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九八章 决意

    第一二九八章

    挑起文素的怒火,让她抢夺主导权,这只是完成了第一步,拖延时间而已。接下来的交锋,对于李海来说仍旧是一场严峻的考验,起码比起文虎来说,文素更加看重她手上的把柄,只不过她还不清楚要如何正确地使用而已。

    心念一动之间,李海已经将接下来的种种选择,都进行了一番推演,这对于思维速度快于常人百倍的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只是钱神并不了解人心,尤其是一个被情绪支配的女人的心,所以到底这谈判会向何处去,钱神的神力也是无能为力,还得靠李海自己来把握。

    他转过座椅来,看到文虎已经闷声不吭地走到一边,坐在沙发上,文素带着胜利的笑容,坐在办公桌对面,和李海正对着,摆开了打对台的架势。眼见文素就要开口,李海却抢了个先:“素总少坐一下,我去后面拿点东西,马上就来。”

    文素愕然地看着李海站起来,走进后面的休息室去,一时间迷惑而恼火,李海真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文虎却想起,刚才自己的手下们监视的结果,朱莎应该就是进入了李海的休息室里,到现在都还没出来?李海现在进去,是找朱莎说话吗?

    他想要把这个情况告诉文素,可是摸出手机以后才想起来,文素的手机已经被李海给捏碎了,想要通知她的话,只有过去说话。

    一想到要再走过去和文素耳语一番,文虎就是满心的不痛快。倒不是怕李海出来撞见,他们是兄妹俩,又是一个战壕里的,在进行谈判的时候私下交流有什么不可以?可是想到刚才文素那不管不顾,丝毫没把自己这个二哥放在眼里的样子,文虎就很是不爽,凭什么这个妹妹就能任性妄为,自己这个当哥哥的,不但要忍气吞声,还得想办法给她查漏补缺擦屁股?

    再一想,李海去找朱莎,说的无非就是他们俩那点事,文素知道或者不知道,又有什么分别?反正朱莎迟早要知道的,李海此举应该是要防止后院起火,无关谈判大局——文虎还是那个认知,他不认为李海这样的男人,会为了区区一个私情曝光的把柄,就会低头服软,文素抓到这点东西,当然不是没用,可是要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么想了一圈,文虎干脆就稳坐钓鱼台了!他也不全是等着看文素笑话的心理,这当然是一部分了,另一部分也是因为他人就在这里,旁观文素和李海的谈判,万一发现情况不对,随时可以干预谈判的方向,所以算是有恃无恐。

    李海走到休息室里,正是想要看看朱莎。待会和文素的谈判,这女人很可能抓着自己和朱莎的关系,来大做文章,嘴里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呢,要是朱莎好巧不巧走出来听见了,那岂不是糟糕?呆在这屋子里就没事了,总裁的休息室嘛,谁都说不好总裁会在里面做什么好事呢,所以这休息室的隔音效果,那是一等一的好,就算李海在里面干什么不好的事情,闹得吵闹无比,一门之隔的办公室也听不见什么。

    将休息室厚重的门掩上,借着窗帘缝透进来的光线,李海看到朱莎和衣躺在自己的床上,双眼紧闭,眉头深锁,脸上的线条,透着疲惫之后的柔和,叫人顿生怜意。对于朱莎来说,这个关口一定很难过?李海之前做了那么多,也无非是设法延缓这个关口的到来,用水磨功夫一点点地帮朱莎消除隐患,只可惜天不从人愿,还是遭遇了重大的考验。

    李海轻轻走过去,蹲下身,隔着大约二十厘米,注视着朱莎的面容。对于朱莎的身体,李海已经是很熟悉了,从她的心跳和呼吸就可以判断出,当李海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朱莎就已经醒过来,只是没有睁开眼睛而已。所以他无需叫醒朱莎,只要等一会儿就好。

    李海没有等多久,就迎上了朱莎睁开的双眼。那双眼睛凝注在李海的脸上,从略显迷茫,到渐渐清晰,透出无限复杂的心绪,还有掩饰不住的关切。令李海惊讶的是,朱莎的眼中,居然看不出有多少担忧。难道她不为了自己隐秘的暴露,而感到忧心忡忡吗?

    “好多次了,我都是这样,从睡着到醒来——”朱莎轻声地开口说道,李海一时捉不到她的话语线头在哪里,只是本能让他没有打断,没有急于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而是默默地倾听着。

    “——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就不想醒过来。那是梦,我最美丽,也最见不得人的梦,是不是?醒过来,你就不在了,我很放心,我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在做梦——”朱莎的声音很平静,眼神在李海的脸上凝定,一动也不动:“现在,我终于醒了,第一次醒来的时候,看到你在我身边。原来你真的存在,在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两滴眼泪,随着她的话语,淹没了朱莎的清澈双眸,然后溢出来,顺着她光滑的脸颊流下来,让她的声音,也多了几分酸涩:“我的歌声里。”

    李海心弦颤抖,想起了那个夜晚。正是朱莎一次酒后,唱起了这首歌,将她内心的挣扎和冲突,还有蕴含的情意牵缠,都暴露无遗,才使得李海下定决心踏入到她的生活中,她的梦境之中,成为了朱莎的“梦中情人”。如今,又听见朱莎念起这几句歌词,李海怎么能不心动?

    他伸出手,抚摸着朱莎的头发,脸颊,最后轻轻擦去她的泪水。朱莎也一动不动地躺着,任由李海这么做,完全不顾她以往的矜持,不顾俩人之间的师生身份。

    “是,我在你的心里,在你的梦里。不止如此,我还会在你的身边,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我的痕迹,我的存在,是你无法抹去的事实,你只能面对,只能适应,还得感到快乐和满足,那是你应得的东西,是你内心的向往。”霸道总裁?不,李海只是有些不知所措,他感觉有点不妙,朱莎这样的态度,可能是放开了一切得以升华,但也可能是彻底毁灭的前兆,如果是后者,李海绝对不希望那变成现实。

    朱莎露出些许无奈的笑容,正要说什么,李海却把手指按在她的嘴唇上,不容置疑地道:“放弃是轻松的,坚持是困难的,但我坚信唯有坚持到底,才能得到最甘甜的果实。莎莎姐,你没有做错什么,一切只是命中注定,你不需要回避,我会陪着你,不管要面对什么。我知道有很多事情我无法做到,比如代替你去过你的生活,去面对你的内心,不过我只希望你知道一点,我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不是为了要占你的便宜,而是因为我爱你,我喜欢你,我希望看到一个快乐幸福的朱莎,即使我必须因此而离开你。”

    朱莎的眼睛,已经再度被泪水淹没,决堤,潸然而下,泣不成声,完全没办法说出任何回应的话来。看到她这样子,李海有些心痛,却又有些安心,眼泪很多时候,其实也代表着勇气!

    “你就在这里等我,我现在要出去,为了保护你我共同的秘密而战斗,你能做我背后的女人,等待我胜利归来吗?”李海握着朱莎的手,轻轻吻在她湿润的眼睛上,如此问道。朱莎无声地点头,视线因为泪水而朦胧,但手心传来的力量和热量,让她空落落的心变得安定起来。

    看着李海走出去,朱莎又闭上眼睛,回想着李海刚才说的话,做的事,还有他的动作,他的味道——一切一切,加起来,在她的脑海中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李海的形象。然后,以此为发端,过往那些被她深埋在记忆之中的梦境,那些平时根本不会记起,只有当半睡半醒之后,才会翩然浮现的梦境,一幕一幕,围绕着李海,不断地浮现出来。她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剧烈颤抖起来——

    李海走出休息室的时候,文素就感觉到,他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更加坚定了?在文素看来,显然李海是做出了某个决定,就是不知道他愿意付出多少,来保住这个秘密?

    文素也不是无脑类型的女人,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她也会认真地评估衡量。比方说现在,为了能让李海真正下定决心,为了能让他真正妥协,文素首先要做的,不是刺激李海,而是让李海相信自己,不会贪得无厌地利用这个秘密敲诈下去。

    没错,敲诈者需要实力,更需要信用,文素不缺前者,她缺的是后者,否则李海宁可拼到鱼死网破,也不会有任何妥协,因为妥协根本没有任何用处。而在文素看来,最佳的信用保证,莫过于共同的利益了。

    所以,她一上来,就抛出了手中最大的筹码之一:“我希望,我们的交易成功之后,仍旧聘请你担任基金会的总裁,提供给你的干股,和你目前名下的股份相等。你有兴趣吗?”

    李海目光一闪,这意味着,除了不能套现股份之外,他目前的地位和利益——在基金会的利益——,将没有任何变化!

    李海笑了起来,这真是令人心动的筹码啊!第一二九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