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剑之极

第二十七章 悲戚

    第二十七章悲戚

    巨大的爆炸,整个星辰山不复存在,漫天都是火光,虽是白天,但此地却比白天更加明亮,冲霄的蘑菇云一直不断上涨,令外界的风扬等人担忧无比,试问,如此巨大的爆炸之下,又有谁,能够幸免?

    爆炸的范围在不断扩大,风扬等人无奈,只好一退再退,待爆炸平复,众人的伤势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乐云一步跨出,便来到星辰山上方,但见一片狼藉,无一人踪影,不要说人了,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火山。

    “怎么会这样?”乐云不敢相信,是的,他没有看见方羽辰的身影,按照他所想,对方应该有护身的方法,就算在自爆当中无法全身而退,也应该是重伤的结果,但怎么说,还是要见到人的,但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不断冒起的狼烟。

    风扬等人也快速飞到上空,与乐云并肩而立,一样,见到此番场景,他们都是同一个表情,不敢相信,妙语则是捂着小嘴,眼中闪现泪花,张清瞪大双眼,吃惊,不信,悲痛,全都写在脸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风扬知道,想必方羽辰当真是凶多吉少了,他转身,对众人露出一个稳住的眼神,“御剑门弟子听令,魔道首恶已除,回宗休整”一道令出,余下的御剑门弟子全数退去,一会儿的功夫,便没有御剑门弟子的影踪。

    乐云亦是猛地转身,“天机阁弟子听令,返回宗门”,一样,天机阁的弟子没有多余的话,没有问什么,转身便井然有序的退走,当然,速度不会太快,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虽然有所恢复,但也不过是稍稍稳住自身伤势而已。

    穆清雪面色冰冷,不知其心中在想些什么,“月华弟子听令,回宗”,她也发布了同样的命令,月华宗弟子闻言神情一愣,不明所以,但也依旧规规矩矩的退走,毕竟,穆清雪现在是月华宗的掌教,掌教有令,做弟子的怎能不遵从?

    待所有弟子退走,这里,陷入了安静之中,鸦雀无声,许久,风扬一声长叹,“恐怕,方师弟已经死了”他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悲戚,无尽的伤感,眼中含泪,却被他生生忍住,想来,他忍的一定很辛苦。

    “不可能”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令众人侧目,却是阴阳双算之中的杨凝,此女很少说话,但却很睿智,当然,她对于方羽辰的态度却比较奇怪,可以说,她喜欢对方,却不知该怎样表达,也不想表达。

    因为,在方羽辰的心里,已经有了赵飞儿,是不可替代的,更加不能动摇对方的心神,尽管,杨凝比赵飞儿漂亮,但聪慧的她明白,这个世间,除了赵飞儿,无人再能令方羽辰动心,此时她抢先开口,倒是令人惊讶。

    张清点点头,眼中最终还是流出一滴泪水,“我也相信,师弟他不会就这么死的”他双拳紧握,紧咬牙关,压制咯吱吱作响,指甲将掌心刺破,滴滴鲜血自掌间流淌,但他却浑然不知,可见,其心底,究竟有多难过。

    剑杀冷酷的面庞,第一次,露出了除了冷酷之外的表情,伤感,他皱着眉头,眼中泪水滚落,虽然未发一言,却一样,在表达着自己心中的难过,谁能想到,这一场大战,竟然会是这个实力最强的方羽辰死。

    未开战之前,他们一直都有种种想法,都做好了各自的善后工作,都在想,也许,这场大战过后,自己便会不存于世间,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他们这些人,都好好的活着,虽然重伤,但起码,命是保住了,有命,就有一切。

    之前,他们一直都觉得,方羽辰是战无不胜的,不止对方的修炼功法,还因为对方的种种机缘,一位能拥有仙器的人,怎么会是短命之人?但恰恰,事情出离了他们的想象,这一场大战竟然会是拥有仙器的方羽辰死去。

    “他不是有仙器么?怎么会死?”杨凝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缓缓开口,风扬一滞,露出愧疚之色,一个仙府缓缓自其掌间漂浮着,正是天元仙府,这一刻,众人的表情更加怪异了,吃惊,惊讶,愤怒,皆而有之。

    “师兄,师弟的天元仙府为什么会在你的手中?”张清第一个发问,他与方羽辰关系最好,自然,在这种情况下,也根本不在乎风扬的掌教之位,在他眼里,风扬,现在就是间接害死方羽辰的凶手。

    乐云亦是面色不善的盯着风扬,感受到周围人传来的不善目光,风扬苦笑不已,随即,缓缓将之前他们交换仙器的过程说了出来,一字字一句句,令人心中的悲意更加浓重,语落,这里,再度陷入沉默之中。

    许久,妙语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悲戚无比,随后便是凌清池,杨凝,穆清雪依旧是冰冷的模样,只是,其眼底,却闪烁着淡淡的悲伤,张清则是如遭雷击,愣在原地,任泪水滑落,却不再说一言。

    “唉”乐云真人长长的叹息一声,听到他的声音,张清似是突然醒悟一般,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个闪身,便来到乐云身旁,抓住乐云的袍袖,“乐云真人,您精通推算,一定可以算出来的”。

    “唉”乐云一听,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非是老夫推算之术不精,只是,方羽辰的身上,有一股掩盖天机的力量,九转御剑心经,乃至尊功法,自带掩盖天机的功能,我,算不出来”最终,他一拂袍袖,摇头说道。

    张清愣住了,随即,缓缓飘落在断壁残垣之上,看着下方那发出阵阵火光,和散发阵阵灼热的深坑,岩浆深可见底,滚滚岩浆在咕嘟嘟的冒着炙热的气息,但他却浑然未觉,只是呆呆的看着那里,好像那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物一般。

    “呵呵”“呵呵”张清如神经质般的笑出声来,随即,仰天长啸,与方羽辰相识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从起初自己引领对方拜入御剑门,到之后,关系越来越好,然后看着自己的师弟一步步被逼的走投无路,自己却什么也帮不上。

    从那时候,张清的心里,便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帮到方羽辰,可对方的进境太快,快得令自己无法追赶,心中倍感无力,但那股信念,却一直存在,从来不曾减少,反而,随着方羽辰实力见长,他的信念便更加庞大了。

    可今日,这般结果,令他心中所有的信念支离破碎,人算不如天算,世事无常,也许,用在这里,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也许,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对啊,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破的,需要修补。

    一阵大笑过后,张清恶狠狠的盯着风扬,“最后叫你一声大师兄,从今日起,我张清,不会再听你调遣,你,对不起方师弟”他手指风扬,咬牙切齿的说出此言,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瞬间便消失无踪。

    “唉”风扬叹息,他心中,又何尝不伤心,不难受?他又何尝不想那个死掉的是自己,可事情发展到了这一地步,张清那般对他,他倒也能够理解,因为,错本就在他,如果,当时自己将仙府也交给方羽辰,想来,他就不会死。

    拍了拍风扬的肩膀,乐云与其错身而过,“别太在意,张清本就如此,其实,过错并不在你”说罢,便纵身离去,到了他们这等境界,稍微一感应便会知道一切,但无论他们如何仔细,方羽辰的身影却依旧不见,连一丝气息都没有。

    剑杀抱着长剑,冷酷无比,缓缓躬身弯腰,拜了下去,随即起身,盯着深坑之中的岩浆,“方羽辰,我剑杀,一辈子都敬重你”说罢,也飞身离去,不愿在此多待,也没有跟风扬说一句话,就这样离去了。

    日升月落,一个又一个人离去,风扬却一直都在这里,他坐在狼藉的土石上,没有丝毫修士风范,一直就这样发呆,偶尔,他会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但转瞬,便被心中的悲伤覆盖,一口血,喷了出去。

    “贵为一宗掌教,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回到宗门,去安抚弟子”杨凝的声音缓缓传来,多日不动的风扬,抬起头,看了一眼杨凝,缓缓起身,今日的风,特别大,乌云盖日,似乎要下大雨,也更加能衬托风扬此时的心情。

    他负手而立,大风将其衣袍吹起,如仙一般,“你说的对”他只说了这四个字,随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凝,便转身离去,其背影,是那么落寞,充满了悲伤,这,是风扬心里一辈子的伤痛,哪怕有一天他飞升仙界,也一样不会抹去。

    风扬离去了,这里,只剩下杨凝一人,任由大风如何嚣张,都不能令她退后一步,她没有露出悲伤的表情,只是傻呆呆的笑着,也许,方羽辰并不知道,在暗处,一个美丽的身影,一直都在注视着他。

    随手一扬,白花花的纸钱随风飘洒,这一刻,电闪雷鸣,阵阵闪电,划破长空,乌云重重,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咔嚓”一道闪电劈落在巨坑上方,一道旋转的光门缓缓浮现,令杨凝目光一凝,不可思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