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戏

    苏诗婉沉吟片刻,并不叫柳夏起身,暮光沉沉的看着柳夏。

    在苏诗婉这样子的目光之下,柳夏只觉得心中慌乱,目光忍不住的就看向了床上已经醉醺醺的说着呓语的大少爷东阳舟帆。

    随即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瞬间瞪得大大的,眼睛中是怎么也藏不住的惊诧。

    结结巴巴的开口,“少夫人,你·····你不会是要奴婢·····要奴婢·····”手指着床上东阳舟帆的方向,柳夏一脸的不相信。

    无视掉柳夏的满眼吃惊,苏诗婉一张灿若桃花的芙蓉面上绽放出一丝好似极其开心的笑容,从软榻上站了起来,亲切的扶起柳夏,“没错,就是你心里那般想的,只要你做好了, 终会是有一天会出头的,不过,如果你想要反抗我,或者是做出什么令我不开心的事情或者说出我不想要别人知道的话,那么,柳夏,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一定知道,这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哦!”

    柳夏浑身忍不住的颤抖,满眼恐怖的看着一脸温和笑意的苏诗婉,心中忍不住的问自己,自己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苏诗婉好像是看出了柳夏心中的煎熬,也不着急着催促,只是目光柔和的看着柳夏,让柳夏用最短的时间考虑清楚。

    好半晌,柳夏才在两人之间安静沉默的氛围中听见自己的声音,“那么少夫人要柳夏代替多长时间?”

    满意的松开了挽着柳夏的手臂,苏诗婉笑容不变,就连说话的语调都没有丝毫的改变,“不长,不过,这时间到了,我总会告诉你的。”

    “那么我能有什么好处?”

    柳夏知道,只要自己一答应了,那么这以后不要说被如夫人拿去卖给那老头子做小妾了,就算是赏赐给东阳府里面的一个小厮说不一定都会被嫌弃,但是,就让自己这么轻易的,没有做一点努力的就被如夫人送给那喜好折磨女人的老头子,她是怎么也不愿意,至少,此时,她还有一点资本和少夫人讲讲条件,或许, 少夫人能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间苏诗婉没说话,只是笑着看着自己,好似是在鼓励自己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一般,柳夏鼓起了全部的勇气,孤注一掷般的开口说道:“或许,在少夫人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之后,就让大少爷纳了柳夏做一个小妾,少夫人看怎么样?柳夏一定会把少夫人当亲姐姐一般的看待的。”

    苏诗婉的心中忍不住的大笑,看来这柳夏的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啊,不过连脸上却是一副需要考虑的样子。

    就在柳夏紧张的等着苏诗婉答案的时候,床上的东阳舟帆却是猛地坐起身来,大声的叫道:“诗婉~~”

    苏诗婉和柳夏齐齐回头,苏诗婉声音轻柔,“夫君大人,歇息吧,诗婉马上就过来。”

    好像是听见了苏诗婉的话,又好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见,只是自己的一次无意识的举动,在苏诗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东阳舟帆又沉沉的倒了下去。

    见东阳舟帆再一次的沉睡了过去,苏诗婉的目光重新的移到了柳夏的身上,“或许你的建议值得考虑,不过这决定权不是一直都是在我的手中么,这时候,我想,你还是应该去伺候一下夫君大人,不是么?”

    哼,柳夏,你上辈子对我苏诗婉的背叛,我可是一分钟都没有忘记,你想要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做个妾,那么还要看看我苏诗婉有没有那个心,我会让你过的好吗?那根本就不可能,你没有栽到我苏诗婉手中就算了,可惜,你还是栽到了我手中,那么,你就注定了只能是生活在黑暗中见不得光的卑微。

    宽衣解带,柳夏忍住心中的不安,忍住心中的羞涩,在苏诗婉的淡淡目光中走向了床铺,苏诗婉一直陪伴在侧。细细叨叨的对着东阳舟帆说着话。

    柳夏心中一直疑惑,为什么少夫人可以说出那般甜蜜的话,脸上却是半点表情也没有,第一次,柳夏觉得自己好像是看清楚了眼前语调温柔,面容冷漠的少夫人,心里也同时升腾出一股名字叫做害怕的情绪。

    迷迷糊糊的东阳舟帆感觉到有一个柔软的娇躯扑倒在自己身上,那温热的体温,那带着淡淡的体香,让因为喝酒之后体内本来就充斥着一股子旺火的东阳舟帆心中一荡,耳边那吴侬软语更是挑逗起东阳舟帆身体里面全部的**。

    凭借着本能,东阳舟帆翻身而上,掌握住了主动权,不一会儿,那床幔之间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苏诗婉冷眼看着那交叠在一起的人,心中冷笑,走到一旁的软榻上,心中平静的好似是在看一副真人版的春宫图一般。

    柳夏一直咬住嘴唇,生生的忍受住身体上传来的破瓜之痛,眼睛死死的瞪着头顶的床幔。

    一开始,苏诗婉还会时不时的发出点声音,好似是在和东阳舟帆说着话一般,后来,她发现自己完全是用不着了,柳夏因为**发出的欢愉的声音,已经让整个安静的房间充斥着靡靡之音。

    东阳舟帆只觉得脑子中一道白光一闪,便一个用力,那**便完全的射到了柳夏那初次享受被爱的小,穴中,看着身上那已经完全的昏睡过去了的东阳舟帆,柳夏愣愣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等心中的那股子潮热褪去之后,柳夏这才歪着头,透过床幔的纱丝看向不远处软榻之上的苏诗婉。

    只见苏诗婉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瞬不瞬的透过半开着的窗户看着外面浓黑的世界,好像已经没了一点知觉一般,那充满着迷雾一般的眼睛里面是一种柳夏看不清楚的思绪。

    在自己和东阳舟帆做着原本应该是少夫人该做的事情,柳夏完全想不出来,一直保持者清醒的少夫人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一直坐在一旁听着,看着。

    如果说,少夫人是完全不爱大少爷的话,那平时的温言软语,平时的真心付出,平时的忍耐关心,这些又是什么?如果说,少夫人是真的爱着大少爷的,那么,她为什么要自己来伺候大少爷?还是在大少爷已经喝醉了的时候,难道是,少夫人不是处子?

    当这一个恐怖的想法出现在了柳夏的脑子中的时候,柳夏被自己的想法吓的忘记了身体的疼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或许真的就只有少夫人不是处子才能解释的过去了。可是自己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难道说,少夫人和大少爷还没洞房?那么自己这个处子之身来伺候大少爷,明早的落红·······

    柳夏心口起伏,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惊恐的看着一动不动好似是已经变成一个雕像一般的苏诗婉。

    “柳夏,辛苦了,起来吧,那个位置不适合你。”苏诗婉并没有回头看柳夏一眼,语气淡漠的开口说道。

    柳夏被苏诗婉突如其来的话吓得身体一抖,可是还是老实的从床上下来,穿上自己的衣裳,忍住双,腿,之,间的不适走到了苏诗婉的身边,“少夫人······”

    “明儿我会向娘要你到我身边伺候的, 并且会答应你,会让你的名字前面加上“东阳”二字的,不过,前提是,你柳夏要听话,否则的话,想要为我做这件事情的丫鬟还有很多的。”

    柳夏心中一禀,立马神情严肃,一副视死如归般的忠心的说道:“柳夏知道,柳夏一切都听少夫人的安排。誓死不变。”

    好像是很疲倦了一般,苏诗婉不在说话,只是朝柳夏挥了挥手。

    等柳夏开门出去之后,苏诗婉又在软榻上坐了很久,那夜风从半开着的窗户外吹了进来,苏诗婉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蜷缩起双腿,双手好像是很害怕一般的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双腿,把脸埋在了臂弯里面。

    黑暗中,有一种叫做无声的悲哀正在房间里面蔓延。

    当天色渐渐的明亮了起来,一夜都没合眼的苏诗婉这才伸了伸已经发麻的双腿,等双腿那麻木的感觉消失之后,这才从软榻之上走了下来。

    一步一步,好像前方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苏诗婉来到雕花大床面前,看着眉目间都带着淡淡笑意的东阳舟帆,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心中的怨恨好像燎原的大火,一双漂亮的杏眼之中,染上一丝汹涌的恨意。

    真的好想抽出一把刀,亲自的用力插入眼前这人的胸膛。就在第一声鸡鸣响起之后,苏诗婉这才狠狠的深呼吸几次,开始一件一件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裳。

    不着片缕的站在床前,看着一身的洁白如瑕,苏诗婉暗暗地闭上了双眼,一双手开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扭着,一会儿,那身上便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很像是被疼爱之后留下来的爱痕。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苏诗婉忍住心中的厌恶和恶心, 掀开了被子,在东阳舟帆的身边躺了下去。

    夜渐渐的从人们的眼前溜走,太阳重新的升了起来,新的一天再一次来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