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二十八章 转向

    第一千二十八章

    “务必前往莫斯科,到彼处会有人接应,如果不服从命令,一切后果自负!”又是来自所谓“后方”的命令,但这一次的措辞比上一次严厉了很多。还没等李海表示什么,程卫国又将下一条传给李海看,居然是授予程卫国权限,让他在必要的时候节制李海,主导整个行动!

    李海顿时火冒三丈,这就是要抢班夺权,进而制造陷阱坑了自己的节奏吗?不用问,这一定是程卫国在背后动了手脚,怪不得他这几个小时对于自己的主张,都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敢情是准备好了釜底抽薪的手段啊!

    哪知道,程卫国却又给李海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决定尊重你的意见。不要担心,现在在执行任务之中,我也一样不希望凯文出事。”

    李海心中狐疑,这是真是假?表面上看,程卫国这样做,确实是在顾全大局,可是这样一来,有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就是,这次行动的主导权,已经归于程卫国之手,铁板钉钉了。没看见么,程卫国说的是,尊重自己的意见,而不是听从自己的意见!一个词语的用法不同,背后的含义就相去甚远了。

    其实李海本来也没想要争夺这次行动的主导权,道理很简单,现在凯文已经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他李海的身上,可以说他们俩之间的利益重合点才是最大的。假如凯文抛弃李海,不再听从李海的安排,转向程卫国的话,李海反倒会轻松不少,干脆抽手看热闹就是了,那对他根本就没什么坏处。

    而这次引渡行动的核心,自然就是凯文本身,不但要保护他的安全,还要将他好好地送到法国才行。李海虽然不清楚,不过凯文能令国内的高层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且还指定自己一路护送,说明凯文给出了足够的筹码。想当然的,这些筹码之中,必定有一大部分的最为重要的筹码,要等到凯文在法国落地,成功引渡以后才能拿到。

    因此李海只要紧紧抓住凯文,就一切万事大吉了。他甚至还做好了必要时候,自己带着凯文,撇开程卫国这些人,自行其是的打算,一个杀手国王,一个是神通广大的神使,俩人的目标更小,活动起来余地反而会更大一些。比方说现在,假如程卫国仗着自己的手下多,又得到了来自国内的授权,就想要强行接管这次行动的指挥权的话,李海就可能转而采取单飞的方案。

    不过,当程卫国做出这样看似宽大的表态之后,李海就比较纠结了。说白了,他还是底蕴欠缺,要是一个人的话,就算前面是铜墙铁壁也挡不住他,大不了就是一个隐身诀而已。不过,带上个累赘凯文,就截然不同了,前面说过,李海那些法术比如隐身诀,都是通过锱铢必较这门神通模拟来的,只能自己使用,而不能用在旁人的身上。这不像符咒,画个符拍到什么上面,就能起到相应的作用。

    因此有程卫国这一帮老手在,假如他们不起到反作用,那对于李海最终完成任务,依旧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助力。是接受现状,默认程卫国的指挥权,还是现在就翻脸?李海一时间有些举棋不定。他这么一犹豫,那边几个俄国乘警已经走了过来,用俄语向他们说着什么,看金牛率先掏出护照和支票的举动就知道他们是在要求什么了。

    李海也没在意,他们的护照,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有国家的力量做后盾呢,在俄国境内的华人也是非常多的,他们在这个国家旅行并不会显得太显眼。车票更是真的,有什么好担心?随手交出了护照和车票,他又在沉吟,忽然听见那乘警对金牛说了几句话,金牛有些诧异地反问了几句,俩人飞快地交谈着什么,语气好像不太好听的样子。

    李海顿时警觉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尼玛语言这东西真的是不用不知道,作用太大了啊!言语不通,出国就寸步难行!就算是在国内混,到了很多地方还得学方言呢,李海再次痛感,到底是多么不求上进的人,才会对学习外语深恶痛绝?要知道在学校里学习可是不用额外花钱的啊!真要到了学任何一门语言都得花大价钱的时候,那些人就会知道惨痛了吧?

    好在,金牛和那名乘警沟通了一会儿之后,俩人似乎取得了一些共识,那乘警将手中的护照和车票都还给了金牛,接着朝前面走去。金牛随即用短信将自己所得到的信息,传递给车厢里的所有行动小组成员:“因为前方乌克兰方向的政局不稳,我们的列车将转向莫斯科,在那里重新编组,我们需要到了莫斯科之后,凭着我们的车票,重新换领前往白俄罗斯边境的车票。”

    这真是,巧了啊——李海心中一阵郁闷,然后就意识到,这事情背后有文章!从列车的路线图上来看,这趟列车并不会经过乌克兰境内,顶多是从边界擦过去而已,这就能受到乌克兰局势的影响?那边好像每天都有游行示威之类的事情发生,还能影响到邻国的境内不成?再结合自己刚刚接到的,要转向莫斯科的指令,李海越发感觉到,自己距离某个阴谋的,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忍不住瞥了程卫国一眼,见他一脸沉稳,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李海心中有些膈应,难不成他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所以刚刚才很慷慨地表示,仍旧不会干涉李海的意图?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总之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自己已经是陷于被动了。

    已然如此的事实,李海不会为之纠结太多,他的思虑转向了更重要的问题,是就这么前往莫斯科,还是改弦更张?自己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存在,李海心里很清楚,现在自己已经摆明了棋差一招,随后的应变也有可能落入敌人的算计之中——他可不会那么天真地认为,来自国内的这些指令,和自己所乘坐的这趟列车的变动,是不相干的孤立现象。这背后必然隐藏着敌人的策划。

    音箱打开笔记本敲了一会儿,便将屏幕转向李海,屏幕上是他所搜索到的信息,显示出在俄国境内南边一线,通向欧洲的许多车次,都受到了乌克兰政局变动的影响,还有人爆料,说那些铁路线路,都被俄**方征用了。不管怎样,至少这说明,敌人是使用了大规模撒的战略,一举改变了数百趟列车的行驶路线和车次,波及范围更有可能广达前后数千个列车编组!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大手笔!

    李海心中雄心陡起,在两天半的平静之后,局势终于开始紧张起来了,敌人的脚步声,都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门口!稍微一搜索之后,李海发现,敌人选择在梁赞之前发难,也是有所凭据的,这里的机场并不发达,属于一个小支线机场,因为距离莫斯科很近,更多的航班会直接前往莫斯科。所以自己一行即便是在这里转乘飞机,也飞不远!更要命的是,一群外国游客,忽然出现在俄罗斯国内的一个小支线机场,单单这现象本身就够引人注目的了。

    “那就去莫斯科!”李海迅速作出了决断,现在看似己方处于被动,但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起码敌人应该没有真正锁定己方的行踪,否则也不会让自己等人前往莫斯科,那里是俄国的中心,战略情报局的力量无比强大,己方若是想要求得本国驻俄情报力量的支援,也很方便。所以这对于敌人来说也是下策!

    至于到了莫斯科以后该怎么做,李海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动用他那天下无双的敏捷大脑,想好了几个方案之后,便恢复了沉默。这幅样子,落在程卫国的眼中,很有些莫测高深,他不由得将对李海的评价,又调高了几分。本以为李海只是能打,还有些小手段,没想到在处理突发事件的时候,也还很有城府和定力嘛?对于程卫国来说,这样的李海,才是值得他重视的对手。

    列车到了梁赞,在月台上果然可以看到一些区域,都已经被控制了起来,随处可见士兵和各种军事装备,军车也驶上了月台,他们甚至还从一些货运列车上看到了坦克和多功能步兵战车的身影。对于程卫国等军人来说,这可是一出难得的好戏,他们对着这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之一,指指点点的,好在车厢里对此感兴趣的人也非常多,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也不显眼。

    李海却趁机,在凯文的耳边飞快地说了一句:“到了莫斯科以后,紧跟我!”凯文目光一闪,脸上是若无其事,还冲着刚掉过头来的程卫国笑了笑:“俄国近年来重整军备的努力,究竟有多大成效,我想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呢。”

    程卫国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是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看着站台上的景象,心中狐疑不已:“李海肯定不会当个乖宝宝吧!那么他会怎么反击?”第一千二十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