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八十一章 更不讲理

    第一千八十一章

    几乎是以一种嫌恶的表情,接受了那几名探员的道歉,李海让塞琳娜给自己打开了手铐,才道:“好吧,我不知道你们安排这一场戏是什么用意,现在凯文是死了,他临死之前只是给我挖了一个坑,没有交给我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这么说,你信不信?”李海心里明镜一样,这些探员或许是真的不明真相,但是塞琳娜她们也不是适逢其会,这只能解释为一种示威,告诉自己别想乱来,这里是法国的地盘,掌握了官方力量的十字剑联盟,有足够的筹码来钳制自己。

    塞琳娜很果断地点头:“我当然信,这也符合凯文的为人。不过李海,问题在于,这个局是你提议的,你也已经率先收获了好处。而伊丽莎白那边,她们只要凯文在进入司法部之前死掉,就算完成任务。现在凯文是给了我们一些东西,但价值远远不及他所拥有的那些,换句话说,现在我们的收获,根本就比不上原先的预期。反倒是伊丽莎白,基本上算是达成了任务。你说,我们不找你负责,还能找谁?”

    被一名美女找自己负责,似乎是很多男人的美好幻想吧?只不过,这种责任,李海是绝对不能负担下来的,忒么这冤大头也太大了一点!“不可能,塞琳娜,凯文在医院里好好的,他为什么能这么迅速地死亡?这个责任,完全应该由你们来承担。”

    塞琳娜脸色越发难看,还想再跟李海说什么,赫末儿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李海,好久不见!不过,我要说的话,恐怕你不会爱听,不错你说的是事实,但是越是这样,我们就越需要找个人来分担责任,分担损失。很抱歉,这个人只能是你。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话,我们只好起诉你以凯文的律师的身份,却设法谋害了他。请相信我,虽然你是律师没错,但是在法国,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操纵这样一场审判。你也可以逃走,甚至可以在逃走之前杀死我们出气,但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将会以杀人凶手的身份渡过下半生。相信以你现在的身家,又是这么年轻,应该不想落到这样的结果吧?”

    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李海有些牙疼,世界上最糟的事情,或许就是被一个力量可以和国家比拟的组织,耍赖皮一样地赖上了吧!可见凯文这家伙临死前的反击,真的是相当犀利!他活着,三方都能够从中受益,所以能相安无事,而凯文这么一死,三方的利益均衡立马破裂成渣了,原本被压下去的矛盾随即浮上水面,人头都要打出猪脑子来。

    “我会考虑你的话,赫末儿。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看看,凯文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疑问,李海实在是很好奇,凯文双腿全断,这么几天根本就好不了,一直都呆在床上,而十字剑联盟这些人,肯定会对他严防死守,不容他接触到外界,那么他是如何取得这样一种自杀手段的必要工具的?难不成凯文懂得传说中的自爆金丹法门?

    塞琳娜和赫末儿对视一眼,便无声地允许了,站在病床边看着几名医生和护士在那忙活着调查死因。很快,死因就出来了,其实这都不需要化验什么的,有经验的医生只要翻翻凯文的眼睑,再看看他的皮肤颜色,最多切开喉咙看看气管,就能确定,他是死于氰化物的皮下注射。药物的来源也随之被确定,就在凯文的手心,握着一支注射器,一头插进了挂点滴的导管之中,是他自己推动药物,在几秒钟内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李海很是沉痛地摇了摇头:“瞧瞧,这是你们的地盘,居然会被人弄了一整支针筒的氰化物进来,你们的脸往哪放?其实我更好奇的是,如果这药物是从外界运进来的,那么到底是谁泄露了凯文就在这里的消息?先声明啊,你们跟我耍赖皮是可以的,不过你们要是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毫无还手之力地任凭你们讹诈,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或许我会以杀人凶手的身份渡过下半身,不过这几十年足够我把你们整个组织都给毁掉,信不信?”

    彼此放狠话,这并不是小孩子的把戏,动不动就不死不休了,李海这只是在表明态度,大家可以商量,不过你也别太过分,这明明不是我的责任,凭什么都让我来负责?只不过在真正的权力世界,根本就没有讲理的余地,你先得亮出爪牙来,然后说话才会有人听。对于这些满脑子丛林法则的西方人,李海可不会有什么客气的。

    赫末儿眼中光芒一闪,脸上却仍旧能保持着平静:“李海,你说的我都信,虽然我对你说的结果持保留意见,但我相信你的决心。我相信我们不是敌人,只是你之前的表现都太强势,我们不确定你会同意在这件事上承担你的责任——”

    李海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你的意思是,你们之所以不讲理,是因为担心我不讲理?这忒么简直是笑话!好吧,我现在想听听,你们希望我承担什么责任,属于我的责任?”他这时候反倒是有点火气上来了,你丫的要真是仗着实力强大就不讲理,那也就罢了,我承认虽然自己神通广大,不过面对十字剑联盟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有份在背后操纵整个世界的大组织,还是很有压力的。但是你要说,讲理也是我输,那忒么就要好好理论理论了!身为一名律师,最不怕的就是理论啊!

    塞琳娜和李海接触的时间长,俩人还打过一次友谊炮,对于李海的了解总是比较多一些,看他这样子估计是真的生气了,顿时压力山大,不满地推开了赫末儿,道:“赫末儿,如果你想把事情彻底搞砸的话,我现在就退出,把一切都交给你来处理,行不行?你能承担所有的后果吗?如果不能,就请你闭嘴,让我来和他交涉!”

    赫末儿果然闭嘴了,至于他心里有没有在骂狗男女,那就不知道了。塞琳娜拉着李海,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一边看着那些医生继续围绕着凯文的尸体在忙活,一边低声道:“我承认,出现现在的状况,是我们的过失,但这是难免的,涉及到三方,信息本来就不可能保密,从动机上来分析,不管是你还是伊丽莎白,都有可能把凯文的状况泄露出去,甚至制造出凯文的死亡来,对不对?口头约定,你也知道约束力有多弱了,我之前能说服老头子们接受你的安排,已经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事实证明,这个约定中,风险最大的确实是我们。”

    这话,听上去是合情合理,李海却是嗤之以鼻:“胡扯!要不是我一力担当,凯文根本就看不到司法部的大门,你们也看到了,伊丽莎白为了杀死凯文下了怎样的决心,动用了多大的力量!我敢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任何一股力量,可以对抗米军这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军队!”这话,李海说的是理直气壮,别的都不说吧,在进入巴黎地下水道之前的那一场碰撞,要不是自己利用点金手,直接让米军的导弹射中了他们自己的直升机,凯文早就被炸成灰灰了!

    塞琳娜又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她很是为难地咬了咬牙,道:“没错,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我们上面的老头子不会这么看,他们只知道他们没得到想要的东西。而他们掌握着权力,他们有力量,能够和你为难,如果我们双方开启了战争,最终得利的不会是我们任何一方,你说呢?李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联起手来,从塔佳身上找回损失?”

    联手坑塔佳一把?李海有些无所谓,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了:“这事儿你跟我谈?你们应该找我们国家谈吧!关系到政治的话,我是不会插手其中的,这对我没有意义!”心中冷笑,恐怕这十字剑联盟,是想要让自己再充当一回冤大头,去跟塔佳组织打个急先锋吧?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也不知是不是第六感作祟,恰在这时,李海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李海就笑,朝塞琳娜挥了挥:“伊丽莎白打来的,你说我应该接吗?”塞琳娜很是无奈地朝赫末儿打了个手势,只见赫末儿掏出个电子设备,不知道怎么捣鼓了两下,李海的手机马上就不响了,干脆连信号都没有了。

    李海很是无所谓,把手机又收了起来:“好吧,这是你们的地盘,也是你们的权力。不过塞琳娜,面对着实力远远不及你们的人,你们可以不讲理耍赖皮,但对着有足够实力和你们对抗的人,你们也这么做事?我不得不对十字剑联盟高层的驾驭能力感到怀疑了。老实说,被凯文摆了一道,我心里也很不爽,如果你们想要在我身上撒气的话,我只能说你们找错人了,假如要通过一次战争来发泄心头的火气,我可以奉陪到底!”

    “见鬼,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就是不想发生战争!”这所谓的战争,当然只是限于地下世界的,但其破坏力,却丝毫不会小于真正的战争。塞琳娜有些恼火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来自高层的压力,还是因为李海的强硬姿态。好在,一个消息打破了俩人之间的僵局:“是俄国人!这药物很可能是俄国人送进来的!”第一千八十一章完

    【作者题外话】:保底两章送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