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六三章 手心手背

    第一一六三章

    这个这个,真是千古奇冤,我刚才倒是看了,这次真的没看啊!李海赶紧解释:“别误会,我是在想事儿发呆呢——”

    赵诗容横了他一眼,心情却不是很差,这种状态,在李海和她之间,还是很少见的,似乎有那么一点打情骂俏的味道?事实上对于赵诗容来说,这算是一种很新鲜的经验,又是和李海这个特别的男人,她还真的不怎么排斥。便撇了撇嘴,道:“好了,你就别解释了,没什么大事啦。说回医院这事儿,我的想法是这样,你要是不方便出面,不如让基金会出面,我们姓赵的面子还是有一点的。当然那里面的盈利来源问题,如何谈判如何分成,这个就要你动脑筋了,我听他们说,你在讨价还价方面很有天赋的吧?”

    李海有些郁闷,自己刚才真的没看啊,要是前两次自己看了,被赵诗容发现了,那也算罪有应得,现在这算什么嘛——还没法再解释了,再说就好像弄得大家都不好下台,毕竟赵诗容这都摆出姿态来,不纠缠了。我擦,如果要是搁给心脏不好的人,没准要憋到吐血啊!

    撇开这些,赵诗容的建议,李海觉得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荣院士那边,一开始就是赵老二的面子介绍过来的嘛。可问题是,这次荣院士过来跟自己过不去,想从自己的碗里捞好处,难道就和赵老二无关了?一想到这一层,李海就觉得,自己哪怕是不去管赵诗容别的事情,但是在生意上,似乎还是没办法做到完全信任。

    只是要如何推辞,又让李海挠头不已,万一赵诗容确实是好意呢?只好含糊其事了:“先不忙,这当做一个备选方案吧,我是这么想的,既然她们两边都非常上心,可见这事儿是有得做的,不妨就先让她们拿个方案出来,先谈着。”

    赵诗容亮晶晶的眼睛,在李海的脸上晃了晃,李海只能死撑着,摆出“我就是这么想的,你不要想太多”的表情。赵诗容果然就没有再说了,点头道:“没错,也是个办法,假如她们什么都能搞定的话,这个项目你确实也不好再插手。合作这种事情,总是双方都有利可图,才有合作的空间,要是人家自己就能搞定,你哪怕强插一一杠子,也只是埋下了一个隐患而已。”

    咦,这个逻辑很有内涵啊!李海带着惊喜地道:“说的是啊,学姐,啊不,董事长。”怎么一不小心说了一句学姐?是不是因为刚才的赵诗容,让李海有种久违的感觉,当初在学校里,他还是一个不太起眼的**丝学生的时候,赵诗容是辩论社社长,学生会副主席和主席,她就经常这么对李海指点。而那时候的李海,每每都喜欢和赵诗容抬杠,但他的心里,对赵诗容的见识和学养都是非常佩服的。也可以说,李海对赵诗容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带着一点仰视的味道。

    赵诗容心中一甜,随即又是一痛,那一声学姐,那一声董事长,中间有一道深深的鸿沟啊!如果一切都能倒转,那些误会不再发生,自己从一开始,就紧紧握住李海的手,该有多好?

    她努力地告诫自己,还不晚,从现在开始努力,还不晚,假如你就这么放弃了,以后一生都带着悔恨,那种人生才更加难熬啊!很快平复了心理的波澜,赵诗容强笑道:“没关系,叫什么都可以,我不在意的。”

    停了停,她又道:“其实有些事情,你不用想太多,我就是我自己,并没有多复杂的利益背景。假如生意上,有人有这样那样的诉求,我这边就挡下了,不会放到你那边去的。”

    这话,听上去简直就是晦涩无比,让人云里雾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偏偏,这会儿的李海,还真能听得懂。因为他刚才对于赵诗容的建议,是采取了敷衍的态度,就是担心她背后赵家的立场和反应,在中间夹缠不清。而赵诗容这态度,分明是在说,她的立场,和赵家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但,李海对于赵诗容这个态度,也是很无语。立场和利益这种事情,是个人意志所能转移的吗?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大家都去研究心理学,就能搞定这社会上的所有难题了!即便赵诗容自己没这个心,可是如果她真的和赵家的总体立场相悖的话,恐怕她这基金会董事长的位子,都要坐不稳了吧!毕竟现在赵家说了算的,还是赵老二,还有赵诗容自己的父亲赵司令。

    他也只能是点了点头:“学姐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余下的路程,却变得相对轻松起来,因为有意避开了某些尴尬的话题,而之前的心结,也因为李海在那会所发现了部分真相而得以解开,所以俩人之间的谈话,围绕着一些生活琐事而展开,反而显得很融洽。当然那些美女空乘们,依旧是见缝插针地在引逗李海,只是她们做得非常隐蔽,也很有分寸,对于李海来说,这倒不失为旅途中一个很不错的调剂,尤其是在赵诗容就在边上看着的情况下,更加刺激——

    只有一次,赵诗容有意无意地说起:“对了,前天晚上,京城有个会所闹了一场小小的火灾,听说程潜也在那里。”

    这事儿,李海当然是知道的,不但知道,那火就是他亲手放的!不过赵诗容主动提起,有什么用意?他便问:“是吗?他烧死没有?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赵诗容朝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人没什么大事,就是呛昏过去,被保安及时拖出来了。至于火灾的起因,初步结论是线路老化引起的,凑巧的是,一烧起来就把门锁给烧坏了,所以空气不能流通,里面的人被呛得不轻。我说你啊,程潜都这样了,你能不能别跟他一般计较?”

    李海一皱眉头,忍了忍,没忍住,还是问道:“学姐,别的先不说,我就问,你是哪头的?”

    赵诗容扭过头去,抿着嘴,过了一会儿,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想在你这头,可能吗?”

    可能吗?李海立马就哑巴了,他现在张张嘴容易,可后患无穷,真的无穷啊!就说赵诗容到现在,还在盯着蓝映真和姚诗儿她们的事情,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就不是一步可以跨越的啊!甚至,让李海连主动去缩短的勇气,都没有——

    飞机降落在之江机场,自然有人来接机,赵诗容和李海打了个招呼,上了自家的车回去了。李海望着她的车子远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坐进自己的劳斯莱斯里面,吩咐司机邓建开车。岳蓝也来接机,跟着李海坐在后面,本来按照国内通行的做法,秘书是应该坐副驾驶座的,不过这车是劳斯莱斯,前面和后面的空间设计几乎是分开的,岳蓝要是坐前面,就没办法随时和李海沟通了,那得把整个身子扭过来,隔着宽大的后座空间对李海喊话才行。

    见李海叹气,岳蓝有点想问,却又拿不定主意,反倒是李海,心里真是憋得狠了,又不合适去跟自己那几位红颜知己吐槽,好容易有这么个信得过又说得上话的人在身边,简直是不吐不快:“岳蓝啊,你说这人,怎么就这么多烦恼呢?没本事的烦,有本事的也烦;没钱的烦,有钱的也烦;单身的烦,有伴儿的还是烦!——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岳蓝瞪着李海看了一会儿,扭过头去,嗤道:“得了吧,李海,你这话要是在外面说,不被人喷死才怪!你说你,哪个男人不愿意过你这样的日子?出门坐自己的豪华专机,下了飞机就上劳斯莱斯,身家十几位数,还年纪轻轻身体健康,你还有什么可叹气的?为赋新词强说愁,也别说给我看啊!”

    一通喷完,看到李海脸上尴尬的表情,岳蓝才发现,自己是不是实话说得太多了?她正想着要不要往回收一点,李海挠着头苦笑道:“你说的是,我确实有点矫情了。行了,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能解决的我就解决,不能解决的问题,那也用不着烦恼什么了,看老天的旨意吧!”

    另一边,赵诗容回到自己的住处,也就是当初她还在之江大学上学的时候住的地方。一进门,却见冷雨薇正指挥着几个工人在那里收拾,放着东西,赵诗倩也在边上咋咋呼呼的,看到赵诗容回来了,蹦着迎上来,满脸笑容:“姐,回来啦!看我妈和我给你挑的几幅画怎样?我跟你说,这可是美院几个很有前途的青年老师画的,我妈估摸着,过几年这些画会升值好多倍呢!”

    “谢谢婶子。”赵诗容跟冷雨薇道了谢,看着冷雨薇那雍容优雅的脸,心里却像是堵了什么一样,勉强和赵诗倩聊了两句画画方面的事情,就上去梳洗去了。

    赵诗倩看着赵诗容那略显疲惫的背影,咬了咬嘴唇,眼神也显得很迷茫。而冷雨薇站在她身边,看了看赵诗容的方向,又看看自己的女儿,心中更加坚定:倩倩,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幸福啊!哪怕,你的对手是你的堂姐,是我视若亲生的容容,也是一样!第一一六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