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零零章 原来如此

    第一二零零章

    换成一般人,梁遥这么一句话,就能吓死。李海白天可是刚被京城的中枢纪律部门的人找上门过!而且他还把人给直接打出去了!这样不叫大祸临头,什么叫大祸临头?须知光是纪律部门的名头亮出来,就能吓瘫无数平时作威作福的官员了。

    李海却巍然不动,看着就好像傻大胆一样,只有他心里清楚,身为一名神使,他有什么可怕的?真的逼急了放起大招来,天都能捅破个窟窿!假如他抛弃凡间的生活,用神力和信仰将自己瞬间推上神将的层次的话,那就是直接成为非人类的存在,要他在人间显现化身,都得看他乐意不乐意了——当然,李海暂时还不想过那种生活,他还没“活够”呢。

    稳稳地坐在原地,李海甚至都没扭头看一眼梁遥,只是淡定地吸了一口雪茄,看着雪茄烟头慢慢地转白——这是最好的哈瓦那雪茄,根本不用弹烟灰,燃烧之后的雪茄仍旧会是一整支的样子,除了颜色变得雪白。

    李海慢慢地道:“梁总,你找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那请问,我是该跪地求饶,双手奉上一切,还是该立马跳上我的飞机逃之夭夭?当然,不管我怎么选择,我想某些人都应该清楚,我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即便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有能力让任何人享受不到他想要的好处。”

    梁遥脸色一变,脖子后面冒起一股凉意,不敢再说了。她其实也只是想吓唬吓唬李海,看不惯他这么神气而已。谁想到李海处在如今的局面下,还是岿然不动,好像一点缝隙都没有似的。她悻悻地咬着嘴唇想,这李海难道真是铁石心肠吗?

    梁远很是不满地瞪了妹妹一眼,笑道:“雪茄不错!限量版吧?回头给我带几盒走行不?这可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好货色啊,比那些号称是在少女大腿上卷出来的好得不是个事儿了。话说,要是让南棒国那个著名的卖大腿的女子组合,卷上这么一盒,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天价来。”

    一个危言耸听,一个东拉西扯?李海心中冷笑,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手:“那个组合的粉丝可是很多的,要真能让她们代言一个品牌,没准还真的能剑走偏锋,搞出个商业奇迹来。行了,想要雪茄抽还不容易,我的朋友在古巴有一个历史悠久的烟草种植园,卷雪茄的也都是老手,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留下来待客用的,不对外卖!就跟法国五大酒庄一样,哪怕是真酒,最顶级的也只是偶尔拿出几瓶来进行拍卖而已。东西是好东西,我也不多,就看梁总你带来的消息,值不值了。”

    梁远眼睛一亮,他倒不是有多迷恋雪茄,但是李海所说的这种货色,那真的是不能光用钱来衡量,可以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是你的外国美女朋友送你的吧?行,我要一箱,而且你放心,这一箱我要定了,绝对物有所值!”

    他抽了一口,也不弹烟灰了,就这么叼着,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摸出一份文件来。李海拿起来,飞快地扫了一眼,皱眉道:“我可不是体制中人,看不出这背后的奥秘来。”

    梁远笑道:“这是整治军内**现象的一部分,文件里所提到的这几位,都跟赵老大关系很密切,不是老战友,就是世交的关系。你现在明白了吧?赵老大这个人啊,讲义气,又冲动,他在军内会议上放炮了,说节俭是好的,整治也是应该的,但是不能玩党同伐异!你说,这不是自己往上撞吗?现在没人敢救他,就看他自己能不能过关了。”

    原来是这么个事儿!李海心头一松,他对于官场的事情不太了解,只是觉得这应该问题不大吧?真正会造成杀身之祸的,无非还是站错队,表错态,赵老大这属于主动顶雷,他就算自己倒霉,也应该不会祸及家属和妻儿。

    看到他的神情放松下来,梁遥不禁冷哼一声:“你以为这样就没大事了?那你可太天真了,这世上从来不缺少落井下石的人,从来不缺少趁火打劫之辈!赵老大一时痛快,说了这些话,他自己丢了军职接受审查不说,兄弟家人亲朋故旧都要跟着倒霉,这圈子里僧多粥少,多少人虎视眈眈就想把自己身边和头上的人给弄下去呢。现在他自己漏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来,还指望人家对他心慈手软吗?”

    原来是这样!李海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敢情在那个圈子里,任何事情都会被放大了来看,都会引起无尽的风波,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赵老大这一下,赵老二也肯定坐不稳,他的对手们都会利用这件事,向他发起攻击,所以他们夫妻俩,是匆匆丢下了一切,赶到京城去了。

    文素好像不想把气氛搞得太紧张似的,拉了梁遥一下,冲着李海笑道:“其实这真的和你关系不大,这次对赵老大发难的人当中,有几个还是亲杨老派系这边的,尤其是上次赵老大在京城范围内动用装甲车,拦截你和凯文,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虽然杨老是发了话,既往不咎了,可是架不住有人还是想要拿来做文章,毕竟杨老再怎么既往不咎,也不大可能站出来力保赵老大没事。李海,你只要在这件事上袖手旁观,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或许还能捞到一点好处。”

    “好处?什么好处?你是说容容手上那些基金会的股份吗?”李海眉毛一扬,看了看文素:“我要是想吞了这个基金会,我早就动手了,还等到现在?就算不吞了,往自己兜里塞点好处也是可以的。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中枢纪律部门那些人,为什么会找到我头上?”

    梁远朝文素和梁遥看看,那意思两位姑奶奶,你们这一开口就惹祸,还是别说了!文素和梁遥都悻悻地,尤其是文素,很是不爽地看着李海,挫动着后槽牙,这小子纯粹是见了黄河还不掉泪啊!赵家都摊上这么大的事儿了,你难道还主动跟着一起死去吗?如今可不是望门投止思张俭的时代,主动当党人是要倒霉的!

    梁远打着圆场:“是,我知道你李海是高风亮节,不过中枢纪律部门这些人找上你,也是有原因的。据我所知,他们对你的态度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你是赵家的对头,可能会利用这次机会兴风作浪,捞取好处;另一派就认为你实际上立场是偏向赵家的啦,觉得从你这里应该能找到赵家和你进行利益输送的证据,从而给赵老大定下罪名来,毕竟说说话可不能当做罪状。”

    罗织!李海脑中立时跳出这个词来,他哼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跑到我这里来要我协助调查,还横得不行,非要把我带走,敢情是拿我当嫌疑人办了!好吧,这个我会处理,那么梁总,你的立场是怎样?”

    梁远有些迟疑,本来他是想好了,就算李海不搀和赵家这个事情,独善其身一下,那么他凭着给李海带来的消息,至少可以在即将进行的医疗合作项目中,多捞一点筹码吧?要是李海也起心对赵家下手,那就更好了,凭着他和文家集合起来,足可以将赵家手里的好东西,掏一大堆出来,那可就肥了!当然这事情也不是那么好办的,所以李海会是一支非常锋利的枪。

    哪知道李海是油盐不进,根本就不谈那些事情,甚至连他自己,被中枢纪律部门给盯上了,他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梁远是无从下手。这该怎么玩?倘若李海的立场偏向赵家,那他接下来的处境堪忧,梁远甚至要考虑,自己是不是还要继续和他进行医疗合作了。虽然这个项目前景看好,市场广阔,那也得合作方能保持稳定才行啊,要是李海直接垮台了,还赚个屁!

    梁远一迟疑,李海就明白了。他扫了旁边的文素和梁遥一眼,点头道:“是要先看我的立场如何,才能决定是吧?那梁总,我不妨明确告诉你,赵家的事情,我不会插手的,我也插手不上。”

    他这一说,梁远和旁边俩女人都是长出一口气,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李海一意孤行,站到赵家的阵营里面去。正常情况下,一个两个人的转变是无关大局的,可是李海不同,他几乎每次都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单机闯关,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来,叫人完全不能无视他的存在。别的不说,就说李海刚刚说的,光是他自己,就有能力夺走任何一个人的生命,这就让人不能安枕,以李海过往的战绩,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既然他也知道明哲保身,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梁远刚露出笑容,哪知道李海又加了一句:“但是我也有底线,赵家的事情就到赵老大为止,不许波及到容容和倩倩的身上,也不许搞乱我的之江,否则我可是不答应的!”

    梁远和文素心里咯噔一声,梁遥却又按捺不住了,嗤笑道:“你不答应,你又能怎样?李海,我可提醒你,现在你的对手可是最强大的体制!”

    “最强大的体制?”李海缓缓地喷出一口烟雾来,口气中说不出的嘲讽:“不过是一群想要争抢骨头的鬣狗而已!只可惜鬣狗们忘记了一点,他们的本事,仅限于跟在狮子背后捡剩饭吃而已,他们是上不了前台的!有什么好怕的?”第一二零零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