚才他进来就跟然然的肢体表现显示,他们,很亲密!

    秦侯远一面微笑着打招呼,一面在心里替妻子捏了一把汗,唉,他该好好劝劝妻子的,现在这样子--

    “你们好,我是尚卿文!”尚卿文微笑着说着,在做的人们都睁大了眼睛,真的是,尚卿文!

    “秦叔叔,很抱歉,刚才在外面处理一些事情,来得有些晚了!”说完,他把目光转向了舒然,“然然,不生气吧?”

    舒然的右手还被他握着,他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撑开的掌心轻松地就将她的手给完整地裹住,她抬脸见到他那张微笑的脸,心间那彷徨的之感就像阳光驱散了雾霾,顿时变得明亮起来,她凝视着他的目光,站起来伸出一只手就将他抱住。

    就在刚才,她好害怕!!!

    十三岁那年的恐慌带给她的恐惧感让她害怕地只想离开这里,而他的出现,无疑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她温软的身子就这么依靠在他怀里,此时的尚卿文是感受到了来自她内心的依赖和害怕,伸手抱着她的腰,一只手轻轻拍拍,带着一丝歉意的诱哄,“我错了,我下次一定不迟到,迟到了随你怎么惩罚,好不好?”

    舒然被他这幽默的话说得有点想笑,但脸上笑容才刚露出来,刚才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就滚了出来。

    站在门口的舒童娅背过身去,在看到女儿伏在尚卿文肩头无助地哭时,她心里的难过再也压抑不住了。

    一顿相亲宴因为尚卿文的出现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秦羽非至上次见过尚卿文之后本来就印象深刻,上次在宴席上交谈时尚卿文说自己是做建材生意的,当时他就觉得这个人气度不凡怕是大有来头,就在前段时间尚钢举行记者大会时,在电视上见到此人他震得都呆了。

    难怪父亲那天回去的时候说此人非池中之物,原来他就是尚钢新上任的董事长尚卿文!

    他一直都奇怪,上次然然带来的人说是她的‘丈夫’,他开始就狐疑,为此还跟阮欣私下里发生了争执,阮欣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舒然是请来的临时演员,只不过这个演员演技好没让人看出破绽而已,接着娅姨开始给然然物色男朋友,他才恍然大悟,哦,然然那有什么丈夫!

    但是现在,这又是哪一出啊?

    看他们动作毫不避讳的亲密,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恋人!

    尚卿文并没有在包房里待太久,便起身带着舒然像秦侯远告辞,两人一走出包房,他摸着舒然的手一阵冰凉,他用手指揉了揉,什么话都没说,带着舒然径直离开了餐厅。

    “然然!”不知道在餐厅门口等了多久的舒童娅叫住了走出来的舒然,舒然停下脚步,尚卿文也停了下来,舒童娅走过去看了尚卿文一眼,“我想跟她单独说几句话!”

    尚卿文看了看舒然,松开了舒然的手,轻声说道:“我在车里等你!”

    等尚卿文一离开,舒童娅便将目光聚集在了舒然的脸上,“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了他?”

    ------额,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精彩继续,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