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16:然然,我在追求你

    你女人说你喝醉了?

    这句话??

    司岚单手托腮地想着自己的这句话居然入了尚大少的眼,不由得轻笑起来,伸出手指夹着咖啡杯子里的勺子,顺时针地搅拌了起来,低着头看着杯子里被卷起的咖啡漩涡,浅咖啡色的眸子里在闪过那一丝笑意之后幽幽转变成了肃色,“卿文,鼎茂有意兼并嘉和那家国营炼钢厂,你有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斜靠在沙发垫上的尚卿文慢慢地将目光转了过来,“是不是今年上半年通过d市政aa府招商引资进驻d市的鼎茂?”

    司岚沉沉地呼出一口气来,点了点头,“很抱歉,这一家还是当时我极力引进的!”d市的三大支柱产业,包括钢铁,房地产还有旅游业,这三个是拉动整个d市经济的主导型行业,出于对两大钢铁集团尚钢和普华原材料的采购问题的考虑,他在两年前就着手考虑引进一家能跟采矿业有紧密联系的企业,而鼎茂就是他看中的其中一家。

    司岚的构思是比较合理成熟的,这才接下来的半年里确实有这样的效果,不管是尚钢还是普华都跟鼎茂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一定的程度上算是节约了成本。

    只不过鼎茂若是要参与,那么尚钢要独自兼并那家国营厂怕是要有些难度了!

    司岚微微蹙眉,这也是他今天一定要尚卿文来一趟的原因,他也是刚接到了鼎茂那边传来的消息。

    司岚看着目光微沉的尚卿文,轻声问道:“你不是已经快了吗?是不是中间的某个环节出了什么问题?”

    尚卿文沉默了一会儿,“不到最后一刻,花落谁家都是不能确定的,实在不行你也不用为难!”

    司岚目光沉了沉,“上次我听你说了没问题,只是迟迟不见尚钢召开记者大会,卿文,你在等什么?爷爷在医院至今未出院,而你也顺理成章地接下了尚钢,你难道不急着给自己正名?”

    尚卿文看着替自己分析的好友,微微蹙眉,语气很轻地说道:“原因很简单,我暂时还没查到有关尚钢出现质量问题报道的真实原因!”

    尚卿文说着,看了一眼等着下文的司岚,继续说道:“我仔细看过有关部门出示的质量检测报告,并着重检查了那个批次的所有钢材!”

    “怎么样?”司岚问。

    尚卿文目光一沉,“确实是如报道所说,有不合格的产品!”

    司岚微怔,这些话如果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他是不会相信,但是从尚卿文口中说出来,那就是一定有,是百分百的确定。

    尚卿文这个人对待工作和生活态度都是这样,如果没有十拿九稳他是不会贸然激/进,他说话也一样。

    “你确定那是从尚钢出来的?”司岚眉头皱了皱,两个月前一则神秘的报道刊登在了报纸上,倒不是指名道姓地说是哪家的钢材不合格,但却附加出一篇所谓某些钢材检验不合格的报道,这则报道在d市掀起了一阵质疑的浪潮,作为排行在前的尚钢和普华都同时陷进了这场舆论风波之中,接下来的一个月政aa府相关部门在全市展开了对所有的建材商品的普查,有相当一部分的不合格产品被查了出来,其中最让他头疼的便是尚钢也在不合格产品的名单之中!!

    “有没有查出一些端倪?”司岚言简意赅,这段时间尚卿文没有急着接手应该是在着手查证,不知道有没有眉目!

    尚卿文眉头轻轻一蹙,“出自同一条生产线,同一个批次,同一个检验端口!”

    司岚愣了一下,“是生产线出了问题?”

    尚卿文眼睛一眯,“不是,是人!!”

    如果是生产线出了问题,那不会只是这一个批次出问题,而最让人产生怀疑的是,那个报道出来的时间刚好是那个批次的钢材被运送到工地上的第二天,就好像冥冥之中早有人安排好,挖好了陷阱等着尚钢往里面跳!

    *********

    浴室里的温度很高,已经到了可以蒸桑拿的温度了,有着整体简约设计的浴室不仅面积宽敞,采光也是极好,即便是d市如此雾蒙蒙的雪天,浴室里不开灯透过玻璃投射进来的光依然光亮如雪,偌大的圆形浴池里面有流水咕咚的声音,从精致的水龙头流出的温水抛出一个柔美的弧度,源源不断地流进了浴池里,浴室里寂静得只听得见流水的声音。

    浴池正对着的天花板上是块菱形的镜子,从镜子里折射出来的影子里,浴池水底,有人正安静地睡在了水底,她睁开的眼眸里涌着的是茫然的水波,怔怔地睁着眼,她全身身无寸缕,雪白的肌肤上有不少紫红的斑块,长腿微微蜷在一起,双臂无力地展开,她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木偶人。

    寂静的空间被破水而出的水声所打乱,她从水底浮了起来,双手有些急切地攀着浴池的边沿,穿出水面时胸口被积压出的气体转化成一阵猛烈的咳嗽,她伏在边沿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然然,记住了,只有我能这样的爱你!!

    耳边依然游荡着他说过的话语,她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场景,就是在这浴池里,肢体教缠,迸发而出的激/情将浴池里的水都溅了一地,她从浴池里爬起来,迈开腿跨出浴池时双腿一个打颤,腿根部的疼痛感使得她脑子一阵发木,真实的,就是真实的,她跟他的肌肤之亲不止一夜。

    舒然从浴室出来,身上什么都没穿,屋子里的空调还开着,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是暖意融融的,惟独踩在地板上的脚心,从脚心透过的凉直冲进了脑顶。

    她重回卧室,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她看着旁边一排整齐的衣柜,目光清而淡地慢慢扫过。她慢慢地走到沙发前,将自己修长的身体蜷缩在了柔软的沙发上,抱过了抱枕把自己的头沉沉地埋了进去。

    手机铃声响起是在几分钟之后,听见从地板上传来的声音,她并没有去找手机,而是睡着一动不动,手机铃声不厌其烦的响着,等她从地上捡起手机时,她连看都没看是谁打来的直接就挂掉。

    她现在什么人都不想见,什么声音都不要听!

    ********

    “怎么了?你皱眉的样子可真让人诧异!”司岚一杯咖啡都喝完了,正事也谈得差不多了,瞥见起身走到一边打电话的尚卿文放下手机时脸色有些异样,便打趣地笑,“恩?野猫不好驯服,小心些!”

    尚卿文松开了微蹙的眉,冲着好友清清淡淡地一笑,径直便朝办公室的门边走去,身后的司岚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挑了挑眉,他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猎物激起了这个男人的征服欲?

    ********

    尚卿文回到风尚嘉年华公寓的时候,屋子里依然暖洋洋的,灯也是全开着的,他进门,脱了鞋将钥匙习惯性地往门边的小盒子里放去,他穿着浅色的棉袜,似乎是怕拖鞋也会发出轻微的声响,所以他连拖鞋都没穿,直接穿着一双棉袜就走了进去。

    屋子里什么都没变,他临走时摆放在茶几上的留言条也没动过,他朝卧室走去,门是开着的,他一眼就望见了躺在沙发上一动都不动的女子,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他进门,将滑落在地板上的蚕丝被轻轻地给她盖上,见她的脸埋在抱枕下面,伸手要为她撩开遮住半边脸的秀发,手正要伸过去便见到透过那长发猛然睁开的眼睛,犀利而冷漠的眼神让蹲在沙发旁边的尚卿文微微怔了怔。

    她的眼神冷而疏离,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意,眼底是前所未有的排斥,她就这样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就像一只受了伤了的小兽,在面对靠近的人时浑身都竖起了警惕的毛发,随时都会扬起利爪不顾一切地奋起反抗!

    尚卿文的目光沉了沉,他要落下去的手慢慢地收回来,起身朝浴室那边走去,将里面还开着的水都关掉,出来时见到沙发上的舒然还是没动,不由得眉头微微一蹙,他走过去,再次俯下身,见到那双清冷的眼眸,他垂眸,将自己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然然,我带你出去走走!”

    豪华的奔驰车内,开车的尚卿文将车内的暖气调高了一些,前面是红灯,他的车不得不停了下来,他将目光转向了身侧坐着的女子,舒然自见到他以后,一句话都没说!

    她是连一个应付的眼神都不曾有!

    她身上穿着的是他挑选的淡紫色的大衣,因为他觉得这种颜色是最适合她的,贵气而优雅。

    尚卿文直接将车开到了她的住宅小区星座国际,在车停下来时,坐在旁边的舒然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至始至终都不曾看过旁边坐着的男人一眼。

    清脆的高跟鞋声在空旷的车库里响起,她窈窕的背影背对着他,微妙的气氛让人觉得沉闷而压抑。

    从车里下来的尚卿文靠在车门口看着她背过去的身影,眼底暗光流动,启唇时声音却温柔如常。

    “然然,我在追求你!”

    ------这是第一更,么么下面还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