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九六章 碰撞

    第一一九六章

    把赵诗倩和谭蕊送回家,李海本来想进去,找赵老二或者冷雨薇了解一下情况,却听说赵老二和冷雨薇都不在家,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李海估摸着,是不是也出去活动去了?搞不好是去京城了呢。

    看着赵诗倩和谭蕊两个,一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欢喜劲儿,李海实在不想扫她们的兴致,当然也没心情留下来陪她们疯就是了,直接闪人,倒是有些好奇,谭蕊这么一直不回家,真的不要紧吗?

    回家以后,李海找到老爹,想从他那里打听打听情况。哪知道老李面露难色:“要是老赵真的出事儿的话,这还得是军内直接动手的,我上哪儿打听去?军队那边对我们系统一直都没啥好脸色,自己另起炉灶的。即便是纪律口上出手的,那我们情治机关也不方便打听,这很犯忌讳的。我只能托人去找纪律系统内的问一问,但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顶多收到些风声和未必靠谱的猜测,就像吴市长那些官员一样。确切的消息,在这个阶段很难被透露出来,要是真的透露出来了,没准就是钓鱼,敲山震虎什么的,纪律口上那些人,玩这些手段最擅长了。”

    听老爹这么说,李海也只能是不抱太大希望了,他也知道,自己不管神通再如何广大,总是很难插手进去,真要他去劫牢救人或许把握还大一点,可是那有意义吗?好在,老李也安慰他,以赵老大的身世和地位,只要他没有犯什么通敌叛国之类的弥天大罪,那么至少是可以保证人身安全的,了不起也就是下半辈子被保护起来,每天打高尔夫玩呗。

    “但愿如此吧!”李海怀着这种天真的期望,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便又赶去基金会,想要早早处理掉手头的事情,然后把谈判敲定,这样好多抽出点时间去陪赵诗容。这个时候,赵诗容真的是只能依靠他了。不知道今天说要赶来的梁远,会带来什么猛料?

    李海走进基金会大门的时候,才八点钟,大部分人都还没上班呢,只是门厅那里有人例行接待而已。看到前台有几个人在那里询问着什么,李海微觉奇怪,这几个人看样子应该不是基金会内部的人员,来办事有这么早来的吗?要说是什么公共服务或者设备维修人员,看着也不像。身上一股子权神神力的味道,却又不是很浓,让李海一时猜不透。

    他猜归猜,脚下却没停,事儿多着呢,谁关心这些人是干嘛地啊?哪知道,他刚走过去,那几个人当中有个人恰好转过身来,和李海打了个照面,眼睛倏地一亮,跟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耳语了一句,李海的耳朵很灵敏,听得清楚,他说的是“目标出现了,组长!”

    李海脚下一顿,站在原地没动,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这几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已经往身上拍了一记金刚不坏身神符。这些人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是什么来路?别是杀手刺客之流吧!

    那被叫组长的,正是严焦!赶乘红眼航班,凌晨时分抵达了之江,他们一行顾不得疲惫,兵分两路,一路朝李海的家里去,一路就直奔基金会大厦来。他也没想到李海会来得这么早,但是这正合他的心意,能够在不惊动太多人的情况下把李海带走,那就最理想不过了。

    严焦走过来,几名保安注意到了他的行动,居然是冲着总裁去的,这还了得!不约而同地围过来,其中两名保安已经在抽警棍和电击枪了,搞得严焦的几名手下也紧张兮兮的,还是李海伸手制止了保安们的蠢蠢欲动,他至少能确定,这些人身上并没有杀气。

    “李海先生吗?这是我的证件,我们有些问题,想要跟你了解一下情况。”严焦把自己的证件掏出来,上面硕大的党徽,显得有些另类,李海见过类似形制的证件,但那上面不是国徽就是八一军徽。党徽,这是党员证吗?问题是,掏个党员证能说明什么身份?

    他伸手去接,严焦的手却缩了缩。严焦有些不快,证件都亮出来了,你居然还有胆量检查?他可从来没遇到这种人,过往他去抓人带人的时候,还没人敢这么嚣张的!不过,想想这小子的身份,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手握巨资,有这点狂妄也是可以理解的。“看你嚣张到几时!”

    严焦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让李海将自己的证件拿过去。李海对于眼前人的心理活动根本不关心,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手中这张很陌生的证件上。翻开一看,居然是纪律口上的人,至于这个什么组长,到底是什么级别,李海就两眼一抹黑了。

    李海皱着眉头,把证件还给严焦,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不如这样,去我的办公室,我处理点事情,然后给你们十分钟,行不行?”

    严焦的眼角一跳,只有最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就是表示他心中的怒火,已经开始升腾起来了。严焦确实是怒了,李海竟然如此狂妄!到了这个时候,还居高临下的,“给你们十分钟”,听听,听听!他以为是在恩赐呢?

    身后的助手已经忍不住了,上去指着李海喝道:“李海,你老实点!配合我们的调查,跟我们走一趟,这对你有好处!”

    再度伸手制止了保安们的举动,李海微微抬起下巴,扫了严焦等人一眼,慢条斯理地道:“我不太明白,我怎么不配合了?老实说,我甚至可以完全不理会你们,十分钟都不给。你们又能如何?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我不是党员,不归你们管,这总是事实吧?”

    严焦也拦住了身后的助手们,他看到了周围保安们的异动,结合手里掌握的材料,可以断定李海是本地一个极其危险的混混头目,他这些保安肯定也不是善类。如果他们铤而走险的话,会给自己的部下带来伤害,这是他所不愿意见到的。

    必须马上控制局势!他把手中的证件高举,同时提高声音,大声道:“我是中枢纪律委员会的组长,我来请你协助调查,这涉及到一起重要的案件,请你配合,也请你不要自误,更不要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来搅浑水!”

    这个头衔报出来,在门厅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这可是国内体制下,最强悍的阎王殿!当然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这个部门的形象倒是没那么狰狞,甚至还有几分可亲,可是真正面对面的时候,那种无形的威压,却足以令人望而却步。

    看到保安们果然缩手缩脚,不敢再那么蠢蠢欲动了,严焦很是满意,这证明他果断亮出身份来的举动,是卓有成效的!不过,当他将目光再放到李海身上的时候,心情顿时又不怎么好了。李海居然显得很愤怒!他不是应该恐惧,应该失望吗?

    李海确实很愤怒,这大庭广众的,此人居然就这么亮出自己的身份,事情传出去,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李总犯事了,被纪律口上的人查出来了”此类谣言一传出去,自己和基金会的运营都会受到极大的损失!最关键的是,李海根本就不觉得自己会和纪律口拉上什么关系。他既不是公职人员,也不是党员好不好?

    严焦踏上一步,朝着李海伸出手,去拉他的胳膊,一边道:“李海,请你明智一点,跟我走吧,配合我们的调查,放心,只要你能配合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你会得到公平的。”

    他出手的时候,通常就意味着事态将会落入他的掌控之中了。但今天,李海却显然是个异数,因为李海居然一抬手,把他的手给弹开了!跟着严焦来的组员们,又是一阵骚动,一起冲过来,围着严焦和李海,气势汹汹的。

    李海则是巍然不动,冷不防大喝一声:“你们都是死人啊!没看到有人在我们基金会的地盘上行凶吗!统统给我打出去!”

    保安们稍一犹豫,内中有一个李海的信徒却是毫不在乎,举起手中的橡皮警棍就冲了过来,神使都发话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别说这只是几个纪律口上的官员,就算是天王老子又如何,舍身护教就在今朝!

    有一个带头的,余下的人就都跟着上来了。严焦大怒,一把伸手去抓李海的脖领子,一边大叫:“你们不要自误,对抗是没有好下场的!”他是想抢先控制住李海,这样那些保安们就不敢再动手了,否则真要打起来,他们这些人可不是专业保安的对手啊,还不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只可惜,严焦的资料,无疑缺少了很多,对于李海的身手,他竟是一无所知,手还没伸到李海的脖子上,就觉得李海似乎动了一下,然后严焦便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直挺挺地摔倒在大理石地面上,只摔得他浑身都像散了架一样,连哼都哼不出来。

    余下的助手们大惊,也大怒,只可惜论动手,他们实在没啥威慑力,三两下就全都被保安们打倒了,唯有一名女性助手,受到了特殊优待,只被推出圈外。她倒是很有敌忾之心,只是看着一群如狼似虎的保安,胆子再大也不敢上来挑衅,只敢冲着李海叫骂:“李海,你摊上大事了!”第一一九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