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晴陆漫漫(57):我爱你,所以娶你!

    “他还在他该在的地方,什么事儿都没有!”

    莫里尔淡幽幽的答了一句。

    却又没头没脑的补了一句,“不过你嘴里的黎野,少了个姓!他不叫黎野,他叫陆离野!!”

    莫里尔危险的眯着褐色的幽眸,一瞬不瞬的紧凝着向晴,不露痕迹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于,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向晴的呼吸,一沉……

    面色,有些微的泛白。

    红唇轻抖了一下,低低呢喃一声,“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说着,就要推门下车去。

    莫里尔没有阻拦她,只凉声反问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七日之后,他应该有个大动作吧?”

    向晴握着门把的手,蓦地一僵。

    背脊,同样僵硬得厉害。

    莫里尔对于她的反应,似乎比较满意。

    薄唇掀了掀,弯出一抹性感的弧度来,继续说,“陆离野,警~察潜进来的卧底!现在只需要我莫里尔一通电话,今儿他就能丧命在太子酒店里,一个星期之后的白粉交易,怕是也要打水漂了!”

    他说着,还当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手机出来。

    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按着,开锁,而后是电话数字……

    手指在摁到第三个数字的时候,大手就被向晴蓦地给按住了。

    她的手心里,一片冰凉。

    面色,煞白煞白的,没有半分的血色。

    “你想要怎样?!“

    向晴的声音,有些打抖。

    莫里尔看着她,刚刚清淡的视线里,多了几分灼热。

    大手,反过来紧紧地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捏住了她的小下巴,凉魅一笑,“看来我刚刚猜测的一切,都是对的!”

    “猜??”

    一个字,有种猛然将向晴“砰——”的一下,打入地狱般的感觉。

    浑身的冰凉,瞬间从脚趾一直漫进了心池里……

    莫里尔弯着嘴角笑起来,手指挑逗般的在她的下巴上厮~磨着,“对,刚刚是猜!现在是肯定!!”

    “莫里尔,你卑鄙!!!”

    向晴的眼眶,蓦地就红了。

    刚刚这混蛋都只是在试探她的反应而已!!

    而她这些反应,却也恰恰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向晴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如果陆离野因为自己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的。

    “其实从你身上看到那个‘陆’字的时候,我就已经产生了怀疑!可是,查过之后,并没有发现你身边任何一个姓陆的人,我想可能是我多虑了,但后来无意中让我见到了秦沥沥,我调查她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她跟你闹矛盾是因为一个叫陆离野男人!而那个男人,正是黎野!!”

    “一个名字能说明什么?你就凭一个名字认定他是卧底?!”

    “不!一个名字,对于黑道的人而言,确实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混这里面的人,基本没有谁会用自己的真名,所以这一点并不可疑,可是,最奇怪的是,我的人查他黎野的资料时,竟然找不到一分一毫的纰漏来!那种资料,谨慎到就好像是由专门的程序员为他所编程的一般!能把资料做得如此缜密,不露分毫痕迹的,我想除了情局的人,应该还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吧……”

    莫里尔的话,让向晴的脸色,白了又白。

    跟前这个男人……

    太危险!

    自己跟他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向晴重喘了口气,眸底染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她重重的咬了咬下唇,抬头看他,“你说吧,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他?”

    “去吧!去把你的户口本拿出来……”

    “什……什么意思??”

    向晴惊愕的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她的声音,陡的拔高了好几个分贝。

    莫里尔面上的神情依旧淡淡的,掀不起半分涟漪,“我说过,我莫里尔要结婚,但新娘一定会是你景向晴!”

    他挑眉,浅淡的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你不会以为我跟你说着玩的吧?”

    “你卑鄙!!“

    向晴骂他的声音,抖得有些厉害。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紧紧地抠进手心里,深深的刻出两个煞白的小月牙来。

    莫里尔似不悦的皱了皱眉,“我耐心很有限!!”

    “莫里尔,我们换一种方式,好不好?”

    向晴颤抖着声线,央他。

    “好啊!”

    莫里尔笑着,正了正坐姿,眼眸肆意的扫过向晴丰盈的身形,“把衣服脱了……”

    “混蛋!!”

    向晴差点一巴掌就扬在了他的脸上,手才一伸出来,就被莫里尔给截住了。

    他的俊颜也彻底寒了下来,“如果真不想他死的话,就给我乖乖的拿着户口本上民政局去!!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

    莫里尔飞快的按出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只差一个拨通键,停了下来。

    “三——”

    “二——”

    他冷声倒数,面色冰寒如撒旦。

    “我去……”

    向晴的声音,抖得特别厉害,连带着她的身体,也颤抖得像摇摇欲坠的筛子,“我去,我去——”

    她忽而就像是一头得了失心疯的小野兽,冲莫里尔嘶声大吼,“你不是要跟我结婚吗?我成全你!!可是,如果我跟你结婚后,你还把他卖了,那我景向晴一定会有千万种方法让你陪着我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

    向晴说完,一摔车门,就下了车去。

    莫里尔看着她坚韧的背影,刚刚她警告的话,犹在耳畔间响着。

    薄唇不由勾起一道性感的弧度,眸仁愈发深了些分,果然是他莫里尔喜欢的女人,不赖!

    “与生!”

    莫里尔将车窗滑下,命令吴与生道,“跟着少夫人进去,看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让他吴与生跟着向晴,明则是帮忙,实则是监视她,以防她与陆离野随时取得联系!

    一句‘少夫人’让向晴纤弱的背脊,僵硬得有些厉害。

    心,也冷凉得没有了半分温度。

    手指,掐进手心里,几乎快要渗出_血来。

    脚下的步子,一步一步,如同灌了铅一般,往自己家里去,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

    …………………………………………………………………………………………………………………………………………

    在结婚协议书上,签完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向晴整个人如同死了一回……

    铅字笔从她的手心里滑落,她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白纸黑字上,那个扭曲的‘景向晴’三个字,心脏不由自主的抽痛起来,那种痛,丝毫不亚于抽筋扒皮,削肌剔骨……

    她以为,她的新郎会是陆离野……

    他们明明说好,一个星期以后,她陪他回家过年,她带他回来见她爸妈的!!

    她明明做好了准备,要跟他过一辈子的!!

    可是……

    最后的结局,怎么突然就成了这样?

    怎么就成了这样?!

    向晴想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了……

    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不堪,她的头,也晕痛得厉害,仿佛随时都要昏厥过去一般。

    就在她要栽倒的前一刻,一堵冰冷结实的胸膛,将她稳稳的承接了下来。

    “怎么了?”

    清淡的问话声在向晴的耳畔间响起,向晴皱眉,抗拒的一把将莫里尔推离,“走开!!别碰我——”

    “爸妈来了……”

    莫里尔忽然说了一句。

    向晴一僵。

    爸,妈?

    谁的爸妈?!!

    当她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就见自己的爸妈风风火火的从民政局门口迈了进来,“晴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叫我爸妈来的?!!”

    向晴忽而偏头,大声质问莫里尔。

    态度很差。

    莫里尔棕褐色的眸仁暗了暗,却什么都没说,只起身,礼貌的冲景孟弦和向南喊了一声,“爸,妈!”

    “不许喊!!他们是我爸妈,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谁让你叫他们来的!谁让的————”

    向晴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彻底达到了崩溃边缘。

    她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不顾一切的在民政局的大哭大闹起来。

    却没有人知道,这段婚姻,对于她而言,是多么的残忍,惨痛!!

    景孟弦和向南没料到见到的竟是女儿如此痛苦的一幕……

    “晴子,别哭了,我们不是莫里尔叫来的,是李阿姨通知我们来的。”

    向南连忙走过来,一把将自己哭坏的女儿抱了个满怀,“到底出什么事了?好端端的,怎么哭得这么厉害?还有,你们突然结婚,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透露给咱们呢!”

    李阿姨,是向南的好闺蜜,恰好在民政局里上班。(《骄阳似璟》出现过,就不多介绍了!)

    “妈,别问了,什么都别问了……”

    向晴扑到在自己母亲怀里,歇斯底里的嘶声痛哭起来。

    一旁,莫里尔只敛了敛眉,却什么都没多说。

    同自己的岳父岳母颔颔首之后,领着吴与生先行离开。

    下午,向晴没有再去单位上班。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整整半天,不管向南和景孟弦怎么敲门,她就是不开。

    直到吃晚饭的时间,向晴才红肿着一双核桃眼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下楼的时候,脚下的步子还有些轻飘,眼神空洞,寻不出半丝的光彩。

    这模样可把向南给吓坏了。

    “向晴,你别这样,你先跟妈说,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晴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颗抱枕,将头闷进枕头里,差点忍不住呜咽出声来,“妈,没什么事,你也见到了,我结婚了……”

    她真的结婚了!!

    向南和自己老公担忧的对望了一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她,“你今天早上说的男朋友,就是莫里尔?”

    向晴抽噎的动作,蓦地一顿。

    手,抱着抱紧,更紧了些分。

    十指之间,泛出骇人的惨白。

    许久……

    向晴闷在靠枕里点头,“嗯……”

    她不想让自己的爸妈再替她担心了。

    “撒谎!”

    向南看着自己女儿这副样子,心里也难受到了极点,抱住女儿的双肩,哽咽着道,“晴子,你告诉妈,是不是莫里尔让你受什么委屈了?要是的话,爸妈去跟你讨回个公道,咱们不想结婚就不结婚!是不是?你别这样子为难自己,你这样,爸妈心里都不好受……”

    “不!!没有,妈,我是自愿跟他结婚的,你们别去找他了……”

    向晴连忙抬头拉住了自己的妈妈。

    正想说什么,倏尔,门外响起一阵引擎声。

    一辆黑色的宾利,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飞快的,后座的车门打开,就见莫里尔从容的从里面迈了出来。

    而后,阔步进屋。

    吴与生恭敬地跟在他的身后。

    一进来,他便礼貌的同向南和景孟弦打招呼,极为自然的唤了一声,“爸,妈……”

    向南的表情,有些尴尬。

    景孟弦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便未做应答。

    “我是来接向晴回家的。”

    他说得理所当然。

    沙发上,向晴抱着抱枕,咬牙,死死地瞪着他。

    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向晴的娇身,因抗拒而颤抖着,下一瞬,整个人顺势落进了莫里尔冰冷的怀里去。

    他低声,咬在她的耳边,轻喃道,“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所以,必须得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如果,你还希望他陆离野好好活着的话……”

    他说完,打横就将向晴给抱了起来。

    “卑鄙!!”

    向晴的眼眶,一片通红,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忍着,强忍着!!

    向南是极不愿意自己女儿走的,可是向晴要跟着他莫里尔走,她也没办法,毕竟这两个人现在也已经是夫妻了!

    那天夜里,莫里尔把向晴带到了郊区一座临山的别墅里。

    将她安顿好之后,没有任何交代的,就领着吴与生走了,只留下几名女佣,还有几十名黑衣保镖在外头候着。

    与其说是保护她,不如说是监控她。

    向晴没再去上班,连假都没心思去请,就那么醉生梦死的躺在*上。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佣人们进来给她送饭,她也不理会,也不愿意吃一口,有时候她甚至想,还不如就这么死在这张*上,多好。

    许多个夜里,她都会做梦……

    一连串的梦境,不断的窜入她的脑海中来……

    她梦见陆离野在外面敲着她的窗户,她打开落地窗,他把自己拥进怀里,不停地亲吻着她。

    吻着吻着,向晴就哭了。

    哭着哭着,就醒了……

    一醒来,眼角边儿,全是泪。

    却倏尔,一双冰冷的大手,替她拭去了眼脸上的泪水,下一瞬,整个人坠入一堵冰冷的胸膛里去,莫里尔清冽的声音,沉沉的在她的耳畔间响起,“让你跟我结婚,就这么痛苦吗?”

    “对,不单单只是痛苦,还有恶心!!恶心透了……”

    向晴睁眼,清冷的水眸里噙满着憎恶,毫不掩饰的瞪着他。

    下一瞬,整个人就被莫里尔压到了身下。

    他的身形,非常魁梧,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她已经好些天没吃过东西了,此时此刻的向晴,连说几句话都觉得累极了,何况是跟这个男人斗力呢?

    “景向晴,可我莫里尔,就是喜欢你……”

    他炙热的眼眸,灼灼的凝住身下的向晴。

    那目光,太火热,几乎是要将她向晴烫伤。

    手指,钳住她的下巴,下一瞬,湿热的吻,就朝她强势的席卷而去。

    舌尖才一窜溜进向晴的嘴里来,就被她一狠心给死死咬住。

    意外的是,莫里尔却也不躲,就这么任由着她咬着。

    向晴起初还松了松口,可是,见他不躲,心里的怨气就更大,贝齿间的力道就更重了些分。

    直到咬出了血来,她也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后来,许是她实在太累的缘故,终究……向晴还是松了口。

    眼泪,却早已不听使唤的,沾湿了眼角。

    莫里尔却依旧没有放开她,再痛,却依旧毫不退缩的吻着她,席卷着她的柔唇,攻占着她香甜的檀口……

    “我爱你,所以娶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心,跟我一样……”

    向来,他莫里尔认定的事情,就没有不可能的!!

    就像,拥有她,娶她一样!!

    可是……

    “莫里尔,你永远都等不到这一天的……”

    从要娶她的这一刻起,他莫里尔就注定,永远都失去她景向晴了!!

    ……………………………………………………………………………………………………

    【亲爱的们,感谢大家手中宝贵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户端4.3版本)现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据说这个月月底用(电脑)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须要用手机和客户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亲们可以用安卓客户端丢下来了哇!没有安卓手机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号再用手机页版丢下来吧!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